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

作者:这碗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

      发声的东西多的是,好不好听的区别罢了。
      
      戏班子停止了弹唱。艳阳满天,班主汗都不敢擦,双手绷直在大腿边。
      
      众女人不语。
      
      清风和流水,也停了下来。四周寂静无声。
      
      二十探手去拿石桌上的茶杯。即便轻放茶杯,也有叮叮两声。她放下、拿起,就这样嗑了几下。
      
      慕锦问:“这算什么?”
      
      他投过来的眼神,如同几日前的火红辣椒,又烧又呛。
      
      她唱的西埠关小调是跟娘亲学的。她不懂弹,不懂敲,哪知什么东西能奏响那首曲子?二公子的恶趣味就是拿她取乐,见她无力反抗,他就欢喜了。
      
      二十抬眼。
      
      慕锦的眉间沾染了毒药,跋扈得无需掩饰他的歹意。
      
      她又拿起杯子,左右掌心各握一只,以西埠关小调的旋律相互轻敲。一边敲,一边细看他的神色。
      
      叮叮响是凉亭唯一的声音。
      
      慕锦的笑容暗藏乌云孤星。
      
      十五端不准他的心思。二公子灭绝人性时,笑得最是美好。她就怕他这般笑着笑着,将二十给赶了出去。
      
      额帘掩盖了二十的情绪。在一个非常偶然的瞬间,她掌心一散,茶杯裂开了缝。手疼得只好松开,她眼睁睁看着杯子落地,发出清脆的余响,破裂的碎片飞到了慕锦的长袍边。
      
      她立即跪趴下去。
      
      “你又闯祸了。”慕锦逮住机会,一脚踩上她的肩膀,状似关心。"上回养伤养了多久?"
      
      二十缩起肩膀。那天她垮了半边身子,又被他逼迫变哑,足足到他大婚时才痊愈。刚才,她感觉掌心被一股外力震了一下,杯子就碎了。她几乎怀疑这是他施了手脚。
      
      十五拎起裙摆,起身陪跪在二十身边,她磕头恳求说:“求二公子开恩。”
      
      十一和十四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慕锦的脚轻轻晾在二十的肩上。
      
      只有承受力量的二十才知,他在看似轻盈的姿态中,动了杀机。她半侧身子歪了。她体会过这感觉,骨头错位,压迫身体,五脏六腑像是移了位。疼痛不知从哪儿发出,半身不适。
      
      十五避开了碎片,再磕头说:“求二公子开恩。”
      
      慕锦的眼睛晾在她的雪胸,那色泽让他想起盐,想起糖,也接近碎裂的白瓷。
      
      被他踩在脚下的女人太可恶了,他几次想杀了她。可是又念及什么。
      
      他踢开二十,沉脸到了亭外。
      
      树下的寸奔挺拔如松。二公子要听戏,贴身护卫自然没得休息。
      
      “寸奔。”
      
      “二公子。”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的眼睛,找个良辰吉日,把她的眼珠挖了。”慕锦的话音如同冰窟捞出的利刃。
      
      寸奔答:“是。”
      
      出了一口恶气,慕锦回去了崩山居。
      
      一个时辰之后,他倚在亭台,嗅嗅盘中的生肉。
      
      腥味和血气招来两只灵巧的食人鱼,一口獠牙先浮出水面,牙上还有细碎肉丝。终究腐肉不及生鲜美味。凶猛的东西二财搅乱了水面,打碎慕锦的扁长倒影。
      
      “寸奔。”慕锦懒洋洋的。
      
      “在。”
      
      “叫大夫给那哑巴治治肩膀。”他作势要抛肉。
      
      引得东西二财跃出了水面。
      
      他又笑着收住:“把肩骨接上去。用最好的药,我今晚要上她那。”
      
      寸奔迟疑半瞬。和苏燕箐圆房一事,二公子浑然忘却。成亲以来,他只翻过二十的牌子。再多的疑问,寸奔也不能问:“是。”
      
      吊足了东西二财的胃口,慕锦洒下几片生肉。“交代下去,把她养胖些。那女人很能忍痛,给东西二财生吃进补最适合了。”说完,他看寸奔一眼。
      
      寸奔喉结滚了滚,答不出话。他领命而去。
      
      ----
      
      比起上一次,慕锦今天杀气更胜。
      
      二十的肩骨脱臼了,若不是十五和十一扶着她回来,她几乎倒在半途。
      
      十一扶二十到床上,再挑开二十的衣裳,倒抽一口气。
      
      由颈至肩,二十白皙的肌肤缀上了点点血紫。十一见过一个残废人,手臂也如二十这样僵硬垂落。
      
      十一忙说:“出去找大夫吧。若是不及时救治,我担心落下病根。”
      
      “我去。”十五跑了出去。她再笨也感觉得到二公子对二十的敌意。可二十是这么多女人中最没存在感的,如何得罪了二公子,十五想不明白。
      
      走出掩日楼,十五低头回忆今天的事,没有留意迎面而来的寸奔。
      
      这些婀娜多姿的女人们,寸奔只凭腰牌辨认。他叫住她:“十五姑娘。”
      
      十五刹住脚步,抬头。寸奔是二公子最亲近的护卫,他的出现代表了二公子有所吩咐,她立即上前:“寸奔。”
      
      二人距离太近,寸奔后退一步,才开口:“二十姑娘在里面?”
      
      “在。她伤了筋骨,我正要去请大夫。”十五掩饰不住脸上的焦急。
      
      寸奔说:“二公子请了大夫,劳烦十五姑娘领进去。”
      
      十五这才见到那位长须的中年男人,她心中一喜,嘴上问寸奔:“你不进去吗?”
      
      “我在楼外等候。”掩日楼是主子侍寝的居处,他一个护卫,上次进去已是不合规矩。
      
      十五顾不上寸奔,转脸向大夫:“大夫,你懂望闻问切吗?病人是二公子的姑娘,伤在肩上。”
      
      寸奔跟着侧眼看大夫。
      
      大夫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窥视二公子侍妾的香肩,他谨慎地回道:“可隔衣接骨。”
      
      “好好。”十五放心了:“大夫,你随我来。”
      
      寸奔返身,抱手靠着一株白榆树。
      
      二公子对二十抱有何种心思,寸奔尚不得知。不过,今天亭中情景,他观察得仔细。二公子暂时不会要二十的命。
      
      如果二公子想她死,脚没踩上她的肩,恐怕她已断气了。
      
      ----
      
      大夫给二十接上骨,开了几帖药。
      
      二十服完药,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记不起自己有伤,翻身压到了左肩,她痛喘一声,赶紧又翻过来。迷蒙的双眼见到前方的身影,她立即清醒了。
      
      已是黄昏,屋外烫成赤金色,将交椅上男子的衣袍勾起了余辉。
      
      光是暖的,可二十不认为他有夕阳的和煦,她坐起身。
      
      “醒了。”在她翻身之时,慕锦就见到了。或者说,他坐在这里盯了她好一会儿了。
      
      她下了床,恭敬地行礼。中衣斜襟往伤处拉开,露出了肩上斑斓的痕迹。
      
      慕锦又问:“疼吗?”这仅是一句凉薄的问话,不含歉意。
      
      她若说不疼,二公子不高兴,又踩一脚。她若是喊疼,恐怕他也不高兴。
      
      方才,大夫刚走,十五懊恼地道歉:“二十,要不是我说起西埠关小调,你也不会受伤。我对不住你。”
      
      二十抚了抚十五的手。就算没有西埠关小调,慕锦也会寻其他理由欺辱她。她遭罪的原因,只有慕锦一人,与其他无关。因此,她说疼,或不疼,结局都是一样的。她索性不作任何回应。
      
      “赌气了?”他斜眉一挑。
      
      她心中一滞,还是给了反应——摇头。
      
      慕锦吩咐十一张罗晚饭。
      
      掩日楼和花苑没有奴仆,一日三餐由厨仆送饭。十一张罗的是碗筷,摆上饭菜,她退了出去。
      
      慕锦先坐下了,向二十招手:“过来。”
      
      二十拢紧衣襟,披了件外衣。
      
      他的风凉话响起了:“动作很利索啊,看来伤得不严重。”
      
      她僵了僵,随便在腰间打了一个结,走到桌边,坐下。
      
      “你要养伤,多吃多补。”慕锦漫不经心地说:“养胖了,就丢你下去喂鱼。”
      
      她沉默。
      
      他命令道:“吃饭。”
      
      他要的是听话的女人。她依言端起碗,白米饭嚼在牙尖,品不出香味。伺候慕锦,是她干过最苦最累的活。相比之下,以前当丫鬟的日子,反而成了美好的回忆。
      
      慕锦没有动碗筷,把玩着折扇,深不见底的眼睛落在她的脸上。
      
      二十低头回避。
      
      白玉长扇在空中翻了几转,倏地抵在了她的心口。他找到了新乐趣,用扇子戳弄她的左边柔软。
      
      她就知道,寻常折扇到了他的手里,也是凶器。她被戳得胆战心惊,深怕他一个不痛快,将整把扇子刺进她的心窝。
      
      她缓慢地吞咽嘴里的豆腐。
      
      慕锦拿扇子挑起她的衣襟,看着她的伤口。
      
      中午上了药酒,她的肩上留有浅黄的酒印,往下铺了一层紫黑的淤血,五颜六色错叠,失了美感。
      
      他收回了扇子:“吃饱了?”
      
      二十长睫颤颤,仍然觉得那把冰冷无情的扇子正虎视眈眈。
      
      慕锦话不多说,直接一句:“吃饱了就上床。”
      
      她一怔,僵硬地往嘴里送饭。
      
      “吃饱没?”慕锦用扇子拍拍她的下巴。
      
      她指了指窗外。暗示他,太阳没下山,不宜白日风月。
      
      无奈的是,二人毫无默契。他说:“知道了,关窗再做。”
      
      二十仔细地咀嚼,一粒米都像是山珍海味。
      
      慕锦哪会看不出她打什么主意,他不怒反笑:“慢慢吃,你吃多久,我延时多久。”
      
      二十食之无味。一来,这位难伺候的爷,阴狠的眼睛一直盯着她。二来,她有了担忧,这样下去何时才能离开慕府?她自问,她是一个最不起眼的女人,这二公子不知抽的哪门子风,三番两次折腾她。
      
      日落远山,天空铺了一袭红纱。
      
      十一进来点灯。她偷偷看看房里的男女,又赶紧退了出去。
      
      无论如何再拖拉,饭还是有吃完的时刻。一条清鱼,一盘碎肉,一碟青瓜,二十全部吃光了。
      
      白瓷盘子倒映着烛火的暖灯。
      
      终于放下了碗。二十想通的同时,为自己失笑。她是奴,他是主,她和他较劲,累的只有自己,还不如认清事实,当一个乖顺的女人。兴许他心情舒畅,就不为难她了。
      
      想归想,收拾盘子碟子时,二十还是慢吞吞的。
      
      慕锦握住她的手腕,“不用管了。”
      
      她稳住身子,竭力从过去的阴影里喘口气。
      
      他拉她到了床前,两手一伸,以眼神示意她。
      
      她暗暗告诉自己,顺从,顺从。她替他解了腰带。
      
      “你这脸……”慕锦似乎直到现在才看清她的模样,说:“竟无一可取之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差不多追平了,明天就是上新。



    逢青




    绊橙




    采红




    扶蓝




    却绿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