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备胎之后我被反派和男主同时盯上了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这耳熟甚至已经承认自己身份的声音一出来,许承昊和阮辰轩同时变色刷的转头看去。就见灯光下,面色冷漠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目光紧盯许承昊,轻声疑问:“恩?”
      
      许承昊看见他就心里难受,防备的抱紧自己的小黄鸭花盆,理直气壮道:“难道不是你联系的阮辰轩,你最后守着她吗?”
      
      景一诚听着他明显不对的嗓音,扫了眼他的喉结,反问道:“难道不是你在路边捡到安柔雨并且把她送到医院的吗?”
      
      许承昊:“那你不是也非常关心安柔雨,还去调查过程什么的吗?”
      
      景一诚:“我去是因为你打电话喊我的。”
      
      许承昊:“我给你和阮辰轩都打电话了,就你来的最快不就是关心安柔雨吗?”
      
      景一诚突然扫了眼阮辰轩,冷静道:“那是因为我人身自由,没有被家族打压被未婚妻约束。”
      
      旁边的阮辰轩膝盖中箭,神色顿时难看起来:“我很感谢你们关心我女朋友,但是既然柔雨已经跟我在一起了,就不需要你们互相争辩谁更关心她了!改天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们照顾柔雨的!”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阮辰轩咬牙说出来的。
      
      许承昊毫不在乎:“随便。”
      
      景一诚冷漠如常:“不用。”
      
      这次阮辰轩的拳头都攥起来了,要不是安柔雨一直紧张的挽住他的手臂,说不定就抬起来给这两个讨厌的人一人一拳。
      
      四个人相处的气氛实在是不太愉快,许承昊又顾忌着景一诚这个疯子不定时抽风,等会又要吃自己的辣椒,便丢下一句“你们聊”率先转身离开。
      
      他没有管身后三个人的爱恨纠葛,而是飞速发消息跟李念吐槽他业务能力,并申请追回自己支付的二十八块八毛八巨款。
      
      李念:“……”
      “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申请驳回,最起码我是真的出人力出时间调查的。”
      
      许承昊:“虚报消息你还有理了!”
      
      李念:“我不是我没有,明明他就没有受邀,我冤!”
      
      许承昊:“我信你个鬼,他现在就站在我面前你敢信?”
      
      李念:“……那我退你六块六毛六好了。”
      
      许承昊:“……”
      
      拉黑!!
      
      三两下将李念拖入黑名单后,许承昊看着自己手里的小黄鸭嘟嘴花盆又忍不住头疼,越是想避开越是避不开,反派就是个神经病,根本不能按正常人的逻辑来推测。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他现在也没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见机行事离景一诚远远地!
      
      希望景一诚看见在一起的男女主角被吸引注意力,不要再来注意他的辣椒!毕竟就算有寓意的辣椒,肯定也比不上已经被抢走的人不是?
      
      这么一想,许承昊心里又宽慰不少,算了算结果的时间设定提前提醒闹钟,决定到时候假装接电话出去一趟,等收获完辣椒再进来。计划通√
      
      宴会的音乐突然中断,许承昊有些警惕的抬头查看,就见江老爷子笑呵呵的从楼上下来,一边跟大家打招呼一边走到高台上。
      
      江老爷子发言首先感谢大家给面子来参加他的六十大寿,顺便宣布江氏集团更换总裁,由他外孙江常鸣担任,并且当众介绍了一番自己年轻有为的外孙。
      
      这其中的用意在场人都心知肚明,无非是想趁自己大寿宴会给自家小辈铺路结交人脉。
      
      许承昊摩挲着手中的小黄鸭嘟嘴花盆,心里有些了然。难怪老爸会打电话让他来参加宴会,也难怪明明是江老爷子六十大寿的宴会,却来了一帮年轻的公子哥们。
      
      估计圈子里的长辈们都对这么宴会目的心知肚明,所以才会让年轻人来参加这次宴会,这是江老爷子给自己外孙铺路,也是圈里长辈为自己小辈搭桥,互惠互利。
      
      江老爷子将这些话说出来就相当于挑明了意思,等江老爷子宣布宴会开始时,场面顿时比之前还要热闹三分。这其中最受欢迎的除了主角江常鸣外,剩下的自然就是许承昊景一诚和阮辰轩三人。
      
      许承昊是这群年轻人中,第一个接手家中继承权的人,且许家百年底蕴丝毫不输江家或阮家;阮辰轩虽然之前发生过订婚事情导致有一段时间脱离位置,但严格来算他是属于圈内第二个接受家中产业的人,无论是手腕还是能力都非常优秀。
      
      景一诚就更不用说了,突然回归的神秘新权贵,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就连一些老牌世家都得让路,谁都不敢招惹的疯子型大佬。
      
      三个人站在一群除了继承权什么都没有的公子哥里,就跟鹤立鸡群一样显眼夺目,是所有人都想拉拢巴结的贵人。宴会一开始就有无数人围着转悠,各种拍马屁。
      
      许承昊游刃有余的应付着各路人马,还抽空跟江老爷子聊了会,将自己父亲的祝贺转述,恭祝江老爷子六十大寿。
      
      江老爷子十分高兴,夸赞许承昊几句,便让江常鸣代为招待他。
      
      “许总好久不见。”江常鸣伸手,两人碰杯。
      
      许承昊淡笑道:“好久不见,还没恭喜江少爷正式成为江总,恭喜恭喜。”
      
      江常鸣谦虚道:“说来惭愧,比起许总年少有为,我可是晚了好几年,实在是没什么好骄傲的。”
      
      “你这是在说我老啊。”许承昊笑了几声。
      
      两人商业吹捧半天,周围也开始聚集拍马屁的人群,各种彩虹屁听得许承昊似笑非笑,始终没有任何反应。直看得众人心里打鼓,心想这传说中好脾气的人也不是真的没城府。
      
      酒过三巡,许承昊靠着提前订好的闹钟假装接电话成功退出宴会,在江家的后花园找了处长椅坐下。
      
      此刻天色已晚,江家后花园早早的点亮欧式路灯将道路照亮,许承昊就坐在昏黄的灯光下,撑着脑袋等待辣椒苗结果。
      
      因为担心会有突发状况,许承昊定闹钟时特意提前了十分钟,导致现在辣椒苗一点动静都没有,必须再等十分钟。
      
      许承昊百无聊赖的打个哈欠,突然耳尖的听到身后有脚步声,顿时吓得打了一半的哈欠都收了回去,警惕的转头看去。
      
      好在,来的人不是反派。
      
      安柔雨有些局促的站在远处,“昊哥哥……”
      
      许承昊抬手制止她靠近的脚步:“你就站在那别动,有事直说。”
      
      安柔雨神色顿时从局促尴尬一路变化成内疚:“对不起昊哥哥,你是不是生我气了……之前在公司的门口是我不好,我误会你了,所以才会说那些绝情伤人的话。”
      
      “我要是知道昊哥哥还一直关心我会保护我救我,我一定不会冲动的……昊哥哥你不知道当我得知支付医疗费的人是你时有多高兴,真的,我没想到你说的再绝情也还是会帮助我。”
      
      因为着急,不用许承昊多问什么,安柔雨就主动说了一大堆解释原因的话。直听得许承昊神色变化莫测,险些吐血。
      
      他听懂女主表达的意思了!
      
      也就是说,自己将女主送到医院的行为,让女主误以为自己只是面冷心热,说的再难听心里还是挂念她所以在她危险的时候出现,像以前那样保护她,让女主才冷漠没多久的心再度复燃,并且为之前误会他而感到十分愧疚。
      
      对此,许承昊只能卧槽一声,在心里暗自后悔早知道就不管她了!
      
      安柔雨丝毫没有感受到许承昊复杂的眼神,还在远处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激动和开心,高兴的表示:“昊哥哥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误会你了,我知道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还是为了我好。”
      
      “对了昊哥哥,辰轩的这边你也不要担心,我会跟他解释清楚的,你一直待我这么好,不是亲哥哥胜似亲哥哥,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昊哥哥你也别生气,辰轩也是怕你阻止我们在一起,但是现在解释清楚了你是我哥哥,他就不会对你出手的,你放心。”
      
      说完这些,安柔雨期待的看着坐在长椅上的青年,却没有获得任何回应,忍不住奇怪的喊了声:“昊哥哥你怎么不说话?昊哥哥你再听吗?”
      
      长椅上的青年微微抬头,漫不经心道:“恩?你还没走?”
      
      安柔雨还想继续说的话顿时全部堵在嗓子眼里,上不上下不下的差点没憋死。
      
      她羞恼尴尬的瞪大眼睛看着青年,本来想说这里没人不需要伪装时,就见青年竟然直接闭目养神,故意忽视她!
      
      这竟然是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安柔雨有些茫然的看着对方,当那种清晰直观的冷漠扑面而来时,就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开始怀疑之前的判断是不是真的……明明自己出事他还是赶到救下了自己,可为什么再次见面却这么冷漠?
      
      支付医药费的签名的确是他,可冷漠对待她的也是他,安柔雨都不知道该相信哪个才是真的他,哪个又才是他的伪装。
      
      她穿着礼服站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可坐在长椅上的青年却眼皮不抬丝毫没有反应。安柔雨委屈又伤心,最后只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低声道:“辰轩应该跟江老爷子聊完了,我也该回去了,昊哥哥我先走了。”
      
      长椅上的青年仿佛雕塑一样,没有动静也没有反应。
      
      安柔雨咬咬唇,垂头丧气的离开。
      
      等女主一走,身边顿时清净下来,许承昊慢吞吞的按亮手机屏幕看了眼,距离结果还有四分钟。
      
      一进入十月,昼夜温差开始变大,上午还阳光明媚温暖舒适,晚上就气温直降冷风嗖嗖的,不说穿着礼服的女主瑟瑟发抖,就连穿着西装的许承昊都开始觉得有点凉意。
      
      他咳嗦几声,有点担心自己感冒本来就没好利索,再吹会冷风会更严重。想想还是车里暖和,不如去车里躲会。
      
      想着,许承昊抱起小黄鸭,正准备离开之际,眼神余光却瞥到什么,整个人徒然一僵,猛地回头看去。
      
      光线暗淡的角落里,一团黑黝黝的人影不知何时就站在这里,一直用眼睛静悄悄的盯着他,宛若伺机偷袭的恶鬼,看的许承昊后椎骨迅速攀升起一丝寒意,头皮都有些发麻。
      
      他吸了口凉气,大声呵斥道:“谁在哪里!”
      
      黑影动了动,迈步从角落里走到路灯下,昏黄的光线清晰的照亮他的脸庞,将他的轮廓都柔化几分,他抬眸道:“我,景一诚。”
      
      冲到嘴边的脏话被许承昊硬生生忍下,他咬牙道:“你神经病啊伪装什么背后灵!吓唬人很有意思吗?”
      
      景一诚:“我比你先来的。”
      
      这意思就是他自己没发现,所以活该受惊吓???
      
      许承昊忍不住翻白眼,对于反派的逻辑和思维是服气的。
      
      景一诚优雅的坐在长椅上,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能跟你聊一会吗?”
      
      许承昊低头看了看小黄鸭,冷漠拒绝:“我不认为以我们的关系能好到坐在一起赏月。”
      
      “关于许氏集团。”景一诚抬眸看着他,明明是坐着比许承昊矮一截,可偏偏却气势凌人,无端的给人一种压迫的威胁。
      
      许承昊拧眉看他:“景总到底什么意思?我开始以为你是因为安柔雨的原因所以才会针对我。现在我已经放弃了安柔雨,景总却突然开始针对我的家里,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不,我只是想跟你谈一谈阮氏集团针对许氏集团即将做的事情,并且愿意跟你合作。”景一诚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最起码我们还是可以坐下来商谈的,不是吗?”
      
      男主对许氏集团下手?许承昊微微一惊,仔细分辨着反派的神色,试图寻找出破绽。
      
      按理说男主站在中间,一要提防许氏集团二要提防反派势力,正处于腹背受敌的时候,怎么可能会突然想对许氏集团下手?
      
      更重要的是他的仇恨值应该比疯子反派要低很多吧?
      
      似乎看出了许承昊的疑惑,景一诚慢条斯理道:“那是因为我也放弃了安柔雨,并且全面撤回打压势力,再不与我为敌的情况下,他肯定不会主动招惹我。但是如果他想趁此机会成长,扩大阮氏集团版图的话,似乎也只有许氏集团值得他动手吞没。”
      
      许承昊注意力全被第一句吸引,懵逼道:“你也放弃安柔雨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承昊:等等,这跟我拿的剧本不一样!!
    感谢小天使投喂~~~
    叶枫染染扔了1个地雷
    屿柚扔了1个地雷
    一枚小仙女扔了1个地雷
    一烨之鶖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