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新地址)

作者:七世有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伊维特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更补上了后半段,别漏看了
      陆拓见这四个被当枪使的傻帽已经认定了自己身上有权戒,此事看来不可能善了,索性说:“那来吧。”
      
      “来什么?”
      
      “来打啊。”陆拓举起了赛特之骨。
      
      “嚯!”那几人暴怒地朝着他俩攻了过来。
      
      之前那个给他们递消息的家伙说了,这个嚣张的巫师还稍微有点本事,而那个小祭司则完全不堪一击。只要挟持住了祭司,不怕对方不投降。
      
      所以他们早就商量好了战术,默契地兵分两路。三个人去抢攻陆拓,余下一名膀阔腰圆的刺客,却在刹那间匿去了身形。
      
      那三个人里有战士也有巫师,近战远程一起上,来势汹汹。但陆拓两招之后就看了出来,他们的实际水平并不咋地。陆拓心里有了谱,瞅准一个破绽正要反击,就听那刺客大叫一声:“孙贼!”
      
      陆拓扭头一望,那刺客已经将匕首架在贺识微的脖子上了。他刚才开了潜行,以贺识微的对敌经验,当然躲不过去。
      
      刺客又将匕首用力抵了抵:“把权戒交出来,否则我杀了他。”
      
      “不用管我。”贺识微彻底放弃抵抗,用一种波澜不惊的语气说。
      
      众人心中嗤之以鼻,都觉得这种套路台词只是走个过场。他都喊你老板了,难道还能不管你的死活?
      
      结果他们就听见陆拓说:“好的。”
      
      话音刚落,一个火球轰向了那三人,身体力行地展示了什么叫见死不救。
      
      “……卧槽。”
      
      那壮汉刺客呆若木鸡地望着陆拓以一对三,满场技能乱闪,甚至忘了划拉手中的匕首。
      
      等他终于回过神来,却又再次陷入震惊——队伍里已经只剩自己一个活人了。
      
      陆拓干脆利落地清了场,衣角带风地转过身来,将赛特之骨“呼”地指向那刺客:“我劝你不要动。”
      
      刺客僵了僵:“谁怕你?一命换一命,我能秒杀你老板!”
      
      “你杀啊,你看我在乎吗?”陆拓冷酷道。
      
      “他不在乎。”贺识微和颜悦色地应和。
      
      “……”
      
      陆拓缓缓走向彻底懵了的刺客:“谁骗你们说我有权戒的?坦白从宽,我可以放你一马。”
      
      刺客梗着脖子斜乜他,以示宁死不屈。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陆拓索性抬手,把灰斗篷的兜帽扯了下来。
      
      刺客毫无防备,险些被他闪瞎眼,声音顿时颤抖了:“粉、粉毛天尊!”
      
      “认识我啊?认识就好。那你应该知道我直播间有多少粉丝吧?”陆拓向西门现学现卖,“我一声令下,他们能追你到天涯海角,杀到你装备掉光为止。你那把匕首,应该费了不少力气才得到吧?”
      
      他指的正是抵着贺识微脖子的那把匕首。这玩意通体漆黑,柄上用繁复的工艺雕刻着一只蝎子,镶嵌了八颗红宝石作为眼睛。匕首名为“塞勒凯特的螫针”,是对面阵营的刺客守护神塞勒凯特的赠礼,跟陆拓的赛特之骨一样,必须通过高难度的单人副本才能得到。
      
      这刺客水平一般,为了打通单人副本差点脱掉一层皮,闻言立刻攥紧了心爱的小匕首:“我……我都招。”
      
      ******
      
      “碎片采集成功。”英雄说。
      
      “呼……”小可爱长出一口气,“还好赶上了。快走吧,我看那几个傻缺拖不了多久。”
      
      英雄跟在她身后走出墓穴,脚下一顿,又回身望向了旁边另一个墓穴的洞口。
      
      “还在依依不舍吗?”小可爱头也不回,揶揄地问,“你喜欢她的什么,建模吗?我可以给你建一只一模一样的。”
      
      引路者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主人附近,英雄不得不随着她一道移动,一步步地远离了洞口。
      
      小可爱原以为他不会回答,没想到他却开口了:“外观只是数据。”
      
      小可爱咂摸了一下这句话,难以置信道:“所以你喜欢内在?难道她的内在就不是数据吗?”
      
      英雄耸耸肩:“整个世界对我来说都是数据。”
      
      美好的,丑恶的,喜悦的,悲伤的。他从死板的数据中读取一切色彩与温度。所以在遇见第一个诞生于世的引路者时,他尝试着读取了她的性格。
      
      ******
      
      “那家伙披着灰斗篷隐藏了ID,遮头遮脸的,个子不高,捏着嗓子说话……”刺客尽力描述道,“上来就怂恿我们去打劫,说只要挟持住了祭司,你俩就会乖乖投降交出权戒。”
      
      “然后呢?”陆拓问。
      
      “然后就带着我们走到这附近,让我们进墓穴来找你们。没了,全交代了,我用我的匕首发誓!”刺客瑟瑟发抖,“能放我走了吗?”
      
      放走刺客,陆拓转向贺识微说:“西门,绝对是西门。就是怕我事后询问他的长相,才做了伪装。”
      
      贺识微却沉思了一会儿:“西门个子挺高的吧?而且,他虽然为人卑劣,但做事目的性却很明确,一切以出名为导向。匿名买凶这种吸引不到热度的事情,他未必会干。”
      
      陆拓一听这话有理有据,登时产生了动摇:“那要不,我先看看他现在在干啥。”说着打开了西门的直播间。
      
      悬浮窗口里,西门正在对着零跳脚大骂:“老子白养你这个蠢东西!你到底智能在哪里?”
      
      而弹幕一半在哈哈大笑,另一半则在斥责主播。西门靠着跟零强行卖腐引来一大群粉丝,如今他态度变了,这些人当然不买账。
      
      陆拓看了一会儿,虽然没看懂发生了什么,却分辨出了西门身周的景物:“……他好像在刷往生副本。而且已经打到第五关了,说明至少是半小时前进去的。”
      
      这么一看,还真冤枉了西门。
      
      陆拓毫无愧疚地关了直播,继续分析道:“那会是谁呢?既然要伪装自己,那肯定是我们认识的人。在这种关头出手,会不会是知道了你在做什么,刻意来阻拦的?”
      
      贺识微点点头:“至少缩小了嫌疑范围。我回忆一下在游戏里认识的人,列表排查吧。”
      
      话虽如此,但他已经玩了几个月的游戏,认识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还有一大堆打过照面却记不住名字的。
      
      贺识微也知道这方法可行性不高,说完就一阵头疼。
      
      己方进展缓慢,对方却一切尽在掌控似的不断添乱,这种敌暗我明的无力感相当不好。
      
      ******
      
      “伊维特小姐是什么性格呢?”小可爱已经混入了人群中,边走边问。
      
      “温柔,喜欢艺术,对人类怀抱着好奇和善意。”
      
      小可爱咯咯笑道:“那不就是为了讨好贺识微而设置的数值吗?人类的性格至少是真实形成的……”
      
      “在我看来,人类的性格也不过是大脑里随着成长而积累的数值。”英雄毫不留情地说,“你们的成长是刺激与反馈。你们的爱情是数据匹配。你们的结合是遵循基因里的物种延续规律。你们并不高贵,只是程序相对复杂而已。”
      
      “你说得可能有点道理,AI跟人类没那么大差距。”小可爱用一种天真到近乎歌唱的语气说,“但是呢,伊维特小姐就是永远——永远——永远都不记得你呀。”
      
      ……
      
      伊维特倏然转头,望向墓穴的洞口。
      
      混沌的数据之海中传来了一道波浪。那样破碎,却又那样强烈,仿佛是对人类互动的拙劣模仿。从中分析不出具体的信息,却暗含着痛苦的电流。
      
      但当她警觉地追溯其来源时,波动戛然而止。
      
      暂时无法判断这会不会威胁到主人的安全。但最近这种紧急程度较低的事件连续发生,结合主人的情绪状态,伊维特决定汇报。
      
      “主人。”
      
      “怎么了?”
      
      伊维特查看了自己的长期记忆空间,里面存放着一段极其简短的信息,是她自己记下的。
      
      “玩家小可爱的引路者可能存在异常。”
      
      “什么异常?他干了什么?”
      
      伊维特歉然道:“对不起,我没有更多记录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