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黑化之后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16

      顺王没有权利拒绝这件事,当然,即使皇上命令顺王做孟轻尘的敌对方,寒元驹也不是完全的信任他,若是顺王决定破釜沉舟,一去不复返,那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寒元驹命令副统领方栏做顺王的副官,帮助他,同时也监督他。
      
      池悦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小小的吃了一惊,不过也不算太惊讶——惊慌失措的那种。
      
      孟轻尘既然已经来找了顺王,那离他们谋反,也已经很近了。
      
      只是原著里这个时候,顺王与孟轻尘应该是里应外合的,不过他们是秘密进行,顺王以翡安城为据点,秘密向外扩张,以他正统先帝之嫡子的身份,暗地里获得了很多大臣富商的支持,等到寒元驹发现的时候,顺王的星火已经成燎原之势,势不可挡。
      
      那个时候,寒元驹已经没有能力和顺王抗衡,由此,太子寒熙上位,与顺王争夺,最后的结果是,顺王败走他乡,自此再也没有在皇城出现。
      
      池悦坐在靠窗的圈椅上发呆,今日天色阴沉,蒙蒙的下起小雨,池悦见四下无人,将两条腿搭到了窗台上,向后仰起头靠到椅背上。
      
      她闭着眼睛,外面细细的小雨飘到了她的脸上,有些凉意,但是很舒服。
      
      在这一片寂静中,系统突然开口说话了:“顺王会不会跑到孟轻尘那边?”
      
      池悦睁开眼睛,问道:“你觉得呢?”
      
      系统犹豫着开口:“我觉得……会?”
      
      池悦起身,趴在窗台上,闻言笑了两下,系统问道:“你笑啥呀?”
      
      “没笑什么……”池悦说道:“你让我想起来一个相声,叫《官场斗》,你看过吗?”
      
      系统一脸懵比的说:“没看过啊,怎么了?”
      
      池悦轻轻的笑了笑,然后说道:“那你可以回去看看,是我们相声大师刘宝瑞先生说的相声,超~~级好看哒。”
      
      系统道:“……我总觉得你在嘲讽我的智商。”
      
      池悦拍了拍窗户,从座椅上站起来,把圈椅搬回到了原位,叹息似的说道:“你放心吧,顺王不会过去的,真的要去孟轻尘那里,那也不会是在明面上过去,统共巴拉就那几千号人去和寒元驹的几十万军队打,他不要命了?顺王没有脑子吗?”
      
      池悦笑了笑,然后又说道:“《官场斗》第十集里,乾隆皇帝废了刘墉中堂的职位,刘墉回了府,把自己的一众下仆都喊了过来,就问‘中堂我待你们好吗?’下面人都说‘好,中堂待我们好。’然后刘墉又问‘那我现在遇上麻烦,你们帮忙不帮忙?’他身边的随从张成刘安于是就过来问‘老爷您说,我们怎么办?反呐?’刘墉一把打在他的头上,说道‘你这不胡说八道吗?统共就这四十七个人,反?造反玩啊?’哈哈哈……这虽然是个相声,只是图观众一乐,但是一样的道理,顺王反,怎么反?他现在除了忍,别无他法,现在的情况连我都清楚,顺王又怎么会不清楚?”
      
      系统万分不解的问道:“那怎么办?”
      
      池悦轻声道:“你别急,这种大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
      
      顺王是在一天夜里出发的,他走的太晚又急,池悦并没有来得及和他见上一面,不过这也无所谓,见上面了说啥呀?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顺王大人要为他的前途努力了,池悦自然不能拖他的后腿,还要在后面给他拍手鼓掌称赞我们顺王真是顶呱呱。
      
      不知前方战事如何,总之池悦并不担心,她最近也没有闲着,叫系统给她找了一个人,虽说过程有些艰难,但是人好歹是找到了。
      
      池悦找的那个人,住在离皇城有些距离的百家村。
      
      池悦收到这个人的住址之后,细细的思考了半晌,然后回房把自己值钱的家当都拿了出来,挨个数了一遍。
      
      这些家当,金钗玉镯之类的东西,被池悦数完之后,第二天就出现在了东大街的当铺里。
      
      与此同时,池悦怀里揣着一百两银子,高高兴兴的从当铺里出来。她没有直接回家,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家不起眼的茶铺,小门小面的,只有外面挂着一张白布,上面写着一个茶字,店里寥寥两三位客人,木椅子上泛着油光落着灰,还住着苍蝇。
      
      咦~啧啧啧,池悦皱了皱眉。
      
      柜台旁边有一位老板模样的人,低着头啪啪的在打算盘,明明池悦已经进来了,却连头也不抬,随意的喊道:“客人自己座勒您呐,本店小本生意,女儿红和二锅头~~~都没有啊,花生米和猪头肉~~~也没有啊。”
      
      头和肉这两个字的尾音拉的极长。
      
      池悦走到柜台边上,问道:“那你们这里有什么?”
      
      掌柜的头也不抬,平声静气的说:“茶啊,您老人家没看见?”
      
      池悦顿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劳烦您……给我上壶茶?”
      
      掌柜的抬起一只手,指向其中一张桌子:“茶在哪儿呢,客人您自己倒。”
      
      池悦扭过头,看见了那桌子上放着一个碧色水壶,还没开口说话,就听那掌柜的自言自语道:“沏茶的水是隔夜水,茶是去年发霉的茶,沏出来的茶水也不知道放了几天了,还有没有。”
      
      池悦脸色发青,回头一巴掌拍到掌柜的桌子上,咬着牙低声说道:“就你这店里的卫生条件,户部怎么不把你们赶出去呢?”
      
      掌柜的终于在此时抬起了眼,看见池悦,耸了耸肩,非常骚气的“嗯哼”了一声:“小妹妹,茶馆很多哦,你不如去别家?”
      
      池悦面无表情的说道:“不,今日我非要在这里喝茶。”
      
      掌柜的又耸了耸肩,继续低头算账:“那就没办法了,本店没有小厮,只有我一个,没办法招待你了哦,只能委屈小妹妹你喝过夜水,祝愿你不会拉肚子,嘻嘻。”
      
      池悦翻了一个白眼,索性不再跟他废话,只是轻声说道:“月黑杀人夜。”
      
      掌柜的一听此话,猛然间抬起头来,这一回他的视线不一样了,他敛下眼眸,来回的打量了池悦几圈,才低声说道:“风雨夜归人。”
      
      池悦一动不动,站着任由他打量,半晌之后,这个老板才一扔账本,对着池悦说道:“小姑娘,奇缤楼可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暗号,但是显然,你并不属于这里。”
      
      池悦挑眉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属于?”
      
      她说着,一边抬手在桌案上放下了一锭银子,银子的边缘闪着一圈白光,元宝的造型完美,份量还不小,池悦一出手,就是五十两银子。
      
      掌柜的倚着柜台“啊哦”了一声,表情却丝毫不变,他说道:“大方……可是我们这里,光是出场费就要一百两呐。”
      
      卧槽……
      
      池悦后背都是冷汗,却面不改色,又拿了一锭银子出来,和前一位一起并排放在桌子上。
      
      她看似淡定,心里却慌的一批:这掌柜的可千万别再加价了,别说钱了,她现在是连屁都没有。
      
      饶是如此,面上仍是一副滴水不漏的样子,池悦轻轻笑道:“如何?”
      
      掌柜的眯着眼睛看了她半晌,突然一弯腰,笑眯眯的对着池悦做出来邀请的动作:“客官,您请进,您来,您请上座。”
      
      他一边把池悦往二楼引,一边看了店里装成客人喝茶的手下,眼神轻轻一瞥,那几个本来要上来将池悦扔出去的人又缩着头坐了回去。
      
      掌柜的将池悦引到一间屋子里,进去了之后,妥善的关上了门。
      
      掌柜坐在了池悦对面,伸手替她倒了一杯茶,而后笑眯眯的说道:“您是面生的新客人,想必不知道我们奇缤阁的规矩,奇缤阁作为皇城最大的民间杀手组织,涉及的范围有抓奸,要债,寻找走失的鸡鸭猫狗……您看您有什么需求?”
      
      池悦开口说道:“我想向您借一个人,武功不需要太高,三脚猫也可以,只要可以对付普通壮年男子即可,就借一个晚上,如何?”
      
      池悦这话没有什么毛病,但是掌柜的神情突然惊异了起来,他反问道:“一个晚上?客人您想干嘛?我们这里从来都是卖艺不卖身的。”
      
      池悦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说道:“给我挑一个嘴严的,最迟明晚,我要看见人。”
      
      掌柜的脸上露出来为难之色,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堆画册,摆在池悦面前道:“不是我不帮您,关键是……我们这里的少爷,出场费都是很高的,比如这个忆枫公子,身段娉娉婷婷,好似少女,不但长的好,身手也好,江湖人送外号柳叶一刀。再看若梅公子……”
      
      池悦深吸一口气,伸手按住画册,轻声道:“随便找一个就行,找最便宜的那个,我相信你们这里的人,最便宜的那个也很厉害,起码比普通人厉害,那就他了。”
      
      掌柜看着池悦,为难道:“可就算是这样您也要先交钱啊。”
      
      池悦站起身,道:“我刚才都交了一百两银子了,你都说了我是新客户,难道不该有什么回馈新客户的活动?我先看看你们完成的怎么样,等你们来了人给我干完活,我再掏银子,就这么说定了。”
      
      掌柜的惊讶的张大嘴问道:“那结束了您要是赖账怎么办?”
      
      池悦不耐烦的说道:“那就把我自己赔出去,要是我最后付不出尾款,我就嫁给那个最便宜的执行任务的朋友,行了吧?”
      
      掌柜的听了池悦的话,愣愣的说道:“我的亲娘,也不知道这个兄弟是谁这么惨,又没有得到钱,还娶了一个这么丑的媳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官场斗》片段:
    刘墉到了家,往上房一坐,让张成、刘安赶紧打“碘”。
    您说什么?噢,问什么叫“碘”哪?
    就是生铁铸的那么一块铁板,跟云彩那形状似的,上边儿有花纹,当间有“脐儿”,这叫“碘”。打碘干嘛呀?中堂府的制度,这一打碘,“当当当当当当”,所有的底下人,全来了,厨子,老妈儿,使唤丫头……,一大群往院子里一站。
    刘墉呢,搬个凳子,站上边儿了:“我跟你们说啊,现在我的官儿,可没了。啊,我就问问你们大伙儿,你们在我这儿,我对你们怎么样?好不好?实话实说!”
    大伙儿异口同声:“好!中堂待我们好!中堂待我们好!”
    “好啊?我要有为难的事,你们帮忙不帮忙?”
    “跟中堂回:帮忙!帮忙!”
    “尽力不尽力?”
    “当然尽力!尽力!尽力!”
    这工夫张成跑过来了:“中堂,怎么着?咱们反哪?!”
    “反?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归了包堆四十七个人,造反玩啊?咱们反得起来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各位小可爱有兴趣可以看一下,超级好玩的相声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