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农门长女

作者:金波滟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国营饭店

      田翠翠陪着鲁盼儿买了饼干,自己又买了一斤芝麻油,一包白糖,一包红糖,一包盐,一包五香粉。
      
      鲁盼儿知道这都是做驴打滚的材料,再看她熟练地拿出油票、糖票和钱,就知道她已经做了许久。
      
      她果然挣了许多钱,这些东西可不便宜呢。
      
      但是,饼干的钱还是要还田翠翠的,偏偏自己没有零钱,鲁盼儿就说:“翠翠,你给我四毛八分钱,我把一块钱给你。”她早注意到田翠翠用的都是零钱,应该是卖东西时收的。
      
      “别着急,等我们分开时你再给我。”田翠翠不接,又推她的手,“你赶紧把钱和粮票收起来,百货商店里有小偷,我有一次被偷了一块八毛六分钱和三斤四两粮票,心疼得好几天没睡着觉。”
      
      鲁盼儿只得先收了钱和粮票,“翠翠,我送你去长途汽车站。”
      
      “我先不回家。”田翠翠笑着说:“鲁盼儿,我们去电影院看电影吧。”
      
      去电影院看电影是要花钱的,要是鲁盼儿自己一定舍不得花钱,可是她想到过去与田翠翠说过上高中后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话,就点点头,“好,我们去看电影,不过我来买票。”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觉得我的钱是投机倒把挣来的?”
      
      “不是,不过……”
      
      “那就别‘不过’了,今天我请你看电影!”田翠翠爽快地说:“我来襄平县好多次了,还没去过电影院看电影呢。”
      
      田翠翠虽然没有去过电影院看电影,但是她却知道电影院的位置,带着鲁盼儿过去了,不容分说到售票处买了两张票,转回来又买了两根五分钱的冰棍。
      
      上一场电影还没有散场,她们就站在电影院门口吃冰棍等侯着,剥去冰棍上的纸,眼见着冰棍上就冒出淡淡的白气,用舌头一舔,又凉又甜,甘爽的味道一直浸到心底里。
      
      田翠翠就说:“我这是第一次吃五分钱的冰棍呢。”
      
      冰棍有两种,一种三分钱,一种五分钱。红旗公社偶尔会来卖冰棍的,多半都是三分钱的,不过鲁盼儿倒是吃过一次五分的,“我爸给我买过,五分钱的里面有许多牛奶,三分钱的就没有了。”
      
      “怪不得我觉得五分钱的冰棍比三分钱的又香又浓呢。”
      
      为了多享受一会儿这难得的滋味,她们吃得不快,可又不能太慢,因为冰棍很容易就化了。最后冰棍吃光了,两人恋恋不舍地把那根木棍扔了,依旧回味无穷,“真是好吃呀!”
      
      这时候,上一场电影散场了,许多人从电影院里走出来,看着人走尽了她们便拿着票进去,
      “座位后面写着号呢,这里就是十六排。”
      
      “十六排八号、十号,咦,怎么没有九号?”
      
      “八号和十号挨着——原来这里分单号和双号,我们都是双号。”
      
      找到座位,电影还没开始,她们就忙不迭地四处看看,电影院里面的一切都很新奇,高大的放映台,中间是雪白的屏幕,两边挂着两个大喇叭;地面是缓缓的坡形,这样一排座位比一排座位要高,看电影时就不会被前面的人挡住……
      
      一声电铃响过,电影院里的灯都熄灭了,屏幕上就出现了《战斗的早晨》五个大字。还是买票的时候,她们就知道了这是阿尔巴尼亚的电影,正好是她们都没看过的。很快,她就跟着电影里的游击社员和孩子们一起高兴,一起悲伤,一起紧张不已。
      
      直到电影院的灯光又亮了,鲁盼儿和田翠翠还沉浸在电影中,意犹未尽地走出电影院,“这么快就演完了。”
      
      “是呀,我还没看够呢。”
      
      “要是一直演下去就好了。”
      
      走出电影院,外面阳光十分灿烂,照得她们都眯了眯眼睛,田翠翠就说:“到中午了,我们去吃饭!”
      
      鲁盼儿就知道田翠翠一定还不会让自己出钱的,因此说什么也不肯去,“我回学校吃,这个月的粮食都交了呢,要是不吃就浪费了。”
      
      可是田翠翠就很凶地又问:“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鲁盼儿只得答应了,却说:“田翠翠,吃过饭我就得回学校了。”
      
      田翠翠就又高兴了,“好,那时我也得回家了呢。”带着鲁盼儿走到不远一处街道旁,“这里是国营饭店,襄平县最大的饭店。”
      
      饭店门上方写着大大的国营饭店,一阵阵香气从里面飘了出来,田翠翠抬手打开草珠子门帘,走到一个小窗口前直接说:“我要两碗阳春面。”
      
      收款的窗口上面有一个挂得高高的牌子,上面写着食物的价格,可田翠翠并没有抬头看,直接拿出两毛四分钱和六两粮票递了过去。
      
      窗口后面的人收了钱,扔出两个白亮亮的金属圆牌子,上面各刻了一个“壹”字。拿着这个牌子,她们又在另一个窗口等了一会儿,里面就送出两碗面条。
      
      细细的面条盛在很大很大的白瓷碗里,几根绿盈盈的蔬菜,半只鸡蛋,雪白的蛋清和金黄的蛋黄浮在汤面上,还有几片切得厚厚的酱成深色五花肉,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
      
      两人小心翼翼地把面端到餐桌前,田翠翠说:“我一直想阳春面会是什么样的?现在终于看到了,也能吃到了。”
      
      中学有一篇课文里提过阳春面,鲁盼儿也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们下课就猜阳春面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叫阳春面。”
      
      “我每次从国营饭店门口路过时,都会向里面看,想进去吃一碗阳春面,可是每次都没有进来,”田翠翠就说:“今天终于来了,我们吃吧。”
      
      两个女孩就埋下头吃面,面条又细又软,却还很筋道,鸡蛋煮得刚刚熟,又有点糖心,而上面的肉特别的香,她们吃得很满足,最后把面汤都喝净了。
      
      “真是太好吃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条。”而且她好久没吃这么饱了,虽然在学校食堂每顿饭是四两,但其实根本比不了三两的阳春面。
      
      田翠翠也无比满足地靠在椅背上,眯了眯眼睛,“鲁盼儿,我今天特别高兴。”
      
      “今天我跟你一起逛了商店,买了东西,看了电影,还吃了阳春面——我就觉得我也跟你一样上了高中。”
      
      其实高中并不是这样的,但是鲁盼儿却不会说,只笑着听田翠翠感慨。
      
      “谢谢你,鲁盼儿,你对我真好。”
      
      鲁盼儿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酸酸的。
      
      “你别再想着那两斤饼干的钱和粮票了,”田翠翠一直笑嘻嘻的,开心地说:“等你推荐上大学当国家干部了,或者招工当工人了,再或者参军当女兵了,那时你一定要请我看电影吃阳春面,最后再买二斤饼干,不,四斤饼干送给我。”
      
      鲁盼儿终于被逗笑了,“那好吧,那时我一定送你六斤饼干。”
      
      说说笑笑走出饭店,鲁盼儿就推田翠翠,“长途汽车站在那边儿,你走反了。”
      
      “不,我不坐长途汽车,一次三毛六分钱,来回七毛二分钱,我天天到襄平县怎么坐得起呢?”田翠翠就说:“你别担心,我早走惯了。”
      
      要是田翠翠不请自己,省下来的钱够做好几次长途汽车了。可是鲁盼儿看着田翠翠越来越远的身影,又是替她难过又是替她高兴。
      
      
    插入书签 



    十样锦




    女医学博士的爱情和婚姻




    万里随波行




    春花灿烂




    枇杷花开




    浮生小记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