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黑化之后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7

      随喜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什么话,他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先主会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弟弟,而不是自己的嫡子。
      
      但是不信又不行,那圣旨,是随喜亲眼看着病榻上的先主,一笔一划的写完,要他拿出去交给当时的秦王寒元驹的。
      
      除此之外,先主并未交代关于寒渊的任何事,便撒手人寰。
      
      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但是每每思及此事,随喜总是万分不解。
      
      顺王对此,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他转过身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而后温声道:“行了……你早点休息吧。”
      
      ###
      
      接下来两天,便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池悦也没有出去,整天就是窝在家里。
      
      家里虽说一屋子女人,可是都是她们偶尔无聊,斗来斗去的,没有哪位夫人会故意来找池悦的麻烦,没事跟小辈过不去。
      
      所以只要池瀚海不在家里,池悦的日子总是过的分外舒坦。
      
      不过有人舒坦,就有人不舒坦。
      
      池悦仰躺在假山上,双手垫在脑袋后面,悠闲的闭目养神,还架起了二郎腿,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这样悠闲的晃了一会儿,池悦突然睁开眼睛,说道:“我听说南方最近闹了洪灾?”
      
      系统一脸迷茫道:“我……我不知道啊。”
      
      池悦从假山上坐起来,揉了揉脑袋说:“我知道你不知道,没你的事,你继续休眠吧,我刚才在自言自语。”
      
      “……”系统哭唧唧:“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是不是嫌我笨?”
      
      池悦:“……不是啊,你哪里笨啦?不笨不笨。”
      
      说起来这个系统也挺鸡肋的,它只能告诉池悦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已经发生的事情,而不能实时检测正在发生的事情。
      
      池悦盘着腿坐在假山上,伸手揉了揉脑袋,前几日听池瀚海下朝回来随意的说了几句,说南方邱泽那一带,闹了洪涝灾害,田地庄稼都被水冲走了,百姓流离失所,很多人无家可归。
      
      池悦是知道这件事的,小说里提过一嘴,说是邱泽发生洪涝,太子殿下寒熙主动请缨,去往邱泽县安置难民,治理水灾,当然治理的也是极为成功。
      
      太子殿下这一次的主动请缨,为他赢得了非常高的赞誉,不仅皇上满意,也让他深受邱泽百姓的爱戴。
      
      这使得他在后期和寒渊抢夺帝位的时候,占了一点先机,小说里,寒渊最后的结局是败走他乡,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在皇城出现。
      
      池悦想起来小说里的情节,坐在假石上发起了呆:“说起来,太子殿下也快要和丞相之女订婚了吧?”她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
      
      皇上给太子殿下赐婚的圣旨,下在了三天之后。
      
      不仅把丞相之女指给了太子,同时还大赦天下,太子一时间出尽风头,民间百姓争相议论的,都是当今太子的婚事。
      
      相比之下,顺王殿下的婚事,就过于寒酸了,不仅没有什么赏赐,还没有什么宣传度,就连王府自家守门的,都不知道顺王妃的身份。
      
      所幸,顺王殿下好像也不怎么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
      
      太子殿下的婚事,虽然是冲淡了一点南方水灾的忧愁,但是该处理的事情,还是要处理的。
      
      这天池侍郎下朝,吃午饭的时候顺嘴说了一句:“太子殿下去往邱泽县了。”
      
      池悦扒饭的手一顿,默默的放下了筷子,她心里装着事,连吃饭都没有好好吃,平时能吃一大碗的,今日只吃了半碗,搞得池侍郎还很紧张的问道:“我的儿,是胃口不好吗?”
      
      池悦看了看自己的便宜爹,叹了口气,无精打采的说道:“嗯,不想吃了,今天减肥。”
      
      池侍郎闻言惊讶道:“不要减不要减,饿瘦了怎么办啊?”
      
      池悦:……你闺女一顿饭吃一大碗呢,偶尔一顿不吃那又怎么样呢?
      
      小说描述的事情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开始重现,池悦少有的,开始感觉到一点忧虑。
      
      太子殿下治理水患的情况在七日之后传回到了朝内,那天池侍郎下了朝堂,神色肃穆,池悦正在门口迎接着他,看见父亲皱起的眉头,于是上前问道:“父亲,怎么了?”
      
      池侍郎看了看池悦,伸手拉过她,低声说道:“进去说。”
      
      池侍郎带着池悦进了书房,将门关上,才回过头来面目凝重的坐下:“方才听闻邱泽县令派人来报,说是南方水患比报过来的还要严重,太子殿下受伤了。”
      
      “受伤?”池悦问道:“受什么伤了?”
      
      池瀚海摇摇头道:“暂且不知,圣上龙颜大怒,下令诸位大臣尽早拿出来方案。”
      
      池悦沉思了一会儿,才对池瀚海说道:“此事父亲千万不要强出头,便是皇上问起来,父亲也只说自己不知道如何做。”
      
      池瀚海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倒是也想为皇上排忧解难,但是我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池悦:“……”
      
      ###
      
      这边满朝上下无人不忧心南方水患,那边池悦却接到了曲雪瑶的邀请。
      
      池悦将信纸展开,面无表情的看完,再抬起头的时候,瞬间就变换成了笑眯眯的样子,伸手唤来绿萝,从她手上接过了一点散碎银两,递给了站在她面前,送信过来的小丫鬟:“这位姐姐,可否告诉我,去这秋日宴会的,都有哪家的小.姐?”
      
      小丫鬟手心里被塞进了银两,她伸手掂了一下,方才开口说道:“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只知道这次邀请了很多小.姐,几乎各个家里的都到齐了。”
      
      “这样啊”池悦说道:“我知道了,多谢姐姐了。”
      
      那小丫鬟对着池悦行了一礼,转身便走了。
      
      池悦看着小丫鬟的背影消失在街巷,伸手掸了一下手里的信纸,对着绿萝低声笑道:“这曲雪瑶,还没有当上皇后呢,就有皇后的做派了?”
      
      曲雪瑶此次秋日宴会,宴请各家小.姐,本来就有在小.姐们之中立威之嫌,让官员女眷们唯她马首是瞻,这是当上皇后的时候才会使用的手段。
      
      绿萝看了看自家的小.姐,低声询问道:“那小.姐还去吗?”
      
      “去,”池悦笑道:“怎么不去?不仅要去,还要万众瞩目的去。”
      
      绿萝知晓她的意思,笑意盈盈的说了一句“是。”
      
      ###
      
      秋日宴会定在第二日,地点就在丞相府。
      
      第二日一大早,池悦就开始拾掇自己了,她在屏风后面换了今日要穿的衣服,绕过房间内的屏风,来到了黄铜镜前。
      
      ……我说我要万众瞩目,可是这也太瞩目了吧?
      
      偏偏绿萝小丫头还在一旁兴奋的说道:“小.姐,你看!!!万不万!!!瞩目不瞩目!!!你就说瞩目不瞩目!!!”
      
      “万万万”池悦点点头,连声说道:“瞩目瞩目瞩目。”
      
      何止是瞩目啊,她要是穿着这身去怕是连曲雪瑶的风头都给压过去了吧?池悦已经可以预料到其他人家的小.姐都是怎么低调怎么来,唯独她,万绿丛中一点红。
      
      啊哈,不过也没有关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嘛。
      
      池悦坐下来,对着绿萝说道:“来,给我梳妆,梳个大大的妆。”
      
      绿萝为难道:“小.姐啊,您这一身已经够万了,还要化妆啊?”
      
      “当然,”池悦说道:“怎么万怎么来,快来。”
      
      “哦。”绿萝乖乖的应声,伸手解下池悦的头发,开始给她梳头描眉。
      
      绿萝有一副好手艺,饶是池蓉蓉这样长相清秀的小姑娘,收拾一下都能画出美艳的感觉来。
      
      绿萝收拾完之后,看了看镜子里的池悦,轻声道:“小.姐你看怎么样?”
      
      池悦睁开眼睛,左右打量了一会儿自己:“……很好,非常极其……特别的好。”
      
      绿萝露出来了一个矜持而又骄傲的笑容。
      
      ###
      
      尽管是早就收拾完了,但是池悦并没有出发,她一直卡着点,估摸了一个其他人都差不多到了,自己又不会迟到的时间点过去了。
      
      没带什么人,身边只跟着绿萝一个,再有就是自家的车夫。
      
      车也是很小的车,池悦想想一会儿要从这个小马车里走出来一个“万众瞩目”的美人儿,别人不笑她都要笑了。
      
      绿萝坐在一边,疑惑的问道:“小.姐,你笑什么啊。”
      
      “没事,”池悦止住了笑容:“绿萝啊,我不太懂埃,秋日宴会一般都干点什么呀?”
      
      “也不干什么呀,”绿萝挠了挠头,疑惑的说道:“不过是吟吟诗,作作对,品品茶,说一些风雅之事。”
      
      池悦:……吟吟诗,作作对?讨论一点风雅之事,噗蛤蛤蛤蛤蛤蛤蛤蛤……笑出□□叫……
      
      她哪里会做这些事情哦,真要说风雅之事的话,会啃猪肘子算不算?
      
      绿萝像看着智障一样看着自家捂着嘴笑的东倒西歪的小.姐。
      
      就在主仆两人说话的功夫,马车突然停下了,池悦沉浸在□□笑之中,说话的语句还带着明显的笑意,她问道:“啊?到地方了?”
      
      车夫扭过头,对着里面的人说道:“不是,是顺王殿下……”
      
      话音未落,马车帘子就被人给撩开了,池悦从马车里面探出头,一眼便望见站在马车前的人。
      
      池悦看着他,问道:“顺王怎么会在这里?”
      
      寒渊一身朝服,眼带笑意的看着她,柔声说道:“我刚下朝,路上看见池府的马车,想起池侍郎今日坐的并非这辆,我便想着是不是蓉蓉你……于是拦下了。”
      
      池悦笑道:“你猜对了,是我是我。”
      
      顺王又笑,目光略过她今日的打扮,笑容僵持了一瞬:“蓉蓉今日……这是要去哪里?”
      
      池悦说道:“昨日接到丞相府的来信,曲小.姐邀请我今日参加秋日宴会,我正要往丞相府去,顺王……你看我今日的装扮怎么样?”
      
      顺王脸色不变,依旧温柔的说道:“……蓉蓉开心便好,对了,既是要参加宴会,不如蓉蓉坐我的马车去?”
      
      池悦看了一眼顺王府那辆暗色的马车,一看就和池府的小破马车不是一个档次,连忙推脱道:“不了不了,我还是坐这个吧,这个就挺好的。”
      
      池悦拒绝了他,顺王也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柔声说道:“玩的开心。”
      
      池悦看着他,突然挎下脸来,对顺王说道:“我听闻秋日宴会上,都要吟诗作对的,可是我不会怎么办啊?”
      
      她可怜兮兮的说道:“会不会给你丢脸啊?”
      
      顺王眼睛也不眨一下,依旧温和道:“嗯,没关系,我也不会。”
      
      ……你骗谁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