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御用大神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一、自作聪明

      江棹拿了自己的那杯咖啡,打了奶沫,却没加糖,像叶嘉一样靠在料理台边,才又说:“那时你站在Memorial Church 大门口,好像穿了一件绿色的连衣裙,我看到你胸前的名牌写着你的英文名字,好像是叫Ella。”
      叶嘉当然记得,可那是四年前的事了。
      当时文学院举办艺术节,他们社团参演了一个舞台剧,她跟其他同学一起做宣传,给学生和游客发宣传单,当时在8月的阳光下她晒得头晕眼花,没认出江棹也很正常,或者她根本想不到他会出现在校园。可是难得过了这么久又她又不是什么可以让人一眼看上去就会印象难忘的美女,江棹怎么会记得她?
      她刚想夸江棹的记忆力超群,可是突然反应过来,心虚不安地觑着江棹:“江老师,您不会真的看了那个舞台剧吧?”
      看到江棹笑着点头,叶嘉终于不淡定了。
      “啊啊啊啊——”她回想起那个场面,顿时放下她心爱的咖啡,双手捂住了脸,“我当时一定是脑子被门夹了才去演这戏。”
      艺术节的筹备上,是她突发奇想提议编排《雷雨》片断,几个同学都十分感兴趣。虽然看着金发碧眼的四凤、周萍、周朴园怎么都有点违和,但从改编到表演,大家热情还是很高的。他们把这个信息公布到校园网的BBS上居然有不少期待的声音。
      “以你的条件应该演四凤,没想到你居然演了繁漪。”江棹的声音带了丝笑意。
      “那是因为该死的Tina 在演出的前三天打球崴了脚,没办法我才顶上的。”
      那真是一场糟糕极了的感觉,她穿着Tina 宽大的戏服身后别了无数的别针,穿着可怕的高跟鞋在一群人高马大的专业表演系的俊男美女中间像个小丑,怎么也表现不出来那种疯狂和病态的感觉。
      她甚至连台词都背错了,被那些人嘲笑了好久。
      更让她难堪的是,江棹居然看到了这一幕。
      江棹见她连耳朵都红了,不由笑着伸手扯下她的手。果然她满脸通红,而且眼里似乎有点不争气的湿润。
      “所以,你不是学表演的?”
      “15岁那年我跟养父母一家移民到了美国,在大学我主修欧美文学,选修了戏剧编剧。”她沮丧地说,“那个剧本是我改的,所以他们都说再另外找人麻烦,而我应该最熟悉台词……”
      “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其实你演的挺好的。”
      叶嘉抬头盯着江棹的眼睛,事实上她面前的人是演戏的高手,她真心分不清他眼里的真诚鼓励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只是来安慰她的。
      江棹无奈的叹了口气:“叶嘉,演戏只是职业,不是生活。”
      叶嘉现在已经顾不得尴尬了,她惊讶地望着他:“您会读心术吗?”
      “你觉得跟你还需要读心术吗?”
      江棹瞥了她一眼,没忍心再继续打击她:“舞台剧表演需要夸张的肢体动作和语言表现,你的确跟他们并不合拍,但这并不妨碍你是个好的表演者,只能证明你不了解也不适合戏剧舞台。”
      因为当时是小剧场,他坐在了第二排,所以能够很清晰地看到那女孩的表现,她的形象并不适合繁漪,表演有些生涩,甚至台词也有卡,但他记住她,除了因为她是舞台当中唯一的亚裔,更是因为她的那份细腻的感染力和生动的肢体语言。
      他记得那个场景。
      “nonsense! I’m not insane at all. Don’t try to bury my right words by your lies.
      the family is more like a prison. for 18 years, I have been married to a hateful tyrant---living like dead flesh, without a breath of freedom, without a spirit of life, until I met your brother, Chong. A woman needs love. Your father may have made me give birth to you, Peter, but my heart----my soul is still my own. I knew it when I met him.
      He’s the only one that’s ever possessed me body and soul. But now he doesn’t want me, he doesn’t want me anymore.”
      (胡说!我没有病,我没有病,我神经上没有一点病。你们不要以为我说胡话。我忍了多少年了,我在这个死地方,监狱似的周公馆,陪着一个阎王十八年了,我的心并没有死;你的父亲只叫我生了冲儿,然而我的心,我这个人还是我的。就只有他才要了我整个的人,可是他现在不要我,又不要我了)
      那冗长的一大段台词,有愤怒有悲伤有绝望也有神经质的疯狂,虽然她的表演还显稚嫩,但他可以从中清晰的看出各种层次的情绪。
      “你的表演更偏重于体验派,所以才会在表现派里显得格格不入。那天在《汉长歌》的剧组我一开始也没认出你来,但后来我推倒你之后你的表演,让我有熟悉的感觉。”江棹坦言,“所以我觉得你这种表演方式应该用比较适合大屏幕表演。”
      大屏幕还是算了吧,她连小角色都演不好。这话她只在心里小小念叨了一下,但显然江棹看出她的心思,犹豫了下还是道:“出外景那天我的话是不是打击到你了?如果你介意,我可以道歉……”
      “不,不。”叶嘉赶紧摇头,想起过往种种,忽然退了两步,认认真真地给江棹鞠了一躬,“江老师,谢谢您。”
      江棹被她举动吓了一跳,失笑:“你不用这样……”
      “江老师,谢谢您。” 谁知她又鞠了一躬,“先是要谢谢江老师出外景那天帮我解围,许晓洋之前跟我开了个玩笑,我知道他是故意吓唬我的,可还是没忍住当了真……”
      她不敢完全讲实话,毕竟是自己理亏,伤了许晓洋的自尊心又拖了江棹下水,要不是江棹那番话她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那种尴尬。
      “你不用谢我,我真的有胃病,那天也的确犯了病。”江棹摇摇头,“或者我应该谢谢你,让我有机会休息调整一下,要知道那么多人在旁边等着,我主动说不舒服会被人骂耍大牌的。”
      叶嘉在许晓洋身边干了将近一年,当然知道身为当红艺人的种种烦恼,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分明看出了江棹说这话时的言不由衷。默了下,她决定换个角度表示感谢:“还要谢您演对手戏时对我的关照,更有那天您对我表演上不足的批评指正,也让我受益匪浅。”
      江棹看着她认真的神色,笑容慢慢淡了下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说的话可能有点重,我刚才也说了,如果你介意,我向你道歉……”
      “不重不重,我知道您是为我解围。”叶嘉赶紧解释,“潘导当时也是为我好,可是为了我影响林小姐的情绪我也很内疚,所以我得多谢江老师,您的好意我……”
      “叶小姐!”江棹突然打断她的话。这是第一次江棹这样礼貌的称呼她,而那清冷中夹杂着不悦的语气让叶嘉吓了一跳,大神严肃起来果然有瞬间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
      “我与叶小姐只是萍水相逢,可能有些做法让你误会,我没有你想像那么多拐弯抹角的好意,希望你不要自……”江棹顿了下, “希望你不要自作聪明。”
      或许他更想说的是“自作多情”吧。可是,她并不傻,明明能够感受到江棹一系列的照拂和好意……她早就想表达这份谢意,而今天刚好有这个机会,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让大神不快。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江棹看着对面女孩慢慢涨红了脸、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有点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大概若非她提起,他竟没有意识到帮了她这么多次,而他一直不觉得自己身上有助人为乐的宝贵品质。
      “时间不早了,我带你去休息。”江棹打破沉默转身带叶嘉到了二楼的客房,只听叶嘉在身后轻轻道,“不管怎样,还要感谢江老师的关照,特别是今天的救命之恩和收留之恩。可能……可能是我词不达意,若有冒犯您的地方也要请您原谅。”
      她轻快的声音好像是还缭绕在彼此鼻端的古巴咖啡的味道,有些甜美有些苦涩,让江棹脚步一顿,他没有回头,只轻轻点了点头:“再见。”
      
      叶嘉偶尔想起夜宿大神家的经历,觉得跟做梦差不多。但有时候看到行李箱中那套 La perla睡衣,也会困惑自己究竟哪句话惹大神不高兴了。江棹说得没错,也许是她自作多情了,他的地位和身份完全有资格批评和指点她演技中的瑕疵不足,何况没隐退之前的大神也经常会被人指责,说好听是直率,说不好听是毒舌,好像还有媒体爆料从前在拍戏现场他连当红小花的都给骂哭过。
      但不管有心还是无意他都是帮了自己,何况跳进冰冷的湖水救下她,还肯收留她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陌生人,叶嘉心里更多的是感激——算了,这份感激还是默默留在心里吧,就别再让大神添堵了。
      她和许晓洋默契地都没提起这事,许晓洋信守诺言的给她加价买了部时下最流行的手机,强大的照相功能让她在跟着剧组结束了影视基地的拍摄到西北外景地时,拍到了很多漂亮的照片,羡慕坏了李妹妹,哭着说从没见过这样体贴的男神,就差没去抱许晓洋大腿了。
      《汉长歌》涉及到不少战争场面,许晓洋、王骏等部分主演跟摄制组转战西部影视城拍摄,原本林悦悦也有几个镜头的,但人家大牌,又因郑宏事件拖了档期,据说是绿屏抠图了,为此导演有阵子脸色没好看过。
      之前许晓洋、王骏等人都拍过古装剧,骑马什么的都没什么问题,但因为潘导要求严格,一些马上打斗的戏尽量不用替身,所以剧组还是请了马术和武术指导轮番训练。
      从准备到拍摄计划两个多月的时间,期间不少工作人员都叫苦不迭,反倒是叶嘉,期望时间再长点才好。因为这里除了有苍凉广袤的草原,雄浑残破的城堡,还有许多沉凝庄严的历史古迹。那都是她从小就在书本上看到而没来得及亲身领略到的壮观厚重。
      许晓洋自然知道她的想法,有时候放她自己去逛,没有通告时候也会带她去周边玩,杀青之后还特意带她去了嘉峪关和敦煌。
      大漠孤烟下的两人笑得灿烂美好——叶嘉无意中发现许晓洋竟然将他俩在玉门关外的一张自拍设成了手机壁纸,吓了一跳,让他删他却只抬头盯着她默然不语,于是叶嘉只好动手替他换掉。
      他还想说什么,却因为小陈端了两杯咖啡回来,终于闭上了嘴。
      小陈当初是公司给他招的私人助理,但因为许晓洋坚持要用叶嘉,小陈留在公司做行政,有时候帮他处理工作事务。
      在嘉峪关的最后一天,许晓洋不小心崴了脚,当时他们就去医院看了急诊,并没有伤到筋骨,但是左脚还是不太好吃劲。所以公司就安排小陈特意飞到转机的兰州中川机场等他们,顺便取回了一大堆寄存在当地的行李。
      许晓洋握着咖啡默默喝了一口,苦涩的感觉由口及心——他知道自己任性了,人终究需要向现实低头。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