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无嫌猜

作者:一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贰拾陆

      桓允和傅明砚是一组,待司业唱名唱到叶微雨和沈兰庭搭档时,他本就不虞的面色彻底垮了下来。
      
      唱名结束后,众学子散开去学正处领用农耕工具和作物。桓允扔下傅明砚,径直走到叶微雨旁,冲沈兰庭道,“你起开!本殿下与你调换!”
      
      他态度恶劣,沈兰庭却全无二话,甚至还弓腰告退,“小人遵命。”说完,脚下一溜烟跑去傅明砚那处,生怕迟些就会被降罪。
      
      “维玉,”待沈兰庭跑远了,叶微雨才拧了眉头,好言道,“你若是想换,好好同沈兰庭说明便是。”
      
      桓允心里憋着一股莫名气,是以对她的话很不以为然,“我便是仗势欺人,谁又能奈我何?”
      
      叶微雨静瞅他半晌,道,“孺子不可教。”
      
      “哼。”桓允哼哼唧唧的,对她的态度很是不满,纠缠道,“莫不是你还愿意同那姓沈的小子一道?他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歪邪气,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叶微雨瞥他,“左右旁人都不入你的眼,照你所言,天下之人岂不是只有你是朗月入怀之姿?如琢如磨之貌?”
      
      桓允闻言,忽而赧然道,“原来阿不是这般想我的,让我感到很是欢喜。”
      
      太学所用的地,是朝廷划分的,面积不大,只一亩见方,却也足够用。其又被均分为若干小块,约莫一平方丈,足见学舍并未在田地大小上为难学子。
      
      每岁“春耕”后,长成的农作物被开封府统一收获后无偿赠送给大相国寺,用作其每旬积德行善的布施之物。其后,土地会交由当地的农户种粮食,使得物尽其用。
      
      然而,现今这块地却满是野草,想要翻土播种,还得除草才是。只那野草生命力顽强,便是经过凛冬风雪的摧残,沉睡的种子仍破土而出,长势丰茂,足足有半人之高。
      
      原本裴知月见叶微雨同沈兰庭协作,还觉着学正英明。毕竟沈兰庭在伯府被苛待,衣食皆由自己料理,动手能力不不差,想必做农活也不在话下。
      
      可她和卫褚领完用具回来,不过一时片刻的功夫,九殿下还是和叶微雨凑在了一处。
      
      他二人寻摸着过去。
      
      裴知月颇为忧心忡忡地对叶微雨道,“我好歹也有些经验在身,囫囵着也能应付,可你俩…”
      
      “殿下身子不济,怕是做不了什么的…”
      
      “况且微雨妹妹你虽说饱读诗书,可于农事是否半分也不通?这可如何是好啊!”
      
      “裴知月,本殿下瞧你定是手痒又想抄书了吧?”桓允眼斜眉横的,对裴知月口中之言很是不喜,即便她说的有理,“待我在阿兄面前替你美言几句?你认为如何?”
      
      裴知月老虎头上拔毛不自知,见桓允生气了,才后知后觉的欺近叶微雨以求自保。
      
      卫褚对她道,“阿姐,叶小娘子很是聪明,你指导她一番,可不就是了?司业只道不能由人代劳,可未说不允人传业授惑。”
      
      “我这脑袋,怎么就没想到呢?”裴知月醍醐灌顶道,枉她此前还滔滔不绝给其他小娘子教授窍门呢!
      
      谁知桓允却不以为意道,“不用,本殿下日后既不参加科举,也不指着仕途平坦,我与阿不才不会做这吃力不讨好之事。”
      
      他转而对叶微雨道,“阿不,那不过是司业危言耸听之词,你无须担心,届时我与阿兄说说,定不会影响你升舍考核之事。”
      
      叶微雨却摇头道,“不可,我与你不同。”
      
      “怎的不同了?”桓允不解,“阿不你担心旁人说三道四不成?”
      
      “正是,我本可以堂堂正正的升舍,却为何要为日常操行考核为徇私所累?便是我日后再如何优秀,这件事都会成为旁人攻讦指摘我的短处。”
      
      “若九殿下能有叶家女郎这等觉悟,陛下和太子殿下定会颇为省心。”说话的是陈均道,祭祀结束后他还也未离开,而是在众位学官的陪同下察看在场诸生的情况,凑巧听到几人的谈话便道。
      
      桓允面色不善的看向他,“陈均道,如今你只会用父皇和阿兄来压制本殿下了?”
      
      “你可知你曾答应过任由本殿下行事?”
      
      “老臣不敢。”陈均道欠身拱手道,“此前确实允诺过殿下不假,只此事老臣却做不得主,太子殿下特意嘱咐老臣督促殿下尽力而为。”
      
      “你,”若陈均道只抬出嘉元帝,桓允撒撒娇,他父皇也不会责备他什么,但桓晔有言在先,他就不得不收敛一二了,他敛声道,“好,就听我阿兄的。”
      
      陈均道见状暗道,早知如此,以往九殿下不思进取时,他何必在圣上面前告状,往太子殿下跟前一说,不是事半功倍嘛!
      
      桓允被说通,叶微雨也放下下心来,只顾念他的身子,便道,“维玉,到时你也不必逞强,捡些轻便的活计做就行。”
      
      哪知桓允并不领情,凤眼一斜,道,“阿不?你是在轻视我?”
      
      为表现他并不如叶微雨心中所想,见卫褚手里拎着一把锄头,沉甸甸的正合适,他说道,“卫三,把这东西给我。”
      
      卫褚虽不明就里,仍是将锄头递与他,嘴里道,“殿下,锄头沉,您当心些。”
      
      桓允不甚在意,一根木棒能有多重的分量?就算附了一块铁上去,他还能拿不动不成?
      
      事实证明,他可以单手提起一根锄头,锄头还是悬空的状态。桓允得意道,“阿不,你可不要小瞧我!”
      
      “哦。”叶微雨应了一声走近他,伸出食指在他的手臂上轻轻戳了一下。
      
      桓允本就是强撑,被她这措手不及的一动作,手上就失了力道,锄头落下来,直直砸到地上,他面上挂不住,冲叶微雨恼道,“你耍诈!”
      
      “兵不厌诈。”叶微雨回到,说完她对裴知月道,“我方才想到,女儿家定是挥不动锄头锄地的,就是力气稍大的男儿也不定能长时间扛着锄头挖土。”
      
      “知月姐姐,往时你们是如何锄地的?”
      
      裴知月道,“以往两次,都是学正使农人将地犁好了,我们只需挖坑种菜就成。”
      
      叶微雨肯定道,“没错,就是犁地,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到附近的农户借犁地的用具和牛。”
      
      卫褚恍然道,“对啊,司业只说不能由人代劳,却没说不可以使用畜力啊。”方才他见学舍只提供简易的锄头、铲子等农用具来为难他们,从而一叶障目,竟未想到畜力也是劳作工具的一种,他赶紧道,“既然叶小娘子能想到这一茬,旁人也定能想到,僧多粥少,我们得抓紧才是。”
      
      桓允道,“这还不简单,斐宇功夫好,让他去借不就成了?”
      
      “可是殿下,”卫褚不解,“您方才不是已经让羽卫全数撤回?”
      
      “留斐宇一人护本殿下周全,我不信陈均道那老匹夫还会叽歪。”桓允说着就要把斐宇招来,被叶微雨拦住,她道,“你又忘了亲力亲为是何意了?”
      
      桓允话头被堵住,气闷地暗道,回宫后定要找阿兄说道说道,他就是这么苛待唯一的亲弟弟的?
      
      果然如卫褚所言,在场的六十号学子,并不都是锦衣玉食的世家贵族,还有那本就出身乡野,脑子也灵光的,稍一琢磨就想到了同样的办法。
      
      为了争取时间,卫褚主动道,“我与阿姐留下将田中的野草处理干净,殿下和叶小娘子去借牛和犁具,这样可好?”
      
      只要跟叶微雨在一处,桓允是无二话的,叶微雨也同意,“可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这几章的殿下就算灰头土脸,浑身的衿贵王霸之气都不会下线,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