七十年代之农门长女

作者:金波滟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怨无悔

      同学们到家里时,鲁盼儿正与陈婶儿在家搓玉米。
      
      红旗九队虽然将许多旱地都改了水田,但还有一大片田地因为地势高而只适合种玉米,每年队里产量最大的还是玉米,各家分得最多的粮食还是玉米。就比如今年,每人口粮分了二百八十斤大米,六百斤玉米。
      
      不过玉米分到社员家中,并不是直接可以吃的玉米粒,而是带着玉米棒的——上交的玉米送到公社,那里有专门的脱粒机,将成堆的玉米棒放进去机器轰隆隆地响上一阵很快就脱好粒,但是队里却没有,家家也不愿意把分到手的玉米送去脱粒,一方面要花钱,一方面机械脱粒会损失一些粮食。
      
      六百斤玉米,听起来挺多,但其实是毛重,去了玉米棒只有三百多斤,再打成能吃的玉米碴还要损失一成左右,自家搓玉米总是能省一些,而且还不用花工钱。
      
      何况搓玉米也是有趣的事。
      
      冬天的时候,一家人,或者三五个邻居凑在一起,团团坐在炕上,围着大笸箩一边搓玉米一边说闲话儿,几千斤的玉米没两天就搓完了。大家就再换一家,互相帮助着就把活儿干好了,又一点也不寂寞。
      
      鲁盼儿不愿意与大家凑热闹,就一个人在家里做,不想陈婶儿来了,两人一边干活一边轻声细语地说着话,倒把愁思去了大半。
      
      眼下见盼儿的同学来了,陈婶儿就站起身说:“你们同学在一块儿说话,我先回去了。”
      
      鲁盼儿就说:“陈婶儿,回家顺便帮我叫建国过来,这些也都是他的同学。”
      
      陈婶儿点头,“就是你不说,我也会喊建国过来看看同学呢。”
      
      许琴只待陈婶儿一出门,上前抱住鲁盼儿就哭,“班长!你不许退学!”
      
      鲁盼儿方才与陈婶儿在一起时已经哭了一场,现在却忍住了,轻轻拍拍许琴,“有话好好说,哭什么呀。”又推她,“我身上都是玉米屑,还没打扫打扫呢。”
      
      “我不管,我不管,”许琴将鲁盼儿抱得更紧了,“你答应不退学,我就不哭了。”
      
      万红英就帮着劝,“许琴,你不懂的,鲁盼儿家里没有人种田挣工分不行,她不可能再上学了。”
      
      “我以后再不买零食,把节约下来的钱给鲁盼儿,不就行了!”许琴从衣兜里掏出零零散散的几块钱,惭愧地说:“我平时大手大脚习惯了,从听到消息后我一分钱没花也才攒下这些。不过下个月,我爸一给我邮钱,我就立即留下一半,一分不花都给你用。”
      
      许琴父亲每个月给女儿三十元钱,杜老师帮她在学校食堂换十五元饭票,其余的就都随她零花。她要分出一半给自己,就什么也不能买了。
      
      胡一民和赵剑也都说:“我们也有零花钱,也都可以拿出来。班长,你重新回学校吧。”
      
      万红英就说:“除了钱,还需要粮票……。”
      
      “我们也可以凑粮票……”
      
      鲁盼儿赶紧打断了大家的话,“你们的好意我都明白,可是我已经决定退学,就算你们帮我凑出了上学需要的钱和粮票,我也不会去了。我是家里最大的,总要供养弟弟妹妹们,维持这个家。而且,在生产队劳动也一样光荣,并不比上学差,我已经下了决心,谁也不要再劝。”
      
      “今天你们到我家做客,我特别高兴,要好好招待你们。”鲁盼儿说着,就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请大家吃。
      
      来的路上,许琴等人个个凄凄惨惨的,现在听了鲁盼儿几句话重新展开了笑颜,“那我们帮你做饭吧。”
      
      鲁盼儿就说:“万红英、郑峰我还相信,你们几个,还是免了吧。”
      
      “我可以学的,”许琴不甘心,“班长,你说过不会的都可以学!”
      
      “好吧,我是说过,”鲁盼儿就点了头,“那好,你就帮着万红英烧火。”
      
      “那我们呢?”胡一民和赵剑赶紧凑上来。
      
      “你们跟着建国,挑水、抱秸杆、下窖取菜。”鲁盼儿又悄悄叫过跃进,“你去找大龙和二龙过来。”同学们到自己家时,二龙并没有过来,鲁盼儿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找了他们。
      
      “想起他跟着二姑到家里抢自行车,我就恨他,”鲁跃进就说:“在学校我们已经不说话了。”
      
      抢自行车的那一幕鲁盼儿也永远忘不了,但是她还是说:“跃进,我也恨大龙和二龙,但是今天同学们来了,他们不知道我们家里的矛盾,我们还是把他们请来,只当成普通的同学。”
      
      正说着,胡一民抱了秸杆回来,就大咧咧地问:“鲁二龙说带哥哥过来,怎么还没来呢?”
      
      “跃进正要去叫他,不如你陪着他去吧。”鲁盼儿就推了一把跃进,见他与胡一民去了那边找来了大龙和二龙。
      
      没一会儿,丰收和丰美放学回家了,许琴就惊奇地问:“你们真是双胞胎?怎么能一个是女生一个是男生呢?”
      
      “双胞胎也有不一样的,”鲁二龙就说:“我大姑和二姑也是双胞胎,可是她们就长得就不一样。”
      
      鲁大龙和二龙是双胞胎,丰收和丰美也是双胞胎,再听说大龙和二龙的姑姑也是双胞胎,大家都惊奇地说:“你们家双胞胎可真多呀!”
      
      鲁二龙就笑了起来,“听我奶说鲁家每一辈都有双胞胎。”
      
      鲁盼儿看着鲁二龙,大龙脸上尚且有些羞愧之色,可他到了自己家里神情自若,跟同学们说说笑笑的,不露出一点儿别扭,仿佛几天前他并没有跟着二姑到自己家抢自行车一样。他真是坏得不可救药了。
      
      一大群学生们在鲁盼儿的指挥下很快就做出一桌子菜,大家围在炕桌边吃边聊,到了晚上就鲁家住了下来,男生一个屋子,女生一个屋子。
      
      鲁盼儿睡前又去抱秸杆,她要多放进灶里一些,把炕烧得暖暖的。
      
      “姐,我什么都不如你。我们家应该你继续上学,我回家挣工分。”跃进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出来了,“正好因为许琴拦着,我还没有给你办退学,不如……”
      
      “什么你不如我,我不如你的,”鲁盼儿担心跃进再犯倔劲儿,“你比过去懂事多了,就说今天回家之前幸亏你在公社买了肉,才能做出像样的饭菜来;还有陈建国的退学手续、那些行李物品,从食堂退回剩下的粮食、菜金……你都办得很好。”
      
      “如果你比我大,一定会是你退学,我继续读高中;但是我比你大,只能我退学,你读高中。这都是生下来就定好的顺序,谁也改变不了。”
      
      “跃进,姐知道你长大了,以后还会更加能干有出息,也能帮着姐把家支撑起来。”
      
      “姐再提醒你一句,二龙不是好人,可是你也不能什么都摆在脸上,将来会吃亏的。”鲁盼儿就推了推他,“外面冷,赶紧回去睡觉吧,明天还得返校呢。”
      
      回到屋里,挨着鲁盼儿的许琴就小声问:“你真不回学校了吗?”
      
      “当然是真的,”鲁盼儿就说:“我已经想好了。”
      
      “我真不舍得你啊。”
      
      “我们又不是以后不见面了。”
      
      “我要向你道歉,”许琴半晌鼓足了勇气,“过去我嘲笑过你,还……”
      
      鲁盼儿就拦住她,“其实你帮我的更多——班级的工作你最积极,提的建议也都很好,最主要的是你为人正直,能坚持正义。”
      
      “许琴,不要再为我不能回学校遗憾,而是要把心思放在我们班级上,协助老师把班级管好,让同学们不要虚度高中的光阴。”
      
      “回去后不要再拦着鲁跃进给我办退学手续了。我还要委托你帮我整理宿舍的东西,跃进不方便进女生宿舍……”
      
      两人聊到了半夜,不知什么时候才睡着。
      
      鲁跃进再回家时,不只把姐姐的东西带回来了,还有杜老师和许琴等许多同学送的纪念品。鲁盼儿收下这些东西,心里无比地平静,她经历了美好的高中生活,无怨无悔。
      
      在九队参加劳动,她也会一样做得很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黄泉引路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6-23 19:51:34

    感谢黄泉引路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6-24 21:16:31



    十样锦




    女医学博士的爱情和婚姻




    万里随波行




    春花灿烂




    枇杷花开




    浮生小记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