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新地址)

作者:七世有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易殊

      陆拓思前想后,总觉得贺识微找郭总监不可能是为了别的。说到底,自己又是拒绝潜规则,又是私下说老总坏话,有什么理由不被炒呢?
      
      可他大好人才,如果是为了这种可笑的理由就被扫地出门,那该何其惨烈啊!
      
      陆拓沉浸在自己的剧本中,满脑子都是悲壮的背景音乐,在工位上如坐针毡了一会儿,风萧萧兮易水寒地站起身,悄悄跟了过去。
      
      天工有很多个技术部。
      
      其中郭总监带领的研发引路者的这一个,原本被当作秘密武器养在郊区的基地。如今引路者已经正式上线,他们也不用再躲在地底下干活了。现在被编入了亡灵书游戏的主技术部,办公地点就在天工的主园区。
      
      郭总监跟着林秘书走进总裁办公室,才发现里面不止贺识微一个人,还有主技术部的盖总监。
      
      “老郭,坐。”贺识微说。
      
      郭总监答应着看向贺识微,吓了一跳:“贺总您脸色很差啊,发生什么事了?”
      
      贺识微一宿没睡,脸色当然好不到哪里去,坐姿却依然挺拔。他低头揉了揉太阳穴,把昨晚游戏中发生的异常事件讲了一遍。
      
      “……后来主技术部连夜加班,依旧没有查出入侵系统的痕迹。”相对于严峻的事态,贺识微的语气倒是一如既往地宁定,半点急躁都不透出来。
      
      “怎么搞的啊,老盖?技术不行?”郭总监这才发现盖总监也满脸菜色,眼圈浓黑,抱着茶缸一口一口地呷着浓茶,一看就是熬了个通宵。只是他原本就相貌普通,对比没有贺识微那么显眼。
      
      盖总监瞪了郭总监一眼:“我也很绝望啊。我也没遇上过这种事。”
      
      “我想听听两位的意见。”贺识微说,“我考虑了很久,觉得寰石的嫌疑比较大。”
      
      盖总监点点头:“寰石的确有这个动机。引路者系统大火,相当于我们把他们的蛋糕囫囵一口吞了,他们怀恨在心是必然的。但是还存在一些疑点。”
      
      郭总监听到这里,已经跟上了他们的思路:“确实有疑点,比如说,单单派一个黑客来恐吓老总,这手段也未免太幼稚了。他们难道指望贺总被吓得主动放弃引路者系统吗?既然都有本事黑进游戏了,为什么不干点更大的事呢?”
      
      “这个倒是可以解释。那黑客在游戏里多半也是行动受限的。”盖总监说。
      
      贺识微听到“行动受限”,忽然意识到当时那家伙突然消失,也许不是故弄玄虚,而是只能停留那么久。它也在害怕暴露行踪吗?
      
      盖总监续道:“第二个疑点:假设真的是寰石干的,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贺总,真不是我推脱什么,但当前市面上的游戏里,亡灵书的防火墙算是顶尖了。您也知道,咱们开服至今就没被攻破过。除非是从内部……”
      
      “你的意思是天工内部有间谍?”贺识微问。
      
      郭总监立即摇头:“可能性极低。”
      
      郭总监是元老级员工,见证了这些年来的许多风雨。天工当年称霸市场,老贺总意气风发地畅想着全息游戏与AI技术,正是因为出了个投敌的高层,才一蹶不振,没落了整整十年。
      
      那是血的教训。
      
      自那之后,“防火防盗防间谍”就刻在了天工的企业灵魂里。所有员工在入职时就会签署相关协议,授权公司监控自己线上线下的一举一动。天工甚至专门设立了一个小组,关注核心员工离职后五年内的动向。
      
      无处不在的防范之下,哪怕是贺识微本人叛变了,都很难钻空子。
      
      贺识微轻叹了一声:“无论如何,还是先内部自查一下吧。你们二位也多留意。”
      
      两人各自应下。郭总监皱眉想了一阵子,又说:“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游戏开发之初,就被人留了后门,之后一直没检查出来。”
      
      “你是说,那黑客有可能是最早参与了‘创世’的技术人员?”
      
      “而且是核心技术人员。”郭总监意有所指地看了贺识微一眼。
      
      盖总监也想起了当年的传闻:“对了对了,十年前那个被寰石挖了墙角的高层,叫什么来着?”
      
      贺识微静默了几秒:“易殊。”
      
      这个名字滚落到三人之间的地板上,溅起了几滴血。
      
      “他现在还在寰石吗?”
      
      “不在了。”郭总监神情阴郁地接口道,“那畜生早就死了。”
      
      “……”
      
      “老贺总把他当兄弟,他却干出那种背后插刀的事。老贺总去世之后不久,那畜生也被查出了淋巴癌。报应来得快啊!”郭总监陪着天工苦哈哈地熬了这么多年,提起那个人就是满腔恨意。
      
      贺识微却是个将忍功修得已臻化境的人物,面上看不出丝毫情绪,转头对林秘书说:“也不失为一个思路,去查一查易殊的亲戚朋友吧。”
      
      林秘书点头记下了。
      
      贺识微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鼻梁,借此集中精神:“不过这样大海捞针,还是太慢了。”
      
      “还有个办法。我们暂时找不到它,但它也许会再来找贺总?”盖总监说,“不如试试看守株待兔。贺总,您的游戏账号有VVVIP权限,背包里有个道具,叫法老叉铃。下次发现异常,您可以用它一秒召唤GM,我们就会立即逆向追查对方的身份。”
      
      “说到这个……”贺识微突然踌躇了一下。
      
      盖总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贺识微仿佛在这几秒间做出了什么重大决断似的,深吸了一口气:“我最近在用一个小号,麻烦你给它也开一下权限吧。”
      
      “啊?哦,没问题,您回头把新账号发给我就行。”盖总监愣愣地说。
      
      虽然不懂老总为什么心血来潮要换小号,但这种事情老总高兴就好,轮不到他来追问。
      
      贺识微笑了笑:“多谢。老郭,有没有办法帮我把大号的引路者也转移到小号来?”
      
      郭总监也呆了呆:“引路者也要转移吗?”
      
      “嗯。最近在游戏里……得干一些事情,需要一个引路者。”贺识微是个大忙人,之前已经花了很多精力与伊维特共处,不想再浪费时间重新培养一个了。
      
      他下了决心,要答应陆拓的提议。
      
      一方面,想在游戏里守株待兔,他就得每天上线转转,有个老鸟带路总比自己瞎转要好些。
      
      另一方面,他还没有放弃自己的脱敏治疗计划。有了陆拓每天在眼前晃荡,他也不必再费心物色大耳垂子了。可谓一举两得,事半功倍。
      
      “可以办到吗?”他问郭总监。
      
      郭总监从牙缝里吸着气,苦着脸挠了挠自己的脖子:“您都这么问了,那肯定得办到啊。”
      
      “怎么搞的啊,老郭?技术不行?”盖总监找到机会,当场把仇给报了。
      
      郭总监回瞪了他一眼:“涉及到玩家的隐私问题,我们当然禁止转移引路者了。否则一个引路者带着前主人的全部秘密投奔了新主人,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那同一个玩家的不同账号也不能共享引路者吗?”
      
      “废话,能共享的话,玩家少充多少钱?”
      
      “……”盖总监哑口无言。
      
      郭总监又狗腿道:“不过贺总您放心,我回去研究一下怎么给您破这个例。”
      
      “那就辛苦了。”贺识微想起陆拓就在郭总监的组里,又多加了一句,“今天的谈话内容,还有我那个小号的事,还请二位注意保密,不要外传——内部也不要传播。”
      
      两人只当他是为了防着内奸,连忙称是。
      
      贺识微亲自将他们送出了办公室,正想转身回屋,余光里忽然瞥见了一道身影。
      
      他这会儿神经正紧绷着,犀利的目光立即追了过去,又像撞上什么弹力墙一般,加倍迅速地反弹开去。
      
      ——陆拓正站在走廊里等着他们。
      
      贺识微这一眼望去,恰好捕捉到了他额前那一撮桀骜不驯的白毛。看惯了粉红俏佳人的那一头骚粉,再看这挑染的白毛,简直透着克制与乖巧。公平来说,视觉效果还挺不错。
      
      但他的脸对于贺识微来说,只是两只耳垂中间的空白区域。
      
      贺识微熬夜过后原本就状态不佳,这一下猝不及防,险些维持不住平素的姿态。
      
      陆拓之前尾随着郭总监走到总裁办公室,望着紧闭的大门犯愁。他竖起耳朵想听听动静,但总裁办公室的隔音效果不是盖的,连一丝声响都听不见。也不知里面的人在给自己下什么判决。
      
      陆拓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毅然决然地挺起了胸膛。
      
      输人不输阵,他誓要用昂然的姿态迎接不公平的命运。
      
      片刻之后,办公室的门开了。贺识微跟在两位总监后面走了出来,口中还在跟两人说话。
      
      是真的好看。今天穿着浅灰色的细纹西装,复古纹样的白金袖扣,装扮风格比之前见过的柔软。比起入世的商人,更像个出世的学者,温和却又疏离。只是不知为何面色苍白,眼下还有憔悴的青荫……呸。
      
      陆拓在心里唾弃自己:想什么呢。
      
      这当口,贺识微也看见了他。
      
      陆拓眼睁睁地看着贺识微那温和优雅的面具骤然破碎,一瞬间露出了避之不及的神情。陆拓只觉得他身周的气场一下子冷了下去,犹如开启了速冻功能。
      
      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陆拓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最初究竟是怎么撞的枪口?这贺总对别人都那么正常,凭什么一对着自己就要切换成霸道总裁模式?
      
      脑中模糊地飞过了一串“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我”“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男人,你这是在玩火”之类的台词,陆拓被自己刺激得原地一哆嗦。
      
      “陆拓!”郭总监吓了一跳,厉声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刚刚说完防内奸的事,出门就见这小子杵在外面,容不得他不起疑。
      
      陆拓想起了自己来此的目的,清了清嗓子:“我想第一时间知道贺总打算怎么……”他看了一眼并不属于自己小组的盖总监,语声突然迟疑了一下,“怎么处置……我?”
      
      “处置你?为什么要处置你?”郭总监狐疑地盯着他。
      
      陆拓张了张嘴。
      
      难道自己想岔了?
      
      郭总监和盖总监完全跟不上这小子的节奏,贺识微却跟上了。毕竟,虽然此刻脑子已经有点混沌,但昨夜那句“好像要潜我”,依旧如炸雷一般清晰。他前后一联系,就明白了陆拓在担心什么。
      
      “没事,老郭,可能有点误会。”贺识微拍了拍郭总监让他放心,“你们先回去吧。”
      
      陆拓被单独留了下来。贺识微与他相对而立,俩人一时都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对方。
      
      贺识微心里混杂着困扰和憋屈。他又不能直接说“我贺某并不潜谁”。
      
      要怎么才能澄清这件事呢?
      
      “小陆啊,”最终他盯着陆拓的肩膀说,“跟着老郭好好工作,专注正事,不用想别的。”
      
      听在陆拓耳中,这就是“姑且放你一马”的意思了。
      
      陆拓绝路逢生,颇为不敢置信。这贺总是尚未听说自己昨晚的行径,还是虽然听说了,却选择宽宏大量一回?
      
      陆拓想了想,斩钉截铁地表态道:“我以后一定守口如瓶。”
      
      “……”
      
      贺识微无力道:“去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