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吧,我要回家种地

作者:折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下咒

      
      乐心把她所知道的全部脏话在脑海里统统骂了一遍,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她乐心,居然被一盆狗血泼了个正着!
      
      她祝福对方十八代祖宗!
      
      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泼她狗血?
      
      端着盆的贺文骏抖着手,盆里的狗血嘀嗒、嘀嗒往下滴落,他绷着脸,唯有紧抿的嘴角,泄露了他内心的紧张与不安。大师说狗血能够让妖物显出原形,可为什么她一点变化都没有?
      
      乐心深呼吸,抹了抹眼睛,在看到身旁的几个快递盒子溅上了点点滴滴的狗血之后,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她瞬移到贺文骏面前,扯住他的衣领,将他按在地上狠狠打了一顿。她一边将手上的狗血压在他的脸上,抹了他一脸、一身的狗血,然后像丢破抹布一样,扔开了贺文骏。
      
      贺文骏胸肺俱疼,抬手粗鲁地擦了把嘴角不知是狗血还是他自己的血。在乐心手底下,他毫无还手之力,看起来纤弱的她,力气却出奇的大,这根本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
      
      乐心冷声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贺文骏你是不是找死?”
      
      乐心下手很有分寸,仅仅是教训了贺文骏,却不会让他重伤或致死。法治社会,她不想坐牢。
      
      她使了个仙术,清理了身上的狗血,重新变得干净、清爽。
      
      亲眼看到这一幕的贺文骏,几乎要瞪出了眼睛。妖物!他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大师,救命!”贺文骏转头向后望去,拼命喊道。
      
      这个大师,他在微博上关注很久了。算命卜卦准,据说还能捉鬼,是一个厉害的大师。从他微博粉丝数,便能看出来。
      
      被贺文骏请来的大师走到贺文骏身边,乐心身上的变化他看在了眼里,但对此无动于衷。大师看着挺年轻的,个子很高,身材削瘦,夏天也不嫌热,穿了件长衫,走路慢腾腾的。他看到乐心,上下打量一番,本来看着像是没睡醒的眼神一点点亮了起来,尤其是他注意到乐心挂在脖子里的用红绳穿起来的印章。
      
      印章第一次见到土地神被人当做妖怪泼狗血,更狗血的是,陷入爱情里的土地神居然没躲开,它有点慌,还有点想笑。
      
      天高皇帝远,在这人间,最牛的就是土地神了。居然有人敢老虎头上拔毛?有那么个瞬间,他挺佩服贺文骏,不知者无畏啊。
      
      不过,被狗血浇灌的土地神,那模样也太滑稽了!
      
      鲜红的狗血将土地神染成了血人,狗血从她浓密乌黑的秀发上往下滑落,眼睛一次次被糊住。可惜乐心仙术使得太快,不然拍张照片留念多好。
      
      “大师!”贺文骏期待的眼神落在大师的身上,宛如救命稻草。
      
      可大师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出手大展神威,一举拿下妖物假乐悦。反而,大师轻声细语地和假乐悦打招呼:“你好。”
      
      他眼神里的探究掩饰得很好,也可能是沾了一副好相貌的光,不至于让人一眼生厌。他的一举一动,不太像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更不像是深有绝技的高人。大师这个称呼,总是易让人对他生疑。
      
      乐心没有漏听贺文骏喊的大师,她轻蔑而又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大师?”
      
      大师慢半拍地摇头,“不、不是,我只是路过。”
      
      “路过?”
      
      大师脸不红心不跳,推锅:“狗血不是我泼的,也不是我从狗身上放的,我真的只是路过。”
      
      贺文骏不可置信:“大师?”
      
      大师甄鄘风唇边露出笑意,看着呆萌可爱,他自我介绍试图拉近关系,“敝姓甄……”
      
      看热闹的印章嘴快地打断他:“你看过《明星大侦探》吗?”
      
      天大地大,这方没有神仙的天地里,土地神最大。看面前的甄鄘风也不是个一般人,贺文骏在它眼里不是人,印章也不怕露了踪迹。
      
      贺文骏脸都要木了。这个声音他听过,上次他还以为是幻听。这里只有他和大师,假乐悦,哪来的第四个声音?
      
      甄鄘风脸上的笑僵了僵,他斟酌语气道:“看过倒是看过,也算是有缘,我们甄家已经靠死出名,博出位了。”他忽而叹了口气,问印章:“其实不光是姓,我的名字也是有出处的,你想听一听吗?”
      
      不耐烦的乐心问他:“都是姓甄的,你想死一死吗?”
      
      甄鄘风立刻闭嘴,也不知他哪里来的力气,单手轻松地拎起贺文骏,偏头客气地与乐心告别:“打扰了!”
      
      “我先去给他奶奶算个风水,有机会再见。”
      
      贺文骏一脸懵逼,他还想说什么,却突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只能任由大师拎走。单手,后颈,非常没有自尊地拎走。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印章问。
      
      “不然呢?把他们再打一顿?”
      
      乐心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我可是个脾气特别好的神仙,宽宏大量四个字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
      
      印章附和:“是啊,要是没看到你给他们下咒,我都信了。”
      
      乐心:“……”
      
      她自我反思了一下,自己脾气是不是有点大了。以前不是这样的,但以前她也不是土地神。
      一股悲凉莫名的感觉从心底涌起,乐心习惯性地选择忽视,但一早上的好心情全都没有了。
      她动了动手指,堆成一堆的快递非常成熟地,一个接一个地自己飞进了一楼,找了个角落,叠放在了一起。
      
      印章绕着乐心转了一圈,“等等,我们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忘记自拍了?”乐心瞥了它一眼,进了院子。
      
      印章心虚:“不是,但是我突然忘记了。”
      
      说到自拍,乐心按了按自己一直拿在手里的手机。这手机先是被泼了狗血,后用充当了殴打贺文骏的工具,此时,乐心才突然担心起了它。屏幕依旧是黑的。
      
      坏了。
      
      手机,坏了?
      
      乐心一惊,在人人一个手机的世界,她的手机坏了。
      
      “再买一个?”印章提议。
      
      “我有钱?”
      
      印章:“先买个老年机?”
      
      它热情推荐:“老年机不贵,便宜的一两百块钱就能买到,音量大,声音响亮,还是复古按键……”
      
      乐心打断它:“你是在暗示我老?”
      
      印章默默闭了嘴,女人就是爱脑补,它明明是在正经地出谋划策。事实上,她按照人间的岁数来算,她确实老啊。印章猛然想到,乐心和储卫是姐弟恋啊,不对,从岁数上看,是祖孙恋!
      
      震惊!
      
      乐心不知道印章脑补了什么,见它安静下来,她不再管它。她用仙术细细地再次抹去了手机里可能存在的狗血,小心翼翼地开机,依旧黑屏。
      
      书到用时方恨少,技到用时悔不会。大学念什么汉语言,学修手机多好。
      
      主要是没钱。
      
      一分钱难倒神仙。老年机又不能刷朋友圈,她要来何用?乐心想了想,决定去修手机,也许就修好了呢,而且钱也不多。
      
      “乐心……”
      
      经过月季花丛的时候,乐悦幽幽的声音从地下传来:“对不起。”
      
      院子外面发生的事情,乐悦都知道。她道歉:“当初若不是我让他能认出你,也不会……”
      
      乐心停下脚步,“别想做傻事,若你真沾染了孽障,我第一个不饶你!”
      
      乐悦:“……我只是想装鬼吓一吓他,没你想得那么血腥。”
      
      印章:“你就是鬼,还需要装?”
      
      “啊,我想起来了。”印章大叫一声,“乐心,储卫给你寄的快递上写得是‘乐心’的名字,为什么那送快递的小哥哥叫你‘乐悦’?”
      
      乐心关注点却是:“你一个文盲居然能认识快递上的字?”
      
      储卫被乐心挂了电话以后,再打电话没打通,晒了早餐的朋友圈,也没看到乐心回复。吃饭的时候,他有些心不在焉的。
      
      储卜凡也罕见地没有出言嘲讽他。
      
      “我妈呢?”
      
      早餐桌子上没看到他妈,回想到前一晚他妈的异常举动,储卫莫名的心中不安。
      
      “出门去了。”
      
      “一大早就出门?”
      
      储卫原以为他妈是没起床。
      
      储卜凡放下筷子,眉间隐有忧愁,“你妈最近不太对劲。”
      
      “不对劲?难道……”
      
      储卜凡警惕地看向储卫,“你那怜悯和理解的眼神怎么回事?别往我头上看,我没戴绿帽子。你是我亲儿子吗?我有矿啊,你妈会放着有矿的我去出.轨?”
      
      浑身凛然正气的储卫:“是你说我妈最近不对劲。”
      
      他不信鬼神,脑回路自然与储卜凡不一样。听到自己爸爸说妈妈最近不对劲,第一反应便是妈妈心不在储卜凡身上。毕竟,从社会新闻上便能看出,有钱人的感情总是很容易变的。
      
      储卜凡实力插刀亲儿子,“我不是你,我和我老婆感情很好,不会失恋,不会分手。你妈不对劲,绝对不是我们两个感情有问题。”
      
      “你有担心我们的心,不如去想想怎么挽回你女朋友的心。哦,不对,前女友。”
      
      储卫摔门而去。
      
      有矿的储卜凡翻开手机,在微博关注列表里,找到自己一直关注的大师,犹豫着要不要私信问一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