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作者:讳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拒婚杀生道大能后(八)

      夜里的郁水宗寂静无比,只剩草木窸窣摇摆,年轻弟子挥斩千万次木剑的细微声响。
      
      霁摘星外披了件黑色的长衫,缎面繁复,有线绣星河。愈衬得他伸出来的一截手腕、一段脖颈,都雪白细腻。
      那黑发仍然微微散在肩头,随性无比。霁摘星此时不同白日那样规整,一看便知是休憩时让人强拉出来,透着一股慵懒意味。
      
      出宗的路并不好走。
      那些嶙峋突出的怪石横生,弄得谈琅心烦意乱,时不时便要照看一眼霁摘星。
      谁叫霁摘星如今一幅修为倒退,一推便倒的模样——谈琅怕他走半路就从这跌下去跌死了。
      
      夜色中,谈琅时常回眸,眸眼晶亮。
      他忍不住询问,语气冰冷:“要不要我牵着你?”
      霁摘星眼中的谈琅,向来不是体贴善良的性格。于是霁摘星略一思索,也反问道:“你不认路?”
      
      谈琅:“……”
      一路上谈琅再没开过口。
      
      两人便这么气氛沉寂地出了郁水宗。
      谈琅带着霁摘星熟门熟路,寻到一处如同废弃的隐蔽法阵,挥手摆上两颗中品灵石。
      站定后,霁摘星眼前微微一晃。
      
      睁眼便不再是那偏僻荒林,而是一条繁华街道,路边挂着殷红的灯笼引路,香风自那道路尽头传来,一股甜香气息。
      “跟紧我,”谈琅刻意冷漠、又带着点恶意道,“这里面可不仅有道修。”
      
      霁摘星微颔首。
      
      其实那路途拢共也没几步,谈琅带着霁摘星走进一侧阁楼中,香风淡去不少,又立即有白肤貌美的女婢上前俯身引路。
      
      “几位真人皆在后.庭。”
      
      月色饱满,一眼便可看清美人起舞,腰肢柔曳。这整栋阁楼都被包了下来,在后.庭设宴。谈琅的那些朋友们,都候坐在席中,等着他两人的到来。
      
      和谈琅厮混在一块的纨绔,大致都是些胆大妄为,不受管制的修二代。
      他们生在宗门望族里,行事荤素不忌。知道这次要整治的人,是那位从云端跌落的霁摘星,也不过犹豫了片刻——戏弄这般天骄,让他如笼中困兽般,岂不是更有趣?
      
      但当他们看见那黑发修士随着谈琅走进来时,都是微微怔愣。
      
      霁摘星简直和他们像两个世界的人,连出现在这等声色场合都格格不入。
      
      听郁水宗那些事听久了,他们都道霁摘星是个什么鸠占鹊巢的货色。如今一见,却发现他居然生得……这般好看。
      雪肤黑发,容貌昳丽。便是再厌恶他的人,也难挑剔出不好来。
      
      谈琅眼见着这些人的神情,甚至有些目光,近乎不掩痴迷,心中不知为何便生出一股火来。
      他面无表情地选位坐下,取了桌上酒痛饮而下。那些急湍流出的酒液,一下子浸透他的衣襟,一幅浪.荡情态。
      
      “带了个人来。”谈琅说道,“今天玩什么?”
      那戾气都快溢出来了。
      
      明眼人都能瞧出他心情不佳,心道谈琅看来当真和这么个美人势如水火。但或是抱着私心,或是还念着一起放.浪的情谊,纷纷按他们之前谋划好的话,笑嘻嘻答:“玩射箭啊。”
      
      霁摘星便坐在一旁,听闻他们讲取规则。
      
      他们这有九人,一人从签筒中挑一支玉签。玉签底端为朱色者射箭,底端黑色者,则蒙眼拿箭靶,等射箭者射过九箭为止。
      
      他们也皆是修真门人,自然不会用普通的弓。而是需以真元催灌拉开的灵.弩,箭头寒铁所铸,颇为危险。
      
      霁摘星只在一旁安静的听,既不出声也不反对,乖得出奇。
      
      那些纨绔们心中想,他应该是第一次来这么玩,都不怎么说话。
      
      定下了规矩,身边伺候的柔媚婢女便去取了签筒,让每一位修士轮流抽取。
      
      等送到霁摘星眼前时,他微微敛眸,也没拒绝,从那其中抽了支玉签,签底没有颜色。
      那婢女看他好看,有意亲近,像柔顺的猫一般靠了过来。
      偏偏霁摘星十分不解风情,动作微慎的半点没触到女子白腻的肤。
      
      还犹记得道谢。
      “多谢。”
      
      谈琅隔着一席懒懒地抬眼看他,见霁摘星的动作,不知心情为何好了点。
      他看霁摘星正低头审视那玉签,黑发披散,侧面所见他黑沉睫羽细密,如画中人。
      
      太好骗了。谈琅觉得。
      欺负起来都没什么意思。
      
      抽中“奖”的恰好是谈琅身边两人,他们走出去,相隔百米射箭。那蒙眼之人将箭靶举得离身边极远,口中叫嚷着:“你那破箭术,可别射到我了。”
      
      “废话。”
      那人运足灵力,将弓拉满亦有些吃力,最后下来,九箭偏了八箭。
      
      自然是被大笑讥讽。估计是他们私下规矩,还被索取了好些灵石。
      
      那被嘲笑的射箭者脸上微微发烫,目光不自知地就飘到霁摘星身上,见那人没看自己,既安心又失落,嘴硬道:“早知方才,就该一箭将你射死!”
      
      又玩了两轮,霁摘星始终未抽到带色的签。第四轮将开始时,倒是有人拦住,道:“这玩的没什么意思,不如再加个彩头。”
      
      “射中了,举靶的人要喝杯酒;落空便射箭者喝酒。”他笑嘻嘻道,又让女婢端酒过来。
      
      那酒并非凡酒,而是压了百年的灵酿,名为七日谈,极为烈性。
      
      其他人皆是应好,于是第四轮抽签又开始了。
      
      这次发签的次序略有不同,一圈人抽完,皆为未上色的玉签,最后也只剩霁摘星和谈琅两人未动手。
      
      这签筒早被做了手脚,谈琅再清楚不过。
      而霁摘星,便要去做那个“箭靶”,被蒙住眼睛,封住灵识,只能听着耳边的风声,感到未知恐惧——谈琅不会借此机会故意伤他。或者说先前有这个想法,也早打消了。
      不好和爹娘交代。
      谈琅如此劝说自己。
      
      而最后的彩头,亦是重点戏。那七日谈,是真切极烈,可醉倒金丹。霁摘星酒后若失态,甚至做出什么荒唐事来,他便用留影石记下来,便也是一个把柄了。
      谈琅也觉得自己卑劣。
      但他不知为何遐想到霁摘星醉酒时,又多出许多奇怪的想法来。
      
      霁摘星去抽那玉签时,谈琅便装作把玩佩玉,漫不经心地往那瞥一眼。
      
      便见霁摘星微微低头,莹润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玉签。玉签尾端是色泽殷红的一截。
      他微偏过头来:“原来是我来射箭。”
      
      “这如何可能?”
      其余暗暗关注的人,几乎是下意识反驳出声。
      
      “如何不可能。”霁摘星还是那副无害又温顺的模样,他微微笑道,“我惯来运气好,谈琅道友觉得呢?”
      
      “……”
      “的确如此。”谈琅道。
      
      他就算再迟钝,也看出是霁摘星反作手脚了。但是这时候又不好承认,如同不打自招。
      反正霁摘星大抵也射不中几箭——像谈琅这样近乎百发百中的人,毕竟是少数。
      
      谈琅拿着箭靶走至百米外。好在霁摘星也没有刻意手偏手抖,将那箭矢插在他的身上的打算。
      
      霁摘星合上了一只眼,也不像多费劲的模样,修长的指勾住弦,开弓时弓身微斜,他的脊背舒展而成一个相当漂亮的弧度,好似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让人目光都锁在他身上。
      箭矢疾速射出。
      
      谈琅只觉得手中箭靶微沉,耳边一下爆发出赞叹的喧哗。
      
      正中靶心,完美无缺。
      
      那些纨绔们是真心钦佩。要知他们光用灵力控稳这弓都困难,何谈能这么精密完美的一箭。
      
      谈琅微微抿唇,连蒙眼之布都未摘下来,让婢女送过来七日谈,一饮而尽。
      他酒量其实极好,但预料之外的,原是爆裂的酒力发散的这么快。
      
      直到第六杯时,谈琅被半蒙住眼的整张脸都红了。只觉得耳朵中、喉咙中都冒出热气,既疼且晕。
      他有些意识模糊起来。
      
      他的那些朋友们都有些怕了,原本是打算一杯灌醉霁摘星的,现在却是害怕谈琅喝死过去,纷纷出来打圆场:“到这里也差不多行了,不喝酒,我们看霁兄射箭——”
      
      谈琅一把推开他们,舌头都有些迟钝,不太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
      “愿赌服输。”谈琅道。
      “反正我永远赢不过你——”他抬头,虽然蒙着眼,但谁都知道他在看霁摘星。然后含含糊糊地,骂了句脏话。
      
      这时候就显得霁摘星特别冷静一人。
      他对着谈琅道:“你快站不稳了。”
      
      谈琅几乎是多年以来,和霁摘星作对到条件反射,立即道:“不必你假好心。”
      
      霁摘星只看他一眼,然后便连发三箭——只是这次,三箭一箭未中。
      
      “结束了。”他道。
      
      霁摘星便又放下弓.弩去取酒,那些纨绔们微微一愣,也来不及阻拦,便看霁摘星连倒了三杯。喝的特别急,是那种极容易醉的喝法。
      饮尽后,霁摘星便闭着眼冷静了一下。
      
      他神智仍还是清明的,只是面颊稍微发红了一些——然后就是雪白的肤几遍染透,连那微微露出一点的锁骨都是盈满了淡红。让人忍不住想去遐想,他是不是四肢百骸都染上了这抹艷色。
      
      霁摘星紧蹙着眉,慢吞吞道:“霁某身体有恙,颇为不适,先告辞了。”
      
      那些人里面都没个去拦霁摘星的,都莫名有些羞愧,支支吾吾地应好。
      
      霁摘星又微微颔首,脑中颇迟钝地回想回去的路径,可也不过几步的距离,便有些踉跄地停了下来——
      他脚步不稳,自然有修士眼疾手快地上前扶了一步。
      
      修士原本以为霁摘星是喝醉了,还颇有些脸红心跳,不好去看他的面容。但他又离得很近,便闻到了因院阁中香气太重,被掩去的一点血腥味。
      
      因方才射箭的动作牵扯,霁摘星旧伤未好透,又有些破损。喝了烈酒,更是催动伤势。
      
      “你、你受伤了?”修士有些许茫然慌乱地求助,“霁摘星流血了。”
      
      这一声简直振聋发聩,吓得谈琅心中一惊,酒醒了大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皮了,星星出来挨训
    修文,后.庭居然被和谐了,奇怪的知识增加了jpg.
    感谢在2020-02-29 10:05:41~2020-03-01 08: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幼稚园班长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子、、鸽本熊、诸余、恩桃、糖做的、民政局、4199032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颗 70瓶;我是你大哥叶英啊 60瓶;29866660 40瓶;小呀么小二郎 25瓶;豆腐 20瓶;阿婷、音栀画 19瓶;40515747、民政局、风声竹韵、喜欢的作者总是不更新、噗噜噜、向远方、南非、白罗 10瓶;哼哼、费事儿、枯犬 5瓶;干了这根辣黄瓜 3瓶;xxxx 2瓶;柒秒中的記憶、夏目贵志的女卡、懒惰、时至、叶落或成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