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婚

作者:笑佳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8

      推完周芙, 徐柔嘉只欣赏了一眼周芙趴地的身影便飞快往后堂跑了。
      
      不跑不行啊, 周芷周芙姐妹俩一人带了个丫鬟, 她势单力薄, 真打起来肯定要吃亏。
      
      这也是上辈子徐柔嘉与周芷姐妹经常吵架吵出来的经验。
      
      跑到后堂, 徐柔嘉用力挤出眼泪, 求助地向崔夫子告状:“请夫子做主, 三表妹打我!”
      
      崔夫子正在检查学生们的课业,听到声音, 她疑惑地抬头, 就见徐柔嘉梨花带雨地跑了过来,桃粉色的裙子皱巴巴的,头上的绢花也歪了,随时可能会掉下来。
      
      徐柔嘉的声音还没落, 前堂紧跟着响起周芙气急败坏的声音:“阿桃!”
      
      徐柔嘉肩膀一缩, 逃命似的躲到了崔夫子身后。
      
      周芙、周芷姐妹俩眨眼就到,周芙红着眼圈死死瞪着徐柔嘉,周芷指着妹妹身上的土对崔夫子道:“夫子, 刚刚阿桃狠心将妹妹推到地上,妹妹的手都流血了。”说完, 她拉起周芙的手, 掌心果然擦破了皮。
      
      崔夫子皱了皱眉。
      
      徐柔嘉马上也伸出自己的手,一边抽搭一边解释道:“夫子, 三表妹先推的我, 她说是我连累的二表哥。”
      
      周芙大声狡辩:“我不小心碰的你,你是故意推我!”
      
      徐柔嘉不跟她比嗓门,低下头,小声地哭。
      
      崔夫子很头疼,怎么今天爷们打架,姑娘们也动手了?
      
      她可没有郭老的底气敢随意惩罚王府的小主子们,想了想,崔夫人命人去请淳王妃。
      
      周芷朝自己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玉环见了,用眼神询问徐柔嘉她要不要去请陆氏,徐柔嘉轻轻摇头。陆氏脾气火爆,容易吃亏。
      
      于是,淳王妃来槐园的路上,只遇见了姚侧妃。
      
      人到齐了,在周芙扑到姚侧妃怀里哭诉之后,崔夫子不偏不倚地讲述了事情经过。
      
      姚侧妃很生气,今日不但她的儿子挨了打,视为掌上明珠的小女儿居然也被人推了一跤!
      
      “你给我跪下!”姚侧妃厉声呵斥徐柔嘉。周岐是王爷的亲骨肉,她得顾忌王爷,这个臭丫头只是长得像柔嘉郡主,其实与皇家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就算她打了骂了,姚侧妃也相信王爷不会认真追究。
      
      徐柔嘉就不跪。
      
      姚侧妃立即吩咐她身边的丫鬟去按徐柔嘉。
      
      两个丫鬟刚要动,主位上的淳王妃突然轻轻咳了声,二女身形一顿,齐齐看向姚侧妃。
      
      淳王妃也朝姚侧妃看了过来,淡淡道:“这里是槐园,孩子们犯错自有夫子训.诫,妹妹稍安勿躁。”
      
      姚侧妃抿唇,一脸不悦地坐在了淳王妃下首。
      
      淳王妃又对崔夫子道:“我们请夫子过来就是为了教姑娘们礼义廉耻,今日两个姑娘犯错,夫子该怎么罚就怎么罚,不必有任何顾虑。”
      
      姚侧妃哼了声:“姐姐说的轻巧,敢情不是罚大姑娘。”
      
      淳王妃面色不改,目光扫过女儿周萱,她问崔夫子:“萱儿今日可有犯错?”
      
      崔夫子忙摇头:“大姑娘温婉端庄,最守礼不过了。”
      
      淳王妃颔首,看着姚侧妃道:“哪日萱儿犯了错,请夫子照罚不误。”
      
      三言两语就堵住了姚侧妃的嘴。
      
      接下来就是对周芙、徐柔嘉的处置了。
      
      众目睽睽,崔夫子犹豫片刻,只能选择公允:“三姑娘故意伤人坏了姐妹和气是过,宝福郡主有理不讲却冲动报复,有违女德,同样是过,各罚抄《女戒》三遍,明早交予我。”
      
      淳王妃嗯了声,叮嘱几位姑娘好好读书,这便走了,顺便叫走了姚侧妃。
      
      姚侧妃临走之前,扎了徐柔嘉好几道眼刀。
      
      徐柔嘉已经回到了座位上,低头看书,一副委屈却不敢闹的可怜样。
      
      饶是如此,周芙还是不甘心。
      
      第二堂课结束,崔夫子宣布散学,往常崔夫子都是最后离开的,今日她脚底抹油般最先溜了。
      
      大姑娘周萱走得也很快。
      
      徐柔嘉收拾好东西正要与陆宜兰离开,周芙突然喊了她一声,徐柔嘉回头,周芙笑笑,扬起手就扔了什么过来,“啪”地砸在了徐柔嘉脑袋上。徐柔嘉疼得吸气,低头一瞅,脚底下多了块儿紫薯糕。
      
      谁还没有糕点了?
      
      徐柔嘉一把抢过陆宜兰的食盒,抓起里面的三块儿豆沙糕就往周芙那边扔,这回周芙有了准备,早早躲到丫鬟身后去了。三块儿豆沙糕纷纷落地,周芙探出脑袋,见徐柔嘉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周芙终于出了口气,得意洋洋地与姐姐往外走。
      
      徐柔嘉瞅准机会,将提前藏起来的第四块儿豆沙糕丢了过去,刚巧击中周芙的后脑勺!
      
      “阿桃!”周芙彻底炸了,气冲冲折了回来。
      
      徐柔嘉从另一条路往前堂跑,跑着跑着拐个弯,就见陆定、周岐都在院子里,好像在等谁似的。徐柔嘉眼睛一亮,提着裙子冲向周岐:“表哥救我!”
      
      话音未落,周芙紧追了上来:“你给我站住!”
      
      徐柔嘉跑得更快,眼看就要接近周岐了,周岐忽然将旁边的陆定往他前面一扯,于是徐柔嘉就结结实实地扑在了陆定怀里。陆定当然要护着自己的妹妹,一手将徐柔嘉转到身后,一手防备地等着周芙。
      
      徐柔嘉这边有两个高挑的少年,周芙不敢硬闯,停下脚步要找亲哥哥周峻,可惜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人。
      
      徐柔嘉从陆定背后探出脑袋,朝周芙做了个鬼脸。
      
      周芙火冒三丈,病急乱投医,她指着周岐颐指气使地道:“四哥,她对我不敬,你快把她交出来!”
      
      在周芙心里,经常被二哥、母亲放在嘴边耻笑的四哥是低她一等的,理该听她的话。
      
      谁料周岐看都没看她,径直走了。
      
      陆定自然护着徐柔嘉、陆宜兰跟在他身后。
      
      周芙气得直跺脚!
      
      .
      
      周岐的陶然居与陆氏的小月居分别在槐园的东西方向。
      
      走出槐园不久,陆定瞅瞅两个妹妹,犹豫着对前面的少年道:“四爷,阿桃她们人少,我怕三姑娘带人在半路拦截她们,所以想送她们回去,可以吗?”
      
      周岐头也不回地嗯了声。
      
      陆定很高兴,转身对二女妹道:“走吧。”
      
      徐柔嘉眨眨眼睛,忽地绕过陆定,一溜小跑拦到了周岐面前。
      
      周岐皱眉。
      
      徐柔嘉犹豫片刻,指着他额头问:“表哥还疼吗?今日谢谢你了,不然我……”
      
      周岐冷声打断她:“以后少惹事。”
      
      徐柔嘉咬唇,这事能怪她吗?真是不讲理。
      
      周岐抬脚要走,徐柔嘉急忙拦住他,小声央求道:“表哥,你也送我们回去吧,她们怕你,不怕我哥哥。”
      
      周岐眼里闪过一道讽刺,他就知道,这丫头的所有卖乖都另有目的。
      
      不过,如果兄妹三个真被欺负了,母亲又要生气。
      
      “走吧。”周岐换了个方向行去。
      
      徐柔嘉对着他的背影笑了,一回生二回熟,慢慢来,不着急。
      
      路上,周岐一个人走在前面,陆定担心地问徐柔嘉:“你身上可摔疼了?”徐柔嘉与周芙在前堂发生的冲突,当时陆定、周岐就在院子里罚站,从头看到了尾。
      
      徐柔嘉摇摇头。
      
      其实她很疼,手心划破了,膝盖肯定也破了,但这事让陆定知道有什么用?换成外祖母,徐柔嘉早扑过去哭了。
      
      陆宜兰小声问她:“阿桃,你怎么那么大胆,连三姑娘都敢打?”
      
      此话一出,走在前面的周岐脚步也慢了下来。
      
      徐柔嘉不以为意地哼道:“她就是看咱们身份低才敢随意欺负人,我若不让她知道咱们也不是好惹的,以后她岂不会更猖狂?”
      
      陆宜兰仍然不放心:“她母亲看起来很厉害……”一身派头比姑母尊贵多了。
      
      徐柔嘉笑:“再厉害也没有宫里的娘娘厉害,姐姐放心,惠妃娘娘说过她会替我撑腰。”
      
      陆宜兰提醒她:“三姑娘可是娘娘的亲孙女。”
      
      徐柔嘉不想一再解释了,索性假装后怕地咬了咬唇。
      
      周岐回头,看到的就是小姑娘这副不安的模样。
      
      他毫不怜惜地警告道:“这是王府,你的一言一行都与小月居有关,以后当谨言慎行,远离是非。”
      
      这好像是周岐第一次主动与她说话,徐柔嘉立即乖乖表现:“嗯,我记住了。”
      
      小姑娘乖巧的脸蛋很漂亮,周岐却没多看,将人送到小月居附近,他便领着陆定走了。
      
      小月居里,陆氏得知徐柔嘉被周芙欺负了,又生了一肚子火,若不是徐柔嘉与陆宜兰联手拦着,陆氏都想去找姚侧妃算账。
      
      她气姚侧妃,姚侧妃也很恼恨小月居,黄昏时分,她叫来女儿周芙,悄声叮嘱了一番。
      
      .
      
      淳王今天很忙,天快黑透了他才回府,刚进门,旁边就冲过来一道娇小的身影:“父王!”
      
      淳王笑:“芙儿怎么出来了?”
      
      十岁的周芙撇撇嘴,伸出手心给父王看。
      
      淳王立即发现女儿手心多了几处破皮伤,他皱眉问:“怎么弄的?”
      
      周芙揉着眼睛道:“阿桃打我,我只不过是走路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她就狠狠推了我一把,害我从走廊里跌出去,浑身都疼。”
      
      淳王吃了一惊,阿桃居然这么坏?
      
      他看向一直弯腰候在旁边的曹公公。
      
      周芙偷偷瞪了曹公公一眼,暗示他别多话。
      
      曹公公只当没瞧见,言简意赅地交待了白日里槐园的三次冲突。
      
      淳王脸一沉,冷声道:“叫老二老四宝福郡主去我书房。”
      
      曹公公得令,马上安排小厮去传话。
      
      “你也去。”淳王寒着脸推开周芙,显然并没有相信周芙的一面之词。
      
      周芙有点害怕,缩着肩膀低下头。
      
      淳王先回正房更衣,一边换一边气,他在外面办差已经很累了,为何回了府还要为孩子们操心?
    插入书签 



    云鬓衣香
    霸道小叔爱上我



    我的物理系男友
    陆教授终于脱单啦,都市小甜饼



    快穿之娇妻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得炖!



    皇恩
    皇家的大凶兽与小仙鸾



    锦衣香闺
    他娶了好兄弟的小寡妇



    南城
    顾三爷与他的小侄媳妇



    你比月色动人
    糙汉刑警&秀美老师:他的小月亮



    国色生香
    吃货女主被真结巴·假高冷王爷花样宠爱的甜蜜故事



    影帝的公主
    穆先生&明小姐



    嫁给有钱人
    霸道总裁爱上我



    金枝御叶
    灵魂互换,公主驸马欢乐日常



    春暖香浓
    古言宠文:我与表舅舅不得不说的故事



    高调宠爱
    娱乐圈,名模影后&高富帅总裁



    霸宠
    摄政王的强取豪夺



    黛色正浓
    暖宠现言,陆迟&呆宝



    陆家小媳妇
    恩恩爱爱没羞没臊的夫妻种田文



    美人娇
    美人多娇,王爷折腰



    王府小媳妇
    小媳妇香喷喷,忠犬王爷馋哈哈



    宠后之路
    霸道王爷强娶娇花,非宠不可



    掌柜攻略
    大龄掌柜爱上我



    宠妻之路
    侯爷强娶村花,霸宠一世,白头偕老



    施主,你馒头掉了
    一对儿白馒头引发的欢喜爱情



    喜相邻
    她养大白狗,他养小姑娘



    欢喜债
    完结:明骚女主与闷骚男主的九场春梦



    恶汉的懒婆娘
    完结:小狼和懒丫的甜宠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