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起点流系统之蛮荒生存录

作者:南涧之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昆仑山巅冷风依旧,云飞雾绕难辨天日;一万年了,昆仑还是那一方昆仑;万米的山巅之上终年雪覆,寸草不生。风景年年亦如此。
      太章一袭玄衣静立风口,他活成了这里的一棵树,一株草,一粒砂石;总之坚韧的不像一个人。确实他守护这里实在太久了太久了;草木之神,万物之灵,却为那一株冷焰木困守在终年苦寒荒芜之地。在这里他哪还是个神,哪还是创造了草木的神!太章与毕方死生相依,他亦不过是万万千千痴男怨女中的可怜人罢了。
      岁月如白驹,万年轮转;当年的九瓣炎灵已在冷焰木中合神凝魂,只待时机成熟,比方鸟终将重见天日。
      一万年前,他在这里种下冷焰木,以草木为本,万物生息为灵;逆天而为,再复创世的力量。
      一句复创世的力量,言之无畏,何谈轻巧。再复创世,自要付出另一创世之灵。终是草木之神以木之本灵为祭,以神、魂俩分离为筹码;用最悲壮的方式复另一创世之神。
      毕方应劫,乃是天数;太章此举,可怜又可叹,过不了情关,困守昆仑万年,落得个为神却无魂的下场,终是看不透。
      万物有生有死,生生死死所谓轮回,此乃万事万物终不能逃脱的劫数。人也好神也好,生于斯长于此终要受着天地的约束。一万年前,本就注定了神的陨落。诸神战纪本就是为神自己挖了坟墓。四方创世神接连陨落;水神开明兽--天吴万年沉睡于归墟之海,生死不复出;鬼王风神--阴烛神灭魂销,形体归于混沌;七重般若的主人--太章受天罚之创,草木入体、身受烈焰之刑腐蚀之疼,谓之神弃;毕方鸟以身殉道形散魂去,自戕于昆仑山。
      随创世神一起归于混沌的,亦有一大批古神大能。一时天地无色,万物同悲;此之谓众神黄昏也。
      “毕方,还记得九渊的共工吗?我记得你说过,那只小人鱼是人中顶好看的鱼;你去后,我亦曾去归墟之海寻过你;世人说那是人鱼族圣地,其实那里只不过堆积着块块人鱼的骨头。共工告诉我每一块都是冷冰的,那是人鱼族的坟墓。小人鱼将天吴照料的很好,以那只人鱼的心性,哪怕现在过了一万年了天吴依然可以形体不变。”男人像想到顶有意思之处,嘴角溢出丝丝苦笑;“形体不变啊,嘻嘻,想来这点我竟不比天吴。你知道吗?”饱含深情的语言戛然而止;
      于我,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我周身哪还有一块完整的模样,哪还有当年的风华!草木纵横,穿经入骨。背受烈焰炙烤,身承腐蚀之力,双腿之下早已不见血肉,望之白骨森森,徒掉胃口。
      “天吴睡的很安稳,那家伙本就疲懒随性,这倒好一睡万年;也算换种方式享福了。”风吹散男人深情款款地述说,又带回冰冷刺骨的缱绻;陪了男人万年的风,此时在男人看来亦是有情有义。
      “我前不久途经阴山了,那里已找不到阴烛当年的影子。阴山终年不见天日,不遇活人。戬毓将那里整的阴风肆虐,鬼哭狼嚎。堂堂的鬼域搞得乌七八糟的,阴烛要是还活着不知要怎么发怒肆虐呢!有一件事倒是让我很不开心,鬼域的七十二洞了,其中有一洞还挂着一幅画了当年我捅阴烛的那景象。将我画的天怒人怨不说,据此外界一直盛传是我好大喜功、妒杀阴烛。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你晓得我不喜与人争执,但背黑锅背了万年终是不甘的。我捅阴烛,确实是捅了,但并不能捅死他;你终是明白我的,到时候还要辛苦你给我洗白了。”想起往事种种,男人忍不住叹息。他一生不善言辞,不精巧舌。以往有什么恩恩怨怨,终是毕方替他开口,替他脱解。
      “我把溪琰给你带来了,往后自然有他陪着你。”提到溪琰,男人不自察地变的温柔和煦,冷风中对着一株成型的冷焰木絮絮叨叨,孤僻的男人万万年人生中第一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许是我自私吧!万年弃他于尘世,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受尽人间疾苦;终了了又拉他一起下水。”但我更不能忍受没有人陪你,尘世太苦,我不愿你像我这样;怎么都不愿的。
      一声龙啸在八千米的位置冲破了昆仑山的静寂。万米的山巅,哪怕是九级翼龙--琉璃亦是望峰兴叹。
      玄衣男子俯身,轻轻拾起地上已化成玉石型的冷焰木。仔细的用衣角擦拭,捧在手心,小心翼翼地亲吻,而面具下的唇竟然在颤抖。
      一个高傲的创世神,竟然对着一枚玉石颤抖。
      男人站在山巅,冲着山下喊话,“琉璃,你把它带到溪琰那里去;替我好好照顾他。”冷风将男人的话带到,随着一枚玉石从天而坠。
      琉璃接过玉石,回之一声长啸,声音哀戚;这是他跟随了万年之久的主人。那人一直是他心中的神灵,他还想再守护他一万年。
      玄衣男子最后再一一回望他生活了万年的地方,一石、一土、一风竟都那么的熟悉,一望无垠的山体收之眼帘是无尽的荒凉与孤寂。原来没有冷焰木的昆仑山于他是如此的不堪,他却将自己困死在这里整整万年之久。
      男人口中缓缓念动咒语,片刻脚下生出一座七彩羽搭建的魂桥,对,那是魂桥。世人盛传什么‘羽化而登仙’,都是妄念痴谈。毕方鸟身死道消,其身上的七彩羽幻化出绚丽多姿的羽魂桥。那是毕方鸟为爱人重回神界留下的天路,以创世神的羽翼为载,以创世神的魂为度,谓之羽魂桥。
      “以羽为载,以魂为度;用心良苦如此,毕方你又是何必;你去后,须知这方日月于我再无颜色,七重般若算什么,鎏月殿算什么?”字字诛心,语调哀戚,让人不忍足听。男人颔首,似在苦笑,一颗颗泪珠顺着面具缓缓滑落。
      “傻瓜,我一直晓得七彩羽很美很炫;你散尽周身翎羽为我铺就的魂桥,我自然不能辜负。只是以前没有勇气罢了,现在后事已了,我走后,琉璃会带你到溪琰身边。”男人摘掉面具,轻轻拾起一枚七彩羽,捧在手心,颔首,来回摩梭精致的脸颊,一双千秋的瞳溢满情意。
      羽魂桥,万年已过,阳光普照下还是波光潋滟,色泽饱满。男人轻轻的抬脚步上,羽魂桥很稳;男人却每一步犹如行在刀刃,疼过心尖。这走的哪是桥啊?他是一步步踏在爱人的尸体上啊!
      斯人已矣,往事不可追,思之肝肠寸断······
      “我那七重般若海,星星点点的它是下方的万丈碧海星空;想来也是有趣,当年我与你抱怨说七重般若海到夜间太黑太暗了,我们在这里种些树吧。一句玩笑话,你也当真。竟是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树种,你我二人种下后,只见其发光发亮,就是不发芽。浪费了我大好的一片花园。”
      “祝融诞生的时候,你用他的母体做成圆圆的亮晶晶的礼物,只不过这岩浆之母脾气很大,将我的鎏月宫烧了大半。我气极便用绳子捆了它,万万年的栓在鎏月宫。此后它也不曾安生过,跟一条疯狗似的,拽着绳子从我七重般若海上上下下绕了一圈。每次所用时间是分毫不差。跑到七重般若海上面那半周,人间称为一夜;而跑到般若海背面的那半周,人间称为一日。那只疯狗世人叫它为太阳。”
      “天吴的水晶宫一直比我的鎏月宫亮堂,你也晓得我十分爱那亮晶晶的事物。我曾经与天吴打赌,赌约是他的水晶宫和我的鎏月宫;当时神界处处传你与天女戬祁的绯闻,天吴说你不会接受戬祁的爱意,我便反赌你会的。毕竟当时天女还是很抢手的。你晓得后去和天吴打了一架,你被咬掉半截翅膀,天吴的九个眼睛生生瞎了俩个。至此我和天吴的赌约也就没人提起了。后来我才晓得,你与天吴打架是因为我注定要输,你只是想给我保留下鎏月宫。”
      ······
      “戬毓坠下神界成了尸态女魃;我怜她毕竟伺候了我那么多年,落得个不人不鬼的模样着实可怜。阴烛对我说可借创世之力,催发女魃为龙狮兽。待日后勤加修炼,毕将从返神界。我当时挺信阴烛的,鬼使神差地就去下界找戬毓了。可天啊,我最后创造出了个什么东西。龙头狮身金光犼;身带毁天灭地的腐蚀之力,后来我回神界第一件事就是捅了阴烛一刀。”
      ······
      “天吴在九渊之地,捡了一个人鱼后。不久,你从深地熔浆中带出了火红火红的祝融。那祝融天生与共工八字不和,就像你天生与天吴不和似得,三天俩头就去水晶宫找人鱼磕架。天吴护犊子便拉着你打架。我看得着实烦不甚烦。一甩手便将火云珠似得祝融和人鱼一起扔到了昆仑。原本想让他们自己解决内部矛盾,结果倒好,没俩天人鱼便把昆仑上的天柱给撞断了。那时阴烛也在下界的阴山里;自此人界集齐了鬼域之主风神阴烛;九渊之神共工;烈焰之神祝融;身带腐蚀之力的金光犼。四人在下方斗的翻江倒海,好不热闹。”
      “天吴魂去后,我便将他带给了人鱼。很久之后,才知道人鱼将九渊变成归墟之海,以同族尸骨为祭,将天吴魂魄困在人鱼骨骸修建的祭坛上,从此天吴永久沉睡。”
      ······
      “很久之后我才晓得,无论是金光犼还是九渊之神与烈焰之神都是要取代创世神的新神。金光犼取代鬼王风神阴烛;九渊之神取代水神开明兽;而烈焰之神取代火神毕方鸟。这是命中注定的结局。新神取代旧神。四方创世神里唯有我不是兽形,我的本体就是神体,我比其他三方神多了灵魂。所以我没人可取代,也就是说其他创世神去后,我依旧孤独的存在着。这是我不愿见到的,我用金光犼的腐蚀之力,将祝融重新封印在烈焰中。我要你,我要毕方永生永世地陪在太章身边;在我这里你无可取代。”
      “我封印祝融,扰乱天道;是为原罪。此身永远承受烈焰的怒火与腐蚀之力的反噬,当然还有我本体的草木入体之罚。”
      “可是,你不该、不该啊!噗!”男人想到让他一生都极其痛苦、不堪回首的事情,口口鲜血接连不断地吐出,散落在脚下波光粼粼的羽魂桥,七重羽渡上了斑斑点点的猩红,观之凄美婉转。“你怎么可以自戕昆仑山,没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扔下我一个人。鸿鸟失独,杜鹃泣血;其声人间极哀。
      尊贵五匹的男人,此时披头散发,失魂落魄地伏倒在羽魂桥之巅。
      ······
      万年之后再回神界,彼时众神陨落,天柱已断;神界哪还有往日的辉煌。水晶宫在那里,炙焰宫在那里,鎏月宫在那里,连当年称之疯狗的岩浆之母也依旧拴在鎏月宫,周而复返地围着七重般若海转圈。洒扫的天奴早已不在了,神界各宫殿被尘封起来。亦如往日的模样,庄严而辉煌。
      “啊!······”矗立在鎏月宫前的男人,并不曾进入他万年前的住所;亦如他不曾踏足神界任何一个宫殿。一生长啸,没有半分流连,男人散尽神道,长归于七重般若。生于此散于此。此之谓落叶归根吧!
      自此最后一个创世神也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