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作者:讳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拒婚杀生道大能后(十六)

      霁摘星好任性一人,意回想到。紧接着就被赶了出去。
      但天骄总是有特权的。
      
      医修战兢道:“只是取金丹大能精血一事,晚辈修为不精,还请让晚辈去请师叔来。”
      
      “好。”
      
      那医修转进隔间去请他长辈,恭敬的问话透过薄薄一层鲛纱传来。隐能听见他态度敬重,言辞诚恳。
      霁摘星听到里面那人,含糊地应了一声。紧接着是云靴落地的响声,和那人掀开隔帘时的冷淡神色。
      
      来的人是熟人。
      霁摘星抬起眼,平和地道:“容道友。”
      
      原来是容昼。
      这下界修真界里,最为著名的医修都出身于容氏。容昼作为容氏嫡长,出现在这里也并不奇怪。
      霁摘星想到,医修容氏桃李满天下的传言,倒所言非虚。
      
      容昼依旧一身素净白袍,腰际佩着短刀。不同于初见时那般温柔缱绻的微笑,此时容昼微抿着唇,神色极为冷峻。
      大抵医者在治伤救人时,都会与平日判若两人。
      
      容昼目光有些暗沉,他迅速扫过眼前的伤者,微微蹙眉,像是不敢置信般地询问:“你要用精血医他?”
      这时候,霁摘星甚至已经将衣袖掀开了。他微抬起头:“劳烦。”
      “……”
      容昼微抿了抿唇,取下腰际的刀。
      
      十指连心,这心间精血是可从指尖逼出来的。
      
      身为容氏嫡长子,容昼的修为并不算差,只是用刀刺破霁摘星的指尖取精血时。还是忍不住手腕微颤,锋利刃口连划了几下都未见血。
      这般失手连容昼自己都怀疑,他是不是蓄意报复了。
      接连失误让他似乎有些焦急,温热的吐息都快落在霁摘星的指尖,几次不成功后,容昼抬起眼望向霁摘星,脸上是病态的晕红。
      黑发剑修低敛眉眼,神色如常。
      
      容昼道:“你划破手,我来取精血。”
      
      霁摘星倒是没有要责怪的意味,从善如流:“好。”
      他接过那柄特制的刀,很快便在指尖划开一道口子。容昼抵住霁摘星冰凉的指腹,适才默念口诀。
      
      一点从指尖凝出的血,色泽浓郁至极,蕴满真元灵气。
      逼出一滴后,容昼让精血滚落至玉瓶中,取给祁白扇服用。
      
      祁白扇仍安静沉眠,胸腔无一丝起伏。只是被喂进那精血后,苍白面色浮起一缕淡红,唇瓣亦变成鲜红柔软的色泽。
      
      容昼掩住眼底冷然:“祁道友应当很快能醒过来。”
      霁摘星略微一顿:“寒林试剑……”
      
      这时却是那卜梦宗医修接口:“以祁道友天资,自然是可进前十的。宗内已经安排好祁道友的比试,在最后一日。”
      这便是补偿与退步了。
      霁摘星神色淡淡:“有劳。”
      
      容昼的脾气,与上次相比显然要大很多。他见到霁摘星似乎有昼夜守着的意思,便寻了借口将他赶回去休息了。
      “医修苑夜间不留人。”容昼冷淡道,全然忽视身旁医修的迷惑目光。
      
      霁摘星某种程度而言,倒并不爱行使特权,十分配合医者。
      他回去时,院落门口守着卜梦宗一名修士。
      
      “奉老祖之命,来送予霁真君此物。”头戴玉冠的弟子微微俯身,语气谨小慎微,敬畏地递上一枚玉牌,“霁真君可持令牌在宗内随意行动。”
      霁摘星问:“期限?”
      修士恭敬回答:“并无。”
      
      这就是卜梦宗对霁摘星的收拢与诚意了。往来也只有归属卜梦的客卿长老才有这般待遇。
      予另一宗门的长老如此大的权限,堪称绝无仅有。
      
      霁摘星略微思索,却是收下了。他的眉眼微垂,显得更沉稳静谧。
      “多谢。”
      
      有了此物,霁摘星在宗门中便出行自如,也能随时来照看祁白扇了。
      
      ·
      祁白扇仍躺在榻上,身形清减不少。又有许多郁水宗弟子前来看望他,眼中满蓄着忧虑。
      只是他们在霁师兄无声安抚下,又很快变得坚定起来。
      
      霁摘星冰凉的指尖落在祁白扇的额上,也就少年人温热体温,显出一点活气来。
      黑发剑修面容沉静,只是睫羽低垂,眼底落下一片阴翳,莫名显得低落。几乎让看见的人都忍不住微微心疼起他,想叫他开心一些。
      眼前剑修纵使金丹修为,悍然无畏,到这种时刻,却也好似羸弱的孤身一人。
      
      明日便是寒林试剑的最后一日。
      
      霁摘星起身,询问容昼:“若是要让他在明日之前醒来……”霁摘星又委婉地换了另一个问答,“祁师弟如今丹田,最多可以承受多少精血?”
      容昼目光微微闪避,他其实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但是在霁摘星的坚持下,还是声音略有低哑地道:“九滴精血。”
      
      一滴精血,便已是颇伤元气,而霁摘星整整取了六日。便是面容都透出虚弱病气,半点不像金丹大能,而似被人精心将养的娇子。
      
      如今一次性要取更多——
      霁摘星的刀便落在了腕上,才生生逼出那点浓郁精血。
      
      如雪一般细腻的肤上,又添上一道殷红艷色。
      
      这种特制的对修士道体有损的刀,伤口是一时半刻不好痊愈的。容昼看着霁摘星指尖的数处伤口,还有那腕上猩红血线,便是连漠然神色都再难维持。
      霁摘星的脸色很似苍白,他微微敛眸,眼底的情绪便被盖住,没人能发现他刚才的失神。
      
      在容昼眼底,霁摘星这幅模样和他在那日落雪中,认识到的形象完全不同。
      他苍白虚弱,好似病气沉沉的魂魄,随便来个人都能欺负他。
      却也克制又决绝,一张面靥……美得惊心动魄。
      
      容昼喉结微动了动:“你过来,我给你上药。”
      
      这还是容昼第一次要为他治伤。
      霁摘星虽然心狠,却并不逞强。他稳住步伐,在容昼身边寻了一处坐下,正准备将手抬起时,却发现容昼已经拂起衣摆,半跪在他身前,双手极有技巧地按住了他的左手。
      冰凉又柔和的灵气推入霁摘星的伤口处,那血倒是止住了,只是愈合的痕迹并不明显。容昼的唇微微绷紧,又去取用了一些药膏给霁摘星抹上,适才包扎起来。
      
      他又一如往常般,开始赶人。
      只是在霁摘星离开前,又递给他一张薄薄药方,那里面皆是些用来养气蕴灵的丹药和一些灵草。
      霁摘星扫过一遍,收了起来,问道:“祁师弟醒来时,便可用这些药么?”
      
      容昼的动作微微一顿,咬牙道。
      “那是给你用的。”
      
      ·
      祁白扇醒来的很及时。
      在寒林试剑决赛前一日,他终于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他霁师兄的侧颊,稠艷美貌,黑发如瀑般垂下。
      
      霁摘星亦是第一时间,便察觉到祁白扇的醒转。
      他神色如常,好似祁白扇不过是一觉睡醒般寻常,对祁白扇微微笑了一下,便让身旁侯着的医修去请容昼过来。
      
      那一日法器扎进他丹田处的触感还十分鲜明,痛楚难以忘怀。以至于祁白扇一时见到霁摘星,都没反应过来自己是死是活。
      愣了好一会,才向霁摘星可怜巴巴地卖惨。
      
      容昼前来时,便见到祁白扇好似黏人的狗一般,围着霁摘星打转,眸底略微有些冷意。
      他走到了两人身旁。
      
      祁白扇无意识地躺了这么久,却只是身上虚软了些,他原本以为自己就算从鬼门关上走回来,修为也定当不稳了,没想到丹田中却是真元充裕,甚至隐隐要成厚重基台,是进阶前兆。
      再加上听霁师兄平和地和他说那平驹少的下场,他心中最后一丝负担都没,故意逗趣道:“他肯定后悔死了。这么一下没把我弄死,我修为反倒还稳固了些。”
      
      他这样不着调的语气,算是激出了容昼的最后一点怒意。容昼懒懒瞥着他道:“你自然修为不跌,若是吞噬了金丹修士的精血还不能修成筑基,那当真是不知废物成什么样了。”
      
      霁摘星原本一直微笑着听小师弟的话,却听到容昼这般犀利言辞,略微怔住,侧目望向他。
      
      其实霁摘星那一眼,是没什么情绪的,不过奇怪容昼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但容昼却像受了刺激,浑身血都冲上来了,接着道:“你以为你这次受伤不重?不如看看你师兄为救你用了多少心头精血,散去多少修为,再看看他手上的伤。”
      
      不等霁摘星反应,祁白扇已经从呆怔里回过神来,一把勾住霁摘星的手。
      那原本用来持剑的,白皙修长的手上缠上一层又一层的细碎绷带。祁白扇不敢掀开,手微微有些颤抖,想象出来的伤势便愈加可怖,好似亲眼见到了那些斑驳错乱的血痕,一时声音有些低哑。
      “师兄……”
      
      他生死之际尚且未哭出声,此时却眼睛红了一圈,隐忍啜泣着,又颤抖地将脸贴在霁摘星的手上。
      “对、对不起。”
      
      霁摘星一时之间,并不懂祁白扇为何这样难过。
      他其实是很难与人达成共情的人。
      霁摘星微沉默了一下,平静地道:“那日我伤重醒来之时,在我身边照拂的便是师弟。如今我亦也照拂师弟,有何不可。”
      
      祁白扇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他发觉平驹少想据他于死地的时候,都没这般怨恨,现在却恨不得将那罪魁祸首拉出来千刀万剐。
      他也同样怨恨自己的弱小。
      
      “都是我的错。”少年的眼中似燃起一团火,又空荡荡如同一片黑沉深渊,“今后,我绝不如此大意,心慈手软。”
      
      也绝不会让师兄,再受半点损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惨一正直小师弟,在正直的教养下被掰弯了(。
    ·感谢在2020-03-08 08:51:34~2020-03-09 08:53: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巳月廿六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焱溪 2个;雪名、顾子修、苍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40瓶;原北 20瓶;@@@、若是永远、孟陬十九 10瓶;——。 6瓶;雅芹、是谁的先生呐、诗酒茶 5瓶;猫 4瓶;苏祁、禊月拾陆 3瓶;快穿快乐、w 2瓶;青衫白首、辰辰不让种桃树、Voracity、邶邶、Siye.、千抹娇彤、25388327、Luck!?幸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