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新地址)

作者:七世有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郭总监

      贺识微将眼睛撑开一线,对着熹微的晨光发了几秒钟的呆,又重新闭上了。
      
      “识微,醒醒。”有人正在轻轻地推他,“该起床啦。”
      
      贺识微挣扎着睁开眼,迷迷糊糊地转过头,刹那间触电般往后缩去。
      
      陆拓的脸离他只有咫尺之距!
      
      贺识微的瞌睡霎时间全醒了:“你为什么——你怎么进——你叫我什么?”
      
      见他吓得语无伦次的样子,陆拓咧嘴笑了:“睡傻啦?快起床,我们都该出门干活了。”
      
      “……什么干活?”贺识微用力揉了揉眼睛。
      
      “你要准备祭典啊。我也还有一卷亡灵书没有完成呢,今天必须交给主顾了。”
      
      贺识微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眼前的陆拓居然是一头粉毛,还穿着游戏里的巫师袍服。
      
      贺识微怔怔地环视了一周,只见自己正身处于一座石屋里。清晨的阳光透过低矮的窗户照射进来,墙边的神案上供奉着一尊石像,椅子上则整齐叠放着一袭光华流转的白袍——他的祭祀袍。
      
      贺识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任由陆拓拽起自己,梦游般地穿戴洗漱完毕,又被陆拓拉出了门。他受惊过度,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床上,并排摆着两只木雕的枕头。
      
      虽然才刚刚日出,外头的街道上已是熙熙攘攘。男人、女人和孩子穿着亚麻质地的腰衣,头□□陶罐穿梭往来,四处飘散着花卉和面包的香气。
      
      贺识微跟在陆拓身后观察了一段路。不会有错,这里是太阳神阵营的人间主城底比斯。
      
      看来自己还在做梦。只是这梦境的细节也太过真实了一些。
      
      俩人转到城中的一处广场上时,人群之中似乎有道优雅的倩影一闪而过。贺识微脚下一顿,怀疑自己在那一瞬间看见了伊维特的脸。他驻足去看,陆拓却转身催促道:“快点儿,今天你可不能迟到。”
      
      贺识微只得放弃。那不可能是伊维特,毕竟引路者的活动范围是限制在主人周围的。
      
      不过,梦里一切皆有可能。说到底,他们怎么会变成游戏世界里的居民呢?听陆拓的意思,他似乎成了一个专门帮人制作亡灵书的巫师,而自己……
      
      “那个,粉爷。”贺识微试探着唤了一声。
      
      “你叫我什么?”
      
      “呃,陆拓?我要去准备什么祭典来着?”
      
      陆拓拧着眉头转过身来,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宝贝儿,你真的没事吗?”
      
      “……”
      
      贺识微这一回是真的五雷轰顶了。
      
      宝贝儿。
      
      宝贝儿是什么鬼???
      
      陆拓抬手一指:“还记得神谕祭典吗?”
      
      贺识微僵硬地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广场中央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碑,刻着古埃及风格的浮雕。两尊神明一站一跪,以侧脸和正身示人,站着的那个正在持剑斩杀跪着的那个。
      
      亡灵书的游戏场景里,肯定没有这样一座石碑。那浮雕的内容看上去也非常陌生,似乎是表现了一场典籍中并无记载的战役。
      
      贺识微心中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忍不住凝神观察那两尊神明。跪着的那个身材高大,无论是面容还是装扮,都不像是任何已知的古埃及神祇。
      
      而站着的那个……
      
      贺识微还没来得及研究他的样子,就突然被人拉住了。陆拓笑眯眯地凑近过来:“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别紧张,一切都会顺利的。”
      
      对方的嘴唇与耳垂都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
      
      贺识微惊坐而起,喘着粗气僵坐了片刻,颤声道:“开灯……”
      
      声控台灯立即亮起,照亮了与平时别无二致的卧室。
      
      贺识微满身冷汗,头痛欲裂。他抬手揉了一会儿太阳穴,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个无比怪诞的梦,但梦里的景象却已经模糊了。
      
      好像有个什么祭典,还有个奇怪的雕像……不行,头太疼了。
      
      贺识微放弃了回想,起身走到窗前,对着变色玻璃说了句语音指令。玻璃从不透光的黑色转为浅淡的灰,最终变成了透明的。
      
      窗外的天边泛着鱼肚白,庭院里的植物开始落叶了。
      
      距离那个神秘的黑客最后一次出现,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贺识微几乎每天亲自上线,却再也没能发现对方的行踪。那黑客似乎在天工的全面搜查之下销声匿迹了。
      
      不过有个意外之喜——脱敏治疗初见成效,在硬逼着自己与陆拓共处三个月之后,贺识微的耳垂恐惧症有了明显的好转。如今只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他即使直视着陆拓也能表现镇定了。
      
      前段时间,贺识微坐车去上班时,生平第一次关闭了车窗的黑屏模式。透过窗玻璃看去,街上的行人千姿百态,在他眼中就是一对对漂浮的耳垂。他坚强地挺了一路,没让眼泪掉下来。
      
      是时候了。
      
      贺识微冲了个冷水澡,默默地穿戴整齐,望着镜中的自己。
      
      “没问题的。”他自言自语道。
      
      今天正是一年一度的互联网峰会,他早早公布了决定,这一回自己不仅要真人出席,还要上台演讲。
      
      堂堂天工一把手,连续十年躲在幕后不敢示人,这对企业形象会造成何等影响?贺识微不允许自己如此失职。现在天工重登巅峰,他也是时候走出去了。
      
      消息刚刚放出,业界都沸腾了。所有人都望眼欲穿地等着看,这个神秘的小贺总到底长什么样。甚至有记者使出全身解数勾搭天工的员工,只为提前问到一点八卦:贺识微丑吗?贺识微有什么毛病?以前为什么不敢见人?今年为什么又突然敢了?……
      
      林秘书已经派人去实地考察过,那演讲的位置距离第一排观众足有十米。到时候只要放空目光,别去死盯着人家的耳朵看,就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清脆声响渐近,林秘书走进了休息室:“都安排好了,贺总,等一下我带您从后方上台,演讲完了再原路返回,就可以离场了。您喝茶还是咖啡?”
      
      这休息室是主办方单独为贺识微准备的,外头就是通往会场的走廊。
      
      “现在不喝,谢谢。”贺识微温声说,“什么时候开始?”
      
      “离大会开始还有一刻钟。咱们的人也都到了,正在外面的走廊上交谈。”
      
      贺识微上一次公开演讲,还是在全息投影室里进行的。今天他本尊到场,自然不能单枪匹马,还带了一众跟班。
      
      “行,你去吧,开始了再来叫我。”
      
      贺识微独自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听着门外传来的模糊的人声,默默站起来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又一圈。
      
      开天辟地头一遭,风险总归是有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他自己能否撑住。或许也正是因为太紧张,才会在大会前夕做噩梦吧?
      
      脑中转着这些念头,他鬼使神差地走到房门边,将门朝里拉开了一条小缝。果然如林秘书所说,走廊里站满了嘉宾,正在其乐融融地商业互吹。从缝里一眼看去,似乎没有发现过敏源。
      
      贺识微在门后慢慢调整着位置,直到望见了自己公司的人。来了几个管事的,亡灵书的制作人也在其列,旁边站着郭总监和盖总监,还有……
      
      陆拓是跟着郭总监过来见世面的。他听着几位大佬跟人你好我好地打哈哈,无聊地转了个身,走向一旁自动滑过来的智能餐车,端起一盘水果嚼了起来,漫无目的地四下张望。
      
      突然之间,他似乎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某条门缝里,射出了一道似□□又似冰冷的视线。
      
      陆拓毛骨悚然地回视过去,门缝却恰在此时合上了。
      
      “……”
      
      陆拓偷偷戳了戳郭总监:“老大,你知道贺总在哪里吗?”
      
      “啊?大概在附近的休息室里吧。”
      
      陆拓看了一眼那扇房门,终于忍无可忍,将郭总监拉到一边问出了口:“老大啊,你知道贺总有什么……特殊癖好吗?”
      
      “什么特殊癖好?”郭总监匪夷所思。
      
      “你懂的,就是……喜欢的类型。”
      
      郭总监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即一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你做什么白日梦呢?”
      
      “……”
      
      休息室内,贺识微抵着房门长吁了一口气。
      
      他信心骤增,刚才离陆拓那么近的距离都撑住了,今天的演讲稳了。
      
      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他绝对、绝对不能让陆拓发现最近心累是谁的号,否则这整件事情恐怕会以“老变态骚扰员工的一百种方式”为标题,传遍天下。
      
      ******
      
      “快轮到小贺总了吧?”嘉宾席里,有人窃窃私语。
      
      “下一个该他上台了。听说他这次居然要真人到场,你们猜他长什么样?”
      
      “大概跟全息投影一个样吧。”有人语带讽刺地说。天工这一年坐大得太快,同行里的眼红者数不胜数。
      
      寰石的老总吴越没有吱声。倒是他旁边的嘉宾呵呵笑道:“毕竟现在有钱了嘛,不用再靠脸了,可以□□了……”
      
      “有请天工游戏的总裁贺识微先生上台发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