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背后藏长刀

作者:锦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宫见旧人

      不等和初回答,和阳先道:“咱们家现在无权无势,我是不赞成你借方家的光进宫当侍卫的。”
      
      虽说侍卫是一条晋升的快道,可要是没权没势没能力,被安排到某个偏僻的宫殿守门,一样没出头的日子。
      
      “而且你从小饱读圣贤书,将来要入仕,也肯定是走科举这条路,这才能光耀门楣。你是大赦天下脱得奴籍,按我朝律法,你是可以参加科举的。”和阳越说越肯定,语气不容拒绝。
      
      和初期期艾艾望着他哥:“好,我听大哥的。”
      
      看他这么懂事,和阳反倒心软起来。从小到大,和阳都受不了弟弟太乖,偏偏和初什么都依着他,哪怕有自己的想法,也都小心翼翼地询问他可不可以。
      
      和阳心一软,语气放柔:“其实还要看你自己的想法,我和父亲都尊重你的意思……”
      
      “那我想去。”
      
      和阳:“……”想扇自己!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么被反驳意见的,怎么还不长记性!
      
      “大哥,咱们府上现在急需立足。”
      
      和阳弱弱辩驳:“没有的事。”
      
      “我回来两日,府上可有人来祝贺?以前,咱们家可是访客不断!你和父亲什么都不说,可我却能看得出来,父亲搬到这里,就是不愿受别人看轻的眼神!父亲从小便是官家出身,他怎么可能受得了当普通百姓?去宫里当侍卫,或许不是我的最好出路,可进去了,就是有希望,来日我们府上未必不能重起!”
      
      和阳张了张嘴,和初又打断他:“我知道这条路更适合大哥,可我想去,大哥你会让给我吗?”
      
      和阳还能说什么,只能郁闷地点头走了。他一走,和父板着脸进来了。
      
      “别人都说你老实,可你大哥从来都是被你玩的死死的。”在门外听着大儿子说话的气势越来越弱,和父就知道小儿子又有主意了。
      
      他已然放弃劝说,道,“你想进宫,便进吧。方家对不起的是你,承了他的情,来日两家交往就没有心结了。”
      
      *
      
      一转眼已有五年光景。自从和家爵位被夺,府上老小都成了白丁,这还是第一次有了族人再当官的好消息。
      
      侍卫最低也是正六品,真要是有幸能出头,晋升可是最快的!
      
      晚上自然不可避免地要热闹一番,族人都过来聚聚,哪怕没有侍卫这回事,和父也要请族人聚一聚,庆贺和初平安回来。
      
      不过也有了好消息在,大伙的祝贺多了几分真心和巴结。
      
      宴席上,觥筹交错,宾客尽欢。快散席了,柳氏忍不住开口:“小初,你答应过二婶要重新分家……”
      
      她话还未落音,族里几个长老脸色就沉了下来,和争殷年纪最长,名望最高,族里但凡有解决不了的纠纷,都找他处理。
      
      多年来,没有他处理不清的纠纷,唯有主家分家一事,柳氏一直咬着说他不公,狠狠打了他的脸!
      
      和争殷道:“小初年纪小,性子软,你是要哄骗他拿家产补贴你吗?当初分你的也不少了,是你持家不道,挥霍无度,别想着从他人口中分食,现在谁过得都不容易!”
      
      “三爷爷勿恼。”和初起身拱手道,“先谢过三爷爷主持公道。我问过大哥当年分家的情况,三爷爷办事公平清楚,没有一项能让人挑出理来的。”
      
      和争殷满意颔首。
      
      和初三言两语安抚好一个,又夸几位长老办事公允,大家脸色都好看许多。
      
      只有柳氏急了,想说什么,又听和初斯斯文文说道:“分家就是该按三爷爷定的规矩来。不过我父母向来心慈,母亲又在菩萨面前许过愿的,只有我平安回来,她一定多做善事,不与人争。”
      
      “所以……”
      
      柳氏的心都提起来了。
      
      和初慢悠悠道,“所以,我家离愿意将最大的商铺——芙蓉斋送个二叔家。”
      
      几个长老又变了脸色,要拦,却见和忠和阳两人都也不反驳和初,想着他们已经做了决定,便不再多言。
      
      “哎哟哟,小初你太豪爽爽……”柳氏喜不自胜。
      
      和初打断她:“二婶听我先说完。芙蓉斋是和家最大的商铺,和家有一半的进项都来自那儿。父亲愿意送给二叔家,实念手足之情,这并非是因分家不公,望二叔二婶知晓。”
      
      只要有拿的,向来不管什么脸面的柳氏一口应下。和初看向沉默不语的二叔,柳氏急忙督促自家那口子答应下来。
      
      “虽说是骨肉亲,可几位长老在,还是要立个字据,避免以后再生是非。”
      
      柳氏自然求之不得。
      
      和初请和争殷亲自执笔,先写了芙蓉斋转让给二叔一家,随后他又语气平平说:“自此,和忠和堂两兄弟钱财两清,各自生活,不可再提分家之事,不可再有钱财索要之往来,若违此项,逐出和氏一族。”
      
      和堂觉得挂不住脸,想说什么,和初又安抚说:“芙蓉斋归了二叔,以后二叔要比父亲进项多了,立个规矩,也是束缚我家中子弟不可扰二叔家的清净。”
      
      和堂得了好话,这才闭口不言。
      
      柳氏得了芙蓉斋这个大宝贝,被人说几句也不恼,笑呵呵让和堂摁手印。
      
      和初请和父摁手印,和父什么也没说,痛快摁了。
      
      宴毕,父子三人笑呵呵将众人送出门外,关了大门,和父让丫头先扶着和母回房歇息。
      
      和母拉着和初的手,目光慈爱:“小初心善,不管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且菩萨会保佑你的。”
      
      “母亲请回房歇着吧,闹了一晚上,辛苦您了。”和初让丫头小心扶着和母,恭恭敬敬将人送进内院。
      
      看着内院的门慢慢关上,和父的脸色也越来越臭,等确定和母听不到声音了,和父才低声呵斥道:“逆子!你怎么敢不问问我就把芙蓉斋送出去?”
      
      “我要是跟您说了,您肯定不答应。”和初一边委委屈屈地答着话,一边跟着父亲往花厅走。
      
      到了花厅,和父怒不可遏,拍桌:“你给我跪下!”
      
      和初立马跪好。
      
      在宴席上,和初突然提出要把芙蓉斋拱手送人,事先并没有和家人说过。和父和阳都不出声反驳,是忍着心痛,怕扫了儿子的面子。
      
      “芙蓉斋是咱们家的主要进项,你怎么舍得!”和父骂的痛心疾首。
      
      “弟弟,先起来。”和阳伸手搀他。
      
      和初感动:“还是大哥心疼我。”
      
      “那是。”和阳在他原本跪着的地方,扔了个蒲团,声音变冷:“跪下!”
      
      “……”和初又跪好。
      
      等和父骂几句,稍微没那么气之后,和初才辩白:“我也是为了二婶不再来家里闹事。而且我马上要到宫里去,多少双眼睛盯着,不能再有家里人惹是生非,所以我要通过芙蓉斋控制住二叔一家。”
      
      如果牺牲一个芙蓉斋,保证小儿子的仕途不会受影响,那这笔买卖划算的很!
      
      和父问:“怎么控制?”
      
      “我问过母亲了,芙蓉斋还是佟叔在管。佟叔的人您也知道,心眼多,野心大,我想,他真是给二叔当管事,不出一年,就能忽悠的二叔二婶乖乖听话。”
      
      和阳道:“佟叔这几年一边捧着我,一边背地里算计我,想做所有铺子的总管事。二叔二婶头脑简单,不是他的对手。”
      
      “就算你二叔二婶会被他算计,可他就会乖乖帮你看着你二叔一家?”和父问。
      
      和初道:“佟叔有个私生女在咱家藏着,有他女儿的卖身契,让他费些心,他还能不答应?”
      
      私生女这事,和父和阳都不知道,问了是谁,确定没有后顾之忧了,才算明白和初这一步棋走的好。
      
      “弟弟,你如今怎么如此工于心计……”和阳不敢置信地看着和初。
      
      和初苦笑:“大哥,以前咱们家身份显贵,我又有你和父亲护着,自然老老实实傻乎乎的就行。可现在我若不事事安排仔细些,我们家如何还立的起来?”
      
      和阳呆呆点头。
      
      “父亲,孩儿能起来了吗?”
      
      和父摆手,让他去歇息,明日还要去宫里报道。
      
      “父亲,小弟他这些年一定吃了很多苦,才会变成现在这般城府深沉。”和阳越说越心痛,“都怪我不争气,这些糟心事还要让小弟来操心。”
      
      “你不要整天心疼他!”和父斥责道,“他从小心眼就多,不是吃苦才有的!你平时精明,就爱心软,跟你那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一样!”
      
      “老爷。”
      
      和父膝盖一软,差点没跪下去。
      
      丫头进来道:“夜重了,夫人请您回房。”
      
      “好好好,我马上回,怎么夫人还等着我,夜都深了!”和父一叠声地答应声,脸上堆着笑容,“我让厨房熬的燕窝给夫人吃了吗?别拿错了,上好的那碗给夫人,差不多的那碗给小少爷……”
      
      和父走出门口,又回来叮嘱和阳:“你晚上别睡了,你弟弟明天入宫,你跟着去打点,今晚把名单列列,礼物备备,上上下下都要打点好了。”
      
      和阳:“……”母亲有上好的燕窝吃,不能熬夜。小弟有燕窝吃,早点歇息。到他这里,不但没有燕窝吃,还不能睡觉!
      
      这个家不能待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