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起叶落火燃

作者:挽梦氵亦笙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计【下】

      南倾寒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得一阵恶心,遂拿起桌上的茶杯泼自己脸上,用手帕试图把脸擦干净
      
      “没用的,这个都是特殊颜料制成,除非用特质的水来洗,否则洗不掉的”顾霖陌悄无声息出现在南倾寒身后
      
      “洗不掉便不洗,不过我不明白你到底在干什么?单纯的恶趣味的话,恕我不便奉陪”
      
      “不便奉陪?那你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啊!?”一只手扼住南倾寒脖子,眼睛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我去哪儿?如今是你的阶下囚,我灵力全无怕是连这结界都破不了,又如何逃得出你的手掌心”
      
      “呵,还算你识相,不过…就算你逃跑了我也会把你抓回来!”说完便把南倾寒横抱起到床上“先伺候好本尊在想其他事情”
      
      “顾霖陌!你别乱来!”
      
      “你能奈我何!”说着便欺身上去,身下之人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愉…
      
      翌日南倾寒醒来时,枕边早已没了那人的影子,而自己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使自己动弹不得,头也昏昏沉沉的,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
      
      “殿下可是醒了?”不等倾寒开口,为首的丫鬟便带领十几个丫头进来“殿下万安,奴婢清月,尊主吩咐过,让奴婢们好好照顾殿下,怕殿下在这里生活不习惯,所有一切按照殿下宫里的制度来”一招手,伺候起居的几个丫鬟走过来,请安过后便开始给南倾寒宽衣更衣,梳洗打扮,仍旧是桃花装饰面,不过发型却是倾寒惯梳的高马尾,用银冠高高束起,右前额留一缕青丝更显妖艳,服饰颜色也从原来黄蓝色系换成红白色系,两只手腕也被各戴一只红色翡翠镯子,唇色也由原来的正红色换成暗红色咬唇妆
      
      “殿下真好看,之前夜公子也是这么打扮的,尊主喜欢的不得了…”还没说完就被领头的丫鬟清月训斥“不想活了么?主子们的事情也是你能用来嚼舌根的!!”
      
      不过倾寒倒是听了个明白,就是有些疑问
      
      之前师尊梦呓的时候不经意间喊过“小夜”这个名字,也就是自己师叔凌祁,而今天听到的这个小夜是否是自己师叔,师尊跟顾霖陌师叔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无妨”见清月这么说倾寒虽心有疑惑却也答应着
      
      “拿上来!”清月一拍手,只见一名丫鬟双手奉上一只白玉箫,质地上成,通体乳白色,刻着凤凰纹路,绝非凡品“尊主听说殿下熟识音律,对各种乐器也是精通,特别是这箫,更是称第二无人称第一,尊主想听您给他吹奏一曲,二来无聊时也可打发时间”
      
      南倾寒右手抚上白玉箫,脸上稍有喜色,看样子是喜欢的紧
      
      “奴婢们就先退下了,清雪她们在门外守着,有事殿下吩咐便好”福了福身子后带着其她丫鬟退出
      
      见她们退出倾寒拿起白玉箫左瞧右看“果然最了解自己的永远是敌人,连我熟识什么乐器都知道,而我却对他一无所知,看来是赢不了了…嗯?这是什么?”盛箫的盒子夹层有一张纸,南倾寒拿出来看完之后脸色都变了,直接把白玉箫砸了!只见纸上写着“小寒吹箫的技术也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好,看来还得多锻炼!”
      
      南倾寒怒气冲冲的看着地下的碎片“我南倾寒今日所受之辱,来日定当十倍奉还!”
      
      另一边风若在收到逸仙门回信后直接御剑回门,此刻正在太极殿内跟风尊凌泗,火尊凌夜对峙。
      
      “师傅,师叔,尊上如今闭关,任何事情您两位有权处理,师兄如今无故失踪,还是在我眼皮底下,风若难辞其咎,恳请师父,师叔下令寻找师兄”。
      
      “你懂什么?正是因为尊上闭关,我跟你师叔才不可以出一点差错,如果派弟子出去寻找,魔道趁机攻打应该如何?”凌泗虽然平时不怎么待见倾寒,但终归是自家弟子,出了事也会着急。
      
      “这次我站在你师父这边,你的来信我们仔细看过,也斟酌过,也想过相助,不过若魔道在你们之前潜入皇宫的话那么这次倾寒失踪跟顾霖陌脱不了关系,但顾霖陌此人似邪非邪,似正非正,虽然是魔道中人但也做过不少利于百姓的事,且此人无论修为还是心机都深不可测,若真是他的话这事就难办了”凌夜平日对风若是爱答不理,但是这件事情之后他对风若的态度有所改观。
      
      “呵,说了半天不都是废话么!前怕狼后怕虎的难道这就是本门宗旨么?弟子失踪生死未卜都漠不关心,甚至害怕被连累!若逸仙门是这样的话那我宁愿不是逸仙门弟子!我自己的师兄自己救!请不起你们这几尊大佛!”刚说完还没等话音落下,凌泗隔空一个耳光打过来,风若左脸迅速红肿,一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嘴角也被打破,风若整个左脸没了直觉,耳朵也是嗡嗡的响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道,风若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双膝砰地一声跪下去,低着头也不敢吱声。
      
      “放肆!你知道你跟谁说话么?为师含辛茹苦教育你整整百年就教出这么个结果?规矩礼仪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秦风若你好本事!”凌泗平时对风若可以说是百般宠爱,几乎当亲儿子对待,重话也没说过几句,没想到今天风若居然为了一个南倾寒对自己这样,完全不顾师徒情分。
      
      “风若知错,请师父师叔责罚”说出去的话,泼出去得水,收不回了,而今除了请乏,认错也没有其他办法。
      
      “滚出去跪着!现在没空处理你,等手头事情处理完后再处理你!滚!”凌泗明显被气的不轻,罚跪,平日里哪里舍得,气的狠了顶多罚跑几圈,在校场站着或者挑几招刁钻的招式练上几百遍。
      
      “是,徒儿这就出去,师父您息怒”风若知道自家师父的脾气,这个时候解释就是多余的,先等他气消了再说吧。
      
      “师兄,会不会太…”凌夜知道凌泗的脾气,况且被自己最看好的徒弟气成这样,风若八成会挨打是定了的,只愿自家师兄能看在是自己徒弟的份上轻点责罚“也罢,你的徒弟,你看着处置就行,我无权过问”。
      
      等凌泗,凌夜从太极殿出来时时两个时辰后了,风若双腿早已失去知觉,看到自己师父出来心中暗喜,以为师父气消了,可恰恰相反,凌泗直接跟风若擦肩而过,理都没理他,一旁的凌夜看到此番情景也是无奈摇头,奈何人家“家务事”自己也不好插手。
      
      “你好自为之吧”凌夜说完这六个字就离开,留下风若一人跪在原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