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吧,我要回家种地

作者:折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葡萄

      第十章
      
      白虎做事速度很快,也许是想多在土地神面前献殷勤,好让他继续做土地神代理。
      
      前一天印章才跟他说过乐心要葡萄枝,第二日上午,白虎便背着一大筐的葡萄枝来到了小院里。
      
      乐心暂时放下了去修手机的事,她带着白虎来到了家后面的荒地。
      
      漫漫野草,肆意疯长。乐心指着荒地,豪情万丈,“我要让这地都长满了葡萄!”
      
      印章:“是不是要先除个草?”
      
      乐心看向白虎,白虎谄媚的笑意微僵,“我除草?”
      
      乐心拍拍他的肩,“那多不好意思,——既然你都毛遂自荐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谢谢你,加油!”
      
      中午,乐心留忙碌了一上午的白虎吃了顿饭,主要是下午还需要他继续除草。
      
      凉拌黄瓜,凉拌西红柿,清炒小青菜。
      刘婶给的菜。盐拌黄瓜,糖拌西红柿。
      
      白虎筷子拨弄着米饭,含蓄提醒:“我本身是只老虎……”
      
      乐心听懂了他的意思,“你是嫌弃我做的饭不好吃?”
      
      “不,不是……”白虎慌忙否定。
      
      “不是那就吃吧,这是本神第一次做饭,好歹给个面子。”乐心指指家里,“你看这家里家徒四壁,哪里来得钱请你吃肉?”
      
      “印章太硬,本神的肉想必你也不敢吃,家里也就还有院子里一只鬼,要不,你勉强吃吃?”
      
      白虎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他埋头拼命扒饭,再不多言。这个土地神,他惹不起。
      
      乐心吃了两口黄瓜,西红柿太甜,糖放多了。小青菜,咸了,炒得时间也太久,比食堂做得还难吃。
      
      唉,美女都是有缺陷的。
      
      她没做过饭,就这还是在乐悦的远程语音提醒下才做出来的。经过这次做饭,她可以确定,她没有做饭的天赋。
      
      对做饭人最好的恭维是什么?当然是一点不剩地全部吃完。白虎异常努力地将三个菜全部塞进了肚子里,这是他有生之年吃得最艰难的一顿饭。
      
      “我去刷碗吧。”白虎吃完饭自觉地揽了刷碗的活。
      
      乐心表示感谢。
      
      看白虎魁伟、雄壮的样子,也不太像是会刷碗的。果然,没一会儿,厨房传来了碗盘被摔碎的声响。
      
      乐心是不打算再做饭了,碗盘碎了就碎了,她假装暂时性耳聋。
      
      白虎心虚,从厨房出来后,即刻去了荒地,顶着午时的大太阳继续拔草。
      
      印章去厨房晃了一圈,发现白虎居然用胶水将摔碎的碗粘了起来。虽然不能用了,但好歹还是碗的样子,特别得自欺欺人。它疯狂大笑:“哈哈哈哈……”
      
      印章怂恿乐心拆快递,“看着快递不拆,是对快递的不尊重。”
      
      那一堆快递堆在角落里,印章好奇储卫到底都寄来了些什么东西,它好奇得抓心挠肺,偏快递的主人老神在在,一点都不着急,甚至没有表现出想拆开看一眼的欲望。
      
      乐心手指一动,使了个障眼法,那堆快递便消失在了印章的眼里,“好了,你看不见了。”
      印章:“……”
      
      印章绕着快递原先在的位置绕了一圈,一点异常感觉都没有。它心下凛然,这届土地神实力不俗。它突然好奇,乐心到底是因为什么被贬为土地神的。但它不敢问,戳人伤口会被人揍的。
      
      “你就不好奇?你这么穷,肯定买不起储卫寄来的这些东西。”
      
      乐心抱着书,看得昏昏欲睡,“本神是见过大场面的!”
      
      漂亮衣服,名贵首饰,她从来就没有缺过。哦,她现在缺了。
      还很穷。
      
      “乐心,师父此次闭关,时间可能会很长。”
      “有多长?”
      “不知道,也许长到……你死了?”
      “……好吧,师父你闭关去吧,我不会想你的。”
      
      那声音缥缈,晃晃悠悠,让乐心忍不住去追,去寻。可是,很快,那声音便没了踪迹,乐心陡然惊醒,怎么会梦到……
      
      “土地神,草拔完了。”白虎恭敬地进来邀功,脸颊后背上隐有汗迹。
      
      他不仅拔了草,还翻了地。在阳光的炙烤下,翻晒过来的土壤松软,散发出独特的泥土清香。
      
      乐心从置放在树荫底下的背筐里抽出一枝葡萄枝,“这插下去,多久能长葡萄?”
      
      白虎算了算自然界的葡萄生长规律,大概猜测:“一两年?”
      乐心重复:“一两年?”
      白虎:“一年?”
      
      “一年?”
      “半年?”
      “半年?”
      “三个月?”
      “三个月?”
      
      白虎放弃了,虚弱地问:“请土地神明示,这葡萄多久能长葡萄?”
      
      乐心将葡萄枝插在了地上,手指抚在枝头,那葡萄枝飞快地发芽、抽枝,十厘米、二十厘米、一米,不过转瞬间,一串串青葡萄便挂了出来,而后颜色变红、变紫,沉甸甸的,异常诱人。
      
      乐心随手摘了一个,放进嘴里,清甜的葡萄汁充盈了口腔。她认真琢磨了一会,回答了白虎,“十天吧!”
      
      白虎满脸绝望。他看着没有搭架也能直直地依靠空气竖在半空里的葡萄,已经可以预想到不久土地神要被贺家村的人当做妖怪的将来。
      
      “你在想什么?”乐心特别嫌弃,“你没发现我已经用障眼法将这片荒地隔绝起来了吗?”
      
      白虎讪讪的,拍马屁道:“土地神英明!”
      
      印章嘲讽:“明明是你蠢!”连障眼法都想不到。
      
      白虎试探着问:“大人,既然可以用法术,那是否可以用在除草上面?”
      
      “当然。”
      
      白虎:“那为何土……没人提醒我?”
      
      乐心:“我以为你喜欢拔草。”
      白虎:“……”
      
      种完葡萄后,乐心拿着手机去了镇上的手机店去修。
      
      店主主要是卖手机,顺带修手机。他拿着乐心的手机,上下看了看,点评道:“有年头了这手机,小姑娘不打算再买一个?”
      
      乐心谢绝了,直言自己没钱。
      
      店主才没再说什么,让她手机先放着,隔两天再过来拿。
      
      贺老太的葬礼正式拉开了序幕。唢呐班子吹得响亮,村子里到处都是带着白色孝巾的人。按照风俗来说,同住一个村子的人,在别家死了人以后,都要买黄纸去死人家里烧咽气纸,顺便看一看有没有自己能帮上忙的。
      
      但是,乐悦家父母都不在,她又是个女孩,不去也没人说什么。
      乐心便坦然地不去了。
      
      她不是真乐悦,对这个村子乃至这村子里的人,其实没什么感情。
      
      经过贺唯秀家的时候,她看到了贺文骏,脸上有一片青肿,应该是她打的。甄鄘风站在他身边,敏锐地感受到了乐心的目光,他冲着乐心笑了笑。
      
      贺文骏顺着甄鄘风的目光也看到了乐心,他的目光复杂了许多。
      
      乐心转过头,自顾自回了家。
      
      她想不明白,贺文骏是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相信这世上有神神鬼鬼的事情?还能找到甄鄘风这个大师?
      
      人品不怎么样,封建迷信倒是玩得6。
      
      要是储卫……乐心记得她问过储卫,相信这个世上有鬼神吗?
      
      他直接探手摸上她的额头,问她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小说看多了。
      
      心虚与坦荡,高下立判。
      
      太阳下山时分,乐心给新种的葡萄浇了水。
      
      上大学的时候,忙着打工赚钱,还忙着谈恋爱,一天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可回了农村之后,除了看书准备考试,她无事可做。一时闲了下来,倒有些不习惯。
      
      人闲了,便会多想,仙也是。
      
      仙界的事情,她不想再回忆。她想她和储卫。
      
      储卫不成熟,不稳重,偶尔还很孩子气和幼稚。可这样的储卫,和她在仙界遇到的那些仙都不一样,他喜欢她,哪怕她一无所有。这让乐心觉得,他喜欢的仅仅是她这个人,而不是其他。
      
      他的青春,他的满腔热情,全部倾倒在了乐心的身上。这样的储卫,让乐心心软,所以,她动摇了,最终没有舍得让储卫和她一起回来。
      
      她选择和储卫分手。
      
      感情的事,很难说得准。可能今天还喜欢,明天就不喜欢了。
      
      那就及时行乐吧。
      
      在储卫还喜欢她的时候,她也喜欢他。
      
      若是不,那就算了。
      
      他有他的人生,她有她的事要做。最后结局会如何,且走且看吧。
      
      乐心站在月季花丛前面,闭眼细心感受了一会。没什么异常,她皱了皱眉,不清楚如今状况如何,她不敢贸然扒开。
      
      这底下藏着她最大的秘密。
      
      夜色下,她半边身体被阴影覆盖,侧脸弧度柔和,纤长浓密的长睫轻眨,拢住的黑眸神色深沉。印章飘在远处,眼前的乐心,让它内心升起一股悚然和惧怕之情。
      
      在无数个夜深人静,她都是这样,清淡、冷漠。也只有和储卫在一起时,才会流露出属于女孩子的娇憨和天真。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土地神。但印章不敢问她:“我有酒,你愿意讲故事吗?”
      
      院子里的风仿佛也被乐心周身的气场凝滞了,直到乐悦幽幽的空洞嗓音从远处传来:“救命啊,乐心!”
      
      乐心转头,脸被灯光照亮,“她干什么去了?”
      
      印章:“听说甄鄘风今晚设坛要招魂,她凑热闹去了。”
      
      乐心:“她就没有一点身为鬼的自觉?”
      
      印章:“当她喊救命的时候,应当是有了的。”
      乐心:“……”
      
      另一边,储卫约霍成喝酒。霍成在大排档里转了一圈,“富二代约人就这档次?”
      
      储卫开了啤酒,“看什么人。”
      
      女朋友是要包餐厅吃饭,霍成,大排档路边摊足矣。
      
      霍成兰花指一翘,头往储卫肩上搭,“奴家愿意~”
      
      储卫冷漠脸:“滚!”
      
      霍成也不介意,笑了一声,坐了回去,他灌了一口啤酒,“说吧,叫我喝酒是为了什么?我很忙的,分分钟两毛钱上下。”
      
      “我今天给乐心打电话,她没接……”
      
      不知道是不是他说错话,她生气了。
      
      霍成张张嘴。
      
      储卫抬眼看他,精致的侧脸弧度流畅,在灯光背影处蒙了一层阴影:“怎么不说话?”
      
      霍成:“不是你说让我不要再在你面前提乐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申榜,要暂停更新两天,字数不敢更太多了==
    周二、周三不更,周四正常更新。
    非常抱歉,但依然想求收藏、求评论,求收藏作者~
    在此提前祝福大家元旦快乐,本章底下评论发红包,祝大家2019年都能够心想事成,顺顺利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