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叫妈妈!

作者:少地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因为嘉宾来自各行各业,送来参与拍卖的东西也是千奇百怪,上到珠宝皮包,下到照片手稿,甚至还有据说是某位大佬初次看到极光时捡到的石头……不过最令人发指的,估计还是某过气男明星贡献的一双袜子,注意,大拇指头还磨破了。
      
      这双蓝条纹罗圈棉袜被展示出来的时候,现场一片死寂。
      
      毕竟钱来不易,谁也没有这么想不开花几万甚至几十万买一双漏指头的破袜子。
      
      凤鸣这桌一开始偷笑的那位频频皱眉,低声嘀咕道:“也不知洗过没……”
      
      男星激情四溢的讲述了袜子的历史,无非是他当年在寒天冻地拍摄时多么艰辛,那部戏给他带来了怎样的荣誉,诸如此类。
      
      然后到了最后,破洞袜子流拍了……
      
      可惜参加宴会的嘉宾中没有他的脑残粉。
      
      凤鸣沉默良久,忽然碰了碰身边同样沉默的郭平,“这类人,在你们圈儿里多吗?”
      
      面上无光的郭平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拼命摇头,“不多的不多的!”
      
      虽然娱乐圈容易出奇葩,可这么不要脸的真的不多的!
      
      拍卖仍在继续。
      
      每位来宾都带了一样或是几样拍卖品,凤鸣拿的是原主私库里一座纯金打造的……盆!
      
      对,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盆,能盛水洗脸的那种……
      
      反正凤鸣看见这个黄金盆时,心情真是无法言表,哪怕外面刻着“聚宝”两个字都不好使。
      
      但显而易见,原主能打下如今的江山完全跟这个假冒伪劣的聚宝盆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原主别的不说,就是这个品味有点一言难尽,不管是人还是物。兴许是儿时苦日子过狠了,事业有成之后就特别热衷于订做和搜集各类黄金制品:
      
      黄金聚宝盆、黄金招财树、黄金财神像……
      
      甚至还有黄金镶钻的马桶……
      
      她都不嫌硌得慌!
      
      凤鸣就打算日后挑机会,慢慢的把这些辣眼睛的无用之物都慢慢捐赠或是套现。
      
      因为过于丢脸,拍卖时凤鸣跟其他几位嘉宾一样申请了保密条款,反正就是没人知道这惊天动地的黄金聚宝盆到底是谁提供的。
      
      女帝的表情平静的好似死水,看不出一点破绽,可内心却忽然倍感畅快:
      
      你们就猜去吧!反正我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没想到,这聚宝盆还挺抢手!
      
      经过激烈竞争后,它被一位房地产老板以420万的价格拍到。
      
      凤鸣:“……”
      
      她隐约记得那黄金聚宝盆净重十公斤,光是成本金价就三百五十万,再算上加工费……考虑到这就是个没有任何花样的盆,估计制作方也实在没脸加价。
      
      所以,如果正常拍卖的话,或许她还能赚几十万?
      
      凤鸣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她提醒安娜,“将这人的资料弄到手。”
      
      这是什么?这简直就是潜在的回收站啊!
      
      来都来了,倒不好空手而回,凤鸣胡乱拍了一条钻石项链,准备回头叫人看着重新整合成一条手链什么的。然后又为自己那套刚觉得任务超额完成,那边安娜就悄无声息的过来了。
      
      她表情不大好的说:“凤总,刚才强哥发现网上忽然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言论,主要是针对您的私生活……”
      
      凤鸣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亲自拿过平板看了。
      
      这个名为“八一八凤鸣背后的男人们”的话题已经空降热搜第五位,而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攀升,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登顶的。
      
      主要内容和中心思想都很简单,就是说凤鸣私生活混乱,前脚扒拉着尤盟不放,后脚早就跟意大利的野男人如胶似漆,而且很久以前就跟S开头的富三代暧昧不清。结果这才多久啊,又弄了个小鲜肉搁在身边!
      
      “呵呵,打脸了吧?之前不还都说是尤盟出轨么?”
      
      “卧槽,尤盟好冤啊,凤鸣跟S几年前就有苗头了好嘛!之前不都有过好多次照片吗?”
      
      “意大利那边是真的,有人去旅游的时候看见过他们在一起!”
      
      “太恶心了,真是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啊!”
      
      “我怀疑是尤盟,”安娜面容严肃道:“专门挑在这个时候明显是有备而来,晚会马上就结束了,里里外外守着的知名媒体就近三位数,这么短的时间内公关部全力以赴也不可能完全消除影响。老板,是否要考虑提前离席?强哥说直升机已经就位,随时可以调动。”
      
      他们在凤鸣经常往来的几个城市间长期申请航线,为的就是应对类似现在的各种突发状况。
      
      世人最喜欢这类具有杀伤力的八卦了,不管真实性如何,只要能看别人的热闹就好不是吗?
      
      如今凤氏集团风头正劲,这一波攻击冒出来,后面指不定就会有多少竞争对手推波助澜,乐得帮忙摸黑,也够他们头大的。
      
      谁知凤鸣却浑不在意的摆摆手,“行程不变。”
      
      看来尤盟真是走投无路孤注一掷了。
      
      像这种不痛不痒的流言蜚语,能耐她何?若是匆匆离去,那才是做贼心虚,落人话柄。
      
      于私,她本人根本不在意;
      
      于公,谁还没点花边新闻?资本逐利而生,是股民会因为凤氏集团掌门人多了几个新宠就纷纷抛售股份?还是董事会是傻的,要因为这个而集体挑衅她的权威?
      
      简直想太多。
      
      只要她能确保所有拥护者数钱数到手抽筋,别说风评了,又有谁会在乎她是人是鬼!
      
      见她确实不在意,安娜也就放下心来,觉得最近老板虽然变得有些陌生,可总体来说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更好:睿智、果决、坚定,跟着真是太踏实了。
      
      “对了,”安娜又低声说,“半小时之前,云海会所的经理亲自打电话过来,说您已经许久没去了……我觉得不太重要,就说您正忙,不过现在晚会也快结束了,顺便过来问问您的意思。”
      
      “云海会所?”凤鸣眼中有一瞬间的茫然,那是什么地方?
      
      安娜又提醒了一句,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就是温柔乡、风流馆!
      
      烟花之地古已有之,到了现代虽然没有那么明目张胆,可依旧在暮色下繁荣生长,云海会所就是其中之一。
      
      它家虽然原则上男宾女宾都接待,但是没有公主,只有少爷。因为类型多、质量高、隐私性好,在国内外富婆圈儿非常有人气,经常有国际友人慕名前来,女总裁凤鸣就是座上宾之一。
      
      凤鸣这两天确实有点累了,略一思索,“去,也叫上西林和强哥,人多热闹,都记在我账上。”
      
      安娜笑眯眯去了,西林和强哥果然爽快的应了,约好一小时后云海会所大堂汇合。
      
      晚会结束时,郭平还特意过来跟凤鸣道别,又约好了来日再见面说说细节,这才满心激动的离去。
      
      因为困扰自己许久的难题解决了,郭平整个人都显得意气风发,连背影看上去都多了几分鲜活气儿。
      
      凤鸣失笑,不免多瞧了几眼。
      
      安娜也顺着看了一回,笑道:“您又换口味了?”
      
      若放在之前,郭导这样的呆子,老板肯定是看都懒得看!
      
      凤鸣轻笑出声,隐藏在夜幕下的眼神有些悠远,“那是逝去的天真。”
      
      她只是羡慕罢了。
      
      既然自己注定无法拥有,看别人肆意挥洒倒也不错。
      
      安娜听得云里雾里的,见凤鸣不愿多说,便止了话头,与保镖们一并护着她往外走。
      
      刚一出宴会厅大门,一行人就被此起彼伏的闪光灯包围了,一群媒体和混进来的狗仔七嘴八舌的问着问题,谁也不甘示弱,结果就是凤鸣一个都没听清。
      
      保镖们熟练地将老板护在中心,以血肉之躯铸就钢铁城墙,而四面八方全都是拼命伸过来的爪子和绿油油的眼神,乍一看简直犹如丧尸围城……
      
      凤鸣看了看腕表,双手很有气势的往下一压,轻飘飘道:“五分钟点名提问,或是空手而回。”
      
      她的语气不算多么强硬,音量也不大,但偏偏就有着神奇的效果:现场瞬间安静如鸡。
      
      是全军覆没还是八卦共享,都是多少年摸爬滚打过来的,关键时候利害得失还是分得清的。
      
      凤鸣环视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看了腕表,又随手指了一个看上去比较顺眼的,“四分四十秒。”
      
      那人顾不上许多,立刻顶着一众同行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犀利提问,“凤总,您对网上说您男伴更换太过频繁,以致私生活混乱的事如何看待?”
      
      凤鸣面不改色道:“成年人的感情世界哪有那么多一拍即合、一见钟情?不合适了自然要换,这是对自己和他人的负责,下一个!”
      
      “您没跟尚疆在一起,是因为尚老爷子棒打鸳鸯吗?”
      
      “无稽之谈,下一个。”
      
      另一名勇士马上接道:“自始至终,尤盟是你维持关系最久的一位,前段时间他被爆劈腿,引发舆论轮番围攻。可现在看来似乎是你出轨在前,请问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凤鸣一脸诧异加莫名其妙的看向他。
      
      那人忽然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这种眼神几乎让他觉得自己回到了小时候:被家长责怪天真不懂事的时候……
      
      “你几岁?”
      
      “啊?”记者懵逼。
      
      凤鸣不理他,“所谓感情关系,无非你来我往,赠与对方,并从对方那里得到精神或是肉/体上的愉悦和满足,但请问自始至终,尤盟先生赠与我什么?”
      
      众记者哑然,难得默契,心道……绿帽子?
      
      “区区一介男宠,哪儿来的底气跟我讲公平?”凤鸣冷笑。
      
      笑话,竟然有人妄图在男欢女爱上跟女帝讲公平?
      
      众人:“!!!”
      
      卧槽,好霸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说起奇葩拍卖品,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来,当年费翔曾拍卖过自己的一根胸毛……对,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胸毛……
    PS,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发红包吧,这一章二十四点之前留言的都有哈!么么哒,爱你们!



    演技派征服世界
    《吃货偶像》姊妹篇,也是一篇很萌的娱乐文



    这该死的变身
    会72变的姑娘威武雄壮!



    巨星们的糕点屋
    美食文,美食文,图文并茂的美食文~!



    重生之赢家
    很用心的写了,现在看也还几乎是最喜欢的一篇文!!



    星二代的那些事儿
    星二代的那些事儿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