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背后藏长刀

作者:锦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爱挠脚底板

      东暖阁。
      
      宫人刚一掀开帘,御医陈首乌便差点被热气逼的退后一步。他定了定神,上前请平安脉,然而陛下却不配合,反而询问起和初的伤势来。
      
      “按您的吩咐,用的都是温补药材,伤者的身体也在渐渐转好。”陈首乌话锋一转,皱眉道,“不过昨日我瞧着原本该结痂的伤口,竟然涔出了些许血……”
      
      “怎么回事?”
      
      陈首乌听陛下语气转冷,赶紧禀道:“许是伤口发痒,伤者昏睡中会控制不了自己去抓伤口。臣已经想了解决方法,请陛下不要担忧。”
      
      “怎么解决,把他手绑起来?”
      
      陈首乌本来就是这么想的,但他琢磨陛下语气不对,心念电转道:“臣给他伤口再多敷一种药,保他不痒。”
      
      “嗯。”殷景拿鼻子哼了声,算是满意他的回答,忽然又想起来一茬,吩咐道,“你用药讲究些,不要用那些臭烘烘的药。”
      
      “怎会?只要不近前,几乎闻不到……”陈首乌下意识说完,忽然觉悟到什么,震惊地看了陛下一眼,跟陛下视线一撞,吓得心都颤了颤。
      
      殷景道:“你把他当朕来伺候。”
      
      “……臣明白了。”
      
      侍卫院子有个小厨房,平时用来烧些热水。陈首乌得了陛下的吩咐,让自己的亲传弟子亲自熬药,生怕药出问题。
      
      一个高大的医士握着个子矮些的医士的手,搓一会,在放到嘴边呵口气。矮个子医士陈百味张嘴打了个哈欠,苦恼:“师弟,我昨儿明明睡得很好,怎么这么困?”
      
      “你靠我身上睡会。”黄景将师兄的头摁在自己肩膀上,陈百味怕药出事,不肯,黄景道,“你还不放心我?”
      
      “不是不放心你。”陈百味叹气,“不过你医术不好,熬药需要仔细火候,你不懂这个。如果不是你坚持要跟来,我父亲都不愿让你插手。这医学之道,你可有的学呢!”
      
      “放心,我认真看着。”黄景温温柔柔在陈百味手上揉了揉,后者困意更浓,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地睡过去了。
      
      黄景的笑意慢慢敛起,等药熬好了,滤出药渣后,从袖中抖出一个小瓷瓶,打开,将里面的药水倒入药碗中。
      
      “醒醒。”黄景在陈百味身后揉了揉,陈百味便幽幽转醒。黄景温柔笑笑:“师兄,药好了,你去送药吧。”
      
      ***
      
      吃了药,和初昏睡在床。方丹瑜悄悄从窗口跳入,小心将脚印擦去,到床边低声唤,和初立马睁开了眼。
      
      “你那太医院的帮手还挺好用。”
      
      那是天下闻名的神医,自然好用,和初笑笑不答话。
      
      方丹瑜忐忑说:“今日是裴统领查案最后一天,方府还被围着,你说裴统领查出什么来了么?”
      
      和初抿嘴:“刀都给他送上门了,他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到?”
      
      东暖阁。殷景问:“你查出什么来了?”
      
      裴亦跪地禀道:“臣放出风声,说刺客一党只要自首,举报同党,自己便可免罪。又巧设几个局,让些许侍卫都分别主动寻臣谈话,好让刺客一党自己怀疑已被告密,进而挑拨他们的关系。其实臣之前便怀疑过张兴。臣也设局让他主动寻臣,之后便真有人坐不住了,一牵二,二连三,共找出嫌犯三十三名,其中御前侍卫三个,其它侍卫八个,宫人十二个。臣已经对他们一一拷问,他们皆招认自己是瑞王埋在宫里的人。”
      
      “你没从方家入手,反倒另辟蹊径,这招不像是你能想出来的。”殷景拿着奏折在手中颠来倒去,对裴亦说的查案方式很是感兴趣。这样查起来,不但对此案立竿见影,还能长久的震慑人心,让侍卫时刻谨记身边的眼睛,不敢乱来。
      
      殷景心情也好了不少,笑道,“说吧,请了什么高人帮你?去将人带来朕跟前。”
      
      侍卫歇班房。
      
      方丹瑜忧心问:“就算咱们把张兴的事捅到裴亦跟前,又给裴亦出了假告密的主意,可时间这么短,裴亦真能顺着张兴查到什么吗?”
      
      “他肯定查不到。”和初神色轻松,用手指了指桌上的水壶。
      
      方丹瑜忍着心急,给他倒了杯茶,催促:“查不到怎么救我们方家啊?”
      
      和初笑:“时间太短,就算能抓到几个嫌犯,这些人也未必都是张兴的同党,还想事情理清楚,根本不可能做到。我把张兴送到他手上,就没想过让他三天内查的一清二楚。”
      
      “那他会求陛下再给他些时间?”
      
      和初“嗤笑”一声,叹道:“怎么会,裴亦可比你聪明多了。刺杀天子的事,怎么可能手脚不放干净些,首尾不藏得深一些?岂容他三日就查出来?”
      
      “那……”
      
      “裴亦想保住自己的官帽,这件事就得查清楚,所以他会把所有罪名都推给瑞王一党,反正瑞王已经死无对证了。只要罪名给了瑞王,这事就算了结了。”
      
      方丹瑜点头:“对,这样这事就不用他再犯愁了,以后只要保护好陛下的安全,这页便算掀过去了。只是,方家怎么办?”只是把罪名推给瑞王,没提到怎么救方家啊?
      
      和初将微凉的茶杯用手捧着捂热,半响,才又轻轻抿了口:“只要裴亦查出的人中,没有方家的人,那就证明不了方家是有罪的。而且,你没被赶出宫,说明陛下没有真正怀疑方家,围府不过是暂施之计,只要没有出现证明方家有罪的证据,方家迟早会洗清冤枉。”
      
      方丹瑜还想说什么,门突然被敲响。两人对视一眼,方丹瑜敏捷躲入床底。和初将茶杯放在床边,躺好,闭眼不言。
      
      “和大人在睡吗?奴才进来了啊。”
      
      原来是伺候的小太监平安。和初松口气,继续装睡。平安进来看了看和初,确定没什么事,准备退下,却发现床边有个茶杯。他纳闷的“诶”了一声,不记得自己伺候和初喝过水。
      
      或许是御医递的茶杯。平安没多想,将茶杯放到桌上,提了提茶壶准备换壶热水,忽然想,和初不一定睡到什么时候,换了热水也没用,就出门走了。
      
      方丹瑜从床底钻出,继续方才的话题:“裴亦将事情推给瑞王,难道陛下就信?”
      
      “陛下,他……”自然不可能信。
      
      东暖阁。
      
      殷景翻开嫌犯名单,声音发冷:“遇刺案,是瑞王余党要为瑞王报仇?”
      
      “是。”
      
      殷景冷哼一声,将名单扔下去:“这些人查清楚就杀了吧,与他们有关系的,若有嫌疑,杀,没有嫌疑,赶出宫外,永不复用。”
      
      “是!”
      
      “记住,宁可错杀,不许放过。”
      
      殷景处理了一天的政务,在龙椅上歇了个一个多时辰,等月亮高悬,他才悄悄出来,进了和初的屋,爬了和初的床。
      
      他爬上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小心翼翼地查看和初的伤口。不亲眼看看,不管心腹陈首乌如何保证,他也不放心。
      
      和初身子本来就弱,又吃了五年的苦,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让他好生心疼,不由得想作诗一首!
      
      他下床,准备提笔,当场为和初写诗,手碰到茶壶,剑眉狠拧,厉声喊:“宝德。”
      
      “陛下,有何吩咐?”
      
      “不是让你安排个伶俐的人照顾小初,怎么茶壶是凉的?小初想喝热水,难道现煮不成?”
      
      宝德替平安叫冤,和初整日昏睡,谁还能像伺候陛下那样,时时都注意换热水?
      
      床上的和初听了,却是差一点没掉下泪来。他早就口渴了,可又不愿喝凉水,用手捧着暖了半响,才敢轻轻抿上一口。方丹瑜和平安进进出出,茶壶拎来放去,也只有殷景想到了给他换热水。
      
      哪怕殷景以为他昏睡着,不会去喝。也不会允许,他万一想喝的时候,没有现成的热水。
      
      越小的事,越能瞧出一个人待自己如何。
      
      宝德告了罪,亲自去换热水。殷景没了写诗的兴趣,又脱了靴子,爬上床,将自己的脚放进被子里,却只是放在被子边,怕自己脚凉,不敢碰到和初。
      
      “今天我又发现了一个厉害的臣子。”殷景开始絮絮叨叨,“他是裴亦的副手……”
      
      和初在心里接话:叫董岳。
      
      “叫董岳。这是个狠角色,很会利用人心。我想着,裴亦这个家伙本事不大,心眼不小,改日我换了他,让董岳接了他的位置。”
      
      和初欣喜,董岳是他的人。
      
      “我跟你说朝堂这些事作甚!在你面前,我不是皇帝,我是殷景。我想把这个董岳调到你身边来,卢辛然虽与你关系好,可实在没脑子,我怕他护不住你。”
      
      殷景自觉脚已经暖热了,便往里伸了伸,用大拇指挠了挠和初的脚底板。
      
      和初:“……”他用尽了耐力,才控制自己没有动!
      
      这个王八蛋殷景,知道他怕痒,小时候就爱挠他脚底板,现在都当了天下之主了,竟然还爱挠人脚底板!
      
      天啊,这是什么癖好!
      
      “这五年,我天天想挠你脚底板。”殷景一边说一边脱了和初的袜子,“既然你不能醒,今天就让我挠个够吧。”
      
      和初崩溃!他熬不过这招酷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殷景骄傲挺胸:咱俩都在收小弟的路上~
    和初拒绝:不不不,殷景你在崩坏的路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