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祝词

作者:十载如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试探

      
      离开卷宗室,阿诺夹着报告袋往19号中心地带的办公室走去。
      在通行处出示了肩章,顺着走廊走到尽头叩了三下门,门内不出意外清晰传出一声:“请进。”
      阿诺推开门,棕红色地毯平整,卡梅朗正坐在右侧的办公桌后,咖啡袅袅升起轻雾,他手上握着一支钢笔,笑眯眯地抬头。
      “总大队长安好。意志万岁。”阿诺走到桌前,神色不动。
      “意志万岁。有什么事么?”
      “我来交一份勘察报告。”
      “勘察类型?”
      “经我一月底至二月十六号走动,认为以下几个地点有存在地下站的可能性。”阿诺将报告推至喷了清漆的桌案上,“46号、78号、117号,以及119号。”
      卡梅朗先是望了她一眼,才探过身从桌上拾起报告袋,拆开线缝。
      
      阿诺双手背在身后,眼帘低垂,她不通机械电器,对于捷尼所做的程序只能选择相信。但捷尼死去,无人操作的情况下,她不敢信仅凭自动剪辑程序能持之以恒地骗过无数双眼睛。
      自从保罗离开,她没有再涉足游乐园。
      然而游乐园还有十六个出逃者以及一具出逃者尸体。
      找不到他们,造福队不会终止戒严期。放任卡梅朗继续调查下去,她暴露的几率会越来越大。
      一阵纸张的沙沙翻动声,卡梅朗将报告扔回了桌面。
      “从……117号开始吧。”
      
      下午一点,总大队长调动二百造福队造访了117号。
      铁门被整块卸掉,蓝色制服的人鱼贯而入,小广场上的血凝成了黑色,尸体被雨水泡发了,形状惨烈。而马戏团的备用电源似乎已经耗尽,卡梅朗站在十多个显示屏前查看了一会儿,叫来技术工过来重启电脑,结果被告知内部已经格式化。
      进园四十分钟后,他们发现了跳楼机上的出逃者。
      十多天过去,他们手脚与嘴上都被贴上了结实的胶带,无法进食以及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几乎全员减损。现场确认死亡的有13人,还有三人残存极其微弱的生命体征,此次造福队本着抓人的目的来的,行动没有带任何医疗随员,将人从十几米高空放下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几人身体逐渐变得僵直。
      “看来地下站与出逃者发生了冲突。”
      阿诺站在跳楼机后方十米的位置,像个初来者一样,目光跳跃在周边各式各样的娱乐项目上,流露出合情合理的好奇。
      卡梅朗的余光默不作声追随了她许久,复低头,看向排满一地的出逃者,他从这一头慢慢走到另一头,在倒数第二个出逃者头边停下。
      这个人手上有一道新添不久的伤口,从中指与无名指的缝隙间撕裂,几乎斜着劈开手腕,皮肉细微翻卷,看来是一把锋利且阔的刀。
      但是劈裂伤停在了腕骨处,观察刀口,不是有意识收手,而是难以下挫。
      卡梅朗用戴上胶套的手抚摸暴露出的骨头裂缝——力量不够吗?
      他闭上眼回忆起小广场那边的景象,尸体仰面,面孔扭曲,宽口刀开膛破肚,旁边还弃置了一把。十多天中有几天落了雨,没能在上面提取到有效指纹与皮脂,仅能查探出的,是死者身上三处刀伤,除去致死的一刀,还有膝盖窝里一道,背部一道。
      背部的那道没能往前更进一步捅个对穿,而是挫在了肺叶里。
      同样是力量不够。
      刀口朝上是由于磁石吸附固定,这种布局是被精心计算过的,靠出逃者自身的重力杀死他。如果是个体型相仿或者远大于的人,会极大程度依靠自己,而这个行凶者必定对自己的力量短板有很清楚的认知,没有丝毫侥幸心理,所以要做的,只有借助外力,一击毙命。
      卡梅朗缓缓睁开眼,视线聚焦在十米外的阿诺身上。
      她微抬下颌,正望向摩天轮,蓝色麻布制服是均码,在她身上显得略宽松,于是手臂和裤腿处往里扎了两道,不短不长的头发,零碎地挂在脸边,无论是灰白的皮肤还是橄榄绿的瞳仁,都仿佛蒙上了一层末日独有的灰霾感。
      “总大队长!”
      海盗船处突然有一名造福队员匆匆赶来,报告发现了一名神智异常的妇女。
      
      造福队从海盗船底下拖出了一个女人,她被拖出来时垂着头,似乎已经虚脱,没有挣扎,阿诺一眼认出那是自己第一次进游乐园见到的那个疯癫女人,喂着洋娃娃。
      塔站组织逃离的时候没有带她上路——也不允许,她难以配合,一次失控就将导致最严重的后果。
      阿诺来到海盗船附近,看到上面放着一个足有人脸那么大的盘子,粥已经干涸了,散发出臭气。娃娃在地上,两只眼睛被抠出,四肢掰折,脖子上是一次又一次脏污的掐痕。
      阿诺觉得自己应该搞错了什么,她也许不是喂它,是在虐待它。
      低哼的也不是童谣,而是诅咒。
      她转过头,看向跳楼机方向,卡梅朗身侧的人正在给这个女人验证身份,登记器介入LED屏,电屏亮起,一条一条信息输出,很快调出了她在妇幼保健委员会的档案与病历。她在五年前分配到罗兰四十一区,于一年零六个月前失踪,资料上显示她生育过三个孩子,却在第四次妊娠四个月时,冲入保婴房杀死了三个孩子,随后逃离,了无所踪。
      从第一份病例上,产后抑郁的诊断就伴随着她。带她来这里的不出意外是提雅,或许除了提雅,无人理会过,因为发生在这个不积极就掉红色指数的时代。
      抑郁是绝症。
      阿诺踢开了那个破碎的娃娃。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都憎恨孩子。
      也恨母亲的角色。
      
      造福队整整对117号游乐园勘查了三天,才彻底将这园子里里外外摸透了。
      这是戒严期以来,第一个得到确证的地下站。阿诺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开始着手准备党籍人员的申请材料。
      直觉告诉她卡梅朗知道些什么,最明智的方式应该是龟缩起来,一点一点不着痕迹地洗脱自己的嫌疑,稳固下来再往上走。
      但已经四月,距离“十六岁”只剩六个月。十六岁之后,她将每周必去妇幼会听讲座、定期体检,为两年后的妊娠做准备。
      她对自己身体的“不正常”有大概的了解,没有提雅,她不知道能用“加餐即可转好”的借口隐瞒多久。
      不管卡梅朗想从她身上获得什么,在他得到之前,她就不必担心被“消失”。
      
      四月上旬,造福队在19号秘密处决一批人。
      阿诺接到了通知,她负责的部分是消除那批人的所有信息。包括编号、名字、影像、社会关系。让他们在世界上无迹可寻,只需几年甚至几个月,后人就会发现,他们像是在进入多摩亚门的那一刻蒸发了。
      因为不熟练机器与网络的操作,阿诺被分到卷宗室,消灭那些纸质资料。这活儿比较简单,由于管制品的缘故,真正能留下记录的只有各委员会,只需要查找出编号人物,将他们所有的相关记录付之一炬,然后将逻辑缺失的部分进行合理伪造。
      19号卷宗室用一堵墙分成两个空间,后空间用来存放按照时间线整理妥当的资料,前空间则是堆放各种各样地方搜集过来的纸张,这些是“材料”,方便借“证”作“伪”。
      阿诺正在造记录,在她手下,一个编号3079410501191的人正在慢慢变得透明。突然间,她翻找的手突然顿住了,从一叠废纸中掉出了一叶便笺。
      “我们是大海里的水。”
      字迹凌乱张皇,像是人在绝境之下的手书。
      阿诺面无表情地垂眼,盯着那张便笺,捡了起来,翻过来看了看就扔在一旁。
      九点,处刑如期施行。
      无用的“材料”与消失的人档案一起,阿诺拿袋子扎紧堆放在门口,通知垃圾焚烧员十点来取一次,将这些全部投入熔炉。
      
      红棕地毯的办公室里,监视器无死角记录卷宗室的一切。
      当那张“我们是大海里的水”与无数废弃的纸张一起投入垃圾袋,卡梅朗沉默片刻,随后摸着下巴笑了,露出白色的牙齿。
      
      从傍晚开始下了大雨,阴黑色的天空轰隆炸着雷,水肆意在街道上冲刷。
      阿诺递交了党籍申请出来,撑开一把伞,遮蔽天空与百目。
      
      我们是大海里的水。
      提雅说:“我们口口相传。”
      
      她在雨伞下露出了讽刺的黑色笑容,伞面抬起,又是忠贞不二的积极分子。
      坏孩子永远都知道如何扮演“好孩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