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御用大神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天下的绯闻情侣都是久别重逢的姐弟

      书房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叶嘉平缓了下情绪,用手背揉揉眼。
      这时江棹已经走了进来。
      “估计你晚上没吃东西,我请的钟点工五点半就回去了,所以只好凑和给你下碗面条,别嫌弃。”江棹神色依旧平淡温和,仿佛没看见她有点发红的眼睛,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道谢的她默默接过托盘。托盘上是一份热腾腾的汤面,面条上浮着一个整齐漂亮的荷包蛋和几根碧绿的青菜,盛在一个白色骨瓷的中碗里,浓浓汤汁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叶嘉这才发现自己真的饿了,她尴尬的笑了笑,埋头挑着面条无声的吃着。
      “餐厅的桌椅都已经处理掉了,所以我一般不是在料理台就是在书房吃饭。”江棹没有离开,低头收拾着书桌上的书籍资料和一些零散的东西。
      收拾完东西他并没有走,他站到了叶嘉的面前。
      果然,那女孩虽然低着头一口口吃着面条,眼泪却一滴一滴落在碗里。
      “看来我的面条做的不够咸。”江棹笑着,直接将整盒纸巾递给她。
      叶嘉接过来闷声道:“是江老师的面条好吃到让我流泪了。”
      “这才是真正的泪流满面吗?”
      纵是叶嘉心情不好,也给他逗笑了,想不到那么惜字如金的大神也会讲冷笑话。她抬起头,却看到了江棹清冷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关切。
      他是在逗自己开心吗?
      叶嘉一时愣在那里。说不出为什么,刚刚褪去的委屈无力此时突然在心口悄悄蔓延——她不是脆弱的人,可在江棹平和的目光间,她却突然又想哭……
      江棹的手轻轻按在她的肩上:“叶嘉,不要去伤害爱你的人……”默了片刻才又轻声道,“不然你会后悔。”
      他的声音很淡很淡,几乎听不出什么情绪,但叶嘉心底的那丝疼痛却莫名涌了出来,说不清是为自己还是为他,几乎下意识的,她抱住他的手臂,将头抵在他的臂窝,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怀中的女孩身体柔软娇小,她发间有着刚刚沐浴过的清香,而乌黑的发轻轻拂过他的下颔……江棹下意识就想推开她,手最终却还是渐握成拳缓缓垂下,只是僵着身体任由她眼中的泪悄悄打湿了他的衣服。
      哭了一会儿叶嘉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赶紧从江棹怀中抬起头,退了两步突然发现他僵着身体跟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一脸尴尬,全然没有平时大屏幕上看到的从容淡定,不免觉得有趣,又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小心思,赶紧低头道歉:“对不起江老师,我不是有意占你便宜……”
      这话一出口怎么都有点不太对,她恨不得把舌头咬下来。
      江棹别过头轻轻咳了几声,又哭又笑感叹她的孩子气,但转头间见她一双眼因为刚刚哭过隐约弥漫着水汽,突如其来的笑便似投入秋水中石子,让她原本就黑白分明的眼有些氤氲迷蒙,给她清纯可爱的气息中凭添了妩媚动人。
      他早知道这女孩是漂亮的,但瞬间散发的那种炫目光彩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江棹有片刻失神,赶紧别过眼。
      突然桌上电话铃响起来,吓了二人一跳。
      他们都知道,这部电话很久不用,能够打过来的只能是一个人。
      江棹示意叶嘉去接,叶嘉咬着唇犹豫,其实刚才她说完那些话也有点后悔,很多事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伤疤,他们下意识不肯去触碰,因为伤人伤己。
      “叶嘉,听我的,为微不足道的人或者事去赌气和伤害关心自己的人不值得。”叶嘉蓦地扭头看着江棹,江棹却误会了她的意思,手按在电话上,“你不接那我接……”他微微一笑,“不过后果我可不敢保证。”
      几乎想也不想,她赶紧去抢电话:“不敢麻烦您,我来,我来。”
      许晓洋刚才在气头上说了不少诋毁江棹的话,他躺枪已经很冤枉了,真要接电话,万一他再口不择言,叶嘉以后还有什么脸再见他?
      直到看到江棹唇边淡淡笑意,叶嘉才突然发现上了他的当。
      她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手压在他的手上。他的手指修长,微带着凉意。叶嘉不由觉得有点奇怪,按理说他穿的不比自己少——想起之前在片场他与她演过亲密的戏时的接触也是一如既往的凉,叶嘉觉得一定是江棹的微循环有问题。
      直到江棹轻抽回手,叶嘉才发现自己好像又在轻薄大神,而这应该是她第二次见到江棹的不悦。第一次是那天晚上在片场自己装假忘词拒绝了他的好意时……
      而他不悦时,虽然眼神依然平静温淡,但眉尖会微微蹙起,在眉宇之间形成淡淡的细纹。那种表情丝毫无损他的俊美,甚至比他温和的样子更有魅力,有种禁欲系的清冷。
      这次叶嘉却没有了第一次的紧张不安,大概因为在江棹面前反正出丑失态到她自己都习惯了,所以当她伸手接起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时,另一只手却拉住准备回避的男子的衣袖。
      江棹愣了一下。
      刚才叶嘉与许晓洋之间的交谈并非他有意偷听,只是书房的阳台与客厅阳台相通,而到后来叶嘉的声音不由自主大了起来……可毕竟涉及到他们的隐私,他留在这里恐怕并不合适。
      然而看到女孩微红的眼,说不清为什么,他的步子却没有再迈开。
      见状叶嘉才轻轻松开他的衣袖,轻轻“喂”了一声。
      “叶嘉,刚才我不应该那么激动,也不应该那样说你……”许晓洋一向清亮的声音带了几分低沉黯哑,语气却十分郑重,“对不起。”
      “是我不好,不应该乱跟你发脾气,一切不是你的错。”莫名叶嘉的眼眶又红了,低声道,“我知道你也是关心我……”
      “可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怀疑你,还有……江棹。”
      叶嘉几乎可以想像电话那端男子的内疚,她抬头看看默立在阳台边的江棹,声音又柔软了几分,“你要是还不放心就来接我吧,不过只能借骏哥的车了,你最好让小高开车,你眼睛不好,开夜车我实在不放心。哦,对了,你还得去找李妹妹帮我带身衣服来……”
      许晓洋似乎没料到她这么说,默了片刻才低声咕哝道:“算了,既然江老师答应收留你一晚,你就住呗。”
      他声音有点小,叶嘉有点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我说我才不去找王骏和李妹妹呢,那两个大嘴巴,要是知道你今天晚上在大神家的事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呢……你乖乖住一晚上再回来吧,明天开车慢点儿,回来我陪你去买新手机。”
      叶嘉愣了一下,对他突然间这么善解人意有点不适应。不过想想便明白了他的好意,唇边不由浮现出笑意——他一向这么别扭,明明关心她,还说得拐弯抹角。她故意调戏他:“你不怕我对大神图谋不轨、居心不良了?”
      江棹在一边突然咳嗽起来。
      “啊啊啊,江老师不会就在你身边吧。”显然许晓洋听到了话筒里隐约传来的声音,再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有点恼羞成怒,“叶嘉,你居然当着江棹的面这么说,你还要不要我再在这个圈子里混,你太过分了!新手机没了,等你回来我再找你算账!”
      不等她再说话“啪”就挂了电话。
      叶嘉看着话筒轻声笑了起来,这才注意到江棹的咳嗽声……不知道是被呛到还是被吓到了。
      她放好电话走到阳台前,发现江棹手中拿着一支烟。
      “介意吗?”他征询她,神色如常,仿佛刚才的尴尬只是错觉。
      叶嘉没想到江棹抽烟。不过入乡随俗,这本来就是他的房子,于是她点点头,看身边男子缓缓吐出的白气,烟雾朦胧中他俊美如刀刻的侧脸有几分孤寂。
      “您好像身体不好,还是少抽点烟吧。”
      莫名的心疼让这话脱口而出,见江棹动作微顿,叶嘉有点后悔,难道就因为他对她的种种照顾,她就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
      所幸阳台门口灯光昏暗,看不到她脸红。
      “好。”谁知就在这时,江棹忽然轻轻应了一声。
      心突然失跳了好几拍,一瞬间叶嘉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现在的心情。
      他应了她这一句之后也没再开口,两人都默默看着窗外。对面遥遥可以望见东泠湖岸的灯光,在夜色中璀璨朦胧,宛若天上银河清冷。有风吹过,带着春日花的淡淡芳香,也带起叶嘉的发丝在夜风中清扬……气氛似乎有点温暖又有点暧昧。
      叶嘉忽然抬手拢住头发,轻声开口:“其实,许晓洋是我弟弟。”
      江棹侧头,一丝惊讶终于出现在他的脸上,不过比她想像中要清淡许多——大神心理素质果然非同寻常。
      “上回老韩不说你生日比他小吗?我一直以为他是你表哥什么的。”
      “为什么会这么想?剧组的人都以为我们俩有暧昧关系。”这回换叶嘉有点惊讶了,以许晓洋的表现,换作她是别人,也肯定有所怀疑。
      江棹扭头又看了她一眼,慢慢说:“他关心你也包容你,但那种呵护并非男女之情,我看得出来。何况你俩眉眼其实也有相似之处……”
      “江老师果然眼神犀利。”想不到他不但眼神犀利心思也细腻,他与她说白了也不过几面之交而已。叶嘉笑了笑,“不过,不是表兄妹,是亲姐弟。”
      江棹终于有点不淡定了,他想了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但唇动了动没有说出口。
      “我们俩是龙凤胎,如果顺产的话,他应该是哥哥。可是据说生产过程中我脐带绕颈三周,十分危险,最后不得不做了剖腹产手术,于是我先出生,就成了姐姐。晓洋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所以这家伙从小就觉得应该保护和照顾我,只要有人敢欺负我,他肯定帮我揍回去。而从我有记忆起,他很少叫我姐姐,他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揪着我的辫子逼我叫他‘哥哥’……”
      江棹看着身边的女孩。说起往事,她的眉梢眼角语气都很柔和,由屋内透过来的灯光浅浅映在她皎好的脸庞上,让她显得比平日温婉动人。所以尽管有一肚子的疑问,他却不忍心打断这份美好。
      “七岁那年,家里出了事……”叶嘉顿了下才又道,“嗯,我父亲发生意外去世了,母亲说没有能力抚养两个孩子,刚好有个人家想要个女孩,见了我觉得我还算乖巧可爱,所以……她把我,送给了那家人。”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秋天,她想许晓洋也永远不会忘记,因为那一日在他们的记忆里,是生命中最最寒冷的一天。他们抵不过命运的残酷,抵不过世事的沧桑,甚至抵不过十万块钱的诱惑……其实七岁的孩子,已经懂得了很多。
      看到被母亲紧紧抱在怀中拼命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的男孩,她像一个大人那样平静地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而坚定地在他耳边说:“晓洋不哭,不管姐姐去了哪里,都不会忘了你,也一定会回来找到你的。”
      然后她乖乖的任由养父母牵着她的手离开。
      身后是男孩撕心裂肺的一声呼唤:“姐——”
      那是他第一次叫她“姐姐”,她永远不会忘记。
      叶嘉从往事中回神,笑了笑:“后来,我求我养父母把我的生日改成了正式收养我的那一天……所以从生日来看我反而比许晓洋要小,这下他更不肯再叫我‘姐姐’了。”
      望着身边女孩笑得风轻云淡,江棹心底浮现一丝怜惜。相处时间不长,他看到了她单纯活泼倔强的一面,却不知道她还有如此坎坷的遭遇。他的手轻轻握了握她纤细的肩膀,声音里有他都意外的柔软:“叶嘉,别难过,一切都过去了。”
      “嗯,我不难过。”她抬头,“江老师您看过冯小刚导演的《唐山大地震》吗?”
      江棹怔了下,但瞬间就明白了她忽然提起这部片子的深意。
      “其实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一部狗血的小说,后来看到《唐山大地震》,才发现这简直是我经历的翻版。剧中龙凤胎的姐弟俩因为唐山大地震,母亲在生死关头选择了弟弟,而女儿意外活下来被他人收养,三十二年后,在各自经历过种种人生磨难之后女儿终于原谅了母亲。”
      但叶嘉觉得,或者她骨子里有遗传的冷血自私,或者她并没有经历过片中女儿邓登那么多年的苦难和成长,她并不想,也不会原谅许晓洋的母亲,又或者,她也并不需要自己的救赎和原谅。
      犹豫了下,这番话她并没说出口,不是害怕自己的冷漠自私会吓到大神,而是今天已经说了太多交浅言深的话,再说下去就算江棹是树洞也会有压力的。
      她低头从脖子上翻出那条链子给江棹看,“这是晓洋一年级的时候得的好学生奖牌,他知道我要走,偷偷找了把锯子把它锯成两半儿,为了打磨光滑,他的手都起了血泡……”
      江棹点点头:“那天在化妆室我看到了他脖子上挂了另一半。”所以刚才在湖边他看清她手中的东西时,就算不知道他们俩的关系,也明白这项链对她的重要。
      “嗯。”叶嘉不好意思的笑笑,“他一直觉得亏欠了我,对我过于紧张,所以许晓洋有点变态的保护欲和激烈的反应,还请江老师多多包涵。”
      她又笑得没心没肺一样开朗。
      江棹静静望着她,却没有回答。他知道一切远没有她说得轻松,一个七岁女孩被亲生母亲抛弃就算有诸多无可奈何,只怕对她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其实你比我幸运,有个疼你爱你的弟弟。”江棹静了会儿才道,“我从小长在孤儿院,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
      叶嘉愣了下才笑着说:“咱俩这是比说谁比谁更惨吗?其实同是天涯沦落人,江老师你不用……”突然间她意识到什么,真正愕然,“可你的简历……”
      她做为江棹的死忠粉,除了对他的电影非常熟悉外,当然对他的经历也了如指掌,甚至可以说像大神级的人物,几乎是没有隐私的。她记得网上她查到的资料清清楚楚的写着他生活在海滨城市一个中产家庭,后来父母带着妹妹技术移民到澳洲留他一个人在国内发展,不过他有时候休假还会去探望他们。
      江棹静静望着她震惊的表情,笑而不语。
      啊啊啊啊,叶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无意中知道了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
      张了张嘴,她却没有继续问下去,就像许晓洋的个人信息里也不能出现她这么一个姐姐一样,每个人都有秘密。
      但江棹的好意她还是心领,于是叶嘉眯着眼睛笑得像只小狐狸:“江老师,你说我拿你这个秘密卖给媒体,是不是能发一笔横财?”
      “你可以试试。”
      江棹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炼,但那种淡定让叶嘉顿时泄了气:“您吃准我不敢。”
      这回江棹连话都省了,直接点头,让叶嘉更加沮丧。她扭头不满的瞪他,却见他眼中那抹温柔怜惜的笑,不由心跳加速。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的模样,褪去了清冷疏离,他与她仿佛相识多年的挚友。
      又或者因为彼此分享了对方的秘密,让他们在瞬间亲昵了许多。
      “不过,我有了您的秘密,您总不再是微不足道的人了。”她扬扬眉似是威胁,神色间却有几分认真。
      江棹失笑,原来她一直在纠结他刚才的这句话。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似在笑她的孩子气:“我这有朋友送的Cubita咖啡,你要不要尝尝?”
      “啊——好啊好啊!”叶嘉立刻点头,两眼放光。
      乖乖跟在江棹身后到厨房,料理台上各种厨具间高压蒸汽式咖啡机十分显眼。江棹按了操作键,不一会儿,就有咖啡的味道就飘满了整个房间。
      因为叶嘉对乳糖过敏,只能喝清咖啡,所以对咖啡的口味极为挑剔,对这几个月以来只能喝到三合一速溶咖啡已经快忍无可忍。此时她深深吸着空气中的香味,就像一只贪婪的猫。
      江棹笑了笑将第一杯咖啡递给她:“我觉得你可能会更喜欢蓝山,不过我这只有这个。”
      现在叶嘉已经发现,大神惜字如金,所以他的每一句话都另有含义。于是顾不得手中诱人的咖啡,她赶紧问:“为什么?”
      江棹翻出糖罐向她推了推:“我第一次见到你,并不是在拍片现场。”
      “啊?”叶嘉愣了愣,她用力去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跟江棹见过面。她粉他大概有六、七年的时间了,如果真见过他自己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是在斯坦福大学Memorial Church的门口。”江棹望着她轻声开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嘿,你们猜到了么?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