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备胎之后我被反派和男主同时盯上了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李念走后,家里瞬间安静许多。许承昊正躺在床上YY怎么报仇跟反派互相伤害的时候,就接到了许爸爸的来电。
      
      时间久了,许承昊摸到一种规律——许妈妈打电话一般都是喊他回家,而许爸爸打电话一般都是让他参加宴会督促他的人际关系。
      
      果然,电话一接通,许爸爸就表示接到邀约去参加后天宴会,但是他年纪大了也懒得应付这些场合,希望他代为参加。
      
      从某种程度上讲,许爸爸也是希望能将自己的人脉转给自己儿子,让自己儿子能运转人脉帮助他走的更远。
      
      这都是来自长辈的馈赠,许承昊自然不能推辞,正好后天他感冒就差不多了,直接答应下来。
      
      许爸爸叮嘱完,突然道:“你声音好像不太对劲,吸烟了?”
      
      许承昊下意识摸了摸嗓子:“没,就是嗓子不太舒服,我等会含块西瓜霜就行了。”
      
      许爸爸拿出直男式安慰:“多喝热水。”
      
      许承昊:“好。”
      
      许爸爸:“恩。没事了,早点休息吧。”
      
      “好,晚安。”
      
      跟许爸爸结束通话后,外面的天色已经转黑,正好保姆也到了下班时间,提醒许承昊吃饭后就离开了。
      
      许承昊看了看,发现对方给自己准备的居然是专门研究的清淡药膳,很是用心。许承昊欣慰不已,觉得自己工资没白长,美滋滋的吃了顿晚饭。
      
      今晚上,本应该结果的大花盆辣椒苗依旧颗粒无收,许承昊一边叹气一边重新种上辣椒,转头看向小黄鸭嘟嘴花盆寻找安慰的时候,正好看到小黄鸭里的辣椒苗正徐徐绽放的小白花。
      
      许承昊欣慰的笑容还没展露,顿时又反应过来——后天宴会时间是小黄鸭辣椒苗结果时间!!
      
      经历完昨天的事情后,许承昊觉得有反派这种神经病的外面世界实在是太可怕了,小黄鸭这么弱小无助怎么可以在外面结果呢!!
      
      要是参加宴会把小黄鸭放在家里……好像离开自己更不安全……
      
      许承昊陷入沉思,最后决定打听一下反派去不去再选择自己要不要带小黄鸭去!
      
      就这么定了!许承昊用六块六毛六的红包将李念哄回来,让他帮忙调查景一诚最近动向,会不会去参加后天宴会。
      
      李念傲娇表示:“你以为六块六毛六的红包就能收买我吗?”
      
      许承昊:“那你还给我!”
      
      李念:“做梦!!”
      
      许承昊:“就这么说定了。”
      
      李念:“……”
      
      闹归闹,但老板的吩咐不能不听,李念虽然嘴巴有点损,但是业务能力能通过许爸爸的测试就说明是数一数二的。
      
      十五分钟后,他发来消息说:“他从事职业似乎很隐秘,没有任何确切消息。但是后天宴会并没有邀请他,百分之八十五的可能性不会参加。”
      
      这完完全全是个好消息,许承昊非常高兴,并奖励给李念一个二十二块二毛二的红包赞扬他的业务能力。
      
      收获到一排二的李念:“???”
      
      拉黑!!
      
      ————
      
      这边李念刚将调查完的结果汇报过去,那边景一诚也很快得知有人调查自己行踪。
      
      因为职业特殊的缘故,景一诚的行踪和人身安全十分重要,突然冒出个人打听他的行踪顿时让所有保镖都紧张不已,开始反向调查回去,并一同将资料汇报给景一诚。
      
      “李念调查我?”景一诚说完这句话,抑制不住的咳嗦了一声。
      
      旁边的保镖送上一杯温水,低声道:“是的,好像是在确定您是否会参加宴会。”
      
      景一诚浅辍了口温水缓解嗓子:“什么宴会?”
      
      “圈里江老爷子的六十大寿,据悉当天会一同宣布退出董事会,由他孙子江常鸣正式担任江氏集团总裁一职,也算是趁此机会给自己孙子撑场面。”
      
      景一诚手指点了点茶杯,嗓子里微微尖锐的疼痛令他皱起眉头。
      
      ……那天的辣椒实在是太辣了,他吃的太急居然伤了嗓子。
      
      保镖见他皱眉,还以为是不耐烦了,语速立刻加快:“我们猜测,可能是对方想打探您会不会去参加宴会,没有找到您的行踪消息后,才退而求次选择调查宴会。”
      
      景一诚问:“李念是许承昊的员工?”
      
      保镖:“是的,而且当天宴会阮辰轩和安柔雨很有可能也会参加。”
      
      说着,保镖小心翼翼的觑了眼景一诚的神色,低声道:“今天刚出来的消息……阮辰轩解除婚约再度成为阮氏集团总裁,阮家和周家都没有拦住他,而且阮家家主似乎被架空了。”
      
      景一诚平静道:“比我想象中快,阮辰轩果然是阮辰轩。”
      
      保镖默默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景一诚深思片刻,突然道:“给我找张请帖。”
      
      保镖:“是。”
      
      这个时候没人敢问景一诚不是放弃了吗,为什么又要请帖参与这种事情。大概也没有人能想到,景一诚要去参加宴会的目的不是安柔雨,而是另外一个人。
      
      ……
      
      宴会当晚,高朋满座。
      
      这个时候江老爷子还没有出现,大部分时间都是由他孙子江常鸣出面招待客人。许承昊将礼物递给他,寒暄几句就抱着自己的小黄鸭嘟嘴花盆直接入场。
      
      最近小黄鸭在许承昊身边出场率很高,几乎是走哪带到哪里,众人都习以为常,跟许承昊交谈的时候,还会打趣几句询问这是什么名贵物种。
      
      每到这时候,许承昊就会露出神秘的微笑,对询问的人说:“这就是辣椒苗啊。”
      
      众人:“……”
      
      一群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公子哥们的确没见过辣椒苗。所以在片刻无语后,他们又开始兴致勃勃的研究辣椒苗,纷纷表示:“原来辣椒苗是长这个样子的,花好像也挺好看的。”
      
      许承昊挡住他们的手:“刚开的花很脆弱的,别给我碰掉了啊……去去去,不许乱碰。”
      
      刚准备伸手的人悻悻的收回手,询问道:“昊哥您这个辣椒苗能结果吗?种多久才能结果?”
      
      “我也是刚开始种,还不太清楚……摸索着来吧。”许承昊含糊过去。
      
      有人道:“昊哥你为啥突然喜欢上种辣椒苗啊,你种个小桔子或者小西红柿多好。”
      
      许承昊面不改色道:“最近口味重,就喜欢吃辣椒。”
      
      对方道:“难怪听你嗓子不太对劲,是不是上火了?”
      
      许承昊轻咳一声:“前几天受寒有点感冒,所以嗓子不太舒服。”
      
      “原来是这样……”
      
      “最近降温,还是要注意身体。”
      
      众人正七嘴八舌聊天时,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骚动。众人一同转头看去,就见阮辰轩和安柔雨手挽手大方的走进来,举止亲密。
      
      阮辰轩西装革履意气风发,帅气俊逸的脸庞上带着笑意,微微偏头正在对安柔雨说什么。安柔雨明显有些紧张害羞,右手挽住他的胳膊像是抓住浮萍一般,紧紧依靠着阮辰轩。
      
      这一瞬间,许承昊明显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气氛变了,刚刚还嬉笑的人全部默默闭嘴,看起来似乎比他还要尴尬。他的脑袋上也仿佛被放了一个巨大的吸引目光的光环,所有人在发现男女主来到宴会后,都开始偷偷观察他的神色和反应,眼中的八卦之光比头顶上的水晶灯还亮。
      
      ——毕竟在所有人的眼中,他们的关系大概就是可以用狗血刺激四个字来形容。
      
      阮辰轩抢走了许承昊的未婚妻,许承昊散播退婚等消息回踩对方。双方闹到这种地步已经是明明白白的对立关系,根本不可能握手言和,突然遇见不是撕逼就是暗讽,肯定有好戏看!
      
      抱着这种想法,众人都若有若无的扫视着这三个人,期待着有什么新资谈出现。
      
      在这种氛围中,阮辰轩和安柔雨想不发现许承昊的存在都难,更何况许承昊的优秀是抹杀不掉的,他站在人群中犹如鹤立鸡群,身姿俊逸容颜闪耀,显目的令人难以忽视。
      
      但是他并没有理会阮辰轩和安柔雨,只是淡淡扫视一眼便从容收回视线,低头拨弄自己的辣椒苗,仿佛完全不认识他们一样。
      
      阮辰轩神色有一瞬间的惊讶,又迅速转为冷淡,之后不动如山一点其他表情都没有浮现,直看的周围群众扼腕不止,低声议论着这两个不是仇人胜似仇人的人见面怎么都这么冷静?真是奇了怪了。
      
      安柔雨拽了拽阮辰轩,两人低声说了什么,突然一同往许承昊这里走来。
      
      周围本来失望的人顿时又兴奋起来,有意无意的往他们的方向靠拢,期待听到什么劲爆的消息。
      
      “昊哥哥……”安柔雨在许承昊面前站定,小声道:“听说前天是你救了我把我送到医院的,谢谢你。”
      
      阮辰轩也似笑非笑道:“谢谢许总救下我女朋友,改天一定好好感谢。”
      
      许承昊能听到他咬重的女朋友三个字,不过他丝毫没有被刺激到,只是平静道:“不是我救得,是景一诚救得。”
      
      许承昊本来是想将锅甩给景一诚,结果没想到自己话音刚落,就听身后有人低声道:“我怎么不知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承昊:突然好尴尬。
    景一诚:这锅我不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