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撩同桌了吗

作者:阿姑不弃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一章

      天黑的很快,荣屿趁着有点夕阳,打算去找于绛玩,走出本该寥无人烟的校门,发现意外的热闹。
      不少人往一个地方靠拢,嘴里还着急忙慌地说:“前边路口有人和学汽修的打架。”
      “有我们学校的吗?”
      “我不知道,一起去看看吧,好刺激。”
      学汽修的打架?
      荣屿怀揣着如果是章强被打,他再去踹几脚的想法,跟着人群往凑热闹聚集地靠拢。
      德信和汽修学院的学生把“案发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荣屿个子高都没办法看个明白,只是听见好几个人痛到极致的呻‖吟。
      “让开让开,”德信的校长和施辉在荣屿身后说,“前面的同学让一下。”
      “荣屿?”施辉面色不好看,叫了声他的名字就往里面挤。
      
      荣屿没来由的心悸了一下,听到人群里有人小声说了句:“地上那个是程安吧,哇,一打六?”
      操!
      程安?!
      程什么安?!
      程,安?!
      荣屿扒开人群,挤进去时趔趄了一下,差点走了个麻花步。
      空出来的地面上一片狼藉,东倒一个西歪一个,六个汽修的都没失去意识,也没缺胳膊少腿,顶多用拳头砸出来的伤难看一点。
      以章强为首,受伤程度呈递减式,章强伤的最重,呼了口气愣是半天吸不进新的,看上去是那根骨头断了,得在病床上躺个百八十天。
      
      六个人没人管,施辉和校长半蹲在一个满身血污的人身边,表情逐渐变得焦急,校长用手机给110和120打电话。
      不知哪儿来的冷风吹得荣屿浑身哆嗦个不停。
      
      荣屿往程安面前走的时候觉得身体轻飘飘的,空落落一点都不踏实。
      程安满身找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坐在地上,左手的小手臂有道利器划伤的伤口在冒着血,垂着头安静地听施辉说话,仿佛打架的不是他。
      “程……程安。”荣屿声线抖的厉害。
      程安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笑了笑,有道血痕从乌黑的头发蔓延至下巴。
      
      荣屿走到一个人前面,捡起地上沾着血的水果刀,做这一系列的动作时,他的思维还是自己的。
      陈田挤进人群,率先看到了握着刀的荣屿。
      荣屿刀刃对着章强,神情暴戾的想往他身上刺,陈田眼疾手快地抱住了他:“快来人帮忙啊!拉住荣屿!”
      荣屿的左右手被拉住,还可以活动的脚狠狠踹向章强。
      “我他妈碰都舍不得碰的人,”荣屿手捏着刀柄,对拼命往后缩的章强嘶吼,“你他妈敢打他!狗操的玩意!老子剁了你!”
      陈田没荣屿力气大,差点没拉住他,“冷静点!你想蹲局子吗!”
      
      “程安要晕倒了!救护车怎么还没来!”施辉站起来,看着救护车来的方向。
      这句话令荣屿恢复了些许理智。
      目前最重要的是程安,杂碎的事情迟早要算总账。
      “放开我!”荣屿松开刀的同时,陈田松开了他,他半跪在程安旁边,“程安,程安!”
      程安抬了抬眼皮,倒在荣屿怀里。
      “医院是哪个方向?!”
      知道路的人指了个方向,施辉让荣屿在原地等,他去开车。
      荣屿等不及了,背上程安往医院方向跑,应该能在路上遇到救护车。
      “肯定是汽修的找茬,程安不会没事打他们的。”
      “太可恶了,这么多人打一个人。”
      “不行,我男神被打成这样,他们必须给个说法!”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是无人问津的躺地六人组的错,还在讨论着如何为程安伸张正义。
      陈田追了荣屿几步没追上,只好回到现场帮忙清理其他六个人。
      
      荣屿背上有重量感的程安,踏实大于累,跑了一会儿没遇上救护车,发现马路上有不少出租车才知道自己多傻逼。
      拦下一辆出租车,把程安塞进去。
      “xx医院!”荣屿说,“开快点,闯了红灯算我的!”
      “有人受伤了?!那我踩油门了!坐稳!”司机师傅是个耿直人,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没人受伤,”本该“神志不清”的程安淡淡地说,“师傅照正常速度开。”
      荣屿愣了半晌,“小老弟……”
      “嗯?”程安伸出手,“有纸没?脸脏的我难受。”
      荣屿摸遍了身上的包,没找到纸,用袖子对着他的脸擦,势要擦到恢复原本的白皙才肯罢休。
      “别擦了,我脸没受伤,头也没事。”程安拉下他的手。
      “你额头的血?”荣屿不太相信。
      “自己抹上去的,能让事情看上去严重点,”程安把真正受伤的左手摆出来,“用这里的血。”
      “操!”
      
      给程安胳膊创口缝针的医生看上去很年轻,手法称不上稳重,打了麻药程安没有感觉到痛。
      每缝一针荣屿的眉头就拧紧一点。
      荣屿盯的医生后背发凉,缝完六针,离开诊室逃似的准备破伤风针去了。
      荣屿看着完好有损的程安,有点气他的淡定态度。
      为什么和章强打架?
      和章强打架是因为他吗?
      打架为什么不叫他?
      一箩筐问题一个没问出,荣屿气到在诊室打转,关掉冒冷风的窗户,转来转去转回程安面前。
      
      “想问什么随便问。”程安说,“别转,我头晕。”
      荣屿手一伸,掐着他的脖子,稍微用力,“你要为我做多少事。”
      “没多少事,”程安没法反抗,直视他,“你这动作是要收拾我?”
      荣屿用一秒的时间在脑袋里反复演练接下来的动作。
      “是啊,”荣屿在凑上去之前恶狠狠地说,“你他妈欠收拾。”
      
      管不了那么多!
      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的乘方个特别,荣屿特别想亲程安不是说说而已。
      怂个蛋!
      怒火攻心简直有用,荣屿亲上去之前什么都没想,亲上去之后有个想法。
      好软。
      想咬一口。
      荣屿暂时把这个吻称之为吻,手从掐变成了锢住他的后脑勺,迫使他被迫仰头接受这个不讲理的吻。
      程安凝固了一般,眼睛睁大,看着荣屿。
      两个没有经验的人都没闭眼,荣屿用力咬了程安的下嘴唇,舍不得松开他,鼻尖抵着鼻尖说:“别把哥当废物。”
      程安恍惚地点了点头。
      “还浪不浪?听不听哥的话?”
      程安摇头。
      “叫声哥。”
      程安愣了一下,听话地说:“哥。”
      程安这声哥叫的软绵绵的,炸开荣屿的每一个毛孔,撩的余温未退的荣屿没忍住又在他嘴上吻了一下。
      “惩罚到此结束,别不听话,我心疼。”荣屿抱了抱他。
      
      程安恍惚了好一会儿,嘴跟火烧似的,热的厉害,“我什么时候不听话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荣屿背对着程安,手肘抵着墙,以一个面壁思过的姿势石化。
      眼前是一堆堆重叠的大写加粗弹幕。
      我干了什么?
      亲了,程安,还咬了他!
      完了完了,不能转过去,转过去一巴掌呼我脸上可咋整。
      触感太好了。
      ……
      
      “施老师。”
      “伤势不重真的是万幸啊,程安放心,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正当防卫是正确的。”
      “嗯,谢谢。”
      
      荣屿转过头,程安和施辉已经聊了一会儿了。
      “荣屿好好照顾程安,”施辉衣摆沾了血迹,下班的他为了这事忙前忙后,“明天我去汽修院找他们校长喝茶,给你做主。”
      “您快回去休息吧,这儿有我在,”荣屿带着感激,“今天麻烦了,谢谢。”
      施辉眼睛里满是为人师表的光辉,“你们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孩子,我先回去了,有事打电话。”
      
      医生在施辉走后不久进来给程安打破伤风针。
      “帅哥,脱裤子。”医生用正经脸说着荣屿想说不敢说的话。
      要不是他是个见过的屁‖股比吃过的饭还多的医生,荣屿铁定会为他贴上“活腻歪”的标签。
      程安对荣屿说:“你出去等着。”
      “不用全部脱,露点臀部就可以了。”医生戴上口罩,手持针筒说。
      “我不看,”荣屿想把眼球摘下来黏程安身上,“不看保证不看。”
      
      通情达理的医生说,“都是男人,器官都是一模一样的,快点,我要下班了。”
      理由完美无缺。
      程安当着荣屿的面把裤子拉下来。
      保证不看的荣屿原本一直播放弹幕的脑袋“哔”的死机了。
      剩下一条常识性内容。
      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想法有点危险。
      
      玄乎的一天总算接近尾声了,剩下一个问题:程安手受伤怎么向程妈交代?
      答:荣屿一人分饰程安,程康。
      答案错误。
      
      “我回家。”程安左手使不上力,包是荣屿在背,“今天不留你了,你回学校住。”
      从医院出来已经凌晨一点了,程安现在的惨状像个失足少年,即便不住他家,荣屿也要送他进门才能放心。
      “我送你回去。”荣屿说。
      程安“嗯”了一声,拢紧外套,“不冷么?”
      “不冷,”荣屿外套给了程安,“那个么么哒……你别……”
      程安笑声打断了荣屿,“么么哒?哈哈哈,没事儿,我的洁癖对你不管用。”
      “没说洁癖,”荣屿看了看还在笑的他,“算了。”
      
      从出租车上下来,两人都没说一句话,进电梯时,荣屿低声问:“程安,问你个问题。”
      “问,”程安觉得一个字有点高冷,加了个成语,“有问必答。”
      “你。”
      电梯开始上行,封闭空间里,荣屿连程安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顿时变得紧张。
      “你还喜欢四木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