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无嫌猜

作者:一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贰拾叁

      待梅湘走到花厅外,却踌躇着不知如何进去。她到叶府的这几日,虽不是每餐都与叶微雨同食,但从未像今日这般感觉与其格格不入过。
      
      贵族的教养自然是好的,便是齐殊元人小气力不足,吃饭时都不会发出碗筷碰撞的声音,因而此时花厅里除了桓允和叶微雨时不时的轻声说上几句,就再无其他声响。
      
      倦鸟归巢,扑腾的翅膀扇动间带动了树枝,树叶收到波及而沙沙动着。
      
      她因换衣本就迟了,实在不好再耽搁,梅湘沉了沉气,低眉颔首地提步进去,也不敢明目张望只敛袂上前,对着桓允屈身叠手道,“民女见过九殿下,殿下万福。”
      
      叶家亲属单薄,桓允多半都识得,故而对她府里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子很是惊讶,转头以眼神询问叶微雨,“她是何人?”
      
      “梅姐姐是我祖上一位姑奶奶的后人。原是机缘巧合,在杭州相认的,论亲缘关系我当唤一声表姐。”叶微雨解释道,说完她招呼梅湘,“梅姐姐快入座吧。”
      
      叶微雨在自己身旁给她留了座,梅湘从善如流的坐下,这才趁机抬眼看一眼桓允。
      
      这还是她生平首次见得如此身份尊贵之人,只觉得他虽稚气未脱,可皇子威仪天成,又听闻九皇子病体沉疴,从他苍白的脸上倒也能瞧出一些端倪。
      
      祖姑奶奶?
      
      见她二人亲近,桓允觉着叶微雨放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又少了几分,心里不满地暗道,都不知隔了多少辈的亲戚了,也值当唤表姐?阿不就是心善,什么打秋风的都往家里收。
      
      梅湘在府里住着,吃用都是叶家提供,原本只打算逗留几日,一旦找到谋生之处就搬出去,可寻觅多日,却也找不到合适的活计。因计划有变,怕是还得在此多叨扰些时日,她心里过意不去,就隔三差五的下厨为叶微雨等人准备饭食。
      
      起先叶微雨劝她不用如此见外,可拦不住梅湘面子薄,定要做些什么来回报,叶微雨便由着她去了。只她留梅湘在叶府居住,又不是寻的一位厨娘回来,长此以往下去终归不好。
      
      叶微雨道,“汴梁虽大,可独身女子若想容身还是不易,梅姐姐最近可找着了合意的营生?”
      
      梅湘掩口咽下嘴里的食物,停下筷子,才不疾不徐地回道,“微雨妹妹说得甚是有理。汴梁的行当虽多,可是适合女子的,那男子也做得。”
      
      “倒是绣房需要招工,”梅湘赧颜道,“不瞒妹妹说,我的女红做些小物件尚可见人,再难的就不行了。”
      
      “姐姐的厨艺甚好,不知可有想过做这方面的营生?”
      
      不知是梅湘有天分还是掌勺多年,她将南北菜式融合,新鲜之余,色香味也俱佳,实在难得。
      
      梅湘见桓允并未当自己存在,想必是没有介意自己身份粗鄙却能与他同桌而食的事,心下大松一口气,神经也不再紧绷,又听得叶微雨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笑道,“我也曾考虑过。微雨妹妹你是知道的,我娘家与夫家都是经商之人,我嫁人后也有些当垆的经验,可汴梁的地价甚高,我便是有心也无力。”
      
      说着,她应当是想到了个主意,可碍于情面又犹豫不已,好几次欲言又止不提。
      
      叶微雨玲珑心思,见她踟蹰便委婉道,“梅姐姐若有什么难言之隐,稍后再说与我听,可好?”
      
      “多谢微雨妹妹好意。”
      
      通常齐殊元的作息是,晚膳后雷打不动地陪汤圆玩耍,在园子里溜个圈算作消食。之后再回房,由着侍女伺候梳洗完毕,就到了睡觉的时辰。
      
      今日也是一样,他牵着汤圆央绿萝去厨房给他寻了点小肉干,用作他在院子里训练汤圆的坐卧起身奔跑等动作的引/诱之物。
      
      齐殊元虽出去了,桓允却老神在在的靠在圈椅上不动,叶微雨提醒道,“现下还不回宫,太子殿下该担心了。”
      
      “时辰还早着呢?”桓允说着又把那幅画拿出来欣赏,只觉越看越喜欢。
      
      见他吃了就坐,叶微雨很是不喜他这恶习,忍不住过去拉他起来,“便是稍后再走,也应当消消食再坐,若是积食了难受的还是你自己。”
      
      “好好好。”桓允不情不愿的起身,心知她是不愿自己在此处碍着她姐俩说话,也不知那女子有何魅力,竟引得阿不对自己越发不在意,他心里愈发看梅湘不顺眼,“我去观摩观摩小蚂蚱如何训他的小狗儿。”
      
      等屋子里没了旁人,叶微雨这才在梅湘面前坐下来,直言道,“梅姐姐可是囊中羞涩,需要我接济你一些银两?”
      
      毕竟是难以启齿的事,被她明明白白的道出,梅湘面上羞窘,清丽的小脸微红,“正...正是。”
      
      唯恐叶微雨误会自己会借大笔银子,梅湘赶紧解释道,“我当初从夫家逃出来时,情急之下装了不少首饰,拿去当了也值些银钱。只是卞梁的物价甚高,若我想经营一家脚店,只怕还需投入更多的银子。”
      
      叶微雨听了了然道,“不妨事,母亲的嫁妆里还有尚未拿作他用的铺子,我可按照市价借租给梅姐姐,待梅姐姐有了收入再还我也成。”
      
      梅湘闻言,没料到有这等好事落在自己头上,她略忖片刻仍是不置信道,“妹妹说的可是真的?可我何德何能让妹妹屡次相助...”
      
      “梅姐姐也不必谢我,只我们需当公事公办,字据条款还是要写清的。”叶微雨缓缓道,“还请梅姐姐莫要见怪。”
      
      梅湘不甚在意道,“妹妹好心助我渡过难关,我又怎会怨怼?自然是再感谢不过了。”
      
      梅湘了却一桩心事,心下欢喜,便陪着多说了些时候的话才起身告辞。
      
      皇城大内每日亥正落钥。
      
      桓允便是不愿也不得不回宫,叶微雨将他送至二门。
      
      明月高悬,夜空中几点疏星散落。凉风习习,隐约带着花香。除却巡逻的护院走动,只草垄里小虫子发出的“噗嗤噗嗤”的叫声清晰可闻。
      
      流月和宝禄各提一盏纱灯在前面引路。
      
      桓允方才未将斗篷系好,所以系带便有些松散,斗篷也歪歪斜斜的罩在他的肩上。两人的身高暂且相当,叶微雨看不过眼,就主动替他整理斗篷。
      
      “我怎记得你提起过,你母亲陪嫁的铺子除却博雅书局,余下的尽数都租了出去?”桓允乖乖的站着,嘴却不闲着,“你莫要为着不相干的人做什么大善人啊。”
      
      叶微雨道,“原本母亲在保康门附近的铺子租赁给一个做绸缎生意的商人,可前日他使人来告知因经营不善,他将不再做这类买卖,又因租期将近,故而提前来商议退租的事。”
      
      “正巧我还在发愁如何处置这铺子,梅姐姐就有需要,解人之困不正好?”
      
      桓允凝视着她的眼睛,不解道,“按理说,那梅湘跟你是隔得再远不过的远亲,你又何必如此上心?竟不像你了...”
      
      叶微雨抿唇不语,半晌才道,“她啊,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能帮就帮吧。”
      
      “我瞧着她一副没安好心的样子。”桓允不屑道,“低眉顺眼的,可不像极了我父皇后宫里那些邀宠的妃子?”
      
      叶微雨将系带系好,闻言斜眼睨他,“你如今说话越发无度,梅姐姐又没得罪你,你何必小人心思?”
      
      桓允半真半假的哑然道,“你几次三番为她说话,怪罪于我,还不是得罪我啊?”
      
      叶微雨懒怠与他掰扯,唤住流月,“流月,随我回去!”
      
      “你这小娘子!”桓允无奈拉住她,“年纪不大,气性这般大作甚?”
      
      似是为了印证他的话,叶微雨到桓允离开前,这一路都未再搭理他一句。
      
      一夜无话不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脚店:出自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民俗》,是供人临时歇脚的小客店,其实也就是小规模的酒楼,与之相对的是正店。两者最大的区别是,脚店没有自主酿酒权,正店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