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上钩

作者:Fuiwe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6

      席杭回神,蓦的撑起手来,站直身体。

      金霖脸上缓缓染上红晕,扭头盯着电脑屏幕的画面,脑袋涨热起来。

      站她身前的少年往外瞟一眼门口,实话实说:“没什么,从扶手上滑下去了。”

      原淮慢悠悠意味不明地走近,没说话,直到到了金霖身边,摸摸她脑袋,去给电影按暂停:“先吃饭。”
      “哦。”

      席杭瞄一眼椅子上的人,眼见小朋友脸颊粉粉嫩嫩的,像是被什么热气熏得,他缓缓勾勾唇,新鲜地率先往外走。

      下到楼梯尽头了,上面才传来两道脚步声。

      金霖下楼后去厨房的水龙头洗下手,席杭跟着闲逛进去,装作看看有什么要需要帮忙拿的,然后晃到了她身边,压低声音低语,“金霖,宝贝金霖,待会儿好好说话,嗯?”
      金霖想起刚刚,脸上粉红又燃了起来,随口道:“三岁小孩说话都不经大脑的~”
      “……”

      席杭看着她脸上的颜色,也伸去洗手,然后拿沾了水的手指刮刮她的鼻子。金霖顿住,懵懵羞恼仰头。

      少年在她奶凶奶凶水光潋滟的凤眼里,微弯下身,背着外面所有人,和她平视:“还脸红了,想什么?”
      “……”她越发红了起来。
      席杭揶揄:“你几岁?在我眼里可不就是小孩子。”他又刮了刮她的鼻子,“听话,待会儿帮我一把,晚上原淮他们要去篮球场打球,我带你玩去。他们打,我们在边上吃宵夜,席杭哥哥给你烤鱼吃。”
      “……”
      “怎么样?小猫?同意就摇个尾巴。”
      “……”

      金霖挣扎两下,又挣扎两下,最后轻哼一声转过脸去洗手。

      吃饭时,一桌五个人,席禾雲只频频给丈夫的可爱外甥女夹菜,某次想起来桌上有个自己的伤患侄子,给他夹了后,顺着想起来就随口问:“金霖,席杭的手是打篮球弄伤的?”

      金霖还挺喜欢吃烤鱼的,所以……慢悠悠点头:“唔。”

      席禾雲边夹东西边掀起眼皮,“真的呀?”
      舅舅也顺着舅妈的目光扫来,金霖状似没注意到,乖巧颔首,“唔唔,打篮球。”

      席杭成功躲过了一劫,身心舒畅,一顿下来虽然断了手,吃的却比平时都多。

      他是舒服了,但饭后,金霖怕舅妈闲聊又问了什么,而她根本不知道席某人那只爪子究竟是怎么伤的,说破了晚上的烤鱼就泡汤了,所以她午后直接上楼找了客房埋进去,睡了长而深的一个午觉。

      席杭和原淮是从来不午睡的,下午一直在后者房里打游戏。

      原淮问他怎么哄骗金霖给他做假证的。
      席杭没回答,转而忽然换了个话题,低语:“快开学了,你喊几个人晚上打篮球吃宵夜。”
      “??”原淮不解,“你一个腰伤手也伤的病患,组什么篮球?”
      席杭:“我不打,我就吃宵夜。”

      “……”牛逼。

      原淮不明所以地顺着在游戏里发消息。

      自从席杭腰伤,一群人出门玩的机会是断崖式骤减,眼下原淮破天荒地一喊,立刻跟池子里的鱼挣食一样,扑通翻滚,嗷嗷叫。

      晚上八/九点,睡了一下午的金霖精神十足地就被他们带着出门一起去玩。

      今天北市天气凉爽,金霖穿的一身米白色裙子,裙摆及她纤细的大腿中间,一头颜色明显的长发铺在腰后,人跟着席杭往篮球场边上的看台走,月色微风下,惹目得在篮球场下准备烧烤材料的一群男孩子纷纷扭头。

      “我靠那是什么?”
      “什么?人啊什么。”
      “外国人?”
      “不是吧,那小巧精致的五官,国人好嘛。”
      “怎么跟席杭走在一起,小女朋友吗这是,啧啧啧才几天没见,杭哥不愧是杭哥。”

      话落,和他们俩分开走过来的原淮到了,踢了脚说话的他同桌涂宥,“什么乱七八糟的,不知道闭嘴。”

      涂宥迅速抬头,嘿嘿笑起来,“不是,那是什么人?那么亲密地带着走,不是,带来打球,史无前例啊。”

      边上几个七嘴八舌地边看边问,原淮拿起球上场去,“我妹妹能不亲密?”

      一群人闻言,挑眉惊讶好奇,纷纷爬起来边看着那边的两人边往场上走去,所有人全部把这句话理解为:哦,席杭和原淮是表兄弟,那原淮的妹妹,和席杭也差不多是这层关系了。

      原来是妹妹啊。

      不过:“是真漂亮啊你看,”几个人一步三回头,“那小脸,那腿,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席杭的前桌祁昇转头上去,“原淮哥哥,介意我当你妹夫不?”

      一个球砸了过来,人眼前一黑。

      一群人打闹的笑声在夜色下缭绕开,有人心里稀稀疏疏窜着火苗,想着:得,问你不行,回头问席杭去,看席杭愿不愿意结个亲。

      远处隐约听到什么“妹夫”的席杭,眉眼微动,挑了挑,这时金霖仰头看满天星斗的夜空,不小心看到一颗流星,去抓席杭的手,“流星哦,你看到没有。”
      “没。视力不错。”他夸她。
      “……”

      金霖丢开他不理会了。席杭扫了眼人,又拿出手机看,昨晚给她发的微信红包因为过时没领取,被系统退回来了。
      “怎么不收?”他问。
      “什么?”她扭头过去,看到那个红包,“那是你赔偿我的,我不想和解~”
      “……”
      席杭蓦的失笑,她抿唇盯着他,席杭被盯得,越发好玩。

      他撑起了身子:“红包和解不了,那走吧,给你烤鱼去。”

      他们这群人每次出门打球都喜欢在边上草地支架烧烤,打完了气喘吁吁时喝酒吃宵夜,别提多舒爽了。
      暑假前半段时间,这样的场面三两天来一次,偶尔有人会带一两个女同学,后面席杭腰受伤,其他人喊他去负责吃就好了他也懒得出去。

      今天他主动来,一群人是很新鲜的,而且这会儿,他们在那挥汗如雨,席杭哥哥在草地上挽起袖子,生火加炭,手指翻弄竹签,风吹过,一片火苗窜起在空中,惹得边上的小可爱“呜呜~”的发出惊叹的一声,实在是吸引人。

      看着看着,投篮的失误率就越来越高。
      妈的,没心情打了。

      但是原淮还没打够,不许人退场,所以一群人骂骂咧咧哭天喊地在那儿继续陪打。

      这边,金霖想起来问:“你为什么没去打球?”
      席杭声线低低:“我腰不舒服。”
      “嗯?”她扫了眼他的腰,想起中午原淮说的,他打篮球伤的腰,“哦,那你不在家养着……”
      席杭给一只鸡翅刷上酱料,“小伤,养什么养。”
      “你不手也残了。”
      “……”席杭扫她,“哪残了?”他伸手过去,缓缓的,像电影里放慢的动作一样,到了她眼前,眼见她没有害怕阻止,他一把揉乱她的头发,跟揉小猫咪那毛绒绒的脑袋一样,触感尤其舒服。
      金霖:……
      席杭在手废了前及时收回来,继续翻弄烤架上的鱼,“再残,也可以撸猫。”
      “……”

      金霖很喜欢猫的,但就很不喜欢被他当做一样需要时时刻刻关照的小东西。
      所以转眼就要扑过去揍他,席杭在那一秒,把刷着酱料烤得酥脆香嫩美味十足的烤鱼递过来,停在她眼前。

      金霖停住,垂眸看着还发着滋滋声音,香气扑鼻的烤鱼,挣扎三秒,呜呜升起爪子接过。

      “好吃吗?席杭哥哥手艺怎么样?”他问。
      金霖:“五分。”

      席杭伸手去从她手中拿过来。

      金霖:“……”
      她扭头去看原淮,原淮那一秒正好投了个三分蓝转身,收到他家金霖小可怜的目光,瞬间拉了拉T恤喘气:“不打了,饿了。”
      “我靠终于啊,原淮哥哥开始体恤民情了。”一群早就想来看小美女的人顿时感激涕零。

      席杭听到声音,转过头把鱼还给她,顺着低语一句:“傻子吗?把他们招来抢食。”
      “抢我食的是你。”
      “……”席杭无言以对,只能悠悠继续刷着酱料翻面,自己一口没吃,只顾着伺候身边不好伺候的小猫。

      原淮过来后,直接拿起席杭的成果就吃,还瞪了他一眼。

      席杭不动如山。
      原淮轻呼口气,转到金霖那边,把好吃的都给她搬来,然后带着人到一边草地上坐着吃了。
      其他人稀稀疏疏靠近烤架,一看,没存货了,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边烤着涂宥边看着前面剩下个背影也曼妙勾人的小可爱,手撞了撞席杭:“杭哥,你妹妹叫什么?”
      席杭沉默着没说话。
      涂宥瞄他:“不会是你亲妹妹吧,毕竟原淮的表妹,那是不是姓席……”
      “闭嘴,姓金。”

      几个男生纷纷挑眉,金啊,这姓好听啊,闪闪矜贵,“金什么杭哥?”
      “金钱。”
      “……”

      金霖一个扭头,凶凶的,小爪子摩拳擦掌在地上眼看就要起来,如果不是被原淮按住。

      这边几个男孩子终于近距离看到小美人的正面,隔着炭火吹起的火苗,一头金白色头发的小美人坐在草地上,眉眼精致,朱唇紧抿,发丝在晚风里起落摇曳不停,活脱脱一个小仙女啊。
      疯了疯了!!

      一众人个个吸气,目不转睛。
      怎么办这门亲是真的想和这两位结一下了,彩礼就是日后努力学习的动力!

      席杭也扫了地上的小东西一眼,说:“叫这名字有福气。”
      “……”

      神他妈有福气,原淮扭头,眼神警告席杭,再惹金霖今晚睡阳台。

      席杭勾勾唇,收回目光继续烤鱼,两分钟后拿过去几支,全部放入金霖盘子里。

      瞬间春风拂面,战事稍歇。

      不多时几个人都过来了,有人开了罐啤酒喝,谈天说地地问席杭手怎么样,那天战况是怎么样的。

      席杭只听着,喝两口酒,没说。
      他不好说,金霖就坐边上呢,待会儿把她吓到了他今晚还是得睡阳台。
      他们今晚住在原淮家,这边与北凌街虽然都在城北,但是市区与近郊还是有点距离的。

      ——只是他不说,有人却要替他说。

      众人手中的啤酒还喝不到半罐,不远处空阔的篮球场忽的来了几个男孩子,其中一个穿着件隔壁二中的校服,手运着篮球,眼神斜向这边来。

      这边他们几个玩得好的都早就知道席杭那天和谁打架了,眼下一看,马上有人招呼席杭:“杭哥杭哥,你朋友来看你了。”
      “……”

      众人大笑。

      金霖不明所以地扭头去看篮球场的不速之客,原淮把她的小脑袋转过来,递过去一只玉米,“吃,小孩子不要乱看。”
      话落,边上席杭那前桌祁昇咬着鸡翅问席杭:“您看您老是自己上还是?”

      众人又笑,“这不是欺负伤患嘛,真是的。”

      说来,这群人真是比原淮这个说出“我姓原好吗,冤有头债有主,说了打我怎么办”的带血缘的兄弟要仗义得多了,已经有些蠢蠢欲动。

      篮球场那群人估摸着是早前他和金霖在这边烧烤,周围有人看到了去通风报信的,所以人来了后就很着急,篮球都还没摸热乎呢,就有人斜了准头,一个球穿过篮球板边缘,直接往他们这边砸了过来。

      金霖的脑袋被原淮按进怀里,末了球直接穿过她头顶,让他们其中一人起身拦住,下一秒拿下来当凳子坐了。

      原淮看了:“……”
      这球可不便宜,上面有球星签名。

      金霖吓到了,原淮和她换了个位置,原本她的背面就正好对着篮球场。

      换好后,原淮虚揽着金霖护着她,一边斜了眼席杭。
      后者和他对视一眼,扯扯唇,又喝了口啤酒,淡定着没说话。
      原淮问:“其中有三个是在操场拦我的,你他妈是把人揍得多惨,又寻仇来了。”
      席杭扭头扫了下,慢悠悠闲闲道:“那天六个,今天里面只来了一个。”
      “就是你那天伤了五个,服气,杭哥这骨折得不亏。”

      席杭斜睨他,原淮笑了笑,适时转移话题,“你照顾金霖,一定护好了。”
      金霖抬头,懵懵地看他们,还没看清又被原淮挡住视线,不断拿东西投喂,“金霖乖乖的什么都不要看,待会儿跟着席杭哥哥,怕了闭上眼睛钻他怀里也行,很快我们就回去了。”
      她:“……”

      金霖悄悄掀起眼皮瞄斜对面的席杭,细若蚊蚁地呢喃:“他就挺让人害怕的。”

      原淮:“……”

      席杭:??
      他眯了眯眼眸,笑了,放下啤酒罐伸手张开怀抱,“来,席杭哥哥抱一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