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爱情?林嫣觉得,爱情这个东西是挺吸引人的,有美好甜蜜、憧憬浪漫、以及美妙的外貌和肉体,可是,时间愈久就会发现,这些都会产生边际效应,慢慢地不再能刺激内心,反而是“适合”二字,才能让彼此的依偎如同涓涓细流,长久而温馨。
内容标签: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嫣 ┃ 配角:李钰、宋励远 ┃ 其它:沐瑶

  总点击数: 61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125,70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waiting bar(等待)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860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waiting+bar之合适才好还是爱更重要

作者:燕九浅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合适才好还是爱更重要

      等待,是一种漫无边际的迷茫,也是心有灯塔的渴望。
      我一直在等,等我要等的人,等我要看的故事。
      ——Waiting Bar沐瑶
      
      “喂?李钰,到了吗?下午时间紧,没空做饭了,你来waiting bar,我们吃点简餐好了。恩,等你。”林嫣边打电话边推开waiting bar的玻璃门。
      沐瑶见到她,微微一笑,点头示意。而后迅速调制一杯拿铁送到5号桌:“您的拿铁,今天还需要雨后龙井吗?”
      林嫣摆摆手:“不要了,来一杯乳酸菌风味气泡。”
      “好的,稍等。”
      
      林嫣打开电脑,对着PPT不断的调试、修改,半晌,她端起咖啡,望了一眼窗外,嘴角不经意微微勾起。
      门口风铃声响起,一个长相文静的男人推门而入,径直走向5号桌。
      沐瑶好奇地望过去,发现二人似乎关系非同寻常,不禁疑惑,那之前总和她一起来,喜欢喝茶的那位是她的什么人?
      
      “坐吧,你的气泡水。”林嫣将气泡水推向面前的人。
      “靠近一点,不坐对面!”
      林嫣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一暖,面上却直摇头:“李钰啊李钰,这都,两年了吧?你还是,这么的粘人。”说着将椅子靠向李钰那边,与他并排而坐。
      李钰腼腆地一笑,而后拿起手边的菜单:“你想吃什么?”
      “都行。”
      “选嘛,我听你的。”
      林嫣闻言,翻了个白眼,心想着,这是要让有选择困难的人陷入纠结啊。她盯着菜单翻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一份海鲜意面,给你的,我就吃一份三文鱼沙拉好了。”说完,她招手示意沐瑶。
      
      “你在干嘛?点完餐一直看电脑?”李钰放下手机,看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
      “我在修改PPT,明天要做总结汇报。把上半年的一些策划广宣活动内容再修改一下。好了,弄好了。”说完,林嫣关上电脑,放进包里。而后侧过身看向李钰:“一段时间不见,你又变胖了!”
      李钰闻言羞涩一笑,随即佯装生气,瞪大双眼“狠狠”盯向林嫣,压低声音:“再说一遍!”说完还假意捏住她的胳膊,似乎要捏碎她。
      林嫣莞尔一笑,送上白眼:“得了吧,你再把眼睛睁大一点!对对,就这样,小眼睛就变大了!哈哈。”
      李钰无语败阵,只好快速转移话题:“对了,上次爸妈见面,说好十一去我家看看,双方再彼此了解一下,你和你爸妈后来还提过这事吗?有商量什么时候动身吗?”
      林嫣闻言皱起眉头:“李钰,你现在也是要独当一面的成年人了,做事要找准人呢,这事是我能做主的吗?你要和我爸爸说呢,你是男人,我爸又主事,这事你理应和他商量啊,咱们两的大事,要不就是你爸妈和我爸妈说,要不就是你和我爸说,你倒好,让我当中间人了!”
      李钰似乎察觉到林嫣的脾气,只能连连点头:“行,我找机会说。”
      “哎!”林嫣毫不掩饰地大声叹气。
      “你怎么了?”
      还能怎么,就是觉得你呀,还是个男孩,不算是男人,让人没有依靠的感觉,可是这话,林嫣不敢当着李钰的面说,因为这太伤人了,她不舍得。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和叔叔阿姨已经到我家来过了,等下次我和爸妈到你们家去看看,是不是就要谈婚论嫁了?”林嫣无精打采地看了一眼李钰,眼皮又重重地落下。
      李钰往林嫣身上靠了靠:“谈婚论嫁不好吗?咱们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对吧!”说着一脸憧憬的笑容大大地绽放在脸上。
      林嫣心中不断地翻着白眼,可面上堆笑:“是啦是啦,年龄到了!可是,我还不想结婚嘛,总觉得还小,还不成熟啊。”
      “还不成熟?一个24,一个26,够熟了!你是不是还有别的顾虑?两地分居?”
      的确这是一个问题,二人因为工作,一直分居两地,只能偶尔在周末或者节假日见面相处。
      林嫣微微叹气:“这个问题也是有的,可不是最关键的。”
      “那关键是?”李钰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我感觉,咱们的感情,没有激情!”
      李钰狡黠地眨眨眼:“怎么没有?晚上,不都很激情吗?”
      林嫣一脸嫌弃加怒其不争地朝旁边挪了挪身子,而后转念一想,靠近李钰,恶狠狠地问:“你和我在一起是为了上我还是爱我?”
      “性和爱不冲突啊!”
      林嫣看着一脸天真的李钰,心知面前的男人经历较少,确实无法给出让女生满意的答案,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答案。
      “快吃吧,面都凉了。”林嫣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哦,好的。”李钰扒拉了几口面,而后总觉得气氛不对,他抬起头看向林嫣:“你是不是不开心?”
      林嫣闻言感觉很是烦躁,却不好发作,只说:“没什么,对了,你的饭够吗?我专门点的小份,因为觉得你太胖了。”
      李钰闻言撇撇嘴:“你老说我胖,但是同事还有上次见你妹妹,都说我瘦。”
      林嫣吞掉一片三文鱼后,笑道:“那是骗你的,相信我,人都爱听好话,忠言逆耳啊,你是骨架小,故而从背后看,比一般男生瘦,可你看看你的肚子,圆滚滚的,以前你穿T恤,还是英俊的,现在,就好像中年大叔,你还没结婚呢!怎么能这样呢,快减肥!”
      李钰腼腆地垂下头,仿佛被打焉了一般,而后噘着嘴说:“一起减肥!”
      靠!什么都要一起!“我胖吗?”林嫣举着叉子,眼睛放光。
      “忠言逆耳!”
      靠,气死人也。林嫣放下叉子,准备说教。
      李钰见状急忙说:“你不胖,我胖。吃好了,你呢?”
      “不吃了,走吧。”
      
      一夜缠绵,林嫣在黑暗中缓缓睁开眼睛,她盯着天花板,听着枕边人呼呼的鼾声,心中空落落的。
      睡着的李钰十分乖顺,身子侧着弯向她,一只胳膊规规矩矩地躺在身侧,一只胳膊紧紧地环在自己的腰上,仿佛在紧紧抓住自己。
      林嫣心中一暖,伸手抚摸李钰温热的侧脸。这个人,肯定是她将要依靠后半辈子的人,可是结婚这件事,始终让她心中有一丝丝的不情愿。
      她想了许久都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遇见宋励远。
      
      那是一个成熟稳重、风度翩翩的男人,如果李钰是白开水,解渴,让人离不开,那么宋励远就是红酒,让人想要一探究竟,沉醉其中。
      第一次见他,是在单位,因为人事调动,宋励远被抽调到他们部门做主管。
      这个人与人交往不近不远,很注重细节,既让人心生暖意,可做朋友之选,又让人敬畏佩服,不逾越上下关系。
      初次深入接触,是要做一个饮食广告策划,她被宋励远临时叫去外地加班,深夜一同外出,就被上了一课。
      
      “临时被叫到外地出差,洗漱用品、换洗衣物都没拿,还遇到住宿问题。现在这酒店就只有一间房,还是您预定好了的,那我睡哪儿?”林嫣微微有些怒气,预定都不知道问一下她。
      “一路上四个小时,你都不知道提前做好计划,只知道睡觉,还好意思问我?自己解决!”宋励远头也不回地拉着行李箱上了楼。
      林嫣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不怒自威,心生怯意,又觉得确实是自己的问题,便不再多言,只是快速联系周边酒店。
      到了酒店,害怕又被宋励远教训,连夜翻阅资料,了解了合作方的要求和自身所需资料,以及存在问题后,初步拟定了计划,第二天早早买了宋励远爱喝的绿茶,去酒店找他。
      “起的挺早啊!”宋励远打开门,边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边退至屋内,拿起桌边的吹风机,继续吹头发。
      “还不是怕你又教训我。”林嫣小声嘀咕。
      宋励远轻笑道:“我耳朵灵得很。对了,昨天的资料看了吗?”
      林嫣点头道:“等会儿路上说,给你买了早点,快吃吧。”
      
      当时为了做好合作方的想法,以及完善、创新广宣思路,林嫣做好攻略,带着宋励远在当地“旅游”了一趟,积累了许多资料,以便后期筛选使用。
      也是那次出行,林嫣感受到了宋励远不一样的注视。
      说实话,作为女孩子,被风流倜傥的俊雅男人关注,的确会心生欢喜,林嫣也不例外,但她始终自知,她已经有对象了,虽然还没结婚,但就伦理上而言,的确不应该花心,不能喜新厌旧,可是越是压制,越是想要和宋励远走的更近一些。
      尤其是日常接触越多,她就越关注宋励远,他的外形确实是那种出挑的,最重要的是他身上那种上进的、肉眼可见的进步所迸发出的光辉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老实说,林嫣这样的女生独立性和学习能力较强,但凡她想要做一件事就会尽心尽力,与人接触的过程中,很会见贤思齐,不断进步,但有一点很不好的是,如果有人被她追赶上了,她也会对被追赶的人失去兴趣,就像李钰——从前,林嫣一直跟随他的脚步,在其背后追逐光芒,在他的引导下,林嫣在工作中也愈加得心应手,但渐渐地,或许对李钰抱有更高期望,又或许她自己有了成长,更靠近李钰,在短暂地看不到李钰进步的情况下,确实有点失望。
      反观宋励远,却是一路向前,把林嫣甩在身后。难以望其项背的刺激,不断撩动林嫣的心,让她不由自主一直紧跟他的步伐,企图不断靠近。
      而这种靠近让林嫣与宋励远之间有一种界限模糊的暧昧。
      后来,李钰被林嫣的同事发现,在一个酒店门口与其他女生拉拉扯扯,甚是暧昧。
      林嫣闻言,先是有些愤怒,而后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窃喜:分手这种话绝不是她会先提的,但是如果李钰提呢?
      发现自己这可怕又无耻的想法后,林嫣把自己关进屋子,狠狠地打了几巴掌,终是压制住了这荒唐可笑的想法。
      
      “什么?”林嫣听到耳边发出一声软糯的咕哝声,好奇地转过头,却看见李钰嘴角微微勾起,环在腰上的胳膊又紧了紧。
      “哎,原来是在说梦话。”林嫣转过头继续盯着天花板,不一会儿,宋励远探视性的眉眼和性感的薄唇出现在天花板上,只见他微微一笑,眼睛倒映出林嫣明媚的笑容。
      “真是疯了!”林嫣暗骂一声,一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
      
      次日清晨,林嫣蹑手蹑脚地起床洗漱,留下李钰一人在家里睡懒觉。
      完成工作汇报后,本想回家,却听见宋励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林嫣,走吧,下午没事,去waiting bar坐坐。”
      林嫣闻言,暗自思索,半晌才迈动脚步跟着宋励远去了。
      
      Waiting bar里。
      林嫣和宋励远落座于5号桌。
      “这次是气泡还是绿茶?”沐瑶拿着饮品单,递给林嫣。
      林嫣疑惑地看向沐瑶,愣愣地说:“照旧啊,拿铁和冷萃龙井。”
      
      看着沐瑶离开,宋励远放下手机问:“什么气泡?”
      林嫣疑惑地摇摇头,反应了很久才想起来,昨天和李钰来这里,要了气泡水。突然觉得耳朵发烫,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没什么,对了,怎么想到中午出来喝东西?”
      宋励远微微一笑,眼角泛起涟漪:“怎么?中午为什么就不能出来喝杯茶?”看到林嫣呆愣地表情,忍俊不禁:“好啦,就是看你最近状态不好,见着我有点躲,得是我哪里开罪你了?今天就放心大胆地说,都是同事,这样可不好。”
      林嫣暗自惊疑,她的表现那么明显吗?
      的确,在发现自己荒唐的想法,和对宋励远超乎友情的关注后,她试图尽量少和他接触,想着减少见面和接触,也许可以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
      “没有的事,我就是最近,恩,心情不太好罢了,放心,不影响工作的。”
      宋励远闻言微微挑眉:“是吗?是因为李钰?那么惊讶干什么?我记得肖悦说见到李钰和一个陌生女子拉拉扯扯,甚为亲密。所以,你还没处理好这个吗?”
      林嫣心想,原来宋励远是这样想的,那刚好,就往这边引吧,于是她点点头。
      “你问过他吗?到底怎么回事?”
      “没,害怕。有点不情愿去问。”
      “为什么?”
      林嫣感叹一声:“不知道。”确实不知道,既害怕是真的有问题,那么李钰是不是就要离她而去?如果没有问题,那她还要继续和自己的歪心思作斗争。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只是觉得更希望一切顺其自然。
      宋励远端起玻璃杯微微转动,透过澄澈的茶水,看了一眼林嫣,眉间微蹙:“也许,那是误会,什么都没有,不是吗?一切都是表象,内在的还是正轨。”
      “什么?”林嫣没明白。
      “没什么。对了,快回去,别让李钰一个人呆着,不用这样看着我,肖悦的八卦能力,你是知道的,今早我就知道李钰来了。好不容易的半天假,快去吧。”
      看着林嫣离开,宋励远安静地斜靠在座椅上,眼睛盯着窗外不断远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明知道他和她不可能,他的目光还是忍不住追随她的身影。
      记得第一次对林嫣有兴趣是在同她出差的第二天,估计她也是害怕被批评,大清早就做好了出发准备,而且路上讲了一堆应对想法,完全打破他前一天对她的认知——不思进取、毫无准备。
      这种拼搏的积极态度让他不由自主关注,随后在考察途中,他发现林嫣很有计划性,也很有想法,对于项目的思路也很清晰,能够很好的把握策划节点和内容,独立能力也不错。
      这样的女生确实在工作中是引人注意的。宋励远是事业型的男人,更加赞许她的态度和能力。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对前女友心中有愧,或许他会毫无顾忌地去追求她。可是,他不能。
      于是,退回朋友的位置,他只希望她能幸福。
      听闻李钰与她有矛盾,他很是担心,很想为她分忧,可他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只好旁敲侧击的鼓励她主动解决,因为据他观察,李钰似乎并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举动。
      
      “今天做什么吃的?”林嫣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李钰在里面不断忙碌。
      李钰头也没抬的回应:“做你爱吃的红烧带鱼,油焖大虾,再炒个秋葵,完美!”手中快速地处理青虾。
      林嫣心中一暖,小碎步上前,从背后轻轻环住李钰。本想说句好幸福,到了嘴边却是:“你的腰又粗了!”
      李钰停下手中动作,微微侧头,佯装生气:“哎,太伤心了,做好吃的给你,你还嫌弃我!太伤心了。”
      林嫣笑着将头埋进李钰的后背,半晌,传出闷闷的声音:“忠言逆耳,加强锻炼,我可是外貌协会的。”说完急忙松开李钰,跃开一段距离,冲着他做了个鬼脸。而后心满意足地回到客厅,坐等吃饭。
      等待间隙,她闲着无聊翻开自己的日记,边嘲笑自己的矫情,边随着日记回忆她和李钰的过往种种。许是生活太平淡,已经忘了许多彼此之间的甜。
      第一次约会是中秋,他们去爬了一座估计再不会去第二次的高山,山下的她怨声载道,山顶的她雀跃欢呼。
      当时她拒绝他带月饼来,因为她并不喜欢吃冰皮月饼或者广式月饼,后来在他的恳请下,她尝了一块小月饼,于是就停不下来地吃了好几块。
      “我就说我带的月饼你会喜欢吧!”那时的他还很羞涩,说话软声细语,情绪紧张,很难说出这样一句略带喜悦的话语。
      林嫣闻言使劲点头,又从他带的零食中摸出一包薯片说:“你带的都是我爱吃的。”
      她还记得当时李钰的眼睛里面有光,眼角泛着涟漪。
      
      边看日记,她边暗自思索,其实李钰的脾气很是温顺,也很包容,十分适合自己暴躁易怒的臭脾气。有的时候,在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无理取闹的时候,他依旧能够容忍且不会十分在意。
      而且自己很是懒惰,不会做家务也没有想法做这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而他却会把这些打点的井然有序,实乃居家必备的好男人,也是十分适合她的。
      虽然他不大气,也不似宋励远是个肉眼可见成长变化的成熟男人,但她相信他会不断努力的。
      虽然偶尔与人作对比,确实会担心且嫌弃李钰成熟太慢,工作好几年似乎也没什么变化,岗位未能晋升,工资也没有变化,能力似乎也有限,可是生活中却还是可圈可点的。
      
      正在处于纠结痛苦中时,林嫣闻到了饭菜香,心情也稍稍平复。
      面对面坐着,吃着他亲手做的可口饭菜,居家过日子也不过如此,你还要什么呢?林嫣暗自厌弃自己荒唐的想法,不断用适合自己来安抚心情。
      饭后,李钰快速收拾碗筷,将厨房打理的整齐干净:“哎,桌子上有你爱喝的牛奶,你拿来,我给你热一下,等一下喝了。”
      林嫣顺从地拿过去,而后从他身后紧紧环住他的腰:“快减肥!”其实是想说谢谢。
      
      高铁站旁。
      林嫣依依不舍地牵着李钰的手,用自己的额头去蹭李钰的下巴。
      “人多,不好意思。”李钰定定站着,耳根发红。
      虽然谈了两年多,可是李钰在人前还是很害羞。
      林嫣狡黠地看着他,猛地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略过他的嘴唇:“回去好好看书学习,加油考证,这些都是你工作的奠基哦!”
      “好的,你也加油快快来我工作的地方,咱们就能不再分居了。”
      林嫣重重地点点头。
      看着李钰没入安检人群,林嫣心中更加空落落,眉间微蹙,轻声叹气。
      
      Waiting bar里。
      林嫣无精打采地靠在椅子上,手中握住咖啡杯。
      门口风铃响起,宋励远推门而入。
      “怎么了?刚才开会看你心不在焉。”宋励远轻轻拉开座椅,慢慢落座,冲着吧台的沐瑶挥手示意。
      不一会儿,一杯冷萃龙井端了上来。
      宋励远呷了一口茶水,看着林嫣:“怎么不说话?”
      林嫣眉头紧锁:“在考虑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你去哪儿啊?哦,你是不是考上公务员了?什么时候啊,没消息啊,够可以的。”
      林嫣放下杯子叹气道:“还没,辞职备考吧。你来这儿也有两年了,应该能看出来,我们这座城啊公考大军力量很大,也是,三四线城市的好工作无非就是医生、教师、公务员。我爸妈之前一直反对我去企业工作,现在这份工作也是我抗争了很久,因为答应在他们身边才拿到手的。现在我想去李钰那里,爸妈和我大吵,直言只有公考考到他那里,我才能去,不然就在这城市呆着。哎。”
      宋励远闻言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他确实理解:“可,你这还不是没考呢吗?辞职风险太大了,而且看得出来你还蛮喜欢这份工作的。边工作边考呗,和以前一样。而且,你爸妈肯定是担心的,让他们放心些不好吗?”
      “哎,就怕这样下去一直没结果,毕竟我复习偷偷摸摸的,时间紧,总觉得没能尽全力。也不知何时是个头。”
      
      离开waiting bar,宋励远一个人默默地走到郊区公墓厂。
      他很理解林嫣,也对她和李钰的感情有一定程度的感同身受,因为他以前也面临此事。
      
      五年前,宋励远认识了他的前女友陈朵,那是个可爱大方的女孩子。他们在一起三年了,可一直分居两地,陈朵的情况和林嫣一样,都被父母逼着考体制内的工作,没能和宋励远一同在大城市打拼。
      后来宋励远想着去说服陈朵的父母,让陈朵和他一起,却被她的父母拒绝,差点断掉和她的爱情。
      彼时的他确实能力有限,仅能保证自己的温饱,没有经济基础承担和陈朵的生活。后来,他心灰意冷,和陈朵说了分手。
      离开陈朵家的那天,他决绝地挡开陈朵抓住他的手,转身离去,却不想身后的陈朵为了追她被车撞到,当场毙命。
      从此,陈朵家恨上了宋励远,宋励远也恨自己。
      
      为了赎罪,他放弃了在大城市的工作,只身回到陈朵生长的城市,想在这里工作,并赡养她的父母。虽然陈朵的父母坚决抵制,可他还是留心储蓄,想着以后将那张赎罪的卡亲手交给陈朵的父母。
      “朵儿,我来看你了。”宋励远将一束小雏菊放在墓碑旁。
      “朵儿,对不起,两年了,叔叔阿姨还是不肯见我。你在天上,要多多保佑他们。”
      “朵儿,你知道吗?我遇到一个女孩,和你一样。遇到这种情况,放在以前,我肯定会劝说她争取感情,去和李钰一起努力,可是现在我不敢了。我还是希望她能安安全全的生活着,和她的爸爸妈妈好好地生活着。如果当初我能有这样的觉悟,如果当初我能放下在大城市打拼的想法,回来陪你,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朵儿,我想你了。”
      
      Waiting bar里。
      “李钰?”宋励远没想到合作方竟然是李钰。
      李钰闻言望向他:“你不是林嫣的上司吗?幸会幸会。”
      “同事,同事而已,所以你这次来这儿是和我们公司搞宣传合作?”
      “对啊。”
      二人落座后,寒暄了几句开始聊正事。
      结束工作的事情后,宋励远说:“看来这次你来这儿要呆很久啊,正好呢,我这‘下属’近日心绪不稳,你这块定心石来了,工作起来也方便。”
      “是啊,我也很久没和她共处了,这次机会难得。”李钰闻言腼腆一笑,随即略带试探地询问:“看得出来,你好像对她很关注。”
      “哦,同事嘛,我们小组的成员,我都得操心啊,不然工作开展不好,我也是要扣工资的。”宋励远笑着喝了一口茶水,想了想,觉得还是放心不下,就说“既然说到这儿,那我能否问你件事?”
      “说吧。”
      “前一阵子,我一同事看见你和别的女生有点冲突,看起来关系非常,这事儿也传到林嫣耳中,不知道后来解决的怎么样?”
      李钰手中动作一顿,抬起头盯着他:“以什么身份问我?她的上司,还是?”
      “同事。毕竟她喜欢忍,一直藏在心中不去理会,但从日常状态上能看得出来,做事心不在焉,加上她在工作方面,有父母的意愿压着,整个人状态十分不好。单位老大看不下去,曾让我去开导,我呢,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劝说,更何况都是女孩儿心思,这种事我可无能为力,只希望你能明白。我还是期待她赶紧恢复,不然这工作,进展太慢,效果不好。我的年终奖都不够扣的。”
      李钰闻言不语,只是微微点头。
      
      晚上,李钰回到家,看着林嫣努力复习的背影,眉头微蹙:“我回来了!刚和你们领导一起说了工作的事情,之后这段时间,咱们就是工作拍档了。对了,你最近好吗?”
      林嫣合上书,伸出食指,放在太阳穴上揉了揉:“都挺好的,过段时间要考试,边工作边复习,一切都还行。”
      “恩,放轻松。”李钰上前帮她按摩脖颈和肩膀,揉了一会儿,他突然问:“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林嫣愕然,转身看向他,疑惑地摇摇头:“没啊,怎么啦?”
      李钰思忖了一会儿,侧身靠向书桌,面对着林嫣,一脸柔情:“你呀,哎,我,之前和一个女生在酒店门口拉扯,其实有原因的。”
      林嫣反应半晌才明白是那件事,于是点点头:“我知道,虽然具体情况不明,不过我了解你,那不算什么。”的确不算什么,李钰的性子做不出那种沾花惹草的事情,她当时的恼怒是来自自己荒唐的想法。不过这些,李钰都不知情。
      “谢谢你相信我。不过我还是要解释一下。那个女生是在同事聚会上认识的,我帮她当了几杯酒,她可能误会我了,所以那次遇到,她非要感谢我,还说喜欢我。不过你放心,我拒绝了。”说完一脸的认真,眼神里有种莫名的喜悦,仿佛期待着林嫣夸奖一下他。
      见状,林嫣忍俊不禁,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我的小可爱,都说了我不介意,你哟,还是那么的心细。好啦,快去洗漱,早点休息。”
      
      乖顺温柔、细腻体贴、淳朴善良、勤俭持家,这些特质在李钰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和林嫣十分互补。
      爱情?林嫣觉得,爱情这个东西是挺吸引人的,有美好甜蜜、憧憬浪漫、以及美妙的外貌和肉体,可是,时间愈久就会发现,这些都会产生边际效应,慢慢地不再能刺激内心,反而是“适合”二字,才能让彼此的依偎如同涓涓细流,长久而温馨。
      
      突然想通了这个,再看着李钰那并不出众的外貌和看起来的能力有限,似乎也能接受,只要相互扶持共同努力,应该也能营造和谐美满的婚姻吧。
      
      Waiting bar里。
      “今天就你一个人吗?”沐瑶将拿铁递给林嫣,随口一问。
      林嫣笑着点头:“恩,是的,等一下调一杯青柠气泡,我带走。”说完打开电脑快速敲下一篇日记:虽然人都渴望爱情,想要囊聚一切幻想的美好,可哪有那种完美的爱情,合适才是最好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