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黑化之后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5

      这厢顺王走了,那边池悦趴在自己闺房的窗户边上和系统聊天:“你说顺王会喜欢我送的东西吗?”
      
      “会吧,”系统说道:“好歹也花了三十两银子呢不是。”
      
      那白玉走兽镇纸,是池悦前两天在文玩市场上淘的,本来没想买什么东西,只是去看看玩玩,没想到刚一进门,系统就对池悦说:“看见第一张铺上的那件白玉镇纸了吗?那是前朝的好东西。”
      
      那小贩将这前朝的物件当做鱼目混进一大堆东西里,摊在地上任君观赏。系统本来也是随口这么一说,毕竟池悦要这东西也没有什么用,谁料想池悦连价也不讲的当即便买了下来。
      
      当然不止是买了一件东西,三十两银子总共是买了两件,还有一件在她屋子里挂着呢。
      
      想到这里,池悦回头看了看挂在一边的笼子,上面立着一只玄凤鹦鹉,睁着一双豆子眼看着她。
      
      鹦鹉见池悦看它,扑棱了两下翅膀,嘴里叫着:“大吉大利,大吉大利。”
      
      池悦抓了一把小米放到它的食盒里,然后对它说道:“你再说一句吉祥话我听听。”
      
      小鹦鹉看了看池悦,又说道:“恭喜发财。”
      
      “哈哈哈哈,”池悦笑了笑,理了理它的羽毛,低声对它说:“行了,吃吧。”
      
      这鹦鹉长的就是一副乖巧伶俐的样子,池悦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她过去看的时候,小家伙精神抖擞的站在笼子里,对她说了一句:“大吉大利。”
      
      池悦当即就将它连同那白玉镇纸买了下来,连价都没有讲,惊的老板又送了池悦一只笼子和好多的鹦鹉吃食。
      
      池悦看着那只小鹦鹉,用手指碰了碰它的小脑袋:“吃吧,多吃一点啊,指望你替我办事呢。”
      
      ###
      
      顺王乘着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府中,顺王府从外面看,外观还好,但是王府之内,便稍显冷清,进了门之后,连下仆都鲜少看见几个。
      
      顺王身后跟着管家,两人一路上进了书房,顺王手里一直拿着那块白玉镇纸,将玉都磨的温热。
      
      他随手将镇纸放在了书桌,而后坐在了后面的黄花梨的圈椅上,看着管家,轻声说道:“今日,你实在是不该给池侍郎脸色看。”
      
      老管家愤愤不平道:“可我看见他就来气,殿下上门送聘礼便是给他们面子,谁知他们竟如此不重视……”
      
      老管家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若是以往,哪轮的到一个小小的侍郎之女当殿下您的妻子……老奴真是,愧对先主啊。”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然是两行清泪。
      
      顺王叹了一口气,起身将老管家扶了起来,温声道:“过去之事,不可再提。”
      
      老管家老泪纵横的看着顺王,伸手握着他的胳膊站了起来:“殿下,您理应是拥有最高贵无比的身份啊,若不是……”
      
      顺王低垂下眼眸,低声说道:“你我行至这一步,我便是敬国的顺王殿下,你口中之事,小心隔墙有耳,日后不许再谈。”
      
      老管家看着顺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顺王殿下的日常当真是极为乏味,从池侍郎府中回来之后,他便窝在自己房间里看书,看书看累了,便自己跟自己下棋,晚上自己跟自己吃饭,吃的比池悦还少,只是喝了一碗稀粥,吃了一点素菜,池悦人家可一点都没含糊,啃了一个大猪肘子。
      
      晚上管家过来给顺王掌上灯之后,顺王温声道:“你也别在这里坐了,也回去早点休息吧。”
      
      老管家点了点头,说道:“殿下您也是早点休息。”
      
      顺王轻轻的“嗯”了一声,耳朵听见门被轻轻的关上,他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书卷,暖黄色的灯火映在书页上面,在那上面跳跃出点点的光。
      
      顺王保持这个姿势很长时间,一动不动,片刻之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书桌上的那只小小的白玉镇纸上。
      
      山中走兽呲着牙,一副跃跃欲试要捕食的模样,凶狠之中有带有几分滑稽,是他喜欢的风格。
      
      他突然想起来今天在屏风后面见到的那个小脑袋,听说她才15岁,有的女孩子15岁的时候都已经嫁人生子了,怎么她看着,还是那么的小。
      
      他童年的记忆断在八岁之后,八岁之前的日子,他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害怕过于沉迷于光明,以至于无法忍受现在的黑暗。
      
      自那日算起,已经过了整整十年。
      
      十年之中,日日夜夜自斟自饮,空旷的屋子里自己与自身相对,他都快要忘记身边陪着一个人是什么感受了。
      
      皇上下圣旨的时候,他只是略微的有些惊讶,他早知道会有赐婚这么一天的,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连哪家的姑娘可能这么倒霉被选中都一清二楚。
      
      接到圣旨的那一刻,心里还无所觉,只是谨遵皇命而已。
      
      但是今日看见她,婚姻这件事一瞬间无比清晰起来——他会有一个妻子。
      
      她会在早上起床之后为他穿衣吗?会在他下朝回来的时候迎上来挽住他的手臂吗?会在他自斟自饮的时候,走过来柔顺的依偎在他怀里吗?
      
      会……为他生一个孩子吗?延续他的血脉,让这个家不再冷冷清清。
      
      他从此之后也不会再是一个人了……他将有一个妻子。
      
      顺王突然,无比的感谢赐婚这件事了。
      
      ###
      
      距顺王来送聘礼那日已经过了两天,池瀚海终于摆脱了自己的心理阴影,勇敢的上朝去了。
      
      池悦几乎可以想象的到池侍郎回来之后又是一副什么样子——他会被同僚围起来,说上半个小时的恭喜恭喜,只是在这其中,有多少是真心的,那就不知道了。
      
      在池悦看来,她这个便宜爹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玻璃心了,有什么事是啃一顿肘子不能解决的呢?如果有的话,就再啃一顿,还有的话,就索性啃出来肠胃炎。
      
      池悦躺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晒太阳,正在闭目养神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眼前的太阳被人遮住了,睁开眼睛一看,一只可爱的小家伙正趴在她旁边看着她呢。
      
      彩云是池悦的幺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才刚会跑,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身上还带着奶香味。
      
      池悦坐起来,把彩云拖过来抱在怀里,低头询问道:“你这个小家伙,跑过来干什么呀?”
      
      彩云坐在她怀里,仰着头看她,大眼睛黑白分明,溢满了童真的无邪,她看了池悦一会儿之后,对着池悦伸出了手。
      
      她手里捏着什么东西,池悦定睛一看,瞬间苦笑不得,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彩云的屁股,嘴里说道:“小坏蛋,你把玄凤的毛给拔下来了。”
      
      池悦把彩云抱起来,回自己的屋子里了,方才玄凤鹦鹉吃饱了饭,飞出去溜了一圈,池悦也没有管它,反正它丢不了,饿了自然会回来的。
      
      没想到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拔了毛,正挂着笼子上嘤嘤嘤的哭呢,眼见着池悦抱着彩云走了进来,鹦鹉哭的更大声,一副精神崩溃要离家出走的架势。
      
      池悦连忙伸手去摸它,边摸还边说:“哎呀,你被拔了毛也是很美丽的嘛,闹什么脾气呢小朋友。”
      
      也不知道玄凤听懂了没有,反正它被拔的,是头上最好看的那一根。
      
      不过看见了玄凤,倒是让池悦想起来了一件事。
      
      她走出去将彩云交给找过来的奶娘,然后回屋换了一身好看的衣服,换完之后还问了系统:“统,你看我美吗?”
      
      系统说:“美。”
      
      池悦说:“那你赞扬我一下,让我看看我有多美?”
      
      系统……系统沉思了一会儿,开口唱道:“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么样,唉听我给你吹,啊吹啊吹,瞧我这张嘴啊,一杯你开胃,我喊了一声美,二杯你肾不亏……”
      
      “行行行,”池悦说道:“你可还是闭嘴吧啊。”
      
      两人插科打诨完,系统问池悦道:“你这是准备往哪儿去啊。”
      
      池悦对着镜子整了整衣服,然后说道:“顺王府。”
      
      系统:“哦……你去顺王府干什么呀?”
      
      池悦痛心疾首的说道:“任务啊朋友,任务啊,你到底还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系统。”
      
      “我当然是啊,”系统激动道:“你可以侮辱我的职业,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
      
      池悦去提鹦鹉的手一顿:“那您还真是很敬业啊。”
      
      池悦一边和系统说着话,一边坐上了自家的小马车,赶车的车夫是池瀚海的同乡,和池瀚海一样的老实。
      
      小马车晃来晃去的跑到了顺王府,池悦被颠的非常不舒服,坐小马车感觉有点像以前坐小三轮,但是小三轮可比它要舒服多了。
      
      池悦提着鹦鹉从马车上跳下去,回头跟车夫说道:“叔,你先回吧,待会有人会送我回来的。”
      
      车夫一听,连忙摆手道:“那可不行哩,天快要黑了,我得把小姐安然无恙的送回去。”
      
      “……”池悦说道:“没关系的,会有人送我回去的,我很安全。”
      
      不管池悦说什么,车夫还是一直摆手,表示绝对不回去,誓死捍卫池悦安全,池悦心说:我是安全了,但是就没有和顺王接触的机会了啊啊啊啊
      
      眼见车夫还是一直的摆手摆手摆手,池悦一把扶住车辕,对着车夫一字一句的,慢慢的说道:“没、关、系,我、男、朋、友、会、送、我、回、去、的。”
      
      说男朋友应该没错吧?毕竟是真.官宣了呢。
      
      车夫愣愣的看着池悦,大概是因为受到了狗粮暴击,这一回他没有再执着于一定要送池悦回家。
      
      池悦站在原地,看着车夫驾车离开,心情很好的吹了一声口哨,绕到顺王府大门前,对着守门的门卫客客气气的说:“这位小帅哥,麻烦进去通报一声好吗?就说是未来的顺王妃来了。”
      
      池悦此话一出,守门的小帅哥就跟看蟑螂吃人一样的看着池悦:“好大的胆子,你一个卖鹦鹉的,居然还敢冒充是顺王妃,我们顺王还未娶亲天下皆知,你快点走啊,别逼我削你。”
      
      池悦:“……”我说未来的,未来你懂吗?
      
      但是那小帅哥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她,死活不肯让她进去,还放话说今日她敢妄动一步,就让她和她的鹦鹉一起斩于剑下。
      
      池悦:……
      
      顺王此时还在上朝没有回来,守卫小哥的嘴又跟机关枪一样她也说不过他,眼见其门而不得入,真是气煞池悦也。
      
      便是在此时,池悦眼前白光一闪,她的玄凤鹦鹉已经站到了顺王府的墙头上,歪着脑袋睁着黑豆大小的眼睛看着她。
      
      池悦提起手中的笼子一看,插.好的小门竟是让鹦鹉自己给拱开了。
      
      池悦叹道:“你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啊朋友。”
      
      这是她和鹦鹉常玩得游戏,鹦鹉飞出去,站在各个地方,也不动,只等着她来找,找到了就被池悦恭恭敬敬的抱下去。
      
      池悦仰头看着它,小鹦鹉一边歪着脑袋还一边叫,好像是叫她快点来找它。
      
      池悦:“……行叭。”
      
      她挽起袖子,踩上墙边堆着的草垛,准备上去将小家伙给“请”下来。
      
      所幸这里靠近顺王府后门,没有多少人经过,不然看见池悦这副模样,她估计得上明天皇城的“今日头条”:震惊!!!未出阁的女子竟然当街干出这种事。
      
      池悦小心的将鹦鹉捧在了手心,刚准备下去,便听见下面有人喊了一句:“哪家的小女子,在这里干什么。”
      
      池悦被吓了一跳,脚下一个不稳,便要向旁边栽去,慌乱之间,她用一只手扒住了墙头,安然无恙的挂在了那上面,没有掉下去。
      
      她在这时闻见了一股好闻的味道,是很清冷的香气,把她细细密密的包裹住了,有人来到了她身边,就在她身后,池悦知道上来的人是谁,她说道:“没关系,我没有掉下去,我扒住墙头了。”
      
      来人:“……”
      
      下一瞬间,她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少年身形修长,肩膀并不宽阔,却有令人心安的力量。
      
      他踩着草垛,几息之间,上去下来,轻松自如,还带下来了一个人。
      
      老管家站在池悦面前看着她,他并没有见过池悦,因此不知道她是谁,他问道:“你是哪家的人,在顺王府干什么,如实说来?”
      
      池悦手里还捧着鹦鹉,被老管家这么一问,脑子懵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是……我是池家的……我叫池蓉蓉。”
      
      老管家惊讶了一瞬,立刻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池悦来,越看脸色越难看,尤其是看见她手里捧着的鹦鹉的时候。
      
      池悦看见了他的脸色,但是丝毫没有在意,而是回过头来对身后的人说:“这是送给你的,殿下。”
      
      顺王眼带笑意,柔声问道:“送给我的?”
      
      他刚才下了朝回来,身上的朝服还未换下,与那天相比,少了些许清逸,多了一点贵气。
      
      池悦点点头,将手里的鹦鹉放进了顺王的手心里,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又抬起头对着顺王笑道:“这是我最喜欢的小伙伴,便把它拿来送给你啦。”
      
      顺王柔声道:“既然是你最喜欢的,为何要送给我?”
      
      “因为,”池悦说道:“我想要把我最喜欢的东西和你分享啊。”
      
      顺王有些惊讶,却依旧眼带笑意。
      
      老管家就站在一边,看着这两人“打情骂俏”嘴角抽抽,看起来也快要抑郁了。
      
      ###
      
      不知道为何,这两人明明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却熟稔的像是相识了好多年。
      
      顺王一手捧着鹦鹉,一只手替池悦提着笼子,和她并排走在一起,柔声问道:“你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去坐呢?”
      
      说起来这事池悦边来气,她一拍大腿道:“我也想进去啊,可是他拦着不让我进。”
      
      顺王的脚步停下来,依旧温和的问道:“谁?”
      
      池悦向前一指,说道:“他。”
      
      先前不让池悦进门还说要将她斩于剑下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小兵,此时瑟瑟发抖说道:“殿下,我错了。”
      
      顺王微微笑道:“那你错在了何处啊?”
      
      “我错在……”小兵哀叹道:“识人不清!!!错把王妃当鹦鹉!!!!”
      
      池悦:“……”什么乱七八糟的。
      
      “既如此,”顺王轻声道:“便下去领罚吧,后山假池,由你来负责清理,一个月。”
      
      小兵哭着脸,嘤嘤嘤道:“是。”
      
      顺王这才扭过头来看池悦,柔声道:“这样做可好?”
      
      池悦点点头,说道:“自然是好的。”
      
      顺王笑了笑,将自己手里的笼子和鹦鹉递给了老管家,说道:“你先把这鹦鹉安置好,我陪池小.姐在王府里走一走。”
      
      老管家虽是一脸的不情愿,但是也别无他法,只能点头,领命而去。
      
      顺王接着便转过头,对着站在一边的池悦笑道:“姑娘请随我来,我带你参观一下王府。”
      
      顺王站在她身边,一只手背在身后,脊背挺得笔直,他模样长的好,气质也好,即便他是不受皇上待见的王爷,这皇城之内,明里暗里喜欢他为他疯魔的小姑娘,能从皇宫排队排到顺王府。
      
      所以啊,我也是很危险的好不好。池悦想道:皇上下圣旨的那一天,不知有多少小姑娘从此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
      
      哈哈,可惜现在这个美色是我的啦,这么一想还真的有点小开心呢。
      
      池悦和顺王并肩,慢悠悠的在王府长廊里走着,王府尽管不算大,但也是处处荒凉,并非是脏乱,而是出奇的静谧和空旷,回廊红木上,甚至连一点装饰的花纹都没有。
      
      顺王沿着池悦的视线,看见了栏杆红木,他顿了顿,还是轻声开口道:“我这王府,也着实是荒凉了一些,倘若……日后姑娘嫁过来,便可随心布置,重新装修一番。”他说着,还轻轻的笑了笑。
      
      池悦:……!!!
      
      池悦扭头看向身边的男孩子,说他是男孩子一点也不错,池悦真身20岁,顺王18岁。
      
      他和池悦刚上大学的表弟一般大的年纪,可是那个臭小子只会和她抢电脑抢游戏手柄,哪有身边的少年这般优秀。
      
      纵使是顺王所处的环境,和这个时代普遍的少年早当家,但是人家顺王放在哪里都是很出色的好吧?
      
      池悦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小表弟可长点心吧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引用小品《打工奇遇》里面的台词,各位小可爱有兴趣可以看一下这个小品:
    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么样?听我给你吹。瞧我这张嘴,一杯你开胃,我喊了一声美,二杯你肾不亏,哈哈,还是美,三杯五杯下了肚,保证你的小脸呀,白里透着红啊,红里透着黑,黑不溜秋,绿了叭叽,蓝哇哇的,紫不溜湫的,粉嘟噜的透着那么美,....它为什么这么美,其实就是那个二锅头兑的白开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