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新地址)

作者:七世有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张

      林秘书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急匆匆地走进来,步履忽然僵住了——她没想到这一大早的,沙发上居然躺了个人。
      
      这人睡得四仰八叉,一条无处安放的长腿差点没架到沙发靠背上,身上还搭着这间办公室里常备的薄毯。林秘书无需细看就认出了那撮放荡不羁的白毛,正是最近有事没事就来找贺总的陆拓。
      
      她又扭头一看,贺总本人平静地坐在办公桌后处理着文件。
      
      林秘书的视线在俩人之间打了个转,神情顿时变得相当微妙。
      
      贺识微几乎听见了她脑子里复原昨夜场景的声音,略觉尴尬,却也没白费功夫去纠正,轻声问:“什么事?”
      
      “哦,”林秘书跟着压低声音,收拾了表情汇报道,“寰石联系我们了,说是找到了易羽。”
      
      贺识微倏然抬头:“送来了吗?”
      
      “还没有,他们现在要求跟您全息通话。我听那头的语气好像有点顾虑,就让人追踪了一下对方的即时坐标,发现对方用了反追踪装置。”林秘书正色说,“而且,技术部发现刚才易羽的ID短暂地上过一次线,大约只出现了两分钟。跟她一起出现的还有好几个疑似寰石的人。”
      
      贺识微点点头:“我知道了。那就通话吧。”
      
      他并没有那么意外。寰石要是不在这关头搞一点幺蛾子,他反倒会觉得过于顺利,恐有陷阱。
      
      贺识微通过了全息通话申请,吴越的身影投射在了办公室的中央。他似乎坐在一处空旷的房间里,身后有一张简陋的小床,绑着一个瘦小的女孩。贺识微扫了一眼那头的地砖和墙面,果然不是寰石本部的装修风格。
      
      寰石把易羽扣留在一个不易追踪到的地方,是为了跟天工讨价还价吗?
      
      贺识微心念飞转,面上却还是彬彬有礼地打招呼:“吴总好。那位就是易羽吗?”
      
      “是啊,抓住这野丫头可不容易。”吴越大方地朝一旁让了让,方便他更清楚地观察这个小战俘。
      
      是真的年纪很小,似乎比同龄人发育更慢,连五官都还没完全长开,样貌介于儿童和少女之间。穿着一身黑衣,头上别了几枚闪闪发亮、几乎过于隆重的发饰,这故作成熟的审美倾向倒是跟游戏里一致。
      
      然而此时她面色惨白满脸惶恐,根本看不出游戏里那个为非作歹的小恶魔的影子。
      
      “辛苦了。”贺识微说,“既然人找到了,就烦请你们送过来吧。”
      
      易羽听见语声,难以置信地扭过头来,冲吴越说:“我爸爸让你们放了我!”
      
      “吴总,我记得我们已经谈好了合作条件。天工帮助你们处理易殊留下的麻烦,前提是你们把易羽送来。”
      
      “不要相信他们!”易羽急促地抬高声音,“天工根本没有能力解决我爸爸,就算真的有,你难道相信他们会安什么好心吗?他们如果掌握了所有后门,那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你们!”
      
      吴越没作声,拿眼看着贺识微。贺识微的神情一贯地不急不躁,看不出破绽。然而吴越想到自己当年对他父亲干出的破事儿,抑制不住地心下发寒。
      
      天工真的会诚心合作吗?
      
      陆拓半梦半醒间隐约听见了讲话声,慢吞吞地撑开眼皮,又闭上了。他这一觉睡得不知今夕何夕,一时还没想清楚自己在哪。
      
      易羽直觉落在这群人手里绝不会有好下场,父亲也会有危险。她竭力放软语气说服吴越:“与其相信天工,不如跟我们合作啊,我爸爸刚才也说了,只要你们放了我……”
      
      陆拓一个激灵,猛然间清醒过来,跳下沙发几步跑到贺识微身后,厉声问:“你们见到了易殊?还跟他说话了?!”
      
      他刚才睡得太死,侧脸在毛毯上压出了一片红印子,那撮白毛七倒八歪地蔫在额前。
      
      但此时没有一个人有心思注意这个。
      
      “谁让你们擅自找他的!”陆拓气到冒烟。这下易殊肯定已经知道天工和寰石联合起来要销毁他了,盛怒之下不知道会采取什么极端行动。形势顿时变得更加紧迫了。
      
      陆拓看着吴越这个猪队友,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着,您老心思活络啊,还想着与虎谋皮呢?”
      
      吴越被他噎得没话说,不悦地转向贺识微:“贵司这员工好威风啊。”
      
      贺识微平静地回视着他:“吴总,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
      
      吴越一时语塞。
      
      陆拓得了老总撑腰,腰板挺得更直了。
      
      “你应该相信,我们的共同目标是销毁易殊。即使各存私心,也不该拿这么大的危机来打赌。”贺识微说,“我们会把双方系统里的碎片都清理干净,并且把易殊留下的后门一一告知。如果你质疑天工合作的诚意,可以派专人来签订协议,直到条约令你满意为止。”
      
      陆拓帮腔道:“归根结底,你愿意相信人类还是怪物?”
      
      这句话让易羽大怒:“我爸爸不是怪物!”
      
      陆拓翻了个白眼:“对,你爸不是怪物,可那玩意是你爸吗?”
      
      “……”易羽竟然沉默了。
      
      贺识微敏锐地捕捉到她那一瞬间闪躲的眼神,心中一动。
      
      吴越抹了把汗。
      
      他刚才跟下属探讨许久,还是觉得不可轻信易殊父女。他们是商人,不是亡命之徒,与虎谋皮的事情可做不来。无论如何,他们只有天工一个选择。
      
      但下属紧接着提了一个问题:“关键是天工到底有多大胜算?我总觉得他们这么迫切地需要易羽,怕是对销毁易殊这件事,没有那么足的底气。”
      
      吴越听得心中暗惊。如果惹怒了易殊,却又解决不了他,那易殊怒火的反噬谁也承受不起。己方留着易羽好歹还能制约他一下,一旦把易羽送去天工,可就什么底牌都不剩了。
      
      思及此,吴越转头吩咐道:“叫小张过来。”
      
      一个年轻员工走进了投影画面中。
      
      他瘦长的身形跟陆拓有三分相似,不驯的气质也很像,只是眉眼比不上陆拓帅气,反而有点愣头青的感觉。
      
      贺识微一眼就认出了他,寰石的技术人员之一。上次谈判时,就是他向吴越证明了川泽没有教唆张珺珺自杀,顺便还赞美了一下引路者的临终关怀机制。
      
      小张似乎很头疼跟大老板们打交道,正皱着眉头组织语言,突然瞧见了陆拓。他眼睛一亮,仿佛是同行之间的特殊感应,当即对着陆拓开门见山地问:“你怎么证明自己可以销毁易殊?”
      
      陆拓看了贺识微一眼。
      
      贺识微语气温和:“这是我们的商业机密,在签订协议之前不能透露。”
      
      小张撇了撇嘴,小声嘀咕:“商人就是黑。”
      
      这句话好像把吴越也骂进去了。投影中几个寰石的人脸色都不太好,小张却一脸满不在乎。
      
      陆拓简直要对这哥们心生好感了,考虑了几秒,果断道:“但我还是可以证明给你看。你们的游戏里也藏着易殊留下的碎片,而我知道具体坐标。”
      
      在陆拓的指挥下,贺识微飞快地在寰石的一款全息游戏中注册了账号,又将这个账号授权给了小张。陆拓让小张登陆进去,直奔自己给出的坐标。
      
      数秒之后,小张摘下头盔,激动到语无伦次:“卧槽,那是什么东西?易殊吗?那就是意识碎片吗?他还会跟我对话,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机制?你是怎么推演出坐标的?看不出啊哥们,天才啊!”
      
      吴越咳了一声。
      
      小张猛地闭嘴。
      
      吴越阴沉着脸:“你在说什么?”
      
      小张直接把头盔交给他:“吴总你自己去看一眼吧。”
      
      吴越狐疑地戴上头盔,却没找贺识微授权,而是直接登上了自己的账号。
      
      贺识微正想提醒一句,陆拓一手按住了他的肩,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吴越应该也能触发碎片。”
      
      毕竟寰石也是易殊的重点威慑对象。如果寰石在暗中引入AI系统,那易殊对吴越的恨意,或许还甚于对老贺总的。
      
      果不其然,也不知道那个碎片对吴越说了什么,众人只见他脸色铁青地摘下了头盔,手还有点抖。
      
      他的语气从犹疑变成了急切:“你们真能搞死易殊?”
      
      “对哦,”小张说,“现在的易殊应该不止是碎片了,也不可能是碎片的简单叠加。我猜猜,他至少会自带多级混淆功能,能把自己伪装成正常数据流。你们想要销毁他,首先就得捕捉和分析他。但是就在你们做这点事的时间里,他就可以在你们的系统搞出一千种乱子……”
      
      贺识微难得停滞了几秒。
      
      这明显是个懂行的人,他再会装也不敢轻易放话。
      
      接话的却是陆拓:“你说的都对,但我们比他更强。”
      
      他上前半步,一脸胸有成竹地望着寰石的人。他这会儿头毛凌乱、不修边幅,但眼神中的那份凌厉却让人不敢小觑,像个放浪形骸的怪才。
      
      贺识微拿不出底气,他就要做这个底气。
      
      “刚才我报出的坐标,已经证明我充分掌握了易殊的思维模式。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放心吧,这把稳了。”
      
      小张微微张着嘴:“……牛逼啊哥们。”
      
      小张对听得一头雾水的吴越等人点了点头:“我看他们行。”
      
      寰石最终妥协了。
      
      通话结束前,陆拓贴心提醒道:“你们把易羽送过来的时候,记得让车辆彻底断网,用手动驾驶。”
      
      贺识微亲眼看见易羽的脸色从紧张转为绝望,进而射来了仇视的目光。
      
      陆拓冲她一笑,咧出一排白森森的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