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御用大神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九、土豪别墅和La perla内衣

      开始她以为江棹只是住在东泠湖新扩建的南进高档社区,结果当车子沿着寂静的车道开到背山临湖的一幢独栋别墅时,叶嘉有点吃惊了。
      上午她和Cindy开车路过时曾经看到过这栋房子,Cindy说这里几乎可以媲美赫氏古堡(Hearst Castle)。叶嘉已经适应了她美国式的夸张,不过就地势和形状来讲,虽然这座别墅小了几号,但鹤立鸡群的感觉乍一看还真有点土豪风范。
      Cindy指着满墙的爬山虎说这里肯定住着吸血鬼,然后她们两个人就前段时间网上疯传的的讨论贴“中国为什么没有吸血鬼”无聊地争辩了半天,再然后叶嘉中午就带她找了个川菜馆子去吃了毛血旺。
      可实在没想到,这里没有吸血鬼,却住着“大神”。
      江棹隔着车玻璃一边启动了摇控门锁,一边道:“房子是我一个故人的,我这段时间住这里帮他处理产权事务。”
      哦,叶嘉点点头,难怪韩主任会第一时间找他救场,离影视基地200多公里果然算得上近水楼台。江棹无意多说,她也不想探究他的隐私,但她这才发现可能是自己惊诧的表情太过明显,赶紧垂下眼专心将车开进去。
      叶嘉的车子没有停到地库,直接停到别墅楼下。因为刚才江棹解释了只有他一个人暂住,所以叶嘉有点遗憾没有看到传说中穿着燕尾服操着伦敦腔的管家,身着笔挺制服的保全人员或上白下黑装束的佣人。
      迎接她的只有树影幢幢。路两侧没有开灯,一路黑漆漆的,当初Cindy之所以开玩笑说是吸血鬼住,就是因为远远看去,这里根本不像有人气的地方。
      要不是跟江棹相处过一段时间还信得过他的人品,叶嘉几乎没有勇气踏进大门。
      “你先擦一下。”在叶嘉打量房间的时候江棹已经找了两大条浴巾递给她,然后上了楼。
      别墅有三层,叶嘉所在的位置是第一层。左边是厨房餐厅和保姆间,右边两间看结构应该是书房、游戏房或者视听室之类的地方。中间是挑高的客厅,外通一个开放式阳台。屋顶是巨大而奢华的水晶灯,下面是大到吓人的沙发,不过看不出材质,因为被罩在了白布之下。
      一侧通向二楼的墙壁上挂了不少画,但也都被布蒙了起来,估计应该是与整个欧式风格相符的名画之类。
      就算江棹不说,叶嘉也知道这里肯定不是江棹的房子,因为一桌一椅都不像他的风格——这个念头刚浮现在脑海,叶嘉就愣了一下,说得就好像她很了解江棹一样,可实际上她对他的了解仅限于影视作品和短短三天的接触当中。
      过了一会儿,江棹下楼,手里拿了一摞东西。
      如果说江棹住在这里让她感到吃惊的话,当他抱了家居服甚至内衣给她的时候,她大概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脸红是一定的,她没想到大神的服务如此“全方位”。但江棹显然就要淡定许多:“这几件是全新的,我刚拿到消毒柜里消过毒,估计不太合身,你凑和穿吧。回头等你的衣服洗干净再换回去,哦,保姆房旁边有洗衣机和烘干机。”
      “这些是以前房子主人留下来的。”见对面的女孩有点发愣,江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原来这房子主人是个女的。
      江棹说得坦荡荡,叶嘉自然也不矫情的人,但她认得 LOGO。大神,不经过主人允许拿她的私人物品,就算你跟主人再熟,这样真的好么?就算再不在乎,贴身衣物不跟别人分享的道理江棹应该是懂的吧。
      于是她苦笑道:“江老师,La perla这么贵的衣服……我的薪水可穿不起。”
      听她这么说,反而江棹一愣:“人不在了,其它的衣服能捐的也都捐了,这种衣物因为不方便捐所以才留下来。当然,很多人比较忌讳过世人的衣物,如果你……”
      之前听江棹提到房子是“故人”的,原来真的是指已经故去的人啊!
      见她又一脸惊讶,江棹难得淡淡一笑:“我以为你知道……”
      知道什么?叶嘉突然想起某段八卦,难道……竟是真的?她不敢抬头,赶紧接过来逃向卫生间方向:“那就谢谢江老师了。”
      但走了几步她还是忍不住回了头,见灯火阑珊处那男子一直穿着湿衣服还没来得及换,神色清冷无悲无喜,突然又莫名觉得心口似被什么扯了一下,有点疼……
      
      其实家居服还算合身,毕竟这种衣服一般人都会选择宽松些的。更庆幸的是这身衣服不像 La perla家其它款走性感风,又或者稍微上年纪的女人更注重舒适性,不喜欢太暴露的衣服——当然这种想法打死她她也不会说出口的。
      只是穿着江棹传说中前绯闻女友的衣服、在他前绯闻女友的房间里溜达,多少还是让叶嘉有点不自在。
      吹干头发又刻意整理好衣服叶嘉才出了卫生间,把换下来的衣服丢进旁边的自动洗衣机里。
      硕大的客厅里没人,施华洛世奇水晶灯发出眩目的光晃得人有点眼晕。叶嘉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环境,一个人住这种豪华而空旷的地方像住地宫一样,时间久了不得精神病才怪。
      她有点不明白Heidi的审美,听说她是香港知名美女地产大亨,为什么会把家打造成媲美凡尔赛宫的华丽。
      相比之外她更喜欢许晓洋家的小猪窝。
      想到许晓洋,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件大事!
      就在这时,江棹从厨房走了出来。
      因为有叶嘉在,他没有穿得太随便,而是选择了比较休闲的装束。
      这是叶嘉第一次见他日常的装扮(刚才湖边不算,灯光昏暗而且没看清就已经掉进水里),之前见到江棹大多是在影视作品中的形象,偶尔参加节目访谈也都有淡妆加上灯光效果的。就算前几天跟他拍对手戏,叶嘉见到他时也都是带妆形象,而此时,浅色休闲长裤配米色暗条纹的棉质衬衫,让他整个人忽然不一样起来。
      他比她想像中瘦,身材却修长坚实给人安全的感觉;他的短发带着沐浴后的湿润,中和了他平日清冷的气质;他的眉没有很多作品中看到的那么黑,却挺拔飞扬;他浓密的睫毛宛若蝴蝶轻盈的翅膀,在他明亮的眼间投下两方小小的阴影,愈发衬得他的眼深邃璀璨,在水晶灯下,宛若银河流淌;唯有他的脸色有几分人前少有的苍白,却无损他优雅温和……
      天啊,叶嘉总算知道为什么颜值高的人能在这个圈子里混成神的原因了,只这样随随便便站在这里,就算没有演技也绝对可以颠倒众生了!若再加上演技卓越,江棹这样的大神只能挂到墙上供着了。
      江棹手握成拳在唇轻咳了几下才伸手指了指茶几:“纸巾在那边。”
      “什么?”叶嘉反应他在跟自己说话,回过神来,却有点莫名其妙。
      “擦你的口水啊。”
      叶嘉下意识摸了摸嘴角,突然意识到他语气间的揶揄,脸一下就红了。想起她每回的失态,现在她特别希望自己有个在地上开条缝儿的金手指,可以立刻钻进去。
      叶嘉孩子气般的举动让江棹好笑。那笑意缓缓趟进眼底,叶嘉却别过头不敢再看,生怕再做出什么尴尬的反应。
      江棹并没有生气。虽然这女孩会经常流露这样迷糊而花痴的表情,但她的眼神过于单纯清澈,不掺杂任何的功利或者□□,那是种很纯粹的仰慕与欣赏,甚至还有理智的自持和隐隐的骄傲,或者这些大概正是让他无法心生反感的原因。
      他伸手递了个杯子过来:“趁热喝,驱驱寒。”
      “谢谢江老师。”女孩的脸还是红红的,但情绪已经慢慢平静下来,有点歉意的笑了笑,“不过我有乳糖不耐症,喝不了牛奶。”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要不……”
      还不等江棹说完,叶嘉忽然又想起那件至关重要的事:“江老师我能方便用下您的手机吗?”
      她又有点尴尬。她刚才是拿着手机掉到湖里的,后来一番扑腾,手机早不知道沉到哪里去了,可惜里面的那么多联系人的号码,更可惜还有好多她跟剧组的照片。
      江棹望着她缓缓摇头。
      不是吧,他不至于这么小器吧。叶嘉有点奇怪,只见他另一只手从口袋掏出手机:“我的手机倒是在,可惜刚才被水泡过也不能用了。”
      叶嘉抬头瞄了一眼,果然是某大牌手机的最新款,可广告里说好的全方位防水功能呢?她有点内疚,想着回头要不要给江棹买一个新手机补偿一下,不过这是后话,当务之急是赶紧给许晓洋打个电话。这么晚不回去,他肯定会担心。
      “跟我来。”江棹示意她跟过去,但见叶嘉有点魂不守舍没注意到,便碰了碰她的手肘。
      叶嘉瑟缩了一下避开他的手。江棹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的袖子撸过手肘,果然那里一片骇人的青紫,幸好没蹭破皮。
      叶嘉这才反应过来,见江棹拧眉望着她,心突的一跳,赶紧抽回手背到身后笑道:“没事,真的没事,已经不疼了……”
      江棹看了她一眼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道:“到书房来。”
      叶嘉感觉到了他神色微有点冷,但跟在他身后嚅嚅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她不想把江棹为她做的一切当成理所当然,而实际上他已经帮了她太多了。
      
      叶嘉跟他到书房的时候吓了一跳。书房顶天立地一大面墙上的书柜几乎都已经被清空,不少纸箱整整齐齐码放在书柜前。
      另外一侧是张书桌,桌上有笔记本电脑、一些书和资料,显然这些才是江棹常用的。桌子旁边还有张看上去很舒服的躺椅,躺椅旁边是落地纱窗。如果不是因为落水的原因,三月底江南的风透着淡绿色纱帘吹到身上还是很舒适的。
      只见江棹从一大堆已经装好箱的纸箱中翻了半天,才找出一个家庭护理箱,从里面翻出一瓶红花油递给她。
      见她愣愣的,江棹微皱了下眉:“再急也得爱惜自己的身体。”
      叶嘉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却也没辩解,忙道了谢默默接过来,一边掀起衣袖用一只手轻轻揉着淤青的地方,一边看江棹不知道从哪又翻出一个电话,钻到了书桌下面去鼓捣了很久。
      “为了上网方便,这里还留了条电话线路。”江棹终于将电话连通,伸手擦擦额头的汗,有些许灰尘沾到他脸上。
      书桌上有纸巾,叶嘉赶紧抽了一张递给他。他明白了她的意思,伸手接过来随意擦了擦:“电话有点旧了,你凑和用吧。”
      他额间的发垂落下来,让他原本清冷的气质凭添了几分柔和。叶嘉记得很多年前在某部家庭伦理电视剧里,江棹演过居家好男人,是个温和善良到有点窝囊的网络工程师,生活在老妈老婆和几个弟弟妹妹的夹缝中,为了改善家庭住房环境每日辛辛苦苦挣钱,被人利用成了黑客,可最后老婆为了房子还是跟别人跑了,然后从此黑化……不知道为什么,叶嘉突然就想到了他的那个形象,当时还在感叹江棹的演技精湛到这样的角色都毫无违和感,可现在却又突然觉得,好像角色身上又带着他的影子。
      “赶紧打电话吧。”江棹见她愣愣的,不知道她想了这么多,只将电话塞在她手里,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叶嘉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心情才拔通电话:“喂,晓洋……”
      “叶嘉?”电话里的声音迟疑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咆哮起来,“叶嘉你跑哪儿去了,电话也打不通!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报警了,到底怎么回事,这是什么电话,为什么是座机?”
      根本由不得她开口,对面的男子就BALABALA说了很久……听到他的声音,叶嘉只觉得心渐渐安定下来——那个她熟悉的许晓洋终于又回来了,天知道这些天她因为他对自己的客气和疏离,心里有多难过。
      听到她隐约抽鼻子的声音,许晓洋吓了一跳:“嘉嘉你在听我说吗?你到底在哪?你手机没电了还是车子坏了……你别急,快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就过来!”
      “我没事……”
      “没事干嘛哭?”
      “没哭,我刚才吹了点风,可能有点着凉……”
      “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不知道多穿点衣服?”许晓洋数落了两句突然疑惑地道,“你到底在哪儿?手机怎么回事?”
      叶嘉考虑要不要跟他说实话,那边许晓洋的声音渐渐阴沉下来:“叶嘉你最好别骗我,你知道我……”
      “我知道,我知道!”因为之前伤害他的事让她还有点心虚,叶嘉赶紧道,“我手机掉东泠湖里了,我想去捡结果自己也掉水里了。”
      “你那个朋友呢?你跟她在一起?”
      “没有,她因为赶飞机先走了。”叶嘉犹豫了一下,“是江老师救了我,我现在在他这里。”
      “江……江棹?”许晓洋这下倒是突然明白过来。
      “嗯,他就住在这附近,我……”
      许晓洋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你一个女孩子跑到陌生人家像什么样子,你赶紧给我回来!”叶嘉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由一呆。
      “你别担心,我明天一早就回去。”叶嘉不太接受他的语气,但还是耐心的解释,“我掉湖里衣服都湿了……”
      “衣服湿了?那你现在不会穿着江棹的衣服吧!”许晓洋冷笑,“怎么就那么巧,你手机刚好掉水里,他刚好救你,又刚好住附近,刚好可以邀请你去他家,是不是紧接着就该刚好邀请你上他的……”
      “许晓洋!”叶嘉受不了他的阴阳怪气,忍了半天终于也有点生气,声音也大了起来,“你怎么这样想?要不是江棹我没准儿都掉河里淹死了,你不关心我还在这儿说风凉话什么意思!”
      许晓洋在电话那头默了片刻,声音里也压抑着怒意:“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你的车被我开出来了,再说这么晚你有轻度夜盲,我……”
      “呵呵,江棹让你留下来你是正中下怀吧。救命之恩是不是要以身相许?”可能也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过分,许晓洋静了会儿才叹道,“嘉嘉,我只是担心你,你只看到了大神屏幕上那些形象,不知道他以前的那些故事,他拍十部影视剧恨不得能传二十段绯闻,前几天他跟林悦悦之间的态度你也瞧见了。特别是三年前他就是因为跟那个什么房地产女老板在一起出了车祸才……”
      “许晓洋,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那些八卦。前年八月你跟何果儿传出假戏真做去宾馆开房,去年一月是跟赵悠然被人看到深夜幽会,五月还传你去范心雅的公寓过夜……我问你,你跟几个人上过床,人家小手你都没摸过还好意思当什么绯闻男友。娱乐圈什么样子我也不是不知道!”叶嘉一直在忍着,她拼命说服自己许晓洋只是太关心她才会这样想,可是这会儿她却不想忍了。
      不过冲许晓洋嚷了一通之后她也有点后悔,尽量放缓了声音,“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听说过江棹的一些绯闻,可是我更感觉到了他对我、甚至对很多陌生人的关切善意,不管他身上有多少不堪的传闻,我相信他是君子!这并不仅是因为他是我的偶像,更因为我感受到了他的善良包容……”
      但是很显然这番没有安抚到许晓洋,他又一次炸毛了:“看来我还真是白操这份儿心了!我知道你觊觎他很久了,一个处心积虑,一个正中下怀,你是巴不得这份巧合正好能留下来发展成一夜情呢吧?不过这倒是挺符合你们美国人的价值观……”
      “许晓洋你讲不讲道理!”叶嘉终于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你说我不打紧,别扯上江棹。他帮了我那么多不是让你拿来恶心人的。你要觉得受不了我,我明天收拾好东西就离开。是,我不像你有道德标准,有处事原则,我从小没人疼没人管没家教,那是因为我没有一个像你那样的好妈妈来教!”
      她越说越觉得委屈,直接就挂了他的电话,将头埋在手臂里良久……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