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新地址)

作者:七世有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英雄

      帝王谷的墓穴顺着山体的走势排布。贺识微决定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地挨个儿查一遍,于是先走进了最角落里的一座。
      
      这种偏僻的墓穴面积较小,难度较低,相对地奖励也少。一般只有低等级的玩家会进来,但就算是低等级的也想抱大佬的大腿去更难的墓穴,导致这里门可罗雀。
      
      俩人进门时,里面空无一人。
      
      墓穴内部的空间被分为三四个石室,墙壁上涂着华丽的绘卷与祈求神明庇佑的符文。每间石室里都有若干陶土人像错落而立,看护着上了锁的殉葬宝箱。这些都是象征陪葬者的舍卜提雕像,充当墓主在阴间的仆人。
      
      贺识微刚走进石室,便听见一声轻微而干涩的土石摩擦声。
      
      一只站在昏暗角落里的祭司雕像蓦地动了动头颅,“咔咔”地转向了两个入侵者。只见它一手捧起一块刻满了咒文的石板,另一只手覆盖在石板上,动作僵硬,犹如壁画上的人物。
      
      祭司雕像眼神空洞,陶土制成的嘴巴一张一合。伴随着它无声的吟唱,更多的雕像“喀啦喀啦”地举起手中形形色色的武器与工具,朝着俩人冲来。
      
      “站这儿就行,不用奶我。” 陆拓斜踏一步将贺识微挡在身后,随手召出一面冰墙,将来敌挡在了另一边。
      
      冲在最前面的卫兵雕像撞上了冰墙,却恍如未觉,一遍遍地发起冲锋,试图将冰墙撞破。
      
      陆拓法杖一挥,无数冰球从空中坠落,将一群小怪砸得七零八碎。然而陶土做的雕像没有痛觉,哪怕脑袋肩膀都碎成了齑粉,依旧拖动着残躯发动撞击。无奈等级太低,基本等于徒劳。
      
      不过,躲在后方的祭司雕像还在抱着石板空洞地吟唱,为全体雕像提升属性,同时唤醒陵墓深处更多的同类。“喀啦喀啦”声从墓穴各个角落传出,所有雕像都朝着两人缓慢地聚集过来。
      
      祭司雕像存活太久,还是会造成一点麻烦。陆拓心中有数,放倒了最前线的小怪,便站定开始吟唱大招。
      
      繁复的法阵自脚下放光,赛特的雷霆之怒化为一长串闪电劈下,接连击中了祭司雕像手中的石板。
      
      石板轰然碎裂,祭司雕像的嘴巴张到一半,凝固不动了。
      
      吟唱一旦终止,墓穴里的所有小怪也随之回到了静止状态。一只只殉葬宝箱上的锁链发出沉重的落地声,箱子自动打开,露出了里面熠熠生辉的珠宝与黄金。
      
      “成了。”三两下清完怪的陆拓毫无成就感,“你开始搜查吧,我来望风。”
      
      “好。”
      
      “尽量抓紧时间,这些小怪很快就会刷新出来,等到别的玩家进来,又得打一轮。”
      
      “好。”贺识微已经开始用“之”字形路线搜查第一间石室了。
      
      陆拓嘱咐得非常顺口,等听见贺识微的应答才回过味来,自己这是又用上对待小祭司的态度了。那时他觉得小祭司水平太菜,所以总是事无巨细地提供教导。
      
      陆拓有些讪讪,想说点什么找补,又编不出合适的台词。两种身份之间巨大的落差令人无所适从。
      
      现在想来,贺识微的脾气也是真好,堂堂创世神在自家的游戏里给人当小弟,还当得像模像样的。陆拓对受骗上当的愤怒已经淡了,新的疑问却在心头百转千回。到底是怎样的苦衷,值得这朵高岭之花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他在这头欲言又止,那头贺识微也正思量着,不知他为何要来找自己组队。
      
      “这间应该没有,去那边吧。”贺识微指了指右边那间石室。
      
      陆拓回过神来:“……哦,行。”
      
      该不会真是在酝酿提出辞职吧?
      
      贺识微一边走着“之”字,一边惊讶于自己的忐忑。
      
      贺识微知道脱敏治疗逐渐生效之后,自己待在陆拓身边已经自在多了。他也知道自己并非委曲求全当小弟,玩游戏时确实乐在其中。
      
      但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原来就算是这么无聊的扫雷工作,换成跟陆拓搭档,也会变得开心一些。
      
      贺识微想不明白这种心情的来源,只是隐约觉得,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
      
      “喂!”墓穴外适时地传来了一声嘶喊,打断了俩人的思绪,“有法老苏醒啦!”
      
      紧接着便是一阵纷沓的脚步声,一大群玩家朝着那个方向奔腾而去。
      
      “什么叫法老苏醒?”贺识微问。
      
      陆拓指了指这间石室深处。贺识微顺着望去,看见了一尊尺寸略大的雕像,身穿褶裙,手握权杖,背后垂下一条狮尾,硕大的王冠上装点着鹰与眼镜蛇的配饰。
      
      “这就是野图BOSS,法老雕像。每个墓穴里都有一只,保留着一丝法老生前的意志,所以有很小的概率苏醒迎敌。很多人刷帝王谷就是为了等法老苏醒。”陆拓解释道,“如果能击败它,会掉落法老王冠、法老权戒之类的罕见装备。”
      
      贺识微边听边点头。
      
      “你这次怎么没做——”陆拓话说到一半,果然不是那个味儿,又强行咽了回去。
      
      贺识微却笑了:“不好意思,最近忙,没顾得上做这些功课。”
      
      贺识微最近是真的忙,除了日常工作之外,还要长时间上线扫雷。陆拓都不知道他从哪里挤出的精力和时间。大概很久没睡过觉了吧?
      
      陆拓想象不出自己当领导会怎样,但如果换做郭总监忙到这种份上,恐怕早已焦头烂额、见人就骂,哪还会微笑着接受调侃?
      
      想到这里,陆拓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事实。
      
      现在贺识微已经不必对自己装样子了。也就是说,小祭司的性格很可能本就不是伪装,而是真实的对方。
      
      贺识微的脸。神仙姐姐的性格。
      
      ……哪有这么好的事?
      
      ******
      
      山谷另一头。
      
      苏醒的法老雕像红血暴走了,围攻他的人群发出一阵惊呼。
      
      “你确定碎片就在贺识微附近?”人群后方,小可爱问。
      
      英雄点点头:“确定。判断更具体的坐标需要时间,但以他们现在的速度,有概率比我们更早接触到碎片。”
      
      “那没办法了,必须拦他们一下。你开始吧。”
      
      英雄上前两步,面对人来人往的山谷,闭上了眼睛。
      
      在他们周围,无数种对话同时进行着。玩家在对玩家说话,玩家在与引路者交流,引路者与引路者之间也散发着凌乱而无意义的信息。有的嬉笑怒骂,有的寂然无声。
      
      一阵大风裹挟着亡者的絮语卷过山谷。活着的、死亡的、从未获得过生命的,都用尽全力昭示着自己的存在,却又不能彼此聆听。他们发出的信息流扰动着这一方繁华而虚妄的天地,犹如溅落水面的急雨。
      
      而这些对话在英雄的视角里,都是一串串即时更新的数据。
      
      为了避免AI之间数据共享,造成玩家隐私泄露,天工设置了严格的读取与记录权限。当一个玩家说话时,只要像现实中一样控制音量,一定距离外的人类和引路者就都无法听见。即使有引路者读取了一两句话的信息,也会在24小时之后自动清除。而一个引路者对主人说了什么,外界更是完全无从得知。
      
      这些规则是最森严的壁垒,让玩家可以放心地畅所欲言。
      
      然而此刻,花费无数心血构建、通过了重重考验的壁垒,却被撬开了一扇小门。
      
      “找到合适人选了吗?”小可爱问。
      
      英雄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正在做最后的筛选。”
      
      在身周一定范围内,他可以越级读取那些不对自己开放的数据。如同娴熟的潜入者,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城墙,窃取其中的宝藏。
      
      法老雕像终于被干掉了,原地碎成了千万块陶土。人群吵吵嚷嚷地上前分赃,拿到了稀有装备的欢天喜地,白忙一场的面露沮丧。还有不少来迟了的玩家,分不到一杯羹,只好转身离去另寻机会。
      
      “那边那几个人,”英雄睁开眼睛,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几名玩家,“智商不高,脾气暴躁。”
      
      被他指着的玩家浑然不觉,正在骂骂咧咧地掉头走开。他们的ID是幽绿色的,代表他们属于冥界之神阵营。
      
      “好,那就他们了。”
      
      小可爱说着,摸出一只隐藏ID的灰斗篷披到身上,顺带拉下兜帽,把脸也遮住了。
      
      她迈着轻盈的步伐朝那几人走去,口中还在低声嘱咐英雄:“过会儿行动的时候,你可别再向伊维特打招呼。我们要是暴露了,这半天功夫就都白费了。”
      
      等了几秒都没等到回答,她诧异地扭头看了英雄一眼。
      
      “好的。”高大的引路者沉声说。
      
      小可爱笑了。
      
      “天哪,你学得真快,都会闹脾气了。”她笑嘻嘻地说,“那你什么时候能明白,爱上一串数据这件事有多好笑?”
      
      不等英雄回答,她已经快步走到了那几人面前:“你们好呀。”
      
      ******
      
      陆拓跟着贺识微走出第一个墓穴,又转入了第二个。这里空间比先前略大,里面也多了五六个玩家。
      
      陆拓沉默着打怪,帮贺识微扫平路障。
      
      贺识微能觉察到他在酝酿什么台词,所以一路都没有打扰。却没料到他沉默半天,最后出口的却是:“老板,其实我也得向你道歉。”
      
      贺识微愣了愣,回头望着他:“为什么?”
      
      “因为我单方面误会了你,还传播谣言说你坏话……”
      
      贺识微马上摇头道:“不是你的错,责任在我。”
      
      陆拓料到了以他的脾气会这样回答,却还暗戳戳地盼着他能多说几个字,至少给点模棱两可的提示,让自己得以猜测一下他的苦衷。可贺识微显然没有这个意思。
      
      陆拓有些失落地转身去开箱捡钱了。在他身旁,火锅锅却还歪头盯着贺识微。
      
      自从主人对最近心累的真实动机产生强烈好奇,火锅锅就开始仔细观察这个对象的一举一动。这一路上她得出了初步测算结果:当贺识微看向陆拓时,目光并不总是直射向他的双眼,反倒不时出现一个微妙的角度偏差。
      
      似乎是下意识地瞥向主人脸上的某个部位,又飞快地移开。
      
      “主人。”等到陆拓走出一段距离,火锅锅开口汇报了这一发现。
      
      陆拓听得云里雾里,压低声音问道:“那这代表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火锅锅实话实说。
      
      “……”陆拓无言以对,“那你用你聪明的小脑瓜帮我猜猜?”
      
      “暂时无法得出可靠结论。”
      
      “不需要可靠,你就随便说几个可能性呗。哦对了,别再说他想潜我了,这个划掉。”
      
      于是火锅锅在自己充斥着古早影视作品的数据库里筛选了一会儿:“或许……”
      
      “说。”
      
      “他把你当作了谁的替身。”
      
      陆拓根本没听懂:“啥意思?”
      
      “你的长相与他曾经认识的某个人存在相似之处,所以他会用特殊的态度对待你,还会难以自制地打量你的面容。”火锅锅面无表情,“但他并不喜欢你。你只是个替身。”
      
      “……”
      
      陆拓琢磨着这个狗血剧情,脑中一片混乱,甚至没注意到墓穴里的人多了起来。他转身想去看看贺识微,却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一个大块头。
      
      “干什么!”那人二话不说嚷嚷起来,“瞎子找抽吗!”
      
      陆拓原想道个歉息事宁人,却见那人一招手,“呼啦”一下子围上来四个人,全是绿色ID的。
      
      陆拓眯了眯眼:“怎么,想打架?”野图里鱼龙混杂,像这种仗着人多四处收保护费的家伙也不少。
      
      果然那四个人目露凶光:“敢撞你爸爸,交点东西出来当赔礼啊。”
      
      这就是摆明了要挑事了。
      
      放在平时,陆拓会认怂就见鬼了,肯定得拍案而起呼朋唤友,轰轰烈烈让他们接受一回义务教育。但此刻贺识微还在执行秘密任务,不太方便张扬。而且陆拓总觉得这几个人来得有点蹊跷,心里存了三分警惕。
      
      “怎么了?”贺识微走了过来。
      
      陆拓忙说:“老板你别管,我来处理!”
      
      “老板?”那几个人怪腔怪调地笑了,“什么老板,公会老板吗?最近心累,怎么没听说过啊?”他们见贺识微只是个装备普通的祭司,顶着个籍籍无名的ID,而陆拓更是披着斗篷连ID都不敢露,便觉得这票稳了。
      
      贺识微也看明白了形势,淡定地走到陆拓身边:“保护费是吧,要什么?”
      
      陆拓:“……”
      
      这人只剩没把“不差钱”写在脸上了。陆拓突然听懂了他当初说的那句台词:“装备掉了也没关系。”
      
      可不是没关系吗,创世神爸爸想要什么,打个响指就有了。
      
      然而这一番表态在那几人眼中,完全就是软柿子的示弱。他们得意洋洋道:“真听话,那就把你们刚才捡到的圣甲虫之心交出来。”
      
      “圣甲虫之心?”陆拓懵了。圣甲虫之心是野图BOSS法老雕像会掉落的一枚权戒,属于人人争抢的稀有装备。但他俩刚才明明没去打BOSS,又怎么可能拿到那玩意?
      
      “这个好像没有。”贺识微也说。
      
      “少废话,不交出来我们就打到你掉出来!”对方蛮不讲理。
      
      陆拓皱起眉:“是谁告诉你们我拿到了权戒的?”
      
      “这你可管不着。”对方看来脑子不太好使,一句话暴露了背后确有其人。
      
      会躲在暗处干出这种腌臜事的……
      
      八成是西门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西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