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背后藏长刀

作者:锦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赦

      少年们排排站,谁都不敢说话。
      
      和初的视线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小城所有到读书年纪的孩子,几乎全在这里了。这些孩子有秘密瞒着他,也就是说,这些孩子的家人都在瞒着他。
      
      想起王庄、县丞,以及在小城的种种……
      
      他被发配到边疆已有五载,不能说没吃苦,但却半点伤害也没受到。
      
      这座城里到底藏了多少护着他的人?
      
      眼看着有几个年纪小的同窗,已经被先生吓得两股战战了,方息硬着头皮问:“先生,你是先罚我们,还是先逃命?”
      
      “先救人。”
      
      和初让方息把树上的弓、弩拿下来,分给年纪小的、受了伤的弟子,他和方息几人拿了刀,从小院出去准备救人。
      
      他们没走大道,在小巷一家一户地找,准备有百姓就救,有敌人就杀。
      
      然而……
      
      和初看着一个因双腿残疾常年卧病在床的病人,从墙头上利索地跳下来,一刀将敌人劈成了两半,他在原地震惊,久久无语。
      
      那汉子看见他,立马往地上一瘫,神色难看地往家里爬,仿佛两条腿真的不会动。
      
      还有个平时温温柔柔的小媳妇,说话都不曾大声过,抬手就把一个七尺大汉隔着墙头丢出去了。
      
      她看见和初,嗓门洪亮地骂方息:“你们这群兔崽子,不是让你们看着先生,不许他出来吗?”说完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忙捂住嘴,讪笑着跑了。
      
      付岩摇头叹气:“早叮嘱她不许说话的,若是听我的,一碗哑药给她灌下去,多省心。”
      
      和初扶着墙往回走。
      
      遇到不长眼的落单的敌人,和初也不动,都被他身后的小兔崽子解决了。
      
      回到私塾,他回屋准备关门。方息用脚抵着门,赔笑:“先生,你要生气就罚我们写文章,千万别自个生闷气。”
      
      他索性就不关门了,任由方息和付岩进来,其他人守在院里。他大大方方把地砖撬了,拿出许多瓶瓶罐罐来。
      
      “这是伤药,受伤的一人一瓶。”
      
      方息啧啧感叹:“咱这儿是穷地儿,几乎没有什么药,先生你从哪儿整出这么多伤药来?”
      
      和初破罐子破摔道:“不是正经药,不过是拿有药性的草对付着用。你们出去看看,有伤者都可以来领药。”
      
      “先生未雨绸缪,弟子佩服。”
      
      “你十岁就已经把我骗的团团转了,我也佩服你。”和初想起来不免心酸,方息还是最大的那个。私塾里有个九岁的弟子,算起来,从四岁就开始骗他了。
      
      和初瘫坐在床上,问:“这座城……”
      
      方息捂住耳朵:“先生莫害我,我不听,我不听。”
      
      和初拉过被子,蒙住头睡了。
      
      比和初料想的还快,刚一个时辰,北大营就赶来营救小城,将城里的敌人杀了个干净。
      
      和初一直躲在自己屋里,等小城恢复平静,他才收拾收拾自己,往县衙走。
      
      衙门挨着闹市街,原来还算热闹的街道,此刻空无一人,商铺都紧闭门窗。
      
      早就得到消息的县令裴亲泽在县衙仪门前等着他,其实他与裴亲泽并未见过几面,只是初来时,受裴亲泽照料,免去了仆役之苦。
      
      “裴大人。”和初躬身拜了拜,裴亲泽躲开了。
      
      “我知道先生想问什么。”裴亲泽道,“这座城是一座假城,里面从县令到百姓,甚至流放过来的人犯,都是假的。其它,你不必问,我不能说,你只需知道,我们都是为了护着你。”
      
      “只是为了护着我,又何必隐瞒我?”
      
      裴亲泽笑道:“先生果然聪明,是,我们主要是看着你。不许你跑,不许你乱说话,更不许你想不开。”
      
      和初自嘲一笑:“那看来我还是挺重要的。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了,难道你们还想看着我不成?”
      
      “这苦差事,可要从我头上挪开了。”裴亲泽拿出一张黄色告示来,朗声道,“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先生虽犯了重罪,本不该在大赦名单上,但你考核年年为优,所以……恭喜先生了。”
      
      *
      
      奔波了一个月,和初终于又站在了皇城脚下。他抬头看着那高大的城墙,只觉得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那城墙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
      
      他大哥做过守城将领,小时候,这城墙的砖,他可是一块块砖摸过的。
      
      再回来,城墙依旧高大,不知是否还圈得住里面的富贵繁华?
      
      “先生别下车。”好心捎他一段路的运粮商队的马夫提醒他,“进城诸多麻烦,先生跟着我们走,可免去盘问。”
      
      和初再三感谢。
      
      与他一起搭车的小伙子,是进京投亲来的,笑呵呵道:“与先生同行有半月,这一路上,净遇到好人了,几乎都不用走路。”
      
      商队经常进京贩粮,守卫不过问了几句,又查了查粮袋,很快就放他们进去了。
      
      入了城,和初就同他们告辞,将身上仅剩的几文钱都塞给了马夫。他在北市街上慢吞吞地走着,一时回忆翻涌,不免伤感,一时又感叹自己幸运,又觉得人生还有希望。
      
      一路走到家门口,抬头却发现府门牌匾已然换了,这府邸不再是他的家了。
      
      “劳烦,请问原来住在这里的丰、哦,和府,搬到哪儿去了?”和初敲门问门房。
      
      门房道:“是原来的丰原侯府吗?”
      
      “是。”
      
      “他家爵位被夺了后,这宅子不合规制,就卖了,听说他们一家搬去长春街那边住了。你是?”
      
      和初赶忙道:“我是他们家的远亲,多谢这位小哥了。”
      
      他转身往外走,正遇上这宅子的主人家回来,轿帘一掀,看了他一个侧脸。
      
      “瞧刚才那个人,像不像是和世子?”
      
      “没瞧见,不过他被发配边疆了,怎么可能回来?前年还可能些,如今,哈哈,这座皇城已经和他不沾边喽。”
      
      “说的也是,不过一只流落在外的丧家犬罢了,提他也是晦气。”
      
      *
      
      长春街离宫门远,都到了皇城的西南角了,只有府中无人出仕,才会住到那一片去。
      
      和初走到长春街,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借着灯笼的光一家家找过去,在长春街的尽头找到了和府。
      
      他没来得及拍门,响亮的对骂声就在耳边炸开。他站在门边听了许久,这些以前厌烦不已的吵闹声,忽然亲切顺耳许多。
      
      “二嫂,侯府早就没了,家也早就分清楚了,该你的你一分不少拿,现在天天来这儿打秋风,是什么意思?”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家都快揭不开锅了,来大哥家里讨碗饭吃,不过分吧。当年是分了家,不假,可分得公不公平,三妹你心里有数,凭什么大哥多拿?”
      
      “大哥袭爵,又在朝为官,家业大半本就是他挣下的,他多拿自然公平。分家时,族中几个长老都过来主持过,你都不服。到底谁过来分这个家,你才能本本分分过你的日子?”
      
      “谁?哈,和初那小子最忠厚老实,他要是来分,我就服。”
      
      和初一把将大门推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缓步走入:“见过姑母,见过二婶。需要侄儿来分家是吗,侄儿愿意效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宅斗!
    和初是世子,他上头有个大哥。为什么他是世子,后文交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