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吧,我要回家种地

作者:折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女人

      
      年轻的快递小哥再一次拉了满满一三轮车的快递送来,他送完快递之后,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男朋友多大了?”
      
      出手阔绰,财力必定丰厚。可一般年轻人,哪来那么多钱?他怕乐悦遇上感情骗子,或者是误入歧途,不小心做了别人的小三小四小五什么的。
      
      乐心以为他是单纯好奇,没放在心上,“和我是大学同学。”
      
      快递小哥感慨:“果然知识就是金钱,他居然能赚这么多钱,不像我,只能慢慢攒钱娶媳妇。”
      
      乐心不想打击他工作积极性,告诉了他事实真相,“钱不是他赚的,他家有矿,他是个富二代。”
      
      快递小哥眼神黯淡了一些,干笑着说:“现在女孩子找对象都是看……钱吗?”
      
      “不是。”乐心不想让人误会自己的男朋友是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但夸得太直白有炫耀的意味,便实事求是地说,“还看脸。”
      
      “唔……”快递小哥很尴尬,他挠挠头,“那,快递送到了,我先走了。”
      
      小三轮很快消失在小院外,快递小哥的背影萧条落寞。
      
      “他怎么了?”
      
      印章叹气:“你要是能多用对储卫百分之一的关心,你就会发现,这个小哥初中的时候暗恋过乐悦,而你现在就是乐悦。”
      
      还当着他的面夸你男朋友,你说他怎么了?印章早就发现,除了男朋友储卫,乐心很少将什么人放在心上,也不在意,一点感情都不浪费。哦,在储卫成为她男朋友之前,她也没在意过暗恋她许久的储卫。
      
      不在无关人等身上放感情,乐心认为自己没错。她对着一屋子的快递给储卫打电话,让他不要再给她寄东西,屋子里快装不下了。
      
      储卫开心地接起了电话,听了乐心的要求,他沉默了一会儿,提建议:“屋子里放不下,不如放在你继承来的亿万亩土地上?”
      
      乐心:“你见过谁家东西放漫天野地上的,丢了怎么办?”
      
      储卫:“我们有钱,丢了就丢了,再买就是……”
      
      乐心耿直吐槽:“我看你这不是有钱,是有病吧?”
      
      储卫:“……”心受伤了。
      
      “乐心,我想给你买东西。我每天在公司上班,分分钟上千万,我赚这么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给你花吗?我给你买东西,买了之后我就开心了。你不让我买,我会很难过,难过久了会抑郁,抑郁会想不开,想不开就要自杀。乐心,你想守寡吗?”
      
      “我……”乐心反驳无能,霸道总结,“反正你别再寄东西来了。”
      
      储卫表示明白,委屈说:“哦,你还是想守寡。”
      
      他问:“我对你就这么不重要吗?”
      
      女孩子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拆快递的那一刻。他希望乐心能永远快乐,所以他要让乐心有一直拆不完的快递。
      
      乐心耐心劝说,最后建议储卫可以捐钱做慈善,算是给她积福。
      
      储卫眼神一亮,打开了新思路,当即便让助理去贫困地区捐建了一所小学。他上班更加有动力了,一个伟大的设想在他脑海中形成。他找来一张贫困地区的地图,用笔点了一百零一个点,霸气对助理宣告:“我要建一百零一所小学,让它们连成一颗心,我要用它们向乐心求婚。当它们建成之时就是我向乐心求婚之日!”
      
      掐断了源头,快递放不下的问题也解决了。乐心拎着水桶去给葡萄浇水,刚出远门就遇到了乐悦大伯母。看她的方向,似乎是特意来找她的。
      
      “乐悦,你去地里浇水呢?”她嘴上热络,眼里却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鄙夷。念了好大学又怎样,还不是回家来种地?
      
      因为障眼法的存在,在外人的眼里,乐心是刚平整好土地,预备种植的状态。
      
      乐心不冷不热地问她:“有事?”
      
      “大好事!”乐悦大伯母瞬间变脸,笑眯眯地,“乐心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成个家?你爸妈都不在了,唉,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要是成了家,你也能享受享受家庭的温暖。”
      
      “大伯母这是什么意思?”乐心无动于衷。
      
      “有人家相看上了你,想和你……”乐悦大伯母形象地用语气表示出了有人想娶乐心。
      
      “人家家里新盖了房子,在县里还有一套新房,有轿车,日子过得不错,你嫁过去肯定能过好日子。人家也不介意你没父母,说你嫁过去肯定把你当女儿看。你爸妈不在,大伯母给你做主!”
      
      乐心问:“谁呀?”
      
      “贺霆,贺家老大家儿子。今年二十五岁,和你般配着呢。”乐悦大伯母说,“小伙子一米七,长得壮实,人也老实,勤勤恳恳的……”
      
      “勤勤恳恳每日在工地上搬钢筋?”
      
      乐悦大伯母不高兴了,“乐心,你可别因为念过大学就看不起我们劳动人民。搬钢筋怎么了?照样能养家糊口!”
      
      乐心似笑非笑,“那大伯母怎么不嫁呢?”
      
      “你!”乐悦大伯母气极,却硬生生忍住,“这事你考虑考虑,晚上我和你大伯说说。你爸妈不在了,我们不管你谁管你?”
      
      她甩甩手生气地走了。
      
      乐心继续去给葡萄浇水,见它们还没长熟,她一个没忍住又催生了一波。
      
      嗯,眼看可以吃了。
      
      今天晚上趁夜色再去储卫家一趟吧,她好看清地址。
      
      回家的时候,刘婶挎着一篮子的蔬菜递给乐心,边给菜边问,“我看你大伯母找你了,干嘛呢?”
      
      刘婶家的黄瓜生脆可口,甜滋滋的,乐心喜欢生啃。她高兴地接过,也没有隐瞒,“她想让我嫁给贺霆。”
      
      刘婶愣了愣,整个人变得异常愤怒,“她这是作孽,也不怕你爸妈从地底下爬出来掐死她!”
      
      “你可不能答应啊,乐悦。”刘婶拽住乐心的手,叮嘱道:“贺老太死了,她的孙子辈要么在百日内结婚,要么三年以后结婚。贺霆今年二十五了,等到三年后,在我们农村他可就年纪大了。到底是结婚,要过一辈子的,一百天够谁互相了解是不是能过一辈子的人?他爸妈正愁着呢,也不知怎么和你大伯母……”
      
      “唉,贺霆那孩子不说不好,可是他配不上你啊!”
      
      初中辍学,工地上搬钢筋。这样的条件在刘婶眼中,和乐悦是天差地别。
      
      刘婶忧心忡忡,连声要乐心不要答应。
      
      乐心啃着黄瓜,不断应和。
      
      她根本没把这事往心里放。乐悦都死成鬼了,谁嫁?乐悦嫁,对方家愿意娶个鬼?
      
      天黑后,乐心循着玉佩的位置去了别墅。这玉佩,是她师父留给她的,让她有朝一日遇到喜欢的人了就送给对方。玉佩在现代不适合佩戴,储卫一般不带出门,就放在卧室里。
      
      储卫上班还没回来。整个别墅里,除了储卜凡外,只有做饭打扫的阿姨在。
      
      乐心没有打扰,她默默记下地址,便沿着别墅区里的小路慢慢地走着。
      
      不愧是有钱人住的地方,绿化真好,环境清幽,安静,适合散步。
      
      昏黄的路灯,花坛里的花香清淡,草丛里虫鸣不时响起。
      
      乐心坐在长椅上,她不想回去,从储卫给她发的信息看,过一会,他就回来了。她打算偷偷地看一眼他再走。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从远而近,穿着飘逸纱裙的女人缓步而来。身姿婀娜,脸上画着细致的妆,朝着乐心摇曳而来。
      
      “介意吗?”她站定在乐心面前,妩媚的眉眼,妩媚的声音。
      
      乐心摇头。
      
      她便坐在了乐心身旁。
      
      女人拨了拨自己的长发,风情万种,“我想和你打听一个人。”
      
      “你确定是,人?”乐心笑了笑。她挺爱看美人,面前的女人本就五官艳丽,多了一抹媚意之后更加吸引人眼球。
      
      也是,狐狸精么,长得都好看,也都很娇媚。
      
      “也不一定是人了。”女人神情有些怅惘,“可我想知道他的下落。”
      
      “说说,什么样的人?”
      
      女人凭空拿出一副画轴,泛黄的纸张透露出年代的久远。
      
      木簪卷发髻,长眉入鬓,眼神锋利,偏又带了些漫不经心。高挺的鼻,削薄的唇,一看就很薄情。
      
      “他?”乐心神情古怪。
      
      女人眼中乍然一亮,含了期待,“你认识?”
      
      “啊,我是觉得他很帅。”乐心模棱两可,“再让我看一眼?”
      
      眼中个光亮如昙花一现,女人失望地收起了画轴,冲着乐心抛了个媚眼,“不给看,他是我的。”
      
      乐心沉吟,她是土地神,旁边坐了个狐狸精,这个狐狸精占了人的身体,她应该管一管。但观她生气,不曾沾染过孽障。而且,她在找的那个人,如果她没有认错的话,那是她……
      
      手机响了一声,乐心拿起看,储卫传了一张照片给她,宽敞的办公桌上摊开了好几份文件,“加班,求关爱。”
      
      乐心发了个抱抱的表情。
      
      储卫秒回害羞表情。
      
      女人站起身要走,乐心拉了她一下,抬头冲她一笑,女人回以一笑。
      
      “三天。”乐心说。
      
      女人沉吟,“五天,再给我五天时间。”
      
      乐心回家,储卫宽阔的总裁办公室里充满干劲地为捐建学校努力。
      
      女人进了乐心刚出来的那栋别墅,她打开门,储卜凡正等在客厅里。
      
      “见到我安然无恙,你似乎一点也不吃惊?”她笑。
      
      储卜凡打量她片刻,安了心,“我只关心我老婆。”
      
      狐曼挑眉,“倒是个好男人,放心,她没事。而且,你没发现她皮肤变得更好,人也更年轻了?”
      
      储卜凡换了个话题,“还没有消息?”
      
      “没有。”狐曼眉间带了抹倦意,“没有人见过他。”
      
      储卜凡他知道狐曼要找人,而且是个死人。她专门找玄门人士打听,尤其是门派背景久远的。他希望那些玄门人士能够将狐曼从他老婆身上撵出来,狐曼没事,玄门倒是出事了。
      
      储卜凡忧伤地想,大师不顶用,难道他要自己上吗?他连符都不会画。
      
      从头学还来得及吗?
      
      老婆,等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