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作者:讳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拒婚杀生道大能后(十九)

      我知你们一宗门都是正人君子,对我别无所图……或许云疏除外。
      霁摘星想。
      
      若他知道眼前这群修士其实来自暝灵剑宗,恐怕霁摘星会选择早早避开,而不是刻意接近,套取和秘境相关的情报了。
      毕竟要是让这群修士认出,他就是差点成了他们老祖道侣的那位无名剑修,境况也实在有些尴尬。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几月,但他当日作为,恐怕还是会让这些弟子记忆犹新。也就是妖雾太重,他们看不清自己全貌,才这样温煦和善。
      
      霁摘星一个念头在心中转过几回,再面对陆灯明的邀约时,便更显得冷淡了。
      “多谢道友,我一人便可。”
      这次倒不是以进为退,而是十分诚恳的拒绝。
      
      然而他的推拒却并未起到作用。
      
      那叫方简的修士性格跳脱,已经低声抱怨:若是这件事传出去,免不了叫人说他们暝灵剑宗心冷如铁,眼看着同修见死不救。
      便是陆灯明,他虽然态度温和,却也透露着一股执拗意味来,沉默守在霁摘星身旁,肩上都落下氤氲的雾气。
      
      霁摘星无声地叹了口气。
      一个落单的、仅有金丹初期修为的修士出现在十分危险的灵域中,已经够不寻常了。而他就算性格孤僻,也不该拿生死大事开玩笑,去拒绝同门修士的帮助,放弃目前来看唯一的可行生路。
      
      霁摘星殷红的唇抿紧,散乱黑发从肩头滑落。最后他微微垂眸,极轻地应道:“多谢。”
      
      陆灯明听见那一句话,心中就抑制不住地泛出柔软。
      
      一行人从诡密幽深的密林中走出,陆灯明几次回首,大致是想搀扶一下脚步踉跄的白衣修士,都被对方冷淡又礼貌地拒绝了。
      因此他刻意将步伐放得很慢,好让那人走的不这样艰辛。
      
      一路上,陆灯明的声音低沉,像是在小心翼翼接近一只刚断奶的猫崽:“你叫什么名字?”
      霁摘星微微一顿:“……霁星。”
      
      方简和方游百无聊赖地跟在师兄身后,心道这名字没怎么听闻过。
      要知大世界中金丹修士虽多,但这么一个年轻的金丹真人还不至于到泯然众人的程度,便又多问一句:“出身哪个宗门?”
      
      霁摘星将记忆中,他道侣大典时受邀的那些宗门过了一遍,很快选定其中一个,低声道:“无镜门弟子。”
      
      方氏兄弟出身于第一宗门暝灵剑宗,显然是听闻过无镜门的。但是他对这个门派了解也并不多,只知他们是以血脉传承、联姻娶亲扩充弟子的宗门,从不收纳外人入宗,十分神秘。这么一想,藏着几个他不知姓名的年轻金丹修士倒也平常。
      
      妖雾渐薄,眼见要走出这片密林,霁摘星略微一顿,悄无声息地对自己用了匿容术。
      那张艷丽面容,顿时变成在修真界众人中平平无奇、泯然众人的清俊容貌。
      
      这匿容术比幻形术要高上一阶,属于四阶异法,虽不像幻形术那样可以改变身形,好处却是除非旁人比施术者高上两个境界,否则绝看不出这伪装有何处违和。
      这也是霁摘星在藏典阁里学的冷门术法,也就在逃出暝灵剑宗,回小世界时用过一次。
      
      当枝叶终于被拨开,灵域中罕见的温旭日光落在身后。陆明灯的心微微停顿,下意识侧过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金丹修士。
      
      ——他手持乌鞘长剑,肌骨在曦日下几乎是如雪一般的颜色,身形修长,唯独一张脸……
      的确无奇。
      在皆是美人的修真界中,甚至可以算的上丑了。
      
      他和自己想象中……有些不一样。陆灯明想到。
      便是在迷雾中看不大清,陆灯明也暗暗勾勒着少年的面貌。想象出来的画面极为动人,但眼前少年却是寻常,倒是那双眼睛,十分、十分的……
      
      陆灯明和霁摘星无意中对视一眼,只觉那眼睛仿佛勾勒着让人离魂的魅力,竟然让他觉得生得十分好看。甚至比他被那位以美貌强大出名的云留师叔还要动人些许。
      
      我一定是疯了。
      陆灯明强逼自己将脑中杂念抛出,对霁摘星温和地笑了一下。
      
      暝灵剑宗能来灵域的弟子名额并不少,只是他们都师从于不同主峰,派系差异颇大。像是陆灯明便是宗主弟子,这一脉跟随他的弟子都是玄华峰下的。
      而那些被陆灯明统驭的弟子,恐怕没几个想带上个不知根底的外宗人。可既然陆师兄开口,他们也不会反对,索性让人跟着就是了。
      
      接下来的路程十分奇怪。
      灵域边缘的妖兽大多为金丹期,至高不过金丹巅峰。便是出现了元婴期的妖兽,凭陆灯明的修为也可将其制服。所以他们这样浩荡一群修士,稍微修出灵智的妖兽,都会主动避开才是。
      之前也的确是这样。
      但是从布阵猎杀过那只蜃妖后,妖兽们便像处于躁动期般,经常主动袭击,成为他们法器下的功勋。弟子们从一开始小心翼翼地扒下妖兽皮毛、滴血不留,到后期疲惫麻木地只掏出内丹,再取一些身上的特殊部件就将兽尸丢弃——转变不过两日。
      
      虽然不必为追捕妖兽心烦,但是这频繁的进攻,未免让人太吃不消。
      灵域中的妖物何时变得如此之多?
      
      霁摘星是第一次进灵域,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样遭遇妖兽的频率有多不正常。
      
      陆灯明大致将霁摘星当成了带伤之身,每次有妖兽来袭前,都会在他身边,保护的滴水不漏。
      
      “霁道友,小心那玉凌蜂袭击,你站里面些。”
      “妖灵花在花期时,四溢的花粉有毒,霁道友用这湿帕掩一掩就好了。”
      “霁道友还请站我身后,这似蛟蛇不好对付。”
      
      堪称耐心细致的代表人物,让暝灵剑宗那些弟子都十分感慨,陆师兄对一个外人都这样体贴客气,不愧是下任宗主候选之一,这般气度与凡人不同。
      要说他们为何没想歪,实在是“霁星”那张脸长得太安全了些,他们陆师兄又没眼瞎,怎么会看上这样平平无奇的弟子。
      
      霁摘星在某些时候,脾气尤其的好。几乎是陆灯明让他做什么便做什么,杀妖兽的时候,陆灯明不需他出手,他便不出手,乖顺地站在后方。
      而且霁摘星是顺道跟上这些暝灵弟子,也不和他们抢夺资源。若是有什么珍稀灵草、妖兽精血,从来只在一旁看着他们采撷,偶尔忙不过来时会去帮忙——相处下来,便是有些暝灵弟子看不惯他连只妖兽都杀不死,也觉得“霁星”脾气实在很好,不好接着针对了。
      
      陆灯明其实有些过意不去,心疼他的太过晓事明理,便强硬地塞给霁摘星一些天材地宝。
      被拒绝时,他便笑道:“你两手空空回去,要怎么和宗门交代?”
      
      霁摘星略微犹豫后才收下,轻应了一声“多谢”。
      
      ·
      灵域中日月轮转极快,六个时辰便是日夜。
      修士们虽都有金丹修为,不必夜眠,但总归做了十几年凡人,有夜间停下歇脚的习惯。
      
      陆灯明抬头看着天上两轮诡月,算好时辰方位,心知到了佛谈花成熟的时候。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去摘取——佛谈花靠近灵域中心,其他弟子修为不够,只他一个元婴修为能快去快回。这分开的时间,若出意外,他照拂不及。
      
      方简偷饮被他从灵果汁换成酒的水囊,催促着师兄快去采摘那佛谈花。他无所顾忌惯了,见陆灯明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霁星”身上,便笑道:“嗨呀,师兄不必担忧霁道友,我来帮你保护他一段时间嘛。”
      
      他就这么随口一说,陆灯明心却微微一跳,脸有些欲盖弥彰的红了起来。
      霁摘星好似没听清方简的调侃,依旧坐在篝火边拨动着灵火,他坐姿极为端正,脊背挺直,那些暧昧的火光照得那张平平无奇的脸都变得五官隽美起来。
      
      陆灯明轻咳一声,先离开了。
      
      方简等师兄一走,便也懒得再假装正经,打开水囊时浓郁的酒香便飘出来。
      他哥哥方游瞥了他一眼,嗤道:“陆师兄回来闻你一嘴酒味,看他训不训你。”
      
      方简顿时收敛许多,又坐在温暖的灵火旁,百无聊赖地叹了口气。
      霁摘星就坐他对面。
      从方简这个角度望去,能见到跃动的火光在霁摘星脸上打出明灭阴影。他开始觉得那个平淡寡言的道修,鸦翅般的睫羽好翘,生得还挺好看的,也没平时瞧的那么丑。
      一时有些入神。
      
      夜间歇停时,暝灵宗弟子都会布下藏匿灵气的阵法,又在四处撒上妖兽厌恶的药粉,所以每到这个时候,他们都是很放松的。
      
      于是谁也没想到,会有妖兽的身影从隐没的黑暗中浮出。
      它那样巨大,行动却寂静无声,几乎瞬息间便挪到了方简身后,大张可将人吞噬的巨齿。
      
      突然蛰伏暴起的危机,刹那间,惊诧的恐惧甚至取代了修士们所有的反应,而方简也不过是闻到一股恶臭腥风刮来,他微微仰头,便对上了那奇诡的、伸长扭曲的脖子,连着一对黄澄澄的兽瞳。
      方简僵住了。
      或者说,他被摄住了。
      某种力量支配着他无法动弹。
      
      而平时惯来爱和方简呛声的兄长方游,反应极快,他想起身施展木御决,却发现身上被一股沉重力道所拖累,根本无法施展术法。
      
      那一瞬间,他们只看见霁摘星起身。
      
      雪亮的剑锋出鞘,像是划破夜空的一颗流星,又像天光乍破的一点寒芒,几乎在瞬息间便划破那妖兽的喉处。巨大的脑袋滚落,血雾溅了尚且茫然的方简一身,却一点未沾到霁摘星的袍角。
      他的身姿其实极为好看,即便出剑的动作像是最最平实不过的剑法,那一剑也十分干净利落。在斩杀完妖兽后,霁摘星便如同无事发生一般将剑入鞘,墨黑色的发也乖顺地披在他肩头,又维持着方才的端正姿势坐下。
      猎猎火光跳跃。
      
      方简:“……”
      暝灵众弟子:“……”
      他们方才看见了什么?
      
      果然……一个金丹修为的弟子,能在灵域中活这么久,根本不是普通修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方简(迷弟脸):那个,可以再表演一下那个吗?
    霁摘星:??
    昨天不小心把存稿箱设置成9:59了,我都傻了,睡醒没发现还以为是正常时间更新,修文才发现不对QAQ!真的特别不好意思!!我不会随便断更的,不更一定请假,推迟也会请假,如果没更新/没请假那一定是jj抽了或者我抽了……
    本章评论24h内都发小红包,啾咪!!
    ·感谢在2020-03-11 08:50:33~2020-03-12 08:1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假装有猫猫、JackJohnson.、???、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七草真由美、夏栀栀 10瓶;溪泽、摘星星、——。 5瓶;囚囚、淮宁 3瓶;檐上雪、猫、安以致宁 2瓶;嘿嘿、夏目贵志的女卡、吃飽了更可愛、邶邶、Voracity、流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