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备胎之后我被反派和男主同时盯上了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挂断电话后,许承昊默默将手机放回床头柜上退出病房,可怜兮兮的坐在外面长椅上。
      
      这跟他想的好像不一样啊……景一诚不是最讨厌自己在女主面前转悠,将他所有英雄救美的机会抢走吗?这次自己都主动提出避让了,愿意将机会让给他了,为什么又突然让自己等着?
      
      是想问清楚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还是觉得自己主动退让伤他尊严了?
      
      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十分钟后走廊里准时响起脚步声,正在胡思乱想的许承昊立刻回神,略有些警惕的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就见三人浩浩荡荡走过来,为首的正是景一诚!
      
      他穿着黑色长款风衣,脚踩皮靴,整个人如同移动的军刀,锋利冷刃,大步走来时席卷寒风气场逼人。
      
      许承昊自觉起身:“景总。”
      
      景一诚淡淡扫了他一眼,深邃深沉的冷眸看不出情绪:“许总。”
      
      双方冷淡的打完招呼,许承昊便直奔主题道:“她就在里面,你既然来了也没我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
      
      “等等。”景一诚喊住他:“你不打算跟我说说过程吗?”
      
      许承昊:“我不是在电话里都说了吗?”
      
      “你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倒在路边?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吗?”景一诚神色冷淡声音平静,可问出来的话却总好像在质疑他。
      
      许承昊笑了笑:“不好意思,还真不知道。”
      
      景一诚:“那就等等。”
      
      许承昊:“……”
      
      绕来绕去,最后还是走不了。
      
      许承昊坐回长椅,看着景一诚转头跟身后人沟通的样子,猜测对方应该是想调查过程来验证他有没有说假话。
      
      许承昊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说谎,所以在等待过程中理直气壮丝毫不心虚。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景一诚并没有进入病房关心安柔雨,而是跟他一起坐在走廊里的长椅上,等待他离开调查的手下回来。
      
      许承昊摸了摸辣椒苗的叶子,心不在焉的想到,反派好像对安柔雨也不是特别在意啊,来到医院在得知安柔雨出事的情况下,居然不是第一时间却又看自己爱人,好奇怪。
      
      脑海中的想法刚成型,许承昊就听身边人淡淡询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没有说名字,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是安柔雨。许承昊心想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表面上却故作平静道:“医生说只是累倒了,身上有些刮痕,重点是过度服用安眠作用的药品导致现在还没有清醒。”
      
      景一诚恩了声,突然问:“心疼吗?”
      
      许承昊警铃大作:“比不上景总。”
      
      景一诚浅淡的勾了勾唇角:“我不疼。”
      
      许承昊:“真巧,我也是。”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有一瞬间的对接,又旋即飞速分开,继续目视前方的目视前方,看辣椒苗的看辣椒苗。
      
      气氛似乎在这一瞬间降到冰点。即便他们坐在同一条长椅上,却丝毫没有互动和交流,仿佛空气中有一层无形的壁垒将他们互相隔绝,谁都看不见对方。
      
      走廊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好在没过多久离开的保镖就回来了,低声道:“查到了,安小姐是从安家跑出来的,据悉是因为她的继母想要将她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总当第三个太太,还想生米煮成熟饭,被安小姐发现跑了出来。”
      
      “安小姐因为过于慌乱和疲惫,没有注意红绿灯冲出路面,刚好倒在了路过的许总车上,后面就是许总说的,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到医院。”
      
      许承昊赞同的点头,非常喜欢他用的这个‘路过’,没错,他就是路过完完全全被备胎光环扯进来的!
      
      这下子应该相信他了吧!许承昊按耐住高兴的情绪,已经抱起小黄鸭嘟嘴花盆准备随时离开。
      
      景一诚听完所有过程后沉默两秒,突然侧头看向许承昊问:“你将人送到医院,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
      
      许承昊觉得他这是占了便宜还卖乖:“景总难道真的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吗?”
      
      景一诚抬眸:“我应该看出来吗?”
      
      许承昊微笑:“作为受益方,我觉得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景一诚似笑非笑的勾唇,没有回应这句话,反而对保镖说:“把阮辰轩叫来。”
      
      保镖应声离开,景一诚才再度转头看向许承昊,平静道:“我从来都不是受益方。”
      
      许承昊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自己给反派送上的大好救美机会,居然被他拱手让给了男主!并且还颇为深意的留下一句他从来不是受益方。
      
      这种看透爱情关系的言辞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反派为什么不走自己的剧情?!
      
      许承昊觉得好像有什么要脱离剧情的掌控,心里顿时警铃大作,起身道:“不管如何,我都不想再参与跟安柔雨有关的任何一件事情。这是你们的感情故事与我无关,很抱歉接下来不能再配合你,再见。”
      
      说着他礼貌的点头示意,准备转身离开时,却注意到景一诚的目光有些惊讶,视线并不在他的脸上而是微微下移,盯着他的胸口……胸口?
      
      许承昊立刻低头去看,就见自己一直捧着的小黄鸭嘟嘴花盆居然不知不觉到了结果时间,而且还成!功!了!
      
      一颗红通通类似朝天椒的果实挂在绿色的辣椒苗上格外明显,让人一眼就能看到这颗得之不易格外珍惜的成果。
      
      许承昊目瞪口呆半晌,眼中瞬间爆发出闪亮亮的光芒,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希望般,又惊又喜的注视着这颗果实。
      
      他,非酋,居然逆袭了!!!
      
      这一瞬间,就连景一诚都能感受到许承昊的开心和激动,仿佛一颗朝天椒是多么重要的东西,浑身上下都荡漾着喜悦的小粉花。
      
      景一诚微微眯眸,想起自己之前猜测的想法——这花盆是送给安柔雨的。
      
      或者这花盆其实并不是礼物,许承昊真正想送的是自己亲手培育的辣椒?!
      
      虽然很不想怀疑什么,但是许承昊这么多年的资料都印在脑海里,景一诚清晰的记得从年少到退婚前,许承昊曾送给安柔雨无数种多肉类植物或盆栽花朵,所以当初看见小黄鸭的时候,他才会第一时间怀疑这是送给安柔雨的。
      
      那他之前说不喜欢安柔雨,不想跟安柔雨牵扯上关系的言论全都是骗人了?!
      
      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一起爬出坑的友谊瞬间破碎,景一诚盯着还浑然不觉,正在开开心心准备收获果实的许承昊,突然抢先出手。
      
      许承昊只觉得一阵冷风从自己面前卷过,再定睛一看,原本挂在辣椒苗上的朝天椒消失不见,而站在自己对面的景一诚,则边后退边打量着被他亲手摘下来的朝天椒。
      
      许承昊呼吸微窒,紧张的向前追了两步质问道:“你干什么!”
      
      “别过来!”景一诚的脸上难得露出少许笑意,只不过这笑意在此时此刻莫名有些邪恶:“很紧张?”
      
      许承昊紧绷着脸,心脏随着他把玩辣椒的手势不断缩紧:“你到底想干什么!”
      
      景一诚冷睨着他:“我问你话你如实回答。”
      
      许承昊咬牙:“你问!”
      
      景一诚:“这是送给安柔雨的?”
      
      “不是。”许承昊努力压下自己的情绪,“这就是一个普通的辣椒!”
      
      “普通的朝天椒你为什么这么紧张?”景一诚步步紧逼:“是安柔雨给你的种子还是你们之前有什么约定?”
      
      许承昊都快吐血了,怒声道:“我只是觉得它对我很重要,这辣椒跟安柔雨丝毫关系都没有!”
      
      景一诚也冷声回应:“我并不认为,一个没有丝毫寓意的辣椒能让你这么在意!”
      
      许承昊骤然噎住,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
      
      景一诚看他这反应,立刻露出了然的神色:“我说对了是不是?看来你之前说的不喜欢安柔雨那些话都是假的了?你是在糊弄我?!”
      
      许承昊快郁闷的吐血了,憋屈道:“不是,我说不喜欢她就不喜欢她,这辣椒就算是有寓意也跟她没关系,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难道还不能有点自己的情趣了?我种辣椒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景一诚紧逼:“那你解释清楚这辣椒什么寓意,为什么这么紧张!”
      
      许承昊:“……”
      
      问题再度陷入死胡同,许承昊被这神经病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恼怒的那眼睛瞪他。
      
      看他这样,景一诚安静片刻,突然抬手将朝天椒放进嘴里,三两下吃掉了。
      
      吃!掉!了!
      
      这一瞬间,‘吃掉了’三个字就好像巨雷轰顶般将许承昊炸的脑袋一片空白,连反应都没有了。他呆怔着看了半晌后,整个人就好像被点燃的炮仗,彻底怒了:“景一诚你他妈疯了!”
      
      “我种辣椒怎么了!我就不能自己有点爱好有点生活有点其他追求吗?!我他妈是寄生虫离开安柔雨就不能活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这辣椒对我而言有多重要?我他妈倒了八辈子霉认识了你们这群混蛋啊!”
      
      “景一诚你就是个疯子!”
      
      怒吼完最后一句,许承昊捏了捏手中的小黄鸭嘟嘴花盆,好险没将花盆砸在对方惹人厌恶的脸上,但最后到底是理智占取上风,他愤怒的转身离开,完全不想看对方第二眼。
      
      这是许承昊第一次对人发火,状态甚至于有些暴走。完全颠覆了他以往谦谦公子温润绅士的形象,就连被骂的景一诚都是等人离开后,才反应过来,砸了咂舌道:“好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奖竞猜,这句好辣说的是辣椒呢还是许承昊呢?
    另外,景一诚现在脑子里的水,都是以后流的泪哈哈哈哈哈
    ——————————
    顺便感谢一下小天使投喂,么么哒(づ ̄3 ̄)づ╭❤~
    wug扔了1个地雷、wug扔了1个地雷、Jpepper扔了1个地雷、wug扔了1个地雷、wug扔了1个地雷、嘤嘤嘤扔了1个地雷、wug扔了1个地雷、屿柚扔了1个地雷、屿柚扔了1个地雷、屿柚扔了1个地雷、屿柚扔了1个地雷、屿柚扔了1个地雷、屿柚扔了1个地雷、19300346扔了1个地雷、叶枫染染扔了1个地雷、Fox扔了1个地雷、屿柚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