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黑化之后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19

      百里玄静静的看了她半晌,然后笑了一下,伸手把自己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
      
      他耸耸肩,说道:“被你看出来了,好吧,是我失职了,这要是在真正的任务里,我可能已经身首异处了。”他说着这话,但却没有表现出来懊恼的样子。
      
      池悦也笑:“应该不会吧,你又没有认真的在对我隐瞒。”
      
      “说的也是。”
      
      他心里不觉得池悦是一个威胁,反而觉得她有趣,所以也没有把这个任务当做真正的任务来做。
      
      百里玄把玉佩收了起来,说道:“既然你现在是我的主顾,好歹也要告诉我一下你的名字吧?不然我怎么称呼你?”
      
      身边的少女带着惊讶的眼神望了他一眼:“你答应了?”
      
      还以为要再努力的和他交涉一番才行,毕竟刚才坑过人家。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不如挣一点钱。”百里玄说道。
      
      “好吧,”池悦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叫池悦,这是真名,我没有骗你。”
      
      百里玄哈哈大笑道:“我叫百里玄,这是真名,我也没有骗你。”
      
      两人互相交换了姓名之后,百里玄觉得自己跟主顾的关系已然拉进了很多。
      
      他正要开口和自己的雇主再聊聊天,深入的认识了解一下彼此,却听见池悦笑了两声:“作为你的长期客户,我现在再交给你一个任务。”
      
      百里玄:……
      
      于是在池悦说完那番话的四个小时之后,百里玄坐在了城门口的小茶楼里。
      
      池悦走了,她说要回去洗漱一下然后睡个觉,叫他在这里盯着城门口,视线一刻也不能离开,等着昨天晚上他们去找过的那个小子。
      
      百里玄的主顾说那个小子今天一定会来,只要百里玄能够等到那小子,他就可以下班回家了。
      
      百里玄思索再三,然后问了一个问题:“我可以把他直接的抓来吗?”
      
      “不行。”池悦说道。
      
      ###
      
      百里玄一直等到快日落,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终于看见了那个顺着墙根走来的畏畏缩缩的人影。
      
      他头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外衫,抄着手溜溜达达的进了城,他跟在一个马队后面,叫守城的官兵以为他是马队的人,再加上那马走着拉着,味道着实熏人,官兵只看了一眼,便一挥手,赶苍蝇似的:“走走走。”
      
      百里玄托着下巴看着下面,饶有兴趣的笑了一下。
      
      我似乎在被卷入到什么神秘的,厉害的事件中来,他心里想道。
      
      有点意思。
      
      ###
      
      随喜早上出去采买东西,一直到晚上才回来,甫一进门,便被王府里的小厮拉过去:“管家,王府后门口坐了一个乞丐,赶也赶不走,也不说话,你看这事……怎么办?”
      
      随喜边走边说道:“那就给他一点碎银好了。”
      
      小厮连忙跟了上去:“给了,他不要,打也打不走,堵着后门堵到现在了,马车都进不来。”
      
      随喜皱着眉,把手里的东西随手递给小厮:“我去看看。”
      
      到了后门,果然看见门口台阶上坐着一个背影,他似乎很冷,即使裹着外衫,依旧在不停的发抖。
      
      随喜走了过去,说道:“唉……”他喊了一声,那乞丐便回过了头来,他看见随喜之后,蓦然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随喜看见他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之后,征愣了一下:老夫也没有这么吓人吧?有点不开心。
      
      正这么想着,只听得那人低声喊道:“喜公公?”
      
      随喜神色一僵,头脑一片空白,半晌之后他才回过神来,低声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把自己脸上的灰烬都擦干净,露出来自己原本的面容来:“我是小茄子呀。”
      
      ###
      
      随喜把人带进自己的屋子里,点上了灯之后,才一脸复杂的望向身后那人。
      
      两人一路无话,唯有脚步匆匆,大概是见到故人,都需要一些时间来冷静一下。
      
      随喜对小茄子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这两人当年是一起服侍先帝的太监,小茄子比随喜要年轻一点,随喜一直把小茄子当成自己的接班人。
      
      小茄子一瘪嘴:“没有,我逃出来了。”
      
      随喜叹息一声,然后说道:“你既然是已经逃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到皇城,还要来找我呢?”
      
      “我来是有些事要说的,关于先帝……顺王可在?”
      
      随喜听闻这话,更加疑惑了,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说:“不在府中,殿下去往翡安城,讨伐孟轻尘孟将军了。”
      
      小茄子听了这话,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此事,我必须尽快的传达给顺王,但是在此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件事。”
      
      “你说。”
      
      小茄子问道:“喜公公,你现在是否还忠诚于顺王殿下?”
      
      随喜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心想:你这不废话吗?我伺候了先帝半辈子,又伺候顺王下半辈子,这一生都献给寒家的这两个男人了,你居然还怀疑我的情深义重?
      
      但是事关顺王,纵使他心里这样想,表面上也不能这么说。
      
      随喜点点头道:“当然。”
      
      “那你发个誓……抱歉……喜公公,你别那么看着我,这事太大了,不得不慎重。”
      
      随喜翻着白眼,对天发了一个非常狠的誓言,总之就是全家死绝的那种。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他家就剩他一人了。
      
      小茄子似乎是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他深吸一口气:“那好吧……”说着把自己的衣袖捋了上去,同时嘴里道:“昨天,先帝召见我了。”
      
      随喜眼巴巴的听完他上半句,脑门上刚蹦出来黑色问号,下一刻看见他裸露在外面的手臂,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手臂上有一个血色的标记,看起来十分诡异与神秘。
      
      随喜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体。
      
      小茄子不看他,兀自低声说道:“昨天晚上,先帝在我睡梦中召见我,醒来时我发现我还在自己家中,以为这只是一场梦,没想到今早,我在我的胳膊上看见先帝给我留下来的记号,才知道不是梦。”
      
      “那……那陛下召见你干什么呢?”随喜看着那标记,结结巴巴的问道。
      
      “陛下要我说出来一件事,”小茄子说道:“一件在十年之前就应该被说出来的事。”
      
      他抬起头看了看随喜,而后慢慢的跪了下去,低声说道:“十年前,先帝驾崩那夜,陛下先是给了你那道宣秦王继位的圣旨,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道圣旨吸引住的时候,殿中无士兵,只有陛下身边随侍的太监宫女,陛下又另外传给了我一道圣旨,并让其他随侍作证,传位与昭明太子殿下,那才是他真正的旨意。”
      
      随喜完全愣住了,喃喃的说道:“什么?”
      
      小茄子继续说道:“那道圣旨被我亲手放在崇元殿的暗室之中,为了日后交给太子殿下,陛下怕其他人有异议,特地要我等发誓,必要的时候,会出来为太子殿下正名,只是还未等我们通知给太子殿下的时候,寒元驹已经带着士兵赶了过来,陛下当时已经西去,但是有一样东西还没有给他,陛下把那件东西给了我,叫我一道放进暗室之中,秦王逼问我们,我与其他侍从死守秘密,并没有告知与他,却不料秦王突然狂性大发,将其他侍从斩于剑下,我拼死逃了出来,这些年一直在躲避寒元驹的追杀,因此不敢回来。在那间暗室里,除了有一道圣旨之外,还有陛下留给昭明太子殿下的,真正的……”
      
      “传国玉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