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背后藏长刀

作者:锦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威难测

      刚到卯时,和府里里外外的灯全亮了起来。丫头们忙着细活,小子们慌着驾车。
      
      和母早早过来和初的院里,不错眼地盯着丫头给他穿衣打扮,确定丝毫没有错处了,才放他出屋。
      
      又去了祠堂拜了祖宗,这才迅速塞了几口小花卷,上车出门。
      
      临行前,和父交代他:“既然你不愿过平头百姓的日子,那就好好干,干出一番事业来。家里现在虽然不好,可你也不必向任何人低头,谁要是欺负你,为父有法子整治他。”
      
      和阳不说话,慌着给他往衣服里塞银票,自己也揣了不少,坐别的马车先出发去宫门。
      
      和初得先去与方家的子弟汇合,一同到侍卫处报道。方家这次得了三个名额,一个主家的嫡子,刚满十六,叫方丹蕴,一个旁支叫方丹瑜。两人都同和初认识,一路上都在叙旧。
      
      原本方丹蕴的嫡亲姐姐,是要许给和初的。后来和初出事被流放,方家几次话里话外透露想退婚的意思,和家不愿让他们在心里瞧轻和初,主动退了婚。
      
      虽说是和家退婚,可谁不知道,这是方家的意思,毕竟两府地位已经大不同了。
      
      方丹蕴因为嫡姐的事,对和初颇有歉意,和初倒是不在意,他本就不喜欢女子,就是他没出事,也是要想办法退婚的。
      
      入宫到了侍卫处,几人详细报了姓名籍贯等等,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才算过了第一步。
      
      之后还要去武场接受各种考验。和初虽是文士,可从小也学过骑马射箭,拿着刀剑也能花里胡哨地舞上一段。
      
      不过实战到底不行,与他对战的都是些庶子旁支,那都是有真本事在身,才会被家族选到宫里来。
      
      其它成绩,他尚且算是平平。实战成绩,得了个最末。方丹瑜最出色,得了第二组的第一。
      
      “你这成绩,恐怕分不到什么好差事了。”方丹瑜道,“我听说有许多蓝翎侍卫,终年守着一些偏僻的宫殿,一辈子都晋升无望……”
      
      “不得胡说!”方丹蕴虽呵斥了族兄,但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劝和初赶紧找人疏通关系,虽说不求能分到侍卫统领跟前,至少也不能分到一辈子见不到陛下的苦差事。
      
      他们这些勋贵子弟进宫当差图的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当天子近臣,平步青云吗!
      
      和初心里也急,但他于武学上实在不通,急也没用。
      
      现在就只能指望和阳先过来这边打点到位了。
      
      侍卫统领姓裴,单名一个亦,是陛下登基后新提拔的宠臣。新侍卫挨个考核后,由裴亦决定去向。
      
      “徐向长、彭证、方丹蕴考核优秀,领三等侍卫衣衫,随统领巡宫。其余人分守各宫,其中赵云守章自宫……”
      
      方丹瑜低声跟和初咬耳朵:“这三位不是朝中重臣的嫡子就是嫡孙了,出身不能决定一个人的一切,却能决定他少吃多少苦,少走多少冤枉路。他们直接三等侍卫,我们不知道要在最低等的蓝翎侍卫上熬多少年?”
      
      和初道:“所以我们更该努力。”
      
      “怎么努力,难道我武学不比他们好?可我身为旁支,却连和她们比试的资格都没有。”
      
      “这里要努力。”和初指了指脑袋。
      
      方丹瑜“噗嗤”笑道:“我要有这个,早就去考文状元了,那个出身岂不更光彩?”
      
      “做什么都离不开脑子,武状元凭好武艺能考上状元,但未必能当个好将军。”
      
      “承蒙和兄指点,不过脑子这事,若和兄给我作出表率来,我就去找父母磕头,再换一个脑袋。我现在这个,指望不上喽。”
      
      和初被他逗笑。
      
      “别说话了,来了一队御前侍卫。”旁边人好心提醒,两人立马闭嘴,乖乖站好。
      
      “见过统领。”几个御前侍卫朝裴亦行礼。
      
      他们虽也是侍卫,但御前侍卫向来不归侍卫统领管,他们直接由陛下管制。裴亦虽官位高,却也不敢拿大,起身算是回了礼。
      
      “陛下指了两个侍卫去保护燕王,正好听闻今日选新侍卫,便命下官来看看有没有好苗子补充空缺。”
      
      裴亦指着自己身后几个二等侍卫:“这几个多年当差仔细小心,身上功夫也是挑的出的,且忠心耿耿。”
      
      被他指出的几个,脸上都有激动之色,真要是做了御前侍卫,那真是离平步青云不远了。
      
      “陛下的意思是,要新侍卫。”
      
      裴亦又指方丹蕴三人的方向:“那三个就很不错。”
      
      方丹瑜小声:“他们要走大运了。我听说御前的侍卫都是家世显赫,这也是陛下给大臣们的恩宠。”
      
      “你想不想也走这个大运?”和初问。
      
      “想啊,你有脑子你上啊,我没脑子我不敢。”
      
      和初道:“那你听我的。”他用脚尖悄悄往方丹瑜跟前踢了个石子,“把石子踢御前侍卫领头那位左肘后偏西北三寸处。”他没那本事,方丹瑜有。
      
      方丹瑜拿找死的目光看他。
      
      “大不了被赶出宫,你要被旁支的身份打压一辈子吗?”
      
      方丹瑜狠狠心,照着和初说的方位,狠狠将石子踢出。
      
      破空之声突起!
      
      御前侍卫的领头反应极快,回身左手去抓,站在他身后右侧的侍卫是石子的目标,习惯性向左侧身避开,却被领头的侍卫狠狠打在脑袋上。
      
      站在领头侍卫身后左侧的侍卫,也手疾眼快地去抓石子,不想领头侍卫竟向左转身,用左手去抓,他发觉的那一刹那,脚步向左前已经迈出去了,脑袋跟领头侍卫的脑袋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石子谁也没打着,三个御前侍卫都挂了彩。
      
      “谁!”裴亦大怒。
      
      方丹瑜虽然说话不好听,可人还不错,见惹出这么大的事来,就站出来主动担责。
      
      “是我指挥他。”和初也站出来。
      
      领头的御前侍卫看他一眼,压着怒气,“你指挥他攻击我们作甚?”
      
      “并非是攻击各位。”和初辩解,“只是想向各位大人证明一件事。”
      
      “什么事?”
      
      和初指指方丹瑜,不卑不亢道:“他有本事,我有脑子,我们二人联手,定能护陛下周全。”
      
      “胡闹!”裴亦斥责道,“想要去御前服侍,自有晋升的途径,谁让你们这般无礼,来人给我拉出去……”
      
      “统领息怒。”领头侍卫不怒反笑,“下官倒是觉得这两位很有胆识,陛下既然让我来选,我就带这两位走了。”
      
      说罢,不等裴亦拒绝,转身向他二人:“跟上。”
      
      方丹瑜大喜,与和初赶紧跟到几个御前侍卫身后,一块朝着东暖阁走。
      
      一路无话。
      
      到了东暖阁,两人先在侍卫值班的地方侯着。听说方丹瑜功夫极好,有侍卫拉他到院里角落处简单走几招,留下和初一人在屋里。
      
      屋门推开,去挑人的那位领头侍卫满脸不悦地进来:“你好大的胆子,想出这么一个破招,敢对御前侍卫动手!”
      
      和初笑道:“我这不看是卢大人过来才兵行险着。卢大人要是肯往我这边看看,我还用踢你石子啊?”
      
      “你想让我看见你,也不用整那么一招,害得我丢人。”
      
      “我若不露一手,你还选了我,那就不是丢人的事,而是徇私了。”
      
      御前选人当差,最忌讳徇私,这罪名往大了说,抄家灭族都有可能。
      
      卢辛然也是后怕,嘟囔:“也是你走运,原本选人这活不是我的差事。正好原来那位被调到燕王府去了,我今天刚领这差事,就让你撞大运了。说起来,我一向负责乾清宫宫门,陛下怎么会突然让我随驾?”
      
      “唉,不管了,反正我帮了你,你得谢我!”卢辛然要和初请他吃三天的酒席。
      
      和初一口应了。
      
      “好,以后兄弟罩着你!”
      
      “大人,陛下宣两个新侍卫觐见。”
      
      卢辛然拍拍和初肩膀,小声叮嘱:“规矩还记得吧?这位不再是你屁股后面跑的小跟班了,他是天下之主,你就把他当不认识的主子,不该说的话别说,千万别坏了规矩。”
      
      “我知道。”和初心里发苦,他没想着那位还念旧情,但只要能让他近近的守着,就不求其他了。
      
      宝德公公在正殿外面迎着,见二人来十分高兴:“恭喜两位大人了,快进去吧。”
      
      这是御前大总管,两人赶紧躬身拜了拜,这才往大殿走。
      
      东暖阁的大殿不大,是皇帝平时批阅奏折的地方。和初刚一进去,就和龙椅上的那位对上了视线。
      
      五年不见,殷景早已不见少年模样,眉目都长开了,原本有些肉嘟嘟的脸蛋抽长了,添了几分冷峻。
      
      和初想在他身上,找到那些日日相伴的回忆,可他目光冰冷,让和初一无所获。
      
      “跪下啊!”
      
      耳边传来方丹瑜焦急的提醒,和初才大梦初醒,赶紧垂首单膝跪地。
      
      “臣和初见过陛下。”
      
      “和初。”殷景重复着他的名字,随后又嗤嗤笑起来,似乎这个名字很有趣,“你还真是让人惊喜,一个文人,居然以侍卫的身份回来了。”
      
      “你二人随驾吧。朕就看看你,怎么用你的花拳绣腿保护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掉落红包哟!
    希望大家喜欢!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