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农门长女

作者:金波滟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投机倒把

      万红英的确对襄平比鲁盼儿熟,出了校门她就指着右边说:“沿着这条路直走就到中央街,再向左一拐就能看到百货商店了,那里面卖什么的都有!”
      
      百货商店是一座二层楼,里面十分宽敞,正中间一圈柜台,靠着四周的墙壁又有一圈柜台,果然摆着数不清的东西,看得鲁盼儿眼睛都花了。
      
      万红英得意地一笑,“我没骗你吧,商店里什么都有。”说着拉着她,“我们从这边开始逛——这些东西就是不买,看看也挺好的。”
      
      鲁盼儿原本想着早些买了吃的就回去,早些与万红英分开,她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同学了。但是真进了商店,那么多从没见过的东西吸引着她,一时也顾不上讨厌万红英,就随着她一路看下去。
      
      铁皮暖瓶有好几种颜色,上面还画着各种花卉,塑料壳暖瓶上面没有花,但颜色特别好看,还有一种竹皮的暖瓶……各种搪瓷盆、碗、缸,有素面的,有印着字的,还有印着花的……林林总总,鲁盼儿就指了一样一尺见方,椭圆的扁扁的搪瓷物件问:“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万红英也不认识,“不知道。”
      
      鲁盼儿就很奇怪,“看样子是能盛水的,可是口那么小,又有盖子,怎么喝呀?”
      
      “噗!”就有人笑了,“那是盛了热水暖被子的,不是喝水用的。”
      
      鲁盼儿和万红英回头一看,正是许琴,她左手里提着一个网兜,右手拿着一根冰棍,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万红英的脸马上变得红了,“许琴,你,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许琴立即收了笑容板着脸问:“难道百货商店不让我进吗?”
      
      “不是,不是,”万红英赶紧解释,“你不是告诉我这周你爸爸过来看你吗?怎么又到商店了呢?”
      
      “我爸原来说这周末过来,可是临时有任务回不来了,所以我就出来买点儿东西。”
      
      鲁盼儿早听说许琴家在北京,她的母亲去世了,父亲是军官,工作特别忙,没空儿照顾她,只得把她托给杜老师。
      
      其实许琴一个人也挺孤单的。
      
      鲁盼儿正想说大家一起逛吧,万红英就抢到了前头,“许琴,你要买什么?我陪你。”
      
      许琴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将左手的网兜一提,里面装着一盒子饼干和七八个苹果让她们看,“我已经买完了,这就回学校,你们继续逛吧。”
      
      “那我陪你回学校。”万红英立即下了决心,上前挽着许琴走了。
      
      鲁盼儿被留在原地,免不了呆上一呆,但她很快就想通了,自己本来就要一个人出来的,万红英一定要陪着,现在她不陪了,自己也不必受她影响,继续看看商店里没见过的新鲜东西。
      
      走过卖搪瓷用品的柜台,又有卖各种铝锅铝盆铝饭盒的,突然有人拉住她,“鲁盼儿!”
      
      这一次鲁盼儿真吃了一惊,“田翠翠,你怎么在这儿?”
      
      田翠翠就低声说:“我刚刚在马路上就看到你和万红英,悄悄跟在后面,正好看到万红英走了,才过来找你。”
      
      鲁盼儿再看田翠翠,穿着一件灰扑扑的旧上衣,头发都包在帕子里,手里挽着一个竹篮,上面盖了一块冷布,仿佛乡下串门的中年妇女,如果不是她们过去很熟,恐怕一下子认不出。
      
      “你怎么这身打扮?”
      
      田翠翠下了决心一般地说:“我来卖驴打滚儿了。”
      
      驴打滚儿就是用大黄米磨成面,蒸熟擀成片儿,再洒上炒熟的豆面,卷成的卷子,可以做咸的,也可以做成甜的,很好吃。鲁家有时也会做上一些,但是拿出来卖嘛,那就是……
      
      “投机倒把,对,我就是投机倒把了。”田翠翠的声音不高,却很坚决,“反正我上不了高中,将来既不能推荐上大学,也不能招工参军。我就投机倒把挣钱,再不过穷日子。”
      
      鲁盼儿赶紧拉住田翠翠,“你小点儿声。”往人少的地方挪了挪。
      
      田翠翠倒不怕了,索性把肚子里的话都倒了出来,“那天万局长到八队,把我们家的菜都拨光了,就连屋后的果树都被砍了,走到哪儿都被人笑话,万队长更是处处为难我们家。”
      
      “我参加劳动之后,万队长每天只给我记两个工分,队里最懒的婆娘都能记五分呢。我索性不出工了,两个工分?哼,到年底连自己的口粮都挣不出来,出工有什么用?专心投机倒把,结果找到了好几样挣钱的门路。”
      
      “卖菜卖粮挣钱少,卖驴打滚儿赚得就多了,今天我带了一篮子,一会儿就都卖光了,能得好几块钱的利呢——就是累了点儿,晚上回到家做到半夜,第二天一大早赶到县城里。”
      
      鲁盼儿担心地说:“你小心别被万队长抓住。”
      
      “我就知道你不会嫌弃我,”田翠儿就笑了,“我说出门走亲戚,万队长又有什么办法?哪怕他真在黑市抓住我,还能把我从红旗八队开除了?再说我们家世代贫农,还真不怕他!”
      
      过去田翠翠是有些胆小的,也没有什么主意,但是现在她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意比谁都多,鲁盼儿就说:“你变了,田翠翠。”
      
      “我当然变了,”田翠翠一点也没有否认,可她又说:“鲁盼儿,你也变了。”
      
      “我哪里变了?”
      
      “你比过去长大了,也好看了。”
      
      鲁盼儿知道自己穿的要比田翠翠好许多,就安慰她,“你其实要是换一身衣服,也很好看的。”
      
      田翠翠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最近没下田,变白了许多呢。”
      
      两人就哈哈笑了起来。
      
      笑了半晌,田翠翠才问鲁盼儿,“你到百货商店买什么?”
      
      “我想买二斤饼干,”鲁盼儿就把跃进在高中吃不饱的事说了,“他饭量大,每天吃几块饼干,总能垫垫肚子,免得饿了睡不着。”
      
      “我陪你去,”田翠翠轻车熟路地带着鲁盼儿绕过几个柜台,从水磨石台阶上了二楼,“饼干就在那个柜台。”
      
      鲁盼儿到了柜台前仔细看了看,有一种长方形大薄片的饼干,上面有一排排小孔,爸爸到县里开会时曾给家里买过,很好吃,价格也最便宜,一斤只要两毛六分钱,六两粮票,就掏出钱和粮票指着饼干说:“我买二斤。”
      
      没想到售货员理也不理她,只在放了复写纸的小票上写了几个字,然后把两张小票撕下来夹在头顶的一个铁夹子上,“唰”地一声将夹子推走了,原来商店屋顶上拉着细细的铁丝,夹子能滑来滑去。
      
      鲁盼儿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田翠翠拉住她,“来,你跟着我。”她走在前面,拿出钱和粮票递向高高的收款台,上面的人收了钱,啪地一声在刚刚滑来的小票上盖了戳,把一张小票和零钱交给她。
      
      鲁盼儿这时才醒悟过来,百货商店与供销社不一样,收钱都要有专门的地方,而且田翠翠已经替她把钱和粮票都交了,“翠翠,我把钱和粮票还你!”
      
      “等一会儿再还,”田翠翠拉着她又回了食品柜台,“你看售货员怎么包饼干,可有趣了。”
      
      售货员收了盖过戳的小票,就把一张方方正正的黄褐色纸放在秤盘上,对准了二斤的份量后用木头夹子往上面放饼干,先是一下子放许多片,后然慢了下来,最后小心地掰开一块饼干只放半块,秤正好平了,将剩下的半块饼干重新放回去,才慢悠悠地托起纸来。
      
      鲁盼儿看着售货员放饼干的时候就很担心,她觉得那张纸太小,而饼干又太多,只要稍不小心就会掉下来,现在瞧着就更危险了。可是售货员不慌不忙,轻轻地将纸拢了拢,然后折上一角,再折两三下,一大堆的饼干就都被包到那张纸里了,严丝合缝,半点儿饼干也没露出来。
      
      但是,这还没有结束,售货员又从头顶扯下来一根纸绳,纸包转了转就系成了十字花,在上面留了一截又绕回去,打个死结再轻轻一扽拉断绳子,最后把纸包交给她,正好用手提着。
      鲁盼儿就赞叹了一声,“真是很有趣呀!”
      
    插入书签 



    十样锦




    女医学博士的爱情和婚姻




    万里随波行




    春花灿烂




    枇杷花开




    浮生小记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