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你快回来![综]

作者:指露为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型犬记得要拴狗绳哦

      手入室。
      
      “山姥切竟然中伤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看着正给山姥切换湿毛巾的加州,鹤丸惊讶道。
      
      “咳咳,中间发生了不少事。”目光触及底下躺尸中的山姥切,加州有些心虚地移开了眼,一边给月咏开罪,“山姥切很可能只是因为布太厚了闷坏中暑了而已。”
      
      不过一想到和三日月看到的那毁三观的场面,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按照山姥切的性格,只是昏过去已经很好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也中伤了?”加州看向头上顶着“中伤”二字、满身狼狈的鹤丸,满脸怀疑地看着他,“应该没有外派工作才对。”
      
      “和你一样中间也发生了不少事……”
      
      然而话一说完鹤丸纠结收到了来自加州的质疑眼神。
      
      他只搔着后脑勺尴尬地笑着,“只是不小心掉进了自己挖的洞而已,嘛、嘛……人生啊,总是会有很多预想不到的惊吓的哈哈哈哈……”
      
      “嗯?真的那么简单吗?”鹤丸爱折腾的性格本丸里的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要说他是不小心掉洞里,倒不如说是他陷害别人不成功被反杀还来的要让人信服。
      
      “别说我的事了,”鹤丸笑着岔开话题,“怎么是你送山姥切来的?主君那边没关系?”
      
      毕竟是近侍,而且加州也黏审神者,不用其他人说他也会一整天跟着审神者的。
      
      见鹤丸又提起这茬,这回轮到加州面上不自在了,他故作不经意地摸起了自己刚做好的指甲,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又道:“三日月有事和主君要谈,我去了也只会碍手碍脚的。”
      
      “纳尼?!三日月也去了?去和主君告、额,不,是去和主公谈什么?”一听到三日月的名字,鹤丸心下一紧,因为紧张差点说溜嘴,这会他的手心也开始冒起了汗。
      
      他只是想给一向安逸自在的三日月制造一些惊吓罢了,而且这回掉坑的人只有他啊。
      
      不会真的那么小气跑去和审神者告状了吧?鹤丸一颗小心脏慌得砰砰直跳的。
      
      “我、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们要说什么呢,鹤丸你就别问了哈哈哈哈……”
      
      加州因为鹤丸的话又一次想起刚才的事,脸上尽是尴尬。
      
      “是、是吗?是我不对,不该问这么多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手入室里气氛尴尬得很,而加州和鹤丸谁也不敢看谁,无论是谁都心虚得很。
      
      #
      
      二楼,审神者卧房。
      
      “三日月殿,你这是做什么?”月咏看着面前正拿着绳子的三日月,不解地问道,“绳子是拿来捆什么的?要帮忙吗?”
      
      刚才她还未来得及判断山姥切身上是否沾染了妖气就被三日月给扛到了这里,说实话一向温和有礼的三日月会对她做这么强势的事让人也还蛮惊讶的。
      
      “绳子的话是加州刚才给我的,说是如果主君又‘犯病’的话就用这个制止你。”三日月笑着,亮了亮手里的绳子,“结果还是来晚了一步呢。”
      
      !!!
      “妾身没有病啊。”月咏愕然,没想到他们会准备绳子绑自己。
      
      “烛台切光忠,山姥切国广,再算上我,已经是第三次了呢。”三日月在月咏面前坐了下来,手里还抓着绳子,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是那么温柔多情,“不解释一下吗,主君,嗯?”
      
      三日月也没有拐弯抹角,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了。
      
      听到那些名字的时候,月咏愣了半秒,但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连忙道歉:“很抱歉没有经过你们的允许做了这么做让你们感到困扰的事情,但事出有因,妾身是有苦衷的。”
      
      “苦衷?”三日月温和一笑,“是不想惊动大家才选择什么都不说的吗?”
      他的明事理让月咏很是意外,她点了点头。
      
      “妾身没有恶意的。”月咏很诚恳地看着三日月,“事情闹大的话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惊慌,妾身不希望这座本丸里的人的平静生活就此被打破。”
      
      可她这么做已经让好几个人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
      
      三日月坦荡荡地打量着面前的美貌女子,此刻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愧疚和担心,一点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但也只有像这种出身和性格纯粹的女子才能做到的。
      
      思及此处,三日月心中还是闪过一丝丝遗憾。
      若不是知道她心地纯善,就连他都要把持不住想到不好的地方去了。
      
      见她露出难过的表情,三日月阖眼,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又道:“找上那两人是有什么根据?又是先前的女鬼之说?”
      
      月咏乖巧地点了点头,又道:“听说女鬼附身有一定的可能性会留下特殊印记的。”
      
      会撞见烛台切光忠和月咏的事完全是个偶然,他恰好经过庭院,就见月咏那头差点作出出格的举措来,好在他阻止的及时,否则也不知道人家烛台切会怎么想了。就是因为撞破那事,三日月这几日以来才格外留心月咏和其他刀剑男子们的动态。
      
      “所以为什么会怀疑烛台切?”三日月淡淡地问道。
      
      “眼罩。”月咏想了想,坦白道,“先前问过加州,烛台切并没有残疾。”
      
      不过那晚三日月出现得凑巧,她什么都没问出口。
      
      “所以主君以为他是因为为了掩盖印记才戴眼罩的吗?”三日月若有所思道,“那怀疑山姥切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月咏再点头:“不过原先也还想问问山姥切殿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的,他看上去不太好的样子。”
      
      ——山姥切会不好百分之百是因为她。当然这话三日月不会说出来。
      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不得不说她的分析还蛮合理的,但前提是女鬼得真的存在。
      
      “我很好奇主君为什么会知道,不,又或者应该这么说,主君是听谁说这座本丸里头有女鬼的?”三日月睁开眼,用那双深沉的眸子望着她。
      
      那双如暗宝石一般的眸子里似乎蕴含着许多她无法理解的东西,明明前一秒他还给她一种很温柔很贴心的感觉,但下一秒他却能变成面前这幅让她感到有些害怕的模样。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月咏有些迷茫。
      
      “不说吗?”三日月勾唇一笑。
      
      而月咏这才意识到两人的距离靠得有些近了,而先前的那股属于他的味道也越发强烈,她的心脏又像上次那般开始加速了。
      
      好奇怪,明明和其他人靠近的时候不会有这种感觉的。
      月咏用那双略显迷离的眸子望向他:“三日月殿是在生气吗?”
      
      “生主君的气吗?不,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罢了,不过主君的表现让我有些在意,”三日月眸子微低,凝视着在无意识之中流露出了娇态的月咏,用那略微沙哑的嗓音说道,“……换句话说主君还对这座本丸,不,对我隐瞒了什么吗?”
      
      羽睫轻轻颤了颤,底下的那如深夜般的眸子却让月咏的心在这一刻冷静了下来。
      
      “不,并没有隐瞒什么。”出乎他的预料,她回答得很坚决。
      
      只见她的眼里一片沉静,语气也很是坚定,“也许有些弄巧成拙了,但妾身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这座本丸,做这些也是为了要得到大家的认可。”
      
      “妾身想要和本丸里的大家一起生活。”
      
      这时候三日月脑中浮现起一个声音。
      ——“我想要和三日月,不,这座本丸里的所有人一起生活。”
      
      三日月有些恍惚,竟在无意之间将月咏与记忆之中的某个人的样子重叠了。
      
      此时此刻她说话时的语气和表情,都像极了当初那个将他传唤于此的人。
      
      初代,那个让他一度想要放弃守护历史之责的人。
      
      然而只是一瞬,三日月就将自己的情绪很好地掩饰了起来。
      
      “为何不采用更直接一些的方式呢?这座本丸里的人这么久以来都是相互扶持到现在的,有问题大家也可以一起想办法的。”他忽然笑出声来,恢复成了之前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仿佛刚才的那咄咄逼人只是一个幻觉。
      
      “加州的事情也好,女鬼的事情也罢,若是更坦率地询问大家的意见或许有不一样的收获。”看着月咏,又道,“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至少在这里还有我们,可以试着再信任我们一些的,主君。”
      
      “而且也听加州说起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三日月又道。
      
      月咏沉默了片刻。这段时间她确实因为女鬼的事而耽误了许多事,像刚才遇到山姥切以后她就中断了加州的工作。
      
      “可是女鬼的事情……”月咏有些焦虑,“除了妾身,本丸里的其他人都会成为她下手的目标啊。”
      
      “没关系,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三日月悠哉悠哉地说道,正好他也想查查到底是谁忽悠了审神者。
      
      “那,那妾身可以帮忙的!”月咏很诚恳地看着他,她是真的很想要帮忙的,“万一三日月殿也被附身了的话……”
      
      “没关系,就当做是主君交给我的任务就好了。”朗声笑着,三日月看着面露忧色的月咏,又道,“就算是个老人但偶尔也要活动下的,希望主君能理解。”
      
      三日月并不打算在这里把所有事情挑明,否则以月咏较真的性格来说的话,在知道了真相后她一定会很消沉内疚的。
      
      得亏现在事情还没闹大,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月咏忽然想起鹤丸说的话,用他的话来说三日月就是个“鬼见愁”了。
      
      连鹤丸都这么说,月咏的心安了些,但她还是决定再坚持一下:“这样好了,为了确保你的安全,就让我们来定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暗号好了。”
      
      “暗号?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三日月笑开,看她苦思冥想的样子,心情大好。
      
      “梅花——六角,如何?妾身的家纹就是这个,而且自己也喜欢六角梅。”月咏脸上飘着两抹喜悦的红晕,可爱极了。
      
      三日月感慨。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鹤球:又一次躲过公开处刑.jpg
    ---感觉三明和女主说话真有点调|教狗的感觉:先给一棒吓吓然后再诱|哄【喂】
    Ps绳子其实是三明自己准备的,三明甩锅侠无疑!
    清光光:委屈. JPG
    大家看文帮忙打个两份支持一下好吗?码子不易,月榜拜托了,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