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鬼直播捉鬼

作者:苏打加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46人造天才

      终于来了信号的手机震了几下,来不及点开,私信的数量以看不清的速度上涨至几十万条,推送新闻噌噌噌地堆满屏幕,全是和他或陆衍川有关的。
      
      “生日会竟成谋杀的庆祝?!顾涌当天曾在明德景苑与聂语馨发生争执,并将她的手机摔碎!”
      
      “情杀?你所不知道的隐情——解密陆衍川与顾涌、聂语馨间的三角关系。”
      
      “陆衍川黑料大爆光!耍大牌,背后diss其他艺人,脚踏两条船……”
      
      媒体的特性便是捕风捉影,在真相大白之前先靠添油加醋的猜想赚一波眼球,简直是一场尽情发挥想象力的比赛,按实的报道反而无人阅读。
      
      不良媒体与瞎起哄的吃瓜群众将顾涌推到风口浪尖上,连带陆衍川一起被爆出成堆莫须有的“黑料”。像是绞刑架前围着的路人,他们或许在期待行刑的场景,或许在奇怪罪人的犯罪动机。但是没人会想绞刑架上的可怜儿是不是被冤枉了,在他们心中早已定罪。
      
      顾涌茫然无措,如同站在一块孤零零的礁石上,海水打着浪潮上涨,淹没了他的腿弯,不多时就能将他溺死。他打电话给陆衍川,想听他的声音,再道个歉说不好意思把你拖累了。
      
      机械的女音重复着忙音,其他工作号码也打不通。顾涌退出了社交账号,登上转发抽奖专用的小号,系统提示有新好友,陆衍川忘记密码的小号被找回,给他发了私信。
      
      “我在淮泾桥下等你。”
      
      陆衍川通过邱一篱联系了顾泽,他说了多种可能进入镜中世界的方式,陆衍川都失败了,只好先处理网上的舆论。来电不停的手机被静音扔到旁边,他坐在车后座上,用平板写着声明稿。
      
      气派的豪车停在昏暗的桥下,宽阔的河道离车轮只有半米的距离,已经被贴好了违章停车的罚单。顾涌敲敲车窗,他把碍事的手机扔到地上,打开车门,一下子把顾涌拽进怀里,紧紧抱住。
      
      “还好吗?”
      
      “嗯,还好。”
      顾涌被抱得透不过气来,鼻尖的空气带着陆衍川的体温。他偏过头,额头贴上陆衍川的脸颊。
      “我没事。”
      
      “狗在车中坐,粮从天上来。”前座的邱一篱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泪,“衍川啊,你写好了没?”
      
      “嗯。”陆衍川松开顾涌,把平板递给邱一篱,“你检查一下,没问题就替我发了。”
      
      声明以冷硬的语气表明顾涌不可能是杀人犯,请网友们在真相揭晓前保持理智,不要轻信任何谣言。
      
      用词得体,逻辑合理,但是没什么用。
      
      邱一篱咬住拇指尖:“衍川,我找人帮你代写。”
      
      “来不及了,直接发吧。”
      
      “你这声明可以一句话概括,‘老子相信顾涌你们不要下bb了可以不’。”
      
      陆衍川愣了一秒,才笑道:“没错,我想直接把你概括的这句话发出去。”
      
      “使不得使不得,我把你写的发出去了啊。”
      
      网友们并不买账,毕竟顾涌杀害聂语馨一事算得上“铁证如山”。声明发出几分钟后,评论暴涨了七八万,千篇一律在指责陆衍川包庇顾涌,要求他洁身自好,离顾涌这种杀人犯远一点。
      
      陆衍川早就料到结局,按住顾涌的手机屏幕让他别看了。
      
      邱一篱问:“能找到开车送你们回去的助理吗?他可以作证顾涌没时间杀人。”
      
      “找过了,公司说没有这个人。”
      高清录像里明明白白的显示着杀人犯就是顾涌,在证据过硬的情况下,恋人的作证极有可能不被列入参考范围内。
      
      助理失踪,陆衍川的作证无效,真是百口莫辩。
      
      “唉!怎么回事……”邱一篱懊恼无比,“怪我,要不是我喝了酒就可以送你们回去了……”
      
      “也怪我,看他挂着工作证就相信他了。”陆衍川忽然望向车窗外,“有人来了。”
      
      顾涌听见了冷冽重叠的摇铃声,那铃声并非耳听,而是从脑海内响起。心脏痛得像被刀剐着,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顾涌说不出话,皱眉倒在陆衍川的肩膀上。
      
      镇魂铃,常用于镇压小鬼小祟,对稍强的怨灵起不了作用。但若是灵力深厚之人共同摇铃,则能损害最强大的怨灵。
      
      “我看到了顾泽!太好了,他肯定能帮上忙。”
      
      邱一篱喜出望外,正要下车迎接挚友,被陆衍川阻止了:“别动,他不一定是来帮我们的。”
      
      他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直觉和顾涌痛苦的表情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他让顾涌靠在自己胸前,按下车窗查看情况。
      
      蓝色的灵火漂浮在来者身前,来者的面庞映上火光。他们神情静穆,精神高度集中,拿出面对最棘手的敌人的状态缓缓逼近。
      
      而顾涌,则是他们共同的敌人,是他们要围剿的目标。
      
      “师傅,小师弟在那辆车里。”顾泽指了指他们。
      
      “好。”顾清风的声音似乎又老了几岁,原本就稀疏的头发更秃了,“我今天就要清理门户,击碎这孽徒的三魂七魄!”
      
      夜风钻进来,顾涌打了个寒颤,心冷了个透彻。
      
      他听不见外界的声音,脑内的镇魂铃响彻不停,但他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他看着曾经朝夕相处的师傅师兄,他们面无表情,身后有一众捉鬼师面露鄙夷,像是要宰杀一只过街老鼠。
      
      剧痛之下,他不知道自己在哭,泪水顺着下巴流淌,落在陆衍川的手背上。
      
      陆衍川“啧”了一声,把他的脑袋按进自己怀里,关上车窗,对邱一篱道:“开车。”
      
      “啥情况啊?”车辆启动,邱一篱不可置信地看了顾泽最后一眼,踩下油门向反方向飞驰而去。
      
      前方早已设好障碍,成排的稻草人拦住去路,头部贴着符纸,上面有红墨水书写的顾涌的生辰八字。
      
      左侧是陡峭的土坡,车辆根本爬不上去,右侧是很深的河流。邱一篱没多想,打算径直撞开稻草人时,顾涌扯了扯陆衍川的衣角。
      
      陆衍川心领神会:“停车!”
      
      车辆猛然刹住,地面上碾出两道深痕,堪堪停在稻草人前十厘米的距离。
      
      若是撞倒这排稻草人,他的生命也差不多走到尽头了。顾涌看着布在稻草人上的法阵,哑然笑了起来。
      
      他的师傅,他的师兄,真的想彻彻底底地杀死他。
      
      他缓缓坐直身体,鸣铃声吵得他头疼欲裂,手放在拉手上按了半天才打开车门。
      
      陆衍川抓住他的手臂,说着什么他听不见的话,他摆摆手,又按住陆衍川的肩膀:“别担心,在车上等我,别下来。”
      
      他迎着冰凉的夜风下了车,围剿他的捉鬼师们恰好赶到,波光粼粼的河面染上蓝色的火光。夜风吹动他的发丝,绕过他纤细的手腕,他看向前方,与来势汹汹的捉鬼师们相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