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背后藏长刀

作者:锦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坦诚相见了

      夜色渐浓,殷景泡的都有些乏了。
      
      宝德走近,低声道:“董岳求见。”
      
      董岳是裴亦的副手,最近很得殷景看重。殷景交代了他几件事练手。
      
      这会,殷景也没心思见他,让卢辛然去见董岳。卢辛然与董岳算是平级,但卢辛然有御前的身份,有事也能说上话。
      
      卢辛然一走,在温泉池子旁当差的就只有和初了。
      
      和初低头,默默在心里算着时辰,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果然就有小太监过来请宝德,说是陈御医的弟子调了药粉,要请先试药,请宝德去看一看,宝德看殷景时间还早,也就跟着去了。
      
      温泉池子周围,能做主的人都走了。殷景也不在意,继续泡着热乎乎的温泉,看着天上飘雪花。
      
      “阿嚏!阿嚏!阿嚏……”
      
      喷嚏声一声比一声响亮,殷景嘴里含着的鲜果也不甜了,他往树后瞧了一眼,隐约瞧到和初正在瑟瑟发抖。
      
      雪花越来越大,和初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很容易着凉。
      
      殷景有点坐不住了,用果核将灯火灭了。宫人过来查看情况,他让宫人退下,灯火熄了,为防刺客,他又顺理成章地让侍卫近前来保护。
      
      于是和初就站到了池子边,在殷景准备编个理由让他下水暖和暖和时,他没看清池子边缘,“一不小心”歪进了池子里。
      
      从小和初就怕水,哪怕掉的是温泉池子,和初也吓得挣扎不已。殷景看他胡乱挣扎,从后面将他一把抱住。
      
      和初停下挣扎,任由他抱着。殷景一点点靠边,让他坐在水底的石凳上。
      
      “睁眼!”殷景低吼,“你怕什么,站起来水才到你腰间,坐下来水也淹不到你脑袋!瞧你那要死的样儿!”
      
      和初把死死闭着的眼睁开,看到脖子以下的水,乐了,羞惭:“陛下见笑了。臣耽误陛下泡温泉了,臣这就上去。”
      
      “算了,你浑身都湿了,这么上去明儿肯定起不来。”殷景大方道,“泡着吧,朕的救命恩人。”
      
      “谢陛下。”和初不敢磕头谢恩,拉过来鲜果盘子,迅速剥了个橘子,讨好地递给殷景。
      
      黑灯瞎火的,只有池水泛着微微的光。殷景接了橘子,放进嘴里,只觉得那橘子特别的甜,仿佛一大勺的蜜灌进了他心里。
      
      “这五年……你过得好吗?”殷景忍不住问。这句话,从和初回京第一天,他就想认认真真问和初。
      
      “臣在边疆一座小城当了个教书先生,收了几十名弟子,日子过得清贫稳定,唯一的烦恼就是这些学生太笨了,明明看过一遍就应该记住的书,他们翻来复去地背,也总是记不住。”
      
      和初拣了学生几件趣事讲给殷景听,他这边滔滔不绝地讲,殷景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吃鲜果。
      
      但是和初知道他在听,甚至可能在心里偷偷地笑。
      
      原来的殷景并不是这样一个严肃冰冷的人,他是一个性子张扬活泼、总是笑着打打闹闹的主儿。
      
      他们在温泉池子泡了一个多时辰,夜深了,宝德过来催促,两人才从池子里出来。
      
      和初裹着殷景给的披风,在被子里笑了一夜。
      
      第二日他再经过那温泉时,发现那池子其实只有一个坐的石凳。昨晚夜太黑,他被摁到石凳上,没多想就坐下了,而且滔滔不绝地说了一个多时辰。
      
      当时殷景一直与他视线持平,他以为殷景也是坐着的……
      
      和初嘴角翘起,捡起一颗小石子,使劲扔进水里,石子砸在石凳上,又在水面惊起一圈圈涟漪。
      
      *
      
      定国将军邱应听说自己买的画都是假的,还在御前丢了人,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把负责采购画的家仆打了个半死,又去找书阁老板,那老板早跑的没影了。
      
      这位书阁老板虽是外地人,可在皇城也做了二十多年的买卖,信誉向来好,谁能想到他会讹邱应一笔钱就消失不见了?
      
      他一个心腹叫袁望,原本是大皇子的伴读,大皇子死后,他家族也一蹶不振,他自己得不到重任,就投靠邱应,在军中做了个师爷。
      
      袁望道:“我听说这些画原本瞧不出是仿画,只因陛下曾经毁过其中一幅,这才得知真相。我倒是觉得,大人您这事未必不能因祸得福。”
      
      “说来听听。”
      
      “这个人既然能模仿画作,模仿个笔迹,对他来说,应该也不难吧。大人如今在军中多受掣肘,若有这么一位能模仿别人笔迹的心腹,在外行军打仗岂不方便?”
      
      袁望虽说得隐晦,可邱应一下子听出里面的好处来。如果有个能模仿陛下笔迹的心腹,那他以后甚至能得到一张陛下“亲笔”所写的禅位诏书。
      
      邱应打定主意要找到这位人才,若真的能模仿他人笔迹,他一定会重金奉上,恭敬礼待,将此人收为心腹。
      
      他吩咐下去,一定要找到书阁老板,通过书阁老板找到这位能人。
      
      “我听说,这次赏花,陛下叫那个和初一起去了。”袁望又道。
      
      邱应满不在乎:“一个侥幸救了陛下,重得恩宠的家伙罢了,一个不会功夫的侍卫,没有家族支撑,将来能有什么造化。”
      
      “可我记得,这位可是个神童,书过目不忘,画随手就来,理可辨群雄。这样的人物,又得了恩宠,大人还是多注意他些为好。”
      
      邱应嗤笑:“不过是那群太傅夸大,他要真有这本事,当什么侍卫,考状元多风光!”
      
      袁望摇摇头,不再多言。邱应嘴上瞧不起和初,或许还有私人恩怨在其中,毕竟他那儿媳妇,曾是和初未过门的妻子。
      
      *
      
      南山行宫因为有温泉,哪怕冬日,也能偶见几处绿意。陛下又难得过来,宫人把养在温室的花草都端出来,把行宫打扮的颇有几分春意。
      
      和初不当差的时候,就在行宫四处转悠,这里规矩没宫里大,他们也自由些。
      
      在这里,他和殷景也有过许多美好的回忆。
      
      比如殷景曾在湖上滑冰,然后掉到湖里,冻了个半死。
      
      比如先帝在这里养过几只大狗,他和殷景总来和狗玩闹,那些狗害怕殷景,害怕到毛都秃了。
      
      “想什么呢,笑这般开心?”方丹瑜凑过来问。
      
      和初吓一跳,下意识往前倾身体,看见前面是湖,脸色瞬间白了几分,又连连往后退。
      
      其实他离湖还远得很,哪怕往前倒,也不会碰到湖水,不过是他自己怕罢了。
      
      方丹瑜拽住他,纳闷:“你很怕湖水?”
      
      “不是。”和初喉结动了动,目光移到平静的湖面上,“只是刚才想起了以前的事,我有个很重要的朋友,曾经落水,差点死了。”
      
      他微微一笑,又说:“其实当时他也没有多大事,是我自己以为他要死了。对了,听说方家没事了,恭喜啊。”
      
      “大伯被降职,罪名是办事不利,不堪重用。不过方家的根本还在,丹蕴也回宫里当差了,这一劫总算过去了。”
      
      方丹瑜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低声道:“我方才当差,听太后派人来问你了。”
      
      “说什么了?”和初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如常。
      
      “似乎就是问问你伤是否好了?”方丹瑜羡慕说,“你救了陛下,太后关心你也正常。”
      
      “是啊。”和初将石子扔进湖里,恨不得化作精卫鸟将这湖填平了。
      
      “我走了,约了程序兄看马。”
      
      待方丹瑜离开,从一侧的假山里转出一个人来。那人约有三十年纪,身材高大,相貌威严,正是最近深受陛下重用的董岳。
      
      “恩人,陛下昨日吩咐我调查定国将军邱应,看来是想动这位了。”
      
      和初无奈,抱怨:“董大哥能不能别这般客气,总叫恩人,我如何承担的起?”
      
      董岳后退一步,跪下:“当年我父亲获罪,是您一句话让先皇起了疑心,重查案件,我全族才得以洗清冤屈,这是重恩,容我不能在您面前放肆。”
      
      “董大哥您是知恩图报的好人,不过我现在身份不高,您这般,让人瞧见了,对你我都不好。”和初换着法子劝,终于把董岳说动了,答应以后喊他名字。
      
      “邱应是国之重臣,若动,朝堂之上必起波澜。看来他定然做了让陛下不得不除去他的事。”和初咬唇思索片刻,与董岳附耳说了一番话。
      
      “你就照我说的去查。”和初道,“其实我不赞成,陛下现在就动邱应。但陛下既然已经决定要动他,我就必须帮他把根拔了。”
      
      “和初,你觉得陛下有胜算吗?”
      
      和初拧眉:“就怕陛下仁慈,狠不下心。”
      
      董岳心道,哦,这点你不用担心。
      
      他们这边密谋着,殷景也正在想着怎么除去邱应。
      
      大学士冯春苦劝:“陛下根基还不稳,为何现在就动邱应?”
      
      因为和初这样老实善良的人,都主动坑邱应了,他如何还坐的住?
      
      殷景不说话。
      
      冯春急啊:“陛下三思。”
      
      “朕早就三思过了。你放心,朕心里有数,这些年我一直有准备动他,现在朕就缺一把刀。朕就不信,找不出这把刀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互相为对方解决麻烦的两个小可爱,按时来报道啦!
    谢谢左边的左边小天使的地雷!
    谢谢小敲敲小天使的手榴弹!
    开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