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御用大神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七、山海不可平

      “谢谢江老师,我没事了,自己回去就行。”
      叶嘉到了车里才慢慢平静下来。刚刚她情绪太过激动,但江棹和韩东的有些话还是隐隐约约传进脑子里,她好像听到他们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她不能又因为自己和事耽误他。
      开车的是韩东的私人司机,江棹陪叶嘉坐在后排。他看到女孩纤细的身体小小缩小成一团,头几乎要埋到胸前,只能看到她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发顶有点凌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江棹忽然很想摸摸她的头顶,想给这个倔强而脆弱的姑娘一点安慰。但静了下,他只是轻声道:“真的好些了?”
      叶嘉用力吸吸鼻子,觉得刚才过于失态有点丢脸,于是她抬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点头:“又给您添麻烦了,我好多了,您把我放路边就行。”
      她的眼睛因为刚才哭得厉害有点肿,脸色也并不好看,她大概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可还在用力让笑得自然。江棹忽然有点不忍心看到她这样的笑,默了下:“我知道有个地方的茶不错,我请你喝一杯吧。”
      他看到女孩有点迟疑的神色,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摊了摊手,“你看,我已经把自己卖给了韩总,所以我的事就是他的事了,他这个人做事很靠谱,今天的事不用我参与他也能搞定。”
      叶嘉知道大神是在故意宽慰她,可是……她咬咬唇,心乱得像一团麻。虽然他们只有数面之缘,但她却觉得他像她身后可以依靠的伟岸的山,大概因为她的秘密只分享给过他吧。
      
      那是南城一处并不起眼的小小四合院,红墙灰瓦十分古朴。影壁后面是一进小小的院落,院中有棵粗壮高大的槐树,枝繁叶茂几乎将整个小院都笼罩在树荫之下;一隅有个小小的水池,碧绿浮萍下游着几尾色彩艳丽的观赏鱼;墙角几株月季,树下两张竹桌,六七把竹椅,其中一把椅子上还躺着一只睡得四脚朝天的橘猫。
      帝都四合院为主题的餐厅很多,但大都集中在老城的商业区附近,打着“私房菜”的招牌吸引外国人或外地人,商业味道很重,像这精致清幽的茶舍叶嘉还是第一次来。一时间她几乎以为自己穿越时空到了桃花源。
      当江棹端了个茶盘从挂着竹帘的堂屋出来时,看到叶嘉坐在旁边的竹椅上,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橘猫的肚皮,猫咪并没有醒,“呼噜呼噜”了几声换了个姿势接着睡。
      叶嘉扭头看着他:“我家从前就养了只猫,是只三花猫,后来也长得这么胖,最喜欢我给它挠下巴,有回晓洋淘气拿了剪刀把它胡子给剪了气得它见了晓洋就炸毛……”
      她笑了笑,没说下去。再后来她就离开了那个家,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掌握,十七年了,猫连骨头渣都不剩了吧。
      “不知道你爱喝什么茶,不过夏天热,喝点绿茶清心去火。”
      叶嘉赶紧要站起来去接江棹手中的托盘,江棹笑着避开她的手,放下茶盘将其中一杯放到她面前。剔透的玻璃杯里,是根根直立的碧绿嫩芽,在水中缓缓沉浮。
      叶嘉小心翼翼地抿了几口,入口清香略带苦涩,之后舌尖便泛起丝丝清甜。她并不太懂茶,因为养父偶尔喝茶,她知道的绿茶只限于龙井,但这味道和形状跟她以往喝到的都不太一样。
      “这是朋友前几天带回来的蒙顶绿,是他亲手所种。虽然没有龙井毛尖有名,但胜在先苦后甜,回味悠远。”
      叶嘉点点头,又喝了几口。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江棹又在她的杯中续了水,笑道,“茶能消暑,能解忧,能静心,古人爱茶,不是没有道理的。”
      说完这一番话,他端起手中的杯细细品着,再没有开口。
      仲夏午后的光影透过葱茏的枝桠将斑驳的影子投在对面男子的脸上——她一向知道江棹十分好看,好看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但那种好看并非时下流行的小鲜肉的温良清秀,也不是棱角分明的俊朗夺目,他那种漂亮甚至被掩盖在他精湛的演技之下,几乎只有定义而毫无特色,让他的容貌仿佛是份上好的尺素,随角色涂抹上各种光华:他可以是清贵倜傥的民国青年,可以是气宇轩昂的绝世大侠,可以是霸气侧露的黑道大哥,可以是正直强悍的警界精英,可以文弱秀美的风流书生,甚至可以是金玉其外的衣冠禽兽……但从来没有一个角色,能有此时眼前男人带给叶嘉的震憾!
      她面前的江棹,是褪去大神光环的普通男子,他没有追问她的失态,没有嘲笑她的狼狈,他的眼神宽厚温和,有种可以温暖人心的强大力量。他曾说过,演戏只是职业不是生活,那么,便是这种真实的情感和面目,突然让叶嘉觉得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如春风中破土而出的嫩芽,在心底划出又轻又软的悸动,带了懵懂的惊喜和失措。
      她忽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这样的想法对他是一种亵渎,而那份自惭形秽让她难堪又难过。
      
      回到住处已是傍晚时分。
      其实早在叶嘉心神渐渐平静,她就反应过来,她下午仓皇失措间带走了许晓洋的手机。给徐辉打了两次电话,他都是在通话中,后来她给小陈的打通了电话,又不方便细说,只告诉他当时自己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让他转告许晓洋。小陈应了,但有点闪烁的语气让她知道,他一定也看到了那条微博,再联想前几天的话或者猜到些什么。
      他猜不猜到并不重要,反正小陈跟徐辉公司有保密协议,应该不会出卖许晓洋。现在她唯一担心的是许晓洋的事业会因为她被连累,如果她现在去电视台或者微博道歉有用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可是她怕会事得其反,反而把事情变得更糟。
      这件事,下午的时候她并没有跟江棹提起,虽然他是除了当事人之外唯一知道她跟许晓洋关系的人,可是这毕竟是她的私事,她不想拿这些糟心的东西为难他。不过想必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吧……她忍不住苦笑,看,她就是这样的麻烦精。
      叶嘉盯着窗外渐渐被夕阳染红的天地,直到天色渐暗,才转身去桌前打开了笔记本。
      突然门铃大作。叶嘉应了一声起身,结果刚才坐在电脑前,拖鞋不知道顺脚踢到哪里,屋里没有开灯黑乎乎的,叶嘉越是着急越找不着,屋外门铃响个不停,然后就是疯狂的敲门声,许晓洋的声音同时响起:“叶嘉!叶嘉,你在不在,快开门……叶嘉,开门!”
      这样下去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上头条!叶嘉鞋也顾不得穿冲过去开门。门打开不等她开口,许晓洋就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拉住她上下打量。
      叶嘉吓了一大跳,挣扎着腾出一只手赶紧把门关上。知道他的担心,她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好意思,晓洋,下午我……”
      他突然一把将她紧紧抱住:“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对不起……姐,对不起……”
      他的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只有不停的道歉。
      叶嘉全身一僵。她能感受到他全身的颤抖,能感受到似乎有热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衣领流进脖子里——这是再见以来,他第一次叫她“姐”!
      原本已经平复的心再次抽紧,叶嘉伸手回抱住他,任由他将头埋在自己颈间抽泣。
      良久良久,叶嘉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许晓洋一怔,松开她这才发现她没有穿鞋。虽然是夏天,但光脚站在地砖上还是有点凉,叶嘉低头笑道:“鞋在卧室电脑桌下,刚才太着急,没来得及穿。”
      许晓洋放开她直接进了卧室。借着电脑微弱的光,许晓洋找到她的拖鞋放到她脚下。叶嘉一边穿上鞋一边要开灯,许晓洋抽了抽鼻子闷声道:“别开灯。”
      叶嘉怔了一下,转身去了卫生间,将毛巾打湿,故意又过了会儿才又进来。伸手递给他毛巾:“真矫情,又不是没见你哭过。小时候哭起来鼻涕眼泪糊成一团丑得不行,成了明星到底是不一样了,李妹妹说你哭起来梨花带雨让人心疼的想抱怀里好好安慰,连徐姐都说,许晓洋的哭戏特别好看,比笑更能打动人心……”
      “叶嘉!”许晓洋咬牙切齿的声音在黑暗中传了过来。
      “叫‘姐’,叫‘姐’就放过你。”他刚才进门那会儿焦急的神态叶嘉看到眼里,也知道他担心什么,所以怕他自责故意逗他。
      谁知许晓洋默了一下,靠了过来,轻声道:“姐,对不起。”
      本来叶嘉已经下决心不在他面前再表现软弱的,两人抱头痛哭这种事在电视里演演还行,现实中还是算了,毕竟哭只是发泄,解决不了问题。可此时她的心突然柔软起来,她抬手摸了摸对面男孩的头。
      他本来就比她高不少,此时拉着她坐下来,头抵在她肩膀上,乖乖的任她安抚,温顺的像中只巨型的猫科动物。
      记忆如潮水般涌了过来,上回他们俩这样并肩相依,还是父亲去世那会儿。父亲走得突然,母亲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还要应付各种事情,他们平静的生活一下子被打破,对于未知的前途有惊慌惊恐迷茫,很多黑夜都是这样相互依靠着度过的……叶嘉不知道别人七八岁的记忆会不会这么深刻,可对于她来讲,这份温情永远定格在那个瞬间,终生难忘——那是她仅存的亲情。
      叶嘉轻轻叹了口气:“晓洋,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打扰到了你的生活……”
      “叶嘉!”许晓洋猛地抬起头瞪着她,就算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与他一母同胞心意相通,不用猜也知道自己的话又触了他的逆鳞。
      “其实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我们再回不到过去了。”叶嘉笑了笑,“太过执着对我们并不好。”
      这番话当初在拍《汉长歌》的时候她就说过,害得许晓洋拍戏时候心神不定被导演骂,她也就没敢再提。可现在现实已经将他们逼到这般境地,不容她再自欺欺人。
      “别担心,会解决好的。辉哥的公关公司很厉害,网上那些贴子已经……”
      “那下一次呢?明显这次是有人想黑你,否则这件事不可能发酵的这么快,你有把柄在他们手里总是祸患。”
      叶嘉不是不知道,许晓洋这几年上升得太快,徐辉用各种资源捧红他,难免会有人羡慕嫉妒恨,圈内资源就这么多,得罪人也很正常。幸好许晓洋一向低调,颜值高、脾气好,智商也在线,虽然被人黑的最多的是台词功底还需磨炼,角色过于单一(大部分都是傻白甜的角色),演技还显青涩,但基本上也都在及格线以上,就算跟老戏骨配戏有也不会太违和。特别是熬了两年男配,总算也开始演男主角了,而且据说内映反响也很不错……挤进一线只是时间问题,后面的路就算会有坎坷,她也不能当他的猪队友。
      “你算什么把柄和祸患,哪有这么说自己的。”果然许晓洋开始炸毛,“大不了我把咱俩的关系公开,看谁还敢拿这事儿兴风作浪。”
      “晓洋,我们都已经长大了。你要背负的东西更多,你还有母亲、继父和妹妹,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得为他们考虑。何况这是你的事业,我知道你喜欢演戏。”
      叶嘉从来没觉得自己口才这么好,能上纲上线的对他进行说教。可她知道自己说的都是事实,让许晓洋无法反驳的无比残酷的事实。
      果然,许晓洋沉默了下来。
      因为当初妈妈将叶嘉送人之后,就带他离开了原来居住的城市,而她再婚嫁给现在的男人,也并没有告诉过他,自己还曾经有过一个女儿。
      这也是他至今心理过不去的坎儿。
      随着慢慢长大,他能理解当初妈妈的痛苦抉择——爸爸去世后家里的经济支柱垮了,她一个人带着一双儿女生存的确不易。可不管怎样艰难,她不能抛弃自己的孩子,更不能抹杀掉女儿存在的事实,不能把她送走亲生女儿这件事当做没有发生过。
      但叶嘉说的没错,如果他不管不顾的把真相公开,可能首先毁掉的,是妈妈现在的家庭——就算不能原谅当初她的做法,但毕竟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含辛茹苦把自己抚养长大。
      “所以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了么?”
      许晓洋伸手指着桌子上的电脑。电脑没有休眠,屏幕上正是她打开查询航班的页面。
      叶嘉怔了一下:“我只是先看看……”
      之前是有这个想法的,但她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怎么能说走就走,就算要走,也总得先把眼前这场风波平息才行。她已经下定决心,无论许晓洋公司让她做什么,她都一定配合。
      “我自己惹出来的事我会解决,不用你管,你要走就走,反正我姓许你姓叶,你也不是我什么人。”叶嘉虽然没开口,但他们是一母同胞的血亲,许晓洋又岂会不知她的想法。
      “都多大了还耍小孩子脾气。”叶嘉好笑地看着他,想摸摸他的头,他忽然将头扭到一边,冷哼:“早知道这样,你就不该回来!”
      笑容顿时凝在她的脸上。
      “许晓峰,你知道么,有时候我希望当初被送走的那个人是我,那种背负原罪的滋味太难受了。”
      叶嘉浑身一震。她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这个名字——许晓峰,许晓洋,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父亲希望他们像山一样坚强宽和、像海一样智慧包容,然而他不知道,命运的无情将同胞骨肉远隔山海,天各一方,纵使相逢,终究意难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都没人留言,好桑心~~~~~~~~~~~~~~~~~~~~~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