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御用大神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用力太猛

      默了片刻,她忽然轻笑了一下放开他的手:“我死了如果能见到我爸妈,我会告诉他们,那个在我五岁的时候从冰冷的河里救过我的人,还在我八岁那年从贩/毒/分子枪下救过我,在我十八岁那年从人/贩子手中救过我……他对我很好很好,他替你们照顾了我好多年。”
      “小维……”他轻轻唤了一声,仅仅两个字,却仿佛是从他胸腔发出的共震,让人感到莫名的悲伤。叶嘉忍不住抬头,男子略低了眉眼,他的目光与她对视着——那隐藏在他黑白分明眼中的内疚自责隐忍苦苦压抑着,带了直抵人心的震撼。
      除了跟江棹拍过一场短暂的对手戏,叶嘉从来没有跟这个咖位的大神配过戏,但她体验过被高手带戏的惊艳和可怕,此时高大神开始配合她,她受宠若惊,却也明显受到他情绪影响。难怪都说戏是飙出来的,她现在有种肾上腺素上升的感觉。
      因为身高的关系,她只能仰头才能看他,眼泪仿佛止也止不住,但此时她抽着鼻子努力眨去眼中的泪水,她带着笑,仰慕骄傲又绝望的笑让人看了鼻子会发酸,“我知道他是谁,我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但是我谁都没说过,就算他们用各种方式威逼利诱我也没说过……”她的手攥住他的衣襟,拉着他凑到他的耳边,“你看,我快要死了呢,这样我就能替他保守这个秘密一生一世……对不对,启明哥哥……”
      男子浑身一震,脸上有着被她识破身份后的尴尬震惊,看到他这个神情,女孩却似只小狐狸般眯着眼笑了下,带泪的眼中隐含着几分卑微的恳求:“看在我替你保守那么多秘密的份儿上,你抱我一下好么?就一下……”
      她是恩师的遗孤,他把她当妹妹,他想保护她、照顾她,没想到他才是被她保护着的那个,她甚至因为他而丢了性命……男子眼中氤氲流转隐隐压抑着刻骨的难过,隐有水光,他的手伸了过来握住她的肩……
      叶嘉有点尴尬,按照那一页的台词,到这里就算演完了,但显然高大神还没出戏,她想提醒他却又不由自主陷进他的情绪中,心中被那浓重的悲伤压得喘不过气来,想止住的眼泪却一直都止不住,心痛到全身都在颤抖。
      谁知下一刻,那握在她肩膀上的手却忽然停了下来:“好……不过麻烦你先把脚拿开,因为你踩到我了。”
      那明明在眼眶里打转的热泪突然就消失不见,眼前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里全然是亮晶晶的笑意。叶嘉有点茫然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太过入戏踩了高君泽却丝毫没有觉察。她赶紧挪开,怔怔见他那白色的休闲鞋上一个醒目的黑色印记,才反应过来,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
      她想要开口道歉,张了张嘴却觉得嗓子堵得难受,竟一个字也发不出来。谁知对面的男子忽然双手一收,竟真地抱住了她,吓得叶嘉立刻清醒过来。虽说演戏肢体接触是难免的,但就算没人喊“咔”这场戏也明显结束了啊……幸好高君泽也真的只抱了一下就松开了她,还利用身高的优势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其实最后这一抱连高君泽自己都觉得有点意外。他自认为并不是个公私不分的人,但不得不说,这女孩的表现还真是挺出乎他意料的。她没看过剧本,不知道这场戏真正的背景,但却没想到她可以用自己独特的理解表演成这个样子,一切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更可贵的是,她的台词竟然跟原稿一模一样,没有多加一句词。
      而现在,当他看到面前女孩垂着眼、浓密的睫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的样子,像极了他在新疆拍戏时看到过的结着冰霜毛茸茸的银芽柳,看上去脆弱又可以独自在寒风中凌霜盛开,心中忽然柔软起来。
      但显然,他刚才的举动似乎吓到了那姑娘,不过……好像手感还不错,特别是看到某人的脸色时,他的心情更加不错。
      他笑眯眯地将手插进口袋走回座位看向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刚才那投资商又赞助了多少钱?何制片你去跟纪总说,差多少钱从我片酬里扣,实在不行我补上,这小姑娘……哦,叫叶嘉是吧,演技不错,至少比那个董小姐好……”他扭头看向潘导,“是吧,潘导?”
      潘导此时的眉目总算舒展点儿了,他正跟身边坐的着的年轻女孩低声讨论着什么,听高君泽这样说,不由哼了一声:“早跟你说我选的人错不了,这脸打的疼不疼?知道你有钱,要不你独立制片得了,连我也听你的……”
      高君泽笑笑没吭声,潘导也懒得理他,向还站在那里的叶嘉温和地道:“小叶演得的很不错,先让亚莉带你到休息室休息会儿,我们商量点事儿等会儿再找你。”
      徐亚莉其实也看出叶嘉的情绪还没缓过来,伸手去扶她,叶嘉这会儿才发现两条腿直打软儿,但还是坚持跟现场的人道了谢才跟她走了出去。
      休息室就在隔壁,徐姐有点心疼地叹了口气:“你这傻丫头,不过是个试镜,没必要这么用力,都说了,潘导有……”
      话音未落,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徐姐按了按她的肩:“你先缓会儿,我接个电话就过来。”
      叶嘉默默的点点头,从书包里翻出纸巾擦着眼睛——幸好她平时不怎么化妆,否则现在更像个笑话。
      过了会儿有脚步声传来,有人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递过来一杯水。叶嘉以为是徐姐,低声道谢伸手去接,但拿到手里才发现手竟也是抖的,杯子里的水几乎要洒了出来。
      身边人轻叹了一声,叶嘉这才发现声音不对,抬头才看清坐在自己身边的是江棹。
      江棹只好又替她接过杯子,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才沉声道:“用力太猛,过犹不及。”
      叶嘉愣了一下,他这是在批评她的演技么?江棹似乎还要说什么,叶嘉却忽然微一侧身默默靠了过去,将头倚在他的肩膀上。
      江棹吓了一跳,手一抖几乎也要将水打翻。
      “叶嘉!”听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也懒得分辨他的情绪,只闷声道,“就一会儿,麻烦您了。”
      江棹下意识想推开她,但听她略带了点鼻音的沙哑声音,终是没动。女孩柔软的头发轻轻蹭着他的下巴,有他那晚所闻到的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还有点毛茸茸地轻痒。江棹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刚刚还像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愣子,这会儿倒是受不了了,若拍戏都拍成这样,艺人们还不都得早得心脏病死掉了。
      “其实我爸就是跳楼死的。他是县里财政局的科长,在我们那儿也算很体面了。有个投资商出了问题,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他,说他受贿。单位让他停职接受检查,据说当时牵扯了一大批人,查起来也慢,他在家待了三个多月,就跳了楼。后来我才知道,他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叶嘉轻声开口,“那会儿正好放寒假,晓洋生了病,我妈带他去医院,让我看着我爸,我看到他时他站在阳台上抽烟,谁知道他抽完烟就跳了下去。我是听到楼下行人的尖叫声才知道出了事,等我冲到楼下,看到他摔得血肉模糊……原来从六楼摔下去,也一样会死。”
      说这些时,叶嘉已经从江棹身上直起身坐好,坐得很直:“邻居报了警,我妈回来的时候,警察和救护车都已经来了……我想,我妈不要我了,大概也是因为她在埋怨我没照看好我爸爸,因为后来调查结果出来了,是那个投资商乱咬一气为了转移视线,我爸是冤枉的,但因为他死了,所以周围还是有好多人说他是畏罪自杀……”
      这些事叶嘉从来没对任何人讲过,就连许晓洋也没讲过,他当时发高烧被留院观察,至今都不知道那天父亲就这样血淋淋的死在她面前,也不知道母亲迁怒的那几记狠狠的耳光和恶毒的咒骂。她以为过了那么久,自己早就忘了,可没想到当那段台词说出口时,那些往事就像黑色曼陀罗的种子破土而出,狠狠扼在她心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江棹一直沉默着,甚至连姿势都没有过变化,但却莫名让叶嘉心安。他身上有种好闻的薄荷香,她不知道那是剃须水还是古龙水的味道,但那清凉的感觉她安静下来,仿佛那爬满她心房让她窒息的黑色枝蔓也悄悄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默了一会儿,才垂着头道:“老是拉着江老师当树洞,真的抱歉……”
      “需要给封口费。”
      “啊?”叶嘉有点蒙,不由抬起头看着眼前人,江棹的眸色很深很暖,没有她害怕出现的厌恶不耐甚至怜悯,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大神是在开玩笑,忙点头笑道,“那我欠您的可多了,除了封口费,还有一个手机、La Perla内衣……”
      说到后来她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江棹却没接她的话,只将水杯重新递回她手中,转移了话题:“这个角色真的对你很重要么?”
      “其实有这样的机会,我很珍惜。可是刚刚看到有人已经来面试又不想让潘导为难。但刚才……”她看着手里的水杯,后面的话有点难以启齿。
      “被高君泽嘲笑又觉得面子太难看?”
      江棹以为是高君泽那番话刺激到了她,他知道这个女孩太倔强了,就像上回他跟她演对手戏一样,也是差点伤了她自己。
      叶嘉摇摇头,又点点头。他说对了一半,另一半原因是她看见了他,知道他是主演。她更想要这个机会,她想跟他一起演戏——或许这是她此生唯一的一次机会,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率,她想争取。
      这是她卑微不可言说的愿望。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