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农门长女

作者:金波滟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己赢了

      鲁盼儿回了学校,见跃进正在操场上踢足球,就等了一会儿,看他下场才走过去把纸包给他,“每天晚上刷牙前吃几块,睡觉时就不饿了。”
      
      “是什么?”
      
      “饼干,”鲁盼儿看着满头大汗的跃进说:“回去冲个澡,把衣服拿来我给你洗。”
      
      “不用,我能自己洗。”鲁跃进就说:“要不同学们又该笑话我了。”
      
      鲁盼儿一笑,“自己洗也行,记得多漂几次,免得晒干了还残留肥皂沫,衣服上都是白印儿。”说着转身走了。
      
      “姐,”鲁跃进又跑上来,“你是不是一块饼干也没吃呢?”
      
      看跃进要把纸包打开,鲁盼儿赶紧拦住,“要是打开就包不上了。”又告诉他,“我每天吃得饱饱的,不用吃饼干了——对了,下周日我带你去国营饭店,那里的阳春面特别好吃。”
      
      跃进点头,“嗯”地答应了。
      
      鲁盼儿绕过操场回教室,走到一班门前,却被郑峰拦住了,小声告诉她,“班长,许琴和万红英说你坏话。”
      
      “什么坏话?”
      
      “她们,她们说你不认识热水袋。”
      
      遇到田翠翠之后,鲁盼儿已经忘记了百货商店里的那一幕。比起田翠翠不能上高中,鲁盼儿突然意识到,自己在高中受的这么点儿委屈不算什么。
      
      田翠翠变得那么勇敢,自己也要向她学习。
      
      因此,鲁盼儿微微一笑,“没什么,她们说的是实话,我的确不认识热水袋。”
      
      “可是她们在嘲笑你。”
      
      “嘲笑就嘲笑吧,我不怕……”鲁盼儿正说着,就见许琴从教室里走出来,就向郑峰摇了摇头。
      
      “我……”郑峰还要再说什么,却也看到了许琴,马上闭了嘴,悄悄向后退了一步,脸马上涨红了。
      
      “你不是要回宿舍吗?”鲁盼儿就替他找个借口,“赶紧回去吧。”
      
      许琴是县城里的姑娘,又特别厉害,连班长的话都敢不听,郑峰有点怕她,下意识就退了,然后他又想到自己要支持班长,重新跨了一大步上前,准备与许琴对质——虽然班长说许琴没有撒谎,但是她和万红英的确在嘲笑班长。
      
      鲁盼儿感觉到郑峰的心思,却怎么也不能让他为了自己与许琴闹矛盾,便瞪了他一眼,提高声音说:“赶紧回宿舍去!”
      
      郑峰也是怕班长的,就低了头走了。
      
      鲁盼儿继续向教室里走,偏偏许琴继续向外走,两人便面对面地对上了。
      
      教室的门并不窄,完全能通过两个人,但是她们都走的正中间,而且谁也没有让谁。
      
      鲁盼儿心胸坦荡,自己没有做任何坏事,又没有背后议论同学,为什么要让许琴呢?
      
      许琴也扬着头,她出身革命军人家庭,从小努力上进,在北京就是好学生,转到襄平县中学后又是第一名,还当了班长,没想到遇到鲁盼儿,竟被她比了下来,心里就是不服气!
      
      两双眼睛就对上了,都是黑白分明,都是清清亮亮,许琴败下阵来,首先垂下了眼眸,她知道自己不对。
      
      但是许琴也有理由,“其实我一句话没说,就笑了几声。”万红英嘲笑鲁盼儿时,她懂得不应该,可因为对鲁盼儿不服气,就跟着笑了。
      
      鲁盼儿点点头,她相信许琴没有说谎——许琴虽然对自己很不服气,但是她是个直脾气,有意见从来都当面提,对班级的工作一直很支持,有时自己还觉得她的意见是对的,倒是万红英人品很不好。
      
      不过,许琴笑了,其实就是支持万红英。
      
      鲁盼儿不想跟许琴分辩,只是说:“百货商店里许多东西我都不认识,”不知怎么她突然想起了杨老师的那间放满了书的小屋,语气更加平静,“世上还有更多的东西我不认识,可是我不觉得丢人,不会的我可以学。”
      
      许琴突然觉得鲁盼儿不再是自己在心里一直嘲笑的穿得土气,连热水袋都不认识的农村姑娘了,她身上有一种气势,完全压住了自己,便不由自主地侧了侧身,把正中间让了出来。
      
      鲁盼儿就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
      
      坐在座位上,她拿出了英语书和本子,把学过的字母和单词都用心地写了一遍。英语字母和单词写起来与汉字很不一样,她用心琢磨书上那流畅的印刷体,把每个字母都写得很好看——她跟着杨老师早学会了一笔不错的汉字,英语写得也不能差!
      
      练好了字,鲁盼儿就借了一本英语书,用专门裁好的纸把自己书中所缺的几页抄上一遍,再用浆糊粘在书中,不细看还真看不出呢。
      
      鲁盼儿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十分地满意。
      
      是的,有不会的东西一点也不丢人,只要肯学——就比如英语,当初自己想把字母描下来都不能,但是现在还不是抄得很漂亮?
      
      至于万红英一直悄悄看自己,鲁盼儿只当不知道,而过了一会儿,她果真也就忘记了。
      
      晚上回宿舍后,万红英一直在鲁盼儿身边转,找了个机会说:“哎,我想许琴爸爸长年不回家,杜老师工作也挺忙的,一个人逛街买东西挺可怜的,就陪她回来了。”
      
      鲁盼儿点了点头,倒水刷牙去了。
      
      没一会儿万红英也到她身边刷牙,又问:“我们早回来了,你怎么逛了那么久?”
      
      鲁盼儿就指了指满口的牙膏沫,摆了摆手。
      
      既使不是因为万红英嘲笑自己,她也不会说出与田翠翠一起逛商店、买冰棍、看电影、吃阳春面那些事。
      
      田翠翠早看到自己了,直到万红英走了露面,还不是因为万局长和万队长!
      
      到了睡觉前,万红英又低声说:“许琴家里条件好,挺瞧不起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学生。”
      
      鲁盼儿与万红英的铺位挨着——当初她们一起来襄平高中报道,就按照顺序放下行李,现在倒是不好换。鲁盼儿便转了个身,“早点睡吧。”
      
      这一次热水袋事件之后,鲁盼儿明显感觉到许琴开始躲着自己了,过去班级里有什么活动,她都特别积极,每次都要抢先说出许多建议,又主动与老师们联系,张罗组织同学们,要是不知道的人就会以为她是一班的班长。
      
      可是现在,她虽然还是积极,但却不再事事指手画脚,只管学习上的事了,正是学习委员应该管的范围。
      
      万红英的心虚明晃晃地写在脸上,现在她在教室也会主动与自己说话,回到宿舍就更热情,总是与她一起刷牙、洗脸、洗衣服。
      
      鲁盼儿知道自己赢了。
      
      其实这并不是她刻意想出办法赢的,事实上她一直在想办法,却没有想到,不料一件碰巧的小事,却让什么也没有做的她稳稳地占了上风。
      
      同学们还都是公正的,许琴和万红英想在大家面前让自己丢脸,但结果却是她们自己没面子。就连过去一直支持许琴的几个襄平县同学们这一次也站在了自己一边,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态度还是很明显改变了。
      
      毕竟大家心里都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班长的工作顺利了,而最难的英语现在也不难了,鲁盼儿更觉出襄平高中的好:学校校舍特别整齐,特别安静;教室、宿舍、食堂到处井然有序,纪律严明;老师们专心教学,同学们专心学习,真正的学校就应该是这样的。
      
      有时候鲁盼儿甚至会想,杨老师说的大学能是什么样的呢?她再想不出比襄平高中更好的学校了呢。
      
      一转眼就到了九月底,十一国庆节放三天假,也正是与爸妈说好回家的日子。
      
      周六午饭后,红旗公社的同学们结伴出了校园,说说笑笑地坐上长途汽车,大家就要回家了。
      
      汽车在公社停下,鲁盼儿一下车就看到了丽雯姐,赶紧笑着打了招呼。离开红旗公社再回来,她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
      
      丽雯姐就笑着说:“我来取东西,也是等你——还请你再帮我给杨老师捎个包裹。”
      
      鲁盼儿看着她从司机手里接过一个大包裹,拿回播音室后又变成一个小包裹——这一次却没有缝,只是小声告诉她,“别让同学们打开看。”
      
      “放心吧,丽雯姐,我不让别人看,自己也不会看的。”
      
      “你看倒没什么,反正杨老师相信你。”
      
      丽雯姐知道了杨老师什么事都不瞒着自己,当然,鲁盼儿决不会私自打开杨老师的包裹。
      
      可丽雯姐就又提醒她,“你的同学是农林局万局长的亲戚吧,小心点儿。”
      
      跃进一群男孩子早打闹着走了,万红英却还在路边等自己。鲁盼儿并不想跟她一起回去,那样还不如自己走呢。
      
      但是,万红英是躲不开的,见鲁盼儿出来了就笑嘻嘻地拉着她,“丽雯姐让你帮她带什么东西给杨老师呀?”
      
      “我不知道。”鲁盼儿的确不知道,但是那包东西很显然是书,所以更要保密。
      
      “我们打开看看?”
      
      “不行!”鲁盼儿坚决地否定了,大步向前走去。
      
      为了与许琴交好,万红英不得不得罪了鲁盼儿,可是不想许琴竟也不肯理她了,真是两边受气。而且,她也懂得,鲁盼儿的爸爸是公社副书记,自己还是要与她交好的,便赶紧小跑几步跟上来,“其实我就随便说说。”
      
      鲁盼儿摆了摆手,“走吧。”接下来两人就再没说话,走得飞快,没一会儿追上了男同学。
      到了九队村口,鲁盼儿就告诉跃进,“你先回家,我给杨老师捎点东西。”说着直接去了杨老师的办公室。
      
      杨老师看到鲁盼儿就一笑,“看样子在襄平高中挺开心的。”
      
    插入书签 



    十样锦




    女医学博士的爱情和婚姻




    万里随波行




    春花灿烂




    枇杷花开




    浮生小记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