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黑化之后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13

      池悦说完这话,坐在上位的皇上看了看她,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出来,似乎是觉得这事很有意思,他随意摆摆手,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便跳吧。”
      
      此话一出,池瀚海紧绷的神经总算是安定了下来,他长舒了一口气,就害怕陛下因为池悦擅自出来说话找她的麻烦。
      
      池悦站起身,正面对着顺王。俊美的少年抱着古琴犹在发愣。
      
      池悦看过他微笑,看过他冷淡,见过他锋利,却从来没见过他这般模样——顺王此时是少有的迷茫,他定定的看着池悦,似乎都要不认识她了。
      
      池悦暗地里冲着顺王眨了眨眼睛,他才如梦初醒般的,抱着古琴席地而坐。
      
      池悦在一边站着,看着顺王素白的手指按在琴弦上,她摆了一个姿势,定在了那里。
      
      悠扬的琴弦声响起,池悦随着其中音律慢慢动作。她今日穿的裙子外层是纱质,本来就有几分飘逸,此时转动着起舞,更是添了几分仙气飘渺之感。
      
      池悦学过两年舞蹈,虽然三分热度过了之后就没有再学,但是舞蹈底子还在。
      
      此刻跳的这舞,虽然比不上正经科班出身的舞者,但是出来献上一支好歹可以糊弄的过去。
      
      更何况……池悦偷偷看了顺王一眼,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有顺着顺王的拍子来,一直是顺王的琴声合着她的脚步,而池悦,只要瞎几把跳就行了。
      
      池悦越跳越high,都快要忘记这是在宴会上,顺王的音律美的空灵,池悦只觉得自己似乎是在荒郊野外,踏着清凉的月光在小河边独自跳了一支舞。
      
      顺王抬起头看着她,池悦今日穿着一件青衣,外面罩着白色的纱裙,她长长的黑色头发泛着漂亮的光泽,乖乖的垂在她的腰背上。
      
      少女脸庞白嫩,眼睛里的光芒都是温柔而又活泼。
      
      寒渊将视线从少女身上抽离出来,垂下眼眸看着他自己的手。
      
      不是不生气的,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对方是万人之上的君主,哪怕是当场要他死,圣上有命,他不能不死。
      
      只是一支舞,只是一首曲子,那又怎么样?
      
      顺王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已经分离成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东西,一个微笑着去抱古琴,一个站在一边,冷漠的看着所有人。
      
      但在这时,那道软糯的声音响起,一瞬间将他分裂的身体和灵魂合二为一。
      
      他看见有人在他旁边跪下,他头晕目眩,似乎是在做梦。
      
      十年以来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扛的,哪怕扛不动,哪怕筋疲力尽,也绝对不可以倒下。
      
      他听见女子说:“臣女略通舞技,可献上一支来为太子庆祝……”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出来呢?你出来了,他们嘲笑的就不止我了,他们还会嘲笑你。
      
      顺王想起来随喜问过自己的话:“殿下,您对池家小.姐是不是太过宠爱了,您喜欢上她了吗?”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好像说的是:“喜欢不喜欢的,又有什么用呢,我只知道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但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有什么东西变化了,就在今夜,就在此时此刻。
      
      顺王抿着嘴唇,近乎于敏.感的察觉到变化的东西是什么,他抬起头看了池悦一眼,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坠于情网,便如同坠入苦难之地,自此之后,哭笑皆由不得己。
      
      ###
      
      顺王的手勾出来最后一个尾音,池悦的脚步也堪堪停下,他们二人的动作几乎是同时停止,配合默契。
      
      池悦和顺王站起身,上前走了几步跪在大殿中央,池悦开口,巴巴的讨好皇上道:“恭祝太子殿下功成归来,天佑我敬国,愿陛下鸿福齐天,寿与天齐。”
      
      这话说的皇上是眉开眼笑的,他看着池瀚海道:“爱卿有福气啊,生了一个好闺女,好,赏。”
      
      池瀚海半是骄傲半是吓得一声冷汗,他站起身,唯唯诺诺的作了半天揖,屁都没有放出来一个。
      
      池悦听皇上说赏,倒是喜滋滋的谢了恩,接受了。
      
      这段小插曲过了之后,皇帝便下令门外舞女进来,该跳舞的跳舞,该上点心的上点心,总之是一片热热闹闹的。
      
      池悦在大殿上呆了一会儿,觉得脂粉气和酒气混合在一起太闷,她寻了个由头,起身走了出去。
      
      皇帝宴请百官的齐乐宫离御花园不远,甚至于打开殿门就看得见后面花园的景色,但是哪有直面的时候震撼。
      
      那几十亩的地界上,小桥流水,画阁廊厅,清澈见底的池塘上,飘着几朵莲花,湖中锦鲤游来游去,很是惬意。
      
      这可真是一个好地方,池悦在池塘中央小桥坐了下来,两条腿悬在外面一晃一晃的。
      
      不远处的大殿上传来丝竹的声音,静谧的夜色,柔美的歌声,大殿上的星火照亮了湖面上的涟漪,一静一动,当真是美到了极点,不似凡间风景。
      
      按理说这样的美景让人心情愉悦,池悦却不知为何,心中怅然若失。
      
      她从衣袖里拿出来小小的褐色酒袋,仰头喝下一口酒,这还是刚才在宴会上她趁着四下无人倒在她的酒袋里的,准备拿回去喝。
      
      听闻这种梅子酒乃是宫廷贡酒,只为皇室生产,普通人还真是喝不上,池悦尝了尝这酒,别说,还真是挺好喝。
      
      池悦撑着下巴,突然看见两道身影站在不远处的竹林旁,其中一道身影霞姿月韵,不用靠近只看仪态就看的出是谁来。
      
      而另一道……好像是曲雪瑶?
      
      好嘛,这下不用池悦瞎操心了,女主自己开始动作的找男二去了。
      
      池悦这边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身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你在看什么呢?”
      
      池悦愕然回头,发现身后那人……竟是太子殿下。
      
      太子的那身四爪金袍,看着有钱到在暗夜中也熠熠生辉,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池悦,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池悦看见了太子,连忙站起来说道:“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随意的摆摆手道:“免礼吧。”他看见了池悦放在地上的酒壶,说着话的同时竟坐在了池悦原来坐的地方的旁边,还拿起池悦的酒壶喝了一口。
      
      池悦:“……太子殿下那是我的酒壶。”
      
      太子喝过一口,不甚在意的说:“你的就你的呗,本宫都不嫌弃你,你还敢嫌弃本宫?”
      
      池悦:……
      
      她看的出来,在今天这夜里,太子殿下似乎不是很想恪守什么礼仪,池悦想了想,不等太子发话,便坐回了原位。
      
      这一下,轮到太子眼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池悦理直气壮的看回去,说道:“怎么,太子殿下喝了我的酒,还想夺我的位置不成?”
      
      太子看了她几眼,没说一句话,又把视线转了回去。
      
      池悦也没说话,她表面上看着前方,其实是在悄悄的看太子,她刚才还以为他是看上了她的酒袋才坐在了这里,没想到再次坐在桥上之后,她才明白太子坐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对面那两道人影,正对着太子和池悦坐的这个位置,视野开阔到前方两道人影做什么动作都看的一清二楚。
      
      太子沉默的看了对面一会儿。
      
      池悦摸了摸下巴,没说一句话,很沉得住气。
      
      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太子殿下先忍不住了,开口问池悦道:“喂,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坐在这儿吗?”
      
      池悦漫不经心的说道:“普天之下皆是圣上和您的地盘,您想坐哪里都行,哪怕是坐在这房顶,那也是您的自由。”
      
      太子被噎了一下,但是他犯不着跟一个小姑娘动气,尤其还是未来的顺王妃,要当自己嫂子的小姑娘。
      
      太子冷幽幽的看了一眼池悦,又把头扭了回去。
      
      池悦在心里默默的数着数,还没有等数到三十,太子殿下又扭过头来说:“你未来丈夫和我未过门的妻子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你就不担心?”
      
      “不担心,”池悦说道。
      
      “为什么?”太子问道。
      
      “大概是因为……”池悦说道:“我对顺王殿下有足够的信心?”
      
      此话一出,太子殿下又不说话了,片刻之后,他才说道:“你这话说的……就跟我不信任阿瑶一样。”
      
      “我可没有这样说啊,”池悦慢吞吞的说道:“这不是太子殿下自己说的吗?”
      
      太子殿下眯着眼望了池悦半晌,他似乎是没有话说,僵了半天,才“哼”了一声,起身走掉了。
      
      池悦又坐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来,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酒袋,太子碰过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动。
      
      池悦看了它一眼,也没有俯身去拿,拍拍屁股便走人了。
      
      下了小桥之后,才恍然看见桥旁立着一个人影,似乎在哪里等候多时了。
      
      池悦看见来人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你怎么在这儿?”
      
      顺王微微笑道:“我看见你出来才跟上来的,没想到找你的半路上被人绊住了脚步。”
      
      池悦“哦~”了一声,没有问那人是谁,反正她已经看见了,池悦说道:“这样啊。”
      
      顺王走过来和池悦并排走在一起,过了一会儿,顺王才状似无意的问道:“蓉蓉刚才和太子殿下,似乎是相谈甚欢啊。”
      
      ……得,你看又来一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