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穿越攻的种田日常

作者:弓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第二天早上,沈岳醒来的时候,隔壁床上已经没人了,院子里也静悄悄的。
      
      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自穿越以来,困扰他十几年的失眠彻底消失了。
      
      太舒服了。
      
      他打了个呵欠,探头看了看隔壁床的枕头,昨天深夜放在那里的草编小兔子已经不见了。
      
      沈岳微微勾起唇,心情非常愉快地起床了。
      
      “早上吃什么?”林宝正在烧水,沈岳上去捏了捏他脑袋上的啾啾。
      
      这小家伙估计昨晚没睡好,有点儿蔫蔫的,沈岳走到他身后,都没发现。
      
      “玉米糊糊加红薯块。”林宝打起精神。
      
      沈岳点点头,便去洗漱。
      
      天还蒙蒙亮,空气中湿度很大,沈岳快速地刷牙、洗脸、放水,一切收拾好,才又回到厨房。
      
      “糊糊吃不饱,我再揉点儿玉米面,咱们烙几个饼。”
      
      林宝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犹豫道:“会、会被奶奶骂的。”
      
      沈岳心想,你就算不干啥,她想骂你的时候还是骂你。
      
      不过这话就不能跟小朋友说了,于是直接说,“你不用管这个,到时候我来跟她说。”
      
      虽然他和林宝两个只算是秋收编外人员,可就是只在家里晒玉米和收玉米就累的够呛,更别提钻玉米地掰玉米,然后一背篓一背篓的背出来,最后再用个平板车一车一车的推回来的人了。
      
      为了供一个不知感恩的臭小子读书,秋收季节都不让人吃饱,实在太没天理了。
      
      沈岳打开橱柜,撒眼就看到了摆在篮子里的十几个鸡蛋。
      
      他撇过眼,从最下层的袋子里挖了一大缸玉米面,倒进面盆里,问道:“家里怎么没喂鸡呢?”
      
      林宝看着他果断利落的操作,有点儿苦兮兮的,但他说不动叔叔,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灶前烧火。
      
      闻言,便道:“二月的时候,泽哥考试,奶奶便叫二叔杀了几只鸡给他补补。考试之后,泽哥病倒了,未能按时参加接下来的两场考试,为此泽哥哭了好久。为让他养好身体,不错过明年的考试,奶奶便杀了所有的鸡给泽哥进补,收麦子的时候,鸡已经吃完了,改成每天一个鸡蛋。”
      
      说到这里,林宝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哎呀,我忘了煮鸡蛋了。”说着就要起身来拿鸡蛋。
      
      沈岳挑了挑眉,怪不得家里所有人都面黄肌瘦,就只有林泽这小子面色红润,一点儿营养不良的模样都没有。
      
      “我来拿吧。”沈岳制止了林宝的动作,从篮子里摸了一个最大的鸡蛋,对着面盆边缘就是一磕,将鸡蛋打进了面盆里,然后加了些盐,开始搅拌起来。
      
      林宝瞪大了眼睛。
      
      沈岳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光吃煮鸡蛋没滋没味的,今天给他换个吃法。”
      
      林宝:“……”他已经惊悚了!
      
      水很快就烧开了,沈岳用勺子舀了大半碗,然后将水一点点的倒进面盆里,开始和面。
      
      沈岳在现代经常烙玉米面饼当早餐,动作很熟练,很快地就和好了面,揉好了面团。
      
      早上温度有点儿低,他向旁边的锅里舀了点开水,用凉水兑温,最后把面盆放了进去,醒面。
      
      红薯都被林宝给洗好了,一个个的码在案板上,沈岳将它们一个个剁成差不多大小的块,倒进了锅里。
      
      “家里还有多少地没收?”沈岳问道。
      
      林宝已经从之前的震惊中回过了神,想了想,“小叔说还有一亩玉米,四亩高粱,大概还要2天就可以收完了。”
      
      沈岳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玉米糊糊很快就做好了,林宝烧着小火,慢慢熬香。
      
      沈岳把已经醒好的面团压成饼状,往上面铺上葱花,然后揉成长条,切成面剂子,最后用擀面杖把一个个剂子擀成薄薄的圆面饼。
      
      林宝已经按要求烧起了另一个锅,沈岳把之前倒进去的舀出来,待锅里水烧没,便倒上油,开始烙饼。
      
      沈岳的手艺不错,很快的,一个个金黄酥脆、浓香四溢的玉米面饼出锅了。
      
      林宝忍不住吸溜了下口水,沈岳看的好笑,便将掉落的面饼渣捡了块塞进他的嘴里,“尝尝味道怎么样?”
      
      林宝登时红了脸,不过很快就被烙饼的味道勾走了所有注意力,他嚼了又嚼,都不舍得咽下去了。
      
      最终他吞了吞不断分泌的口水,将那块面饼渣一同咽下去了,然后一脸兴奋,“好好吃呀。”
      
      沈岳勾起唇角,将最后一个烙好的面饼放到了一只碗里,把碗递给林宝,“好吃就行,吃吧。”
      
      林宝犹豫着不敢接,饼里面可是有鸡蛋的啊。
      
      沈岳却没那个耐心,直接把碗塞他手里,“赶紧吃吧,吃完再喝碗糊糊,一会儿等你小叔回来,咱们就开始晒玉米。”
      
      他也不等林宝反应,盛了三碗玉米糊糊放到灶台上,之后又重新拿了一只碗,从那一摞子玉米面饼中随意地夹了几个,大口的吃了起来。
      
      等两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听到了屋外面由远及近的隆隆车轮声。
      
      沈岳一抹嘴,将空碗放到灶台上,“走,卸车去。”
      
      林宝打了个饱嗝,抹了抹嘴,也放下了空碗。
      
      晨曦之中,沈岳看着薄雾中弯着腰,努力推着平板车的豆芽菜,再看看走在旁边连车都不帮着扶一下的林艳,微微冷笑。
      
      “小叔!”林宝欢快地冲了出去,扑到林元腿上。
      
      林元也没嫌他的意思,顿了一下后,就继续推着车往前走。
      
      林宝发现了旁边跟着的人连个帮忙的意思都没有,顿时不高兴了,不过他不高兴也不敢说什么,噘了噘嘴后,就伸出小胳膊开始推车,“小叔,我来帮你推吧。”
      
      车很快就到了院门口,今早上一车玉米并不多,不过林元依然汗湿了衣服。
      
      沈岳微微一笑,却见豆芽菜在对上他眼睛的时候,又别扭地别开了眼。
      
      沈岳扫了一眼他脖子上挂着的草编小兔子,直接乐了。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就是轻轻笑着,然后撑着椅子,单手发力,和林宝一起,帮林元一下子将平板车推进了院子里。
      
      “饭已经做好了,你吃饱了再去地里,我和小宝先把车卸了。”沈岳交代。
      
      一直跟着林艳翻了个白眼,径直往厨房走去。
      
      林元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挂的草编兔子,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耳尖,轻轻地点了点头,却没有当即就离开,而是帮着卸了玉米之后,才洗了洗手,去了厨房。
      
      就在沈岳在椅子上坐下,准备将玉米铺开的时候,厨房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几乎要掀翻屋顶的咆哮,“林宝,泽儿的蛋呢?”
      
      话音刚落,林艳就气势汹汹地出现在了厨房门口,她狠狠地瞪着林宝,似是想把他撕碎了。
      
      林宝被惊的手一哆嗦,然后一个不平衡,从玉米堆上栽了下去。
      
      得亏玉米堆非常小,他并没有受伤,不过也是受惊的厉害,整个人趴在地上,抖了起来。
      
      沈岳吓了一跳,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想去把林宝扶起来。
      
      他刚一站起身,厨房门口便窜出来一个满脸惊慌的人,他手足无措把林宝扶了起来,然后手指打着哆嗦,快速地飞舞着,似乎是在问林宝怎么样了。
      
      沈岳从来没见过林元这个模样,有点惊住了。
      
      林宝本来就害怕,见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小叔,更是憋不住了,扑到小叔怀里,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沈岳收起心中的疑惑,冷着脸,看着眼中闪过得意和恨意的林艳,沉着声音道:“你是不是不会说话?若是你爹没把你教好,我就来替他来教教你。”
      
      林艳登时脸色一变,“你……”
      
      沈岳打断了她的话,冷声道:“你考虑好要说什么,不然别怪我收拾你。”
      
      林艳脸上闪过一丝怯意和恨意,她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咬着牙道:“泽儿每天都要吃一颗水煮蛋,但今天早上却没了。”
      
      她想说是林宝偷了,但不敢。
      
      沈岳嗤笑,“早饭是我做的,那一颗鸡蛋已经打在了面饼里,林泽他想吃鸡蛋的话,直接吃玉米面饼就好了。”
      
      林艳心中惊讶,沈岳竟然下厨?
      
      不过回想一下,也觉得没什么,毕竟入赘了个哑巴哥儿的男人,本就是个窝囊废,也不在乎再多一条窝囊的证据了。
      
      许是心里的鄙视有了实处,她心态竟也平衡了些,说道:“泽儿是要吃一整颗蛋的。”
      
      沈岳勾唇,一脸嘲讽:“是林泽这么说的?让他来跟我说吧。”
      
      说完,他也不管对面脸色难看的林艳,撑着椅子,走向地上蹲着的两人,“没事吧?”他放下椅子,在两人身边坐下。
      
      林元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已经平静了下来,但明显还有后怕。
      
      林宝在林元怀里抽泣着,闻言,抬起头看着沈岳,抽噎了一声,“叔叔。”
      
      沈岳轻轻嗯了一声。
      
      林元疑惑地看着沈岳,手指举起,比划了几个手势。
      
      沈岳见他手指指了指厨房,就猜他是在问鸡蛋的事情,于是说道:“鸡蛋的事我心里有数,不用担心。”
      
      豆芽菜每天辛辛苦苦的干活养家,却连饭都吃不饱,有些人偷奸耍滑,享受着特殊待遇不但不心存感激,竟还生出些怨怼来,这是嫌日子太好过了,是吧?
      
      沈岳觉得不把这些人收拾老实了,就算给豆芽菜找个新老公,他也放不下心。
      
      见林元还是一脸担心,沈岳笑着摸摸他的脑袋,温声道:“别怕。”
      
      林元一愣,而后突然红了眼眶。
      
      沈岳惊了下,“怎么了?”
      
      林元却抿了抿唇,傲娇地别过了脑袋。
      
      沈岳心里好笑,拍了拍林宝的脑袋,“哭好了没?哭好了让小叔去吃饭,好不?”
      
      林宝本来还想趴在小叔怀里享受安慰,一听这话,脸顿时羞红了,然后一头埋进了林元的怀里,挺着不动了。
      
      林元一看这情况,哪里还不懂他的小心思,脸上的别扭瞬间不见了,“噗嗤”一声,笑弯了眼睛。
      
      沈岳眼中也有些笑意,他推了推林元,“去吃饭吧,不用管他了。”
      
      这次林元没反对,他把林宝的脑袋从怀里挖出来,然后手稍微比划了下,得到林宝点头后,就放下林宝,站起身往厨房走去。
      
      沈岳好笑地看着瞬间又眼泪汪汪的林宝,“就这么喜欢小叔呀?”
      
      林宝认真的点了点头,瞬间又警惕了起来,“你以后要是敢欺负小叔,哼哼!”他一脸凶狠地握起了拳头,往前举了举,意思不言而喻。
      
      沈岳嘴角一抽,原来“小舅子”在这儿等着啊。
      
      他给了林宝一个不屑的眼神,然后一指头把林宝的脑袋扒拉开,撑着椅子站起来,去自己原来的地方,干活去了。
      
      上午半晌的时候,玉米就掰完了,林元将玉米运送完,就开始运送高粱穗子。
      
      高粱穗子好晒,于是沈岳就得了些空闲。
      
      他打算用稻草再编织几个床垫子。
      
      昨晚铺床的时候,他翻了几个箱子,发现屋里总共也只有林元床上的那一套被褥以及他现在盖的破被子。
      
      他猜想,他盖的有洞的破棉被估计是林元冬天拿来当褥子的,因为林元床上的褥子极薄,像是个毯子。
      
      如果就这样睡,林元冬天肯定是不好过的。
      
      他得了闲,就多编织几床床垫,到时候冷了,可以给林元全垫上。
      
      当然,也必须得给岳父岳母准备了。
      
      虽然他觉得林如松对他的态度好的有些诡异,但无论如何,他都要感谢林如松对他在林家的支持,不然现在肯定是乱七八糟一大堆事。
      
      而得知沈岳想跟昨天一样编床垫,林宝自告奋勇地去背稻草。
      
      沈岳说好。
      
      谁知道稻草背完了,林宝却不走了,一直在他跟前探头探脑、晃来晃去。
      
      沈岳被他搞的有些烦,“你说你到底要干啥?”
      
      林宝帮着背了一大堆稻草,一点儿都不怕他,于是眼珠子骨碌碌转,偷偷瞄他,有些贼兮兮道:“叔叔呀,小叔的小兔子是你编的吗?”
      
      沈岳心想,我就知道!
      
      他也不卖关子,手里稻草翻飞,嘴里说道:“想要的话,我一会儿教你,你自己编。”
      
      林宝瘪了瘪嘴,沈岳可不吃他这套。
      
      这小子在别人那儿是怂不叽叽,在林元面前是可怜兮兮,在他面前,胆子越来越大,但也只是林元的侄子。受了欺负,他会帮他找场子,但其他的?
      
      他可不耐心送温情,哄娃娃。
      
      于是沈岳也不废话,将手头儿的活一放,捏着稻草开始操作,“我给你演示一下,你跟着做。”
      
      林宝这小子别看年纪小,动手能力非常不赖,沈岳给他示范了一次后,他就去自己屋里拿了张氏的针线筐,有模有样地编织了起来。
      
      快中午,林高氏突然带队回来的时候,林宝的小兔子已经初具模型了。
      
      “娘,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饭还没做呢,我和小宝这就去准备。”沈岳恰到好处地给了个惊讶的表情,然后拍了拍腿上粘的稻草屑,撑着椅子站了起来。
      
      “哼!”林高氏怒道:“我要是不回来,家里怕是要被吃空了,泽儿却连个鸡蛋都没得吃。”
      
      沈岳瞥了眼一脸得意的林艳,微微一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