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陲食肆

作者:乌浪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裴彦

      第三章
      
      此刻不是饭点,酒楼内食客不多,楼下只有两桌客人喝酒闲聊。
      
      崔暖暖随着壮汉穿过大堂,上了二楼。壮汉停在一间厢房门前,敲了敲门道:“王爷,崔姑娘来了。”
      
      门开了,一名大约五六岁的小书童从门后出来,板着稚嫩的小圆脸,一本正经地朝崔暖暖行礼,道:“有请崔姑娘。”
      
      小书童长得玉雪可爱,皮肤水灵灵的又白又嫩,看起来就像一个绵软的粉团子,特招人喜欢。
      
      崔暖暖按捺住捏他脸的冲动,轻轻拍了拍他头顶,蹲下塞给他一颗糖果,“来,吃糖。”
      
      小书童抿了抿唇角,清亮的眼珠子盯着糖果看了一会儿,依依不舍挪开视线,坚定拒绝道:“阿离不吃糖,多谢崔姑娘,您快进去吧,王爷还等着您呢。”
      
      “你叫阿离啊?真可爱。”崔暖暖笑了声,把糖果直接塞进小书童的衣襟里,揉了揉他的小脸蛋,起身进门。刚进屋,身后的门便被关上了,书童和壮汉守在门外没进来。放眼一扫,厢房里只有宁王一人。
      
      他今天换了身白衣,发冠上插一支白玉簪,静坐于窗前矮塌之上,腰背挺直,身姿凌然,手中握着一杯酒,啜饮的姿态极为雅致,仿若仙君下凡。
      
      崔暖暖情不自禁在心底暗暗吹起了口哨,心道:这帅哥搞什么,孤男寡女闭门相见,外面还有两人放风,怎么跟地下情人偷偷摸摸约会似的?他跟原主不会是旧相识吧?
      
      听崔老汉说,宁王与怀王来到边锡城时,原主已经被将军府逐出半月有余,从时间线来看,这俩人之前应该没有交集才对……
      
      宁王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放下酒杯微微侧身,抬眼看向她。视线相接的瞬间,他不易察觉地愣了一下,眼中闪过茫然,“白星?”
      
      崔暖暖摸了摸脸,心中了然,她用不惯这里的胭脂水粉,今天出门脸上什么都没抹,与那天在将军府门外的模样判若两人,宁王估计没认出她。
      
      她俯身行礼道:“是我。不过我已经离开将军府,白星这个名字以后便作废了。”
      
      宁王点点头,抬手指着对面的蒲团,“崔二丫,坐。”
      
      崔暖暖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崔老汉年轻时以打猎为生,大字不识一个,取的名字简直不能更随便,大女儿叫大丫,小女儿就叫二丫。她前些天还跟崔老汉抗议过一番,以后不准再叫二丫,就喊她崔暖暖。
      
      老头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可别让外人也把二丫这名字给喊顺口了,实在太土了!尤其从宁王这么没有烟火气的帅哥嘴里喊出来,硬生生把帅气的档次都往下拉了点。
      
      她摆摆手修正道:“王爷有所不知,我改名了,现在叫崔暖暖,温暖的暖。”
      
      崔暖暖挎着菜篮子走过去,隔着茶几坐下,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端起吹了吹热气,笑问:“王爷,请问有何事相邀?”
      
      宁王一本正经地看着她问道:“洋葱究竟是何物?”
      
      什么,她没听错吧?
      
      崔暖暖险些把茶水喂进鼻子里,满腹猜测瞬间烟消云散,原本还觉得屋里有些微妙的气氛,这下一扫而空了,鼻尖都仿佛飘起一股洋葱味。
      
      她不过在将军府门外随口提了一次,这人当时也没表现出特别在意的样子,怎么居然记到现在!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他还特地去查过了?没查到,于是来找她问个明白。
      
      崔暖暖突然觉得宁王的形象没那么仙气飘飘了,再出尘的人物,与洋葱联系在一起,难免染上烟火气。
      
      她解释得详细了些:“就是一种根茎食物,圆圆的拳头大,味道比较刺激,而且辣眼睛。”
      
      宁王道:“何处能寻得此物?”
      
      这……大楚恐怕找不到啊。边锡城的集市在整个大楚可以算得上首屈一指的繁华了,不亚于京都,连这里都没看到洋葱的影子,别的地方更不用想。
      
      得编个小谎把这事圆过去……
      
      崔暖暖道:“我在夏国的商队里见过一次,但那次之后就再也没见过。您问我,我也不知道。”
      
      夏国与大楚相邻,又是友邦,彼此商贸往来频繁。两国饮食习惯不同,有些商队会专门带上本地土特产到对方集市上贩卖,有时候出现一些比较稀有奇特的食物也不奇怪。
      
      宁王沉默片刻,屈指叩了叩茶几,房门立即被推开,壮汉快步走进来,“王爷,什么事?”
      
      阿离跟在壮汉身后跑进来,大眼睛扑闪扑闪盯着他们看。
      
      宁王道:“送崔姑娘回去。”
      
      崔暖暖便被送回了自家小院。那壮汉当真一路将她送到家门口,亲眼见她进了院门才离去。
      
      崔老汉身有残疾,眼神却亮得很,拄着拐杖冲到门外伸长脖子瞅了半晌,不过壮汉走得快,他只瞧见一个强壮高大的背影。崔老汉道:“二丫,那人是谁,为什么同你一块回来?来了也不进门坐坐,跑这么快。”
      
      崔暖暖挎着菜篮子坐到井边,打了盆水洗菜,随口说道:“是宁王身边的家将,又不熟,进来干什么,和你干瞪眼吗。”
      
      崔老汉一听立刻瞪大了眼,一瘸一拐小跑过来,不敢置信道:“宁王的人!闺女,怪不得你突然放弃大公子,原来是有了更好的!不愧是我女儿,有出息!”
      
      崔暖暖把洗干净的菜沥干水放到干净的盆里,甩了甩手上的水,无语道:“您能消停消停吗?宁王是什么样的人,我敢勾搭?京都的贵女们知道了岂不是要把我撕碎。”
      
      这个宁王,可以说是大楚年轻一代的顶尖风云人物。就连没文化不爱出门的崔老头提起他都能叨叨两句,隔壁只会玩泥巴的小屁孩也知道他,提起来就是一副粉丝聊偶像的语气。
      
      宁王大名裴彦,字静远,年二十,是如今几个王爷里年纪最轻的,也是唯一的外姓王。裴彦年纪虽轻,辈分却极高,当今皇帝是他表外甥,太后是他表姐,另外几个王爷都得尊称他一声表舅爷。
      
      之所以会产生这么可怕的辈分差,是因为裴彦的母亲乃上一任国师老来女,她出生时,她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已经是两个大孩子的妈了。不仅如此,裴彦母亲还晚婚,二十四岁嫁人,二十六岁才生的他,这就导致了他周围的同龄人甚至那些比他大十几二十几岁的人都是他晚辈。
      
      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想想也知道童年会很无趣,难怪会养成那副冷冰冰的仙君模样。
      
      不过裴彦之所以名声显赫,与他的辈分关系不大,主要还是因为他相貌过于出色,且乃名人之子。
      
      裴彦的父亲是大楚名将,母亲巾帼不让须眉,两人年轻时并肩作战驰骋沙场,为大楚打下一场又一场胜仗,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后来一次意外,两人死在了战场上,没能回来。
      
      皇帝念及两位将军的恩情,特下旨昭告天下,封裴彦为宁王。而他本人彻底扬名,则是一场酒会所致……
      
      想到这儿,崔暖暖脑海里便不由出现了裴彦白衣飘飘坐姿端正雅致的模样,实在想象不出,他会做出那番举动,恐怕这些传闻有很多不实之处。毕竟民间谣传,最喜欢瞎编了,尤其边锡城地处边陲,京都的消息传到这边,估计都面目全非了。
      
      她端起盆子往厨房走。
      
      崔老汉紧跟其后,喋喋不休道:“二丫,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京都贵女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抓住了宁王的心,她们能咋地?你要抓住这个机会,趁他回京之前,拿下他!”
      
      崔暖暖充耳不闻,专心烧火做饭。唉,都怪宁王,她突然想吃洋葱圈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