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御用大神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四、飙戏有风险

      叶嘉忽然间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嚅嚅的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坐在监视器前的潘导却好似没发现他们之间的尴尬,不以为意的挥挥手:“没叫停你们俩就继续。”
      不同于胶片电影,这段后期剪下去就行。
      叶嘉闭了闭眼,重新酝酿情绪。
      “班氏阿婧,真的是予取予求?”男子的轻佻突然染上眉梢,几乎将对面少女逼至无路可退。少女瑟缩了一下想躲开,却终是忍着没动,眼中闪过惊恐,而后是义无反顾般的决绝,“是的,大人。”
      “班婧,你是在求我?”男子钳着她的肩膀,一点点拉近与她的距离,近到几乎呼吸相闻。
      少女下意识想挣扎,终于咬着唇平静下来,苍白的脸极力掩饰着她的紧张不安,声音略带颤抖:“是的,我求您。”
      “哈哈哈哈,想不到班勇也有今天,当初我向他求娶你为正妻时他何等狂妄,笑我邓氏配不上他班家女子,还派人教训于我,如今却也有不得不用你来求我的一天。”男子忽然大笑出声,却是抬手将少女推于席间,长身而起,“想我邓雍乃太后之侄,堂堂太史令,竟让你委曲成这般模样?这便是你求人的姿态么?”
      其实这一推并没有用什么力,地上也铺有厚厚的席,不过事发突然叶嘉没有任何准备,一下扑倒在地,略显狼狈。她微惊,因为这个动作在剧本上是没有的,而她之前跟郑宏的对手戏,也不过是郑宏冷笑盯着她念完这几句台词而已,但显然他跟大神不是一个段位,全程甚至连一个阴冷得能让她入戏的眼神都没有。
      此时江棹居高临下的斜睨着她,则愈发将邓雍欲擒故纵的无耻戏弄发挥得淋漓尽致。
      连潘导在监视器后面都忍不住点头,这样的姿态更加符合这个反面角色的形象,骨子里透着无耻却偏爱虚荣炫耀故作姿态。见叶嘉跌在那里,潘导并没有喊停,甚至示意其中一台移动机位将镜头转到她的面部特写上。
      果然,片刻之后,少女缓缓撑起自己的身体,膝行了两步至男子身前轻轻扯住他衣袍下摆:“是阿婧仰慕大人风采,思之难忘才自荐枕席,大人大量,不必会因兄长当初态度不妥而记恨,也求大人体谅阿婧一片痴心,成全阿婧的心愿。”
      她的头仰着,露出如天鹅般纤细修长的颈;她微笑着,语气间带着卑微的恳求;唯眼中含了几分水意,氤氲着她原本清澈明媚的眼,然后她用力眨着眼,倔强的想逼回要涌出的泪,却终有一滴顺着苍白的脸颊轻轻滑落。
      男子默了片刻,静静望着匍匐在他脚边的少女,忽然俯身下来,他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替她抹去那滴眼泪,他的眼中似有怜惜心疼……
      叶嘉身体一僵。
      荒银(捂脸不是白字哈,那个yin字不让打我也没办法)冷酷的邓雍怎么能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到手的猎物啊,而在他这样几乎算得上是温柔的表情中,她忽然有种心跳加速快要窒息的感觉。
      她太知道大神的魅力了,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把大神扑倒~~
      在她含了乞求的眼神中,男子缓缓跪坐到她对面,手轻轻抚过她的颈,下移到她的交领之上:“既是阿婧倾慕于我,我又如何不从呢?”
      他将她推倒于席间,他不太温柔地扯开她的襦衣,露出她纤瘦的肩,他俯身看着她……
      托某电视剧被剪胸的福,这里不会出现什么裸/露的镜头,当然作为一部青春偶像言情励志剧,导演也不准备靠这个吸引眼球。
      摄像机无声拍摄,渐渐拉了近景,着重于面部表情。
      头顶上居高临下的男子眼中情玉银(捂脸不是白字哈,那个欲不让连着情,还有yin字不让打我也没办法)邪之色渐浓,目光自她脸上渐渐向下游移,他的手没有太多动作,但那眼神却好像有了实质,让叶嘉觉得自己仿佛被剥了光了衣服红果果地躺在那里。她突然明白了用眼神强/jian大概就是这种感觉,而明知道是在演戏,她却觉得下一刻身体上方的男子会真的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她身上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几乎是本能的反应让她想尖叫更想逃跑,然而还没来得及动,男子一只手轻轻压在她的肩膀上,低声道:“别动。”
      他的声音和手都很轻柔,指尖略带着的凉意让叶嘉神智清醒了几分,而此时江棹的眼中早已不见那些可怕的情绪,只余温和平静,甚至带了淡淡的关切。她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背对着镜头,两台摄像机都拍不到他的表情,所以他放弃了表演——之前叶嘉特别反感这样的情况,林悦悦就是自恃大牌,有时镜头没给她,她配戏就很敷衍,搞得有好几回许晓洋吐槽说宁愿对着替身演员也不想看她的面无表情。
      可叶嘉这时却无比感谢江棹的出戏,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她的眼泪就流了出来。那不是表演,事实上她觉得自己已经被逼到崩溃的边缘,而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让她忽然间好像活了过来。
      江棹愣了一下,下一刻他突然俯身下来,就在那线条柔美的唇几乎要亲上她时,突然头微微一偏,他的唇擦过她的脸颊抵在她脖子边,而他垂下的头发刚好巧妙的挡住她的脸……然后摄像师拉高镜头,画面淡出。
      “咔!”导演终于叫停,心满意足做了个pass的手势,长长出了口气,因为清过场,也只能听到稀稀拉拉的掌声。
      江棹直起身赶紧从叶嘉身上下来,却发现那女孩躺在那里,眼泪还不停的滑落。没有刚才初见那一刻的神采飞扬,也没有跟他对戏时候的聪慧倔强,她浸了泪水的眼还带着戏中人物的柔弱,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江老师,可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别说小叶只是个小小助理,客串个小角色,就算是那些当红的明星,能受得了您这么强大的气场的人也不多啊。”徐姐笑着半真半假、半是责怪半是夸奖的解围,有点心疼的扶起叶嘉。
      大神一向淡定的表情间终于出现些惊愕,他拧眉望着制片主任和潘导——好像没有人告诉过他,眼前这个女孩不是专业演员。
      主任和潘导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还是潘导出面:“怕你知道会放不开啊。”
      “会吗?”某人下意识自问,韩主任立刻无比肯定地点头,“会!”
      江棹他再了解不过,就算几年不拍戏,可那强大的演技和气场并没有变,还是有很多人接不了他的戏。若被他知道叶嘉是新手中的新手,以他的性子表演起来必然有所收敛,而主任既然请到了大神出山,不物尽其用实在太对不起所有人。
      江棹淡淡看了主任一眼,不知道是不是猜到了他的想法。他转向已经坐起来的叶嘉,他知道她是新人,却不知道有这么“新”:“对不起,叶嘉,我不知道你不是专业演员。”
      徐姐见大神居然一本正经在跟叶嘉道歉,不由一怔,原来他不是故意的啊。她有点尴尬的拍拍叶嘉立刻闪人,叶嘉更是不好意思。本来就是她自己太自不量力,原来传说中的飙戏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特别是对方是大神,自己只是一只小菜鸟的时候。
      更让她惭愧的是,之前江棹出于好意的带戏被她拒绝,结果最后却还是被他的演技带进了戏,关键人家还能做到收放自如,甚至眼观六路连摄像机位都能注意——她果然跟大神差得地球到冥王星的距离。
      “其实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叶嘉眨去眼中的泪,因为带妆不敢用手去揉成熊猫眼,但说得十分真心坦诚,“还有,谢谢江老师,刚才要不是您我可能会很……”
      江棹摇摇头,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刚才看到那女孩眼中的惊惧时为什么会出戏甚至主动安慰她,不过他已经不太记得在以前拍戏时有没有过这样的情况了。
      “去看回放吧。”他默默转身过去,叶嘉只好也住了嘴。刚才被江棹扯到肩膀的衣服因为一直坐着不方便整理,所以她一起身边一边整理衣服,却没料到江棹走得没她想像那么快,她想停下,不料脚下一绊,直接撞到江棹背上,差点就把大神扑倒。
      江棹也吓了一跳,赶紧转过来扶了她一把,见她一脸慌张:“对……对不起江老师,我不是有意……”
      不同于戏中的柔弱的慌乱,眼前女孩是灵动飞扬的,即使狼狈也带了坦然和率真,或许是因为她不是真正的圈内人,才会有这么多可以称之为可爱的表现吧。江棹稍稍感慨了一下,但无意中扫过她的肩头,不由一愣。
      因为被她自己踩到了衣摆,原本就没掩好的交领下露出左侧半截脖颈,从江棹的角度刚好看到侧后方的几块青紫。因为之前江棹和摄像机都是直面着她,所以没有人留意。叶嘉忽然见他微拧着眉低头盯着自己的肩膀,突然反应过来,一边拉好衣服一边笑道:“没事没事,江老师跟您没关系。”
      江棹的眉越皱越紧。他记得刚才拍戏时自己碰到过那个位置,但是他手下的力度还是有数的,难道……
      “江老师,真的不关您的事。”叶嘉见大神默不作声,一脸自责,心里一慌忙道,“我身上经常会有这种淤青,好久都褪不下去,学名叫什么微循环障碍……”
      想了想,叶嘉还是又解释道,“我跟郑老师拍这场戏拍了七八回,他也不是故意的……”
      所以提起这场戏她才会紧张啊,就怕恶梦再从来一次。
      大神果然会在精神层面演戏,不会像郑宏就知道用力捏着她的肩膀大声吼——如果郑宏的演艺生涯还能继续的话,叶嘉觉得他早晚能继承“咆哮派”教主的衣钵。
      这时不远处的潘导催道:“你们俩还磨叽什么呢,要是觉得没演过瘾,我不介意再重新拍一遍。”
      叶嘉吓了一哆嗦,连忙双手合什做了个拜托的手势:“麻烦江老师帮我保密。”这件事连许晓洋都不知道,她不过自作多情地为了怕大神继续自责或者误会自己有S/M倾向,所以还是决定坦白。
      江棹也不知道信了没有,看她的眼神似乎有点复杂,不过还是默默点点头。叶嘉发现大神的话真不是一般的少,除了演戏他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平时几乎只是点头摇头,心思从来都是让人用猜的——三年前她曾经看过江棹不少访谈节目,他也算诙谐幽默、开朗活泼,有时候甚至还勇于自黑,难道这也是假相?又或者这几年间有什么事情发生彻底改变了他?第一次,叶嘉对他的个人生活有了兴趣……
      
      监视器一台中景,一台近景,此时画面上正放着江棹一把将叶嘉推倒在地的镜头。
      “小徐说得没错,江棹你这一手估计把叶嘉吓坏了,连我和老韩也吓了一跳。” 潘导看了江棹一眼,语气中显然没有责备。
      叶嘉暗自腹诽,知道吓我一跳还把近景给我,要不是知道潘导一向对她关照,她几乎以为他们是有意要拍她出丑的场面。
      江棹盯着屏幕一点没有自责的意思,只缓缓开口:“我没觉得她是新人,只知道她应该能接住我的戏。”
      “也就是小叶,估计别的新人早被你吓哭了。”潘导含笑看了眼叶嘉,目露赞许,“遇强则强,我早看出来小叶跟郑宏配戏放不开手脚,果然跟江棹演,感觉完全不一样啊!”
      她其实也被大神吓哭了啊!叶嘉忍不住脸有点红,但被人夸她还是有点窃喜的。不过想了想她还是认真的道:“谢谢潘导和江老师的鼓励,我当时还真被江老师吓了一跳,所以处理起来有点仓促,表演太僵硬,如果重新来一遍的话可能会更自然一些。”
      “不是你演的不好,而是江老师演得太好。”潘导说了句大实话,然后喝了口水悠悠道,“不过我说了我不介意再多拍一回,看你们俩演戏真是挺享受的。”
      叶嘉愣了。她只是谦虚一下啊,打死她她也没有勇气再跟大神再飙戏了。韩主任在一边倒是说出了她的心声:“就凭这一段,小江他们俩已经很抢戏了,老潘你这是要逼死男女主角的节奏啊。”
      潘导这回倒是没作声,忽然指着画面“咦”了一下:“江棹这段……”
      监视器正放到江棹抬手抹掉叶嘉的眼泪那段,随着镜头拉近,男子似乎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笑了,而那隐含着恶意的笑映着他眼底的怜惜迷恋显得十分诡异……原来他比自己看到的表演更有张力和层次。
      可是旁观是一回事,亲身经历是另一回事!如果说她跟郑宏那次对手戏只是肉/体折磨的话,那么她跟江棹的戏绝对可以算是噩梦级别的精神折磨了。
      害怕潘导再提重拍的事,她赶紧抢着说:“这一段我觉得江老师的表演特别特别精彩。”
      “哦?”见潘导不置可否,叶嘉又道,“我觉得邓雍其实应该对班婧还有几分喜爱的,他看见喜欢的女子终于在送上门来而且表示倾慕他时,明知道也许只是时局所逼,但除了得意应该有几分兴奋开心,所以他有点不忍心她哭成这样,所以在占有了班婧之后他才会真的替她救了哥哥,甚至也想过要娶她。也正因为他有真心在里面,在得知班勇与班婧不是亲生兄妹,他才会那么愤怒,以至于亲手射杀了班婧,最后还和耿赞(王骏饰演的角色)勾结在一起陷害班勇。”
      这是叶嘉第一次对剧情和剧中人物侃侃而谈。讲完之后,她发现韩主任、潘导、刘导都默不作声地看着她,她不由一激灵——难道自己理解错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哈哈哈哈!
    看看就好,不用太认真~~~没有人夸我勤奋吗?
    不好意思,JJ锁了俺的好几章,不是更新是修文哈~~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