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黑化之后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3

      池悦和系统做任务的世界是一本书,名字叫做《盛情太子妃》,讲述的是敬国太子寒熙和丞相之女曲雪瑶的爱恨纠葛。
      
      当时池悦把书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然后问了系统一个问题:“……谁是男二?”
      
      系统:“你没有仔细看书吗?是顺王寒渊啊。”
      
      池悦:“……可是,根据全书描写,他顶多算个很有戏份的炮灰和反派吧?男二难道不是……女主的备胎吗?”
      
      系统说道:“不不不,别的地区我不知道,我们男二地区把戏份次于男主的男性角色,都叫做男二,区别只在于,这个男二的夙愿是什么。”
      
      池悦有点疑惑,于是问道:“怎么说?”
      
      “我这么跟你解释吧,”系统说道:“我们这个教程,是帮助男二称霸的,不同的男二,心里的愿望是不一样的,有的男二希望得到女主,我们就帮助他走上人生巅峰,娶到女主。而有的男二,比如说顺王寒渊,他的愿望,就是得到权势,称霸天下,取回他应该有的一切。”
      
      池悦若有所思,又回头仔细的看了看书,接着抬起头一脸菜色的说道:“寒渊的愿望,是登上帝位……啊?”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对……啊。”
      
      对个屁啊!
      
      池悦崩溃道:“我这么笨,连道数学题都解不开,怎么可能帮人抢到帝位,朋友,你怕不是想我死?”
      
      系统停了一瞬,然后装作很嫩的样子卖萌道:“小仙女,加油啊,你要相信自己啊。”
      
      池悦:……我相信你个头:)
      
      ###
      
      但是不管怎么说,毕竟来都来了。
      
      池悦用的不是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她穿成了礼部侍郎的女儿,名字叫池蓉蓉。
      
      礼部侍郎池瀚海,是一个老实人,膝下有一儿三女,还有三个侧夫人。
      
      池蓉蓉是池家的长女,是池瀚海的正夫人生的第一个女儿,可惜这个正夫人,生完池蓉蓉,就难产去世了。
      
      池瀚海后来又娶了三位侧夫人,陆续又给他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由于这池瀚海,是三脚踢不出来一个屁的老实人,所以家里的日常大小事务,通常都是由三位侧夫人共同决定的。
      
      总之这三位夫人,虽然出身都不太高,但都是脾气很刚的硬核夫人。
      
      池悦倚着窗户,叹了一口气,亲眼见着三位夫人在前庭花园里碰上面,三方交谈你刺我一下,我还你一根,说了半天的明嘲暗讽,口蜜腹剑,这一会儿又亲亲热热的坐在一起嗑瓜子了。
      
      ……果然硬核。
      
      池悦又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是池蓉蓉,她的任务,这时候便已经可以开始做了。
      
      可是男二是当今敬国顺王寒渊,而她又是一个小小的侍郎之女,帮助寒渊登上帝位,池悦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做。
      
      这已经不是一道难题了,这是一道真真正正的送池悦狗命的题啊。
      
      人家皇上又不是没有继承人,太子那么大一根还在那里杵着呢。
      
      池悦又叹了一口气,她趴在窗台上向外望了半晌,突然一个激灵,一拍栏杆道:“我他娘的好像忘记了点东西。”
      
      池瀚海?池蓉蓉?
      
      若是她此时有一本《盛情太子妃》的实体书,早就拿在手里哗哗哗的翻起来了,池悦连声喊系统道:“快点再把那小说给我调出来让我看看。”
      
      系统依言,于是在池悦眼前,透明书页的电子书便凭空出现了。
      
      池悦跟随着记忆,将电子书奋力的往后面划,直到她看见一段熟悉的文字——七月初六,敬安帝于朝堂之上,将礼部侍郎池瀚海之女池蓉蓉,指婚于顺王寒渊,赏顺王阡南封地,待及顺王加冠,便可成婚,前往封地。
      
      池悦将这段话读了两遍,七月初六,那不就是……后天?
      
      “行啊,可以啊,系统,”池悦说道:“你给我选的这副身体可以啊,这身份,好的呱呱叫。”
      
      系统:“……哪里哪里,你开心就好。”其实宿主的任务身份,是随机分配的,就连系统也无法控制。
      
      只有与系统长期签订契约的宿主,才有资格挑选身份。
      
      池悦还不知道这其中的“黑幕”她在为毫不费力就能和顺王搭上线感到无比兴奋。
      
      刚开始池悦看书的时候,第一次是太执着于男主女主,第二次是只盯着男二,像是池蓉蓉这种一出场就死,了了着墨描写的炮灰,池悦压根就没有记住她。
      
      池蓉蓉虽然被指婚给寒渊,但是她心里却偷偷爱慕着当今太子寒熙,爱不对人也就算了,人又单纯怯懦的可怜,没有出场多长时间,就被那些世家之女陷害,自杀而死。
      
      池悦慢慢的,仔仔细细的将有关于池蓉蓉的那部分又看了一遍,默默的思考了一会儿,接着便叫系统将电子书收了起来。
      
      接下来……专心等后天便是了。
      
      ###
      
      七月初六这天,原本应该早早下朝的池瀚海却直到日上三竿都不见人影。
      
      硬核夫人们渐渐坐不住,聚在一起讨论丈夫是不是下了朝之后,又去到那个不正经的地方喝酒去了。
      
      就在三位夫人一合计,准备出去抓人的时候,本家车夫搀扶着自家喝的烂醉的老爷回来了。
      
      池瀚海喝的酩酊大醉,站也站不稳。
      
      其中一位夫人看见了池瀚海这样进来,怒道:“好啊,果然是又去喝酒了。”
      
      彼时池悦正规规矩矩的坐在大堂,等着迎接她爹的好消息,哪知她这个便宜爸爸一进门看见她,当即便过来拉住他的手哭道:“女儿啊,是爹爹没用,爹爹对不起你啊。”
      
      三位夫人,分别是雅荷,金秀和纯江,见到老爷这副样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其中,年纪最大的雅荷夫人便问道:“老爷,发生了何事?”
      
      池瀚海也不答话,只是一味的哭诉道:“是爹爹没用啊……”
      
      池悦:……不,我觉得你很有用,便宜爸爸,你很成功。
      
      老爷如此这般的哭诉了约莫有一盏茶的时间,三位夫人中脾气最暴躁的纯江夫人便恼了,一拍桌子大吼道:“好好说,发生了何事,不许哭,给我憋着!”
      
      池悦她爹,立刻一吸鼻子,乖乖的坐直了。
      
      池悦……池悦面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想笑。
      
      纯江夫人又说道:“发生了何事,如实说来!!!”
      
      池瀚海张了张嘴,说道:“今天早上,在朝堂之上,陛下将蓉蓉指给了王爷。”
      
      三位夫人愣住了,片刻之后,金秀夫人才说道:“这不是好事嘛,我们蓉蓉要当王妃了。”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空气里一阵尴尬的沉默,雅荷夫人看了看自己家老爷的脸色,缓声问道:“皇上指婚的,可是那位?”
      
      池瀚海闭上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金秀夫人的出身最低,其父不过是一介商贾,不是太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于是便开口问道:“那位?那位是何人?”
      
      众人齐刷刷的沉默下来,谁也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只有一道清亮软糯的声音,蓦然从他们中间开口道:“父亲说的,可是顺王?”
      
      池瀚海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闺女,一时间悲从中来,说道:“是他啊,我的儿。”
      
      要说嫁给一个王爷,还是正王妃,池侍郎一家应该欢天喜地,拜谢祖先,感念祖上冒青烟之功才是,为何会这般愁眉苦脸的?
      
      其实也不是太难理解,但这说出来,就牵扯到皇室秘辛了。
      
      顺王寒渊,乃是当今圣上敬安帝亲生哥哥的唯一嫡子。
      
      而敬安帝的亲哥哥,乃是先皇敬平帝寒彦。
      
      本来按理说,现在的皇上应该是18岁的寒渊才对,但是敬平帝并未将帝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寒渊,而是传给了自己的弟弟寒元驹,也就是当今敬安帝。
      
      由于先帝驾崩的太过突然,朝中的诸位大臣都没有反应过来,当时守在先皇身边的,只有寒元驹。
      
      当时朝中上下,举国哀悼,寒元驹手握圣旨出现在朝堂之上,宣读先帝的旨意:太子愚钝,恐不堪大用,朕决意,将帝位传与秦王元驹,望诸位大臣鞠躬尽瘁,与朕之亲弟一起,共守大业。
      
      当时朝堂之上,有人质疑圣旨的真假,寒元驹坦然接受众人质疑,大臣们并没有在那圣旨上面看出什么门道来。
      
      那是一道真圣旨。
      
      帝位传嫡传了千百年,虽说传给弟弟这种事也并非是没有,但是那是在皇上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如今,太子寒渊已经八岁,年纪虽小,却有帝王之仪,不堪大用?实在是……不能让人信服啊。
      
      可寒元驹手握真圣旨,又一手掌控军队大权,诸位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对此事心里直犯嘀咕,但却没有什么理由或者证据来反驳,只能跪下,山呼万岁。
      
      而原本的太子寒渊,另封为顺王。
      
      ……顺王,顺啊。
      
      大臣们摸摸胡子,彼此对看一眼,此事,不可说,不可说。
      
      由此,虽然寒渊贵为王爷,但始终是寒元驹心里的一根刺,却又动不得,除不得。
      
      只能将之架空,让他做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再给他寻一个无权无势的倒霉老丈人,避免他翻身,赏一块边境封地阡南,等到寒渊成年之后,便让他结婚去封地,没有召令不得回来。
      
      只有这样,寒元驹的帝位才能做的安安稳稳。
      
      非常不幸的是,倒霉的老丈人正是三脚踢不出来一个屁的老实人池瀚海。
      
      和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搭上关系,未来的日子,还会好过吗?池瀚海愁眉苦脸的想道。
      
      怎么就不好过了?池悦支着下巴,笑眯眯的想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